查看完整版本: [-- 为了前进,我绕着自身旋转(组诗选六) --]

风月大地文学网 -> 新诗点评 -> 为了前进,我绕着自身旋转(组诗选六)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一苇渡海 2017-08-25 12:42

为了前进,我绕着自身旋转(组诗选六)







为了前进,我绕着自身旋转(组诗选六)




一苇渡海




《雨》


破除对称,充当大风的养料。
——勒内-卡泽勒


你去哪里?路过怎样的街区
怎样的旁观表情?你的心
应和了何地的声音?第一个
电线杆,雨抱住了你的头。
接着往下第二个篱笆桩
雨探进衣领拧着衬衫内裤。雨
蒙住了你的眼 场景像个盲人。
直到另一个时区干着身子的你
进入了风。这一切不经过
闷地雷能让路标认不出你吗?
当动物们都凭听觉感受了你的
极权,蘑菇猜出雨是你的圆屋顶。

2014
9



《斜坡》

人,仅比雪水奇妙一点点。

——题记


斜坡大得足以接住一颗小行星。
我已懒得细点羊群。
沉默着。永逝着。是怎样的长河
为一缕心绪停顿一小会,
留下山峦和牲畜致密的倒影,
又把这至哀的驯服快速抹去。
似乎,面壁、坐定只为放逐想象,
闭住经脉、汗腺,要赶在那游动的羊群前头。
长河的静如练,从不是旷世幽婉的歌赋。
是羊群间歇发动的渴喝,
踊跃着,在本能中,驯服中;在斜坡
被未知小行星轻轻放倒的水平中。
没有一只眼需要记住,没有
哪厢草皮肚需要剖开......



《夸父》


谁都知道
夸父渴死了。
河、渭干呐
北泽远。

夸父渴
比后羿的弓箭还渴。
他的体内,翻滚着
后羿射没了的空中力比多。

天狗舌长,伸了又伸
夸父的跑步器。
精卫度量着,我先让
鲲鹏的巨翅扇去北泽的蒸汽团。

......
又是一年。河、渭喧。
北泽还是处子北泽。
后羿弓箭糜烂,浓郁了繁花香。
邓林葱茏。妩媚的夸父,此生织云锦。

2014
10



《虐爱》


对不起,我扭曲了
你的脖子,
你的乳房,
你的细腰、肥臀。
连你的呻吟
也扭曲了。
像搓麻绳,
一直搓到了广寒宫。
你为什么不是一块豆腐
说一句我不能扭曲
不是一个太监,嫌恶
另一个太监脸太白
喉咙太青春?
直到你被拉直,
心脏重回胸腔
像一个受戒的小和尚。
你为何又要扭曲一卷经书,
撺掇佛珠们
大骂烈火无能?

2014
10


《疯牛之歌》


它的耳朵灵敏。
它的眼睛透彻。
它的角、尾巴、皮毛
摸上去驯良。
因为没有病
而成疯。

它的角
接通一个以太电话。
它的耳朵
交叉舞动两只雷达。
它的尾
硬起一只马蜂金唱片的唱针。

不为可怒视的主人
践踏草料。
不为同类
崩毁厩栏。
也不为异己
顶翻拖拉机。

在没有秩序的时刻,
天空打雷了。

始于窟窿的空气。
终于空气窟窿的有形。

201411


《过汉口》


我不厌其烦地说到诗,这种不可遏止
像旅行那样。我在自己的版图上
留下莫名其妙的地标,像旅行那样。
风景从来只见识旅行者徒劳无功。
为何彳亍?为何,风景比你的眼睛澄澈?
比你沉默。我有点像谢林,在
Ages ofthe World》里困住了,往歧路
不,更像往断路上走去了。


假如我被推搡进拉康,就等于纳入火。
但凌晨四点五十的汉口多么冷清。
一夜火车,自燃只属于站口吞掉的黑暗。
江水在四点四十九分就到了安徽,
我要去安徽的飞雁快客还未进站。
请看,清道夫多么自觉生存,不为信念。
他越来越利索的扫把坚定了让-塔迪厄:
为了前进,我绕着自身旋转/
我是稳定居所周围的龙卷风。


微光中他黄色的工装 套着元素大师。
在汉口这抹像素中,更浓的睡意嗅出了我。*


*注:仿 -佩尔兰诗句:门嗅出了我,它犹豫着。(《归来的浪漫曲》一书)
20149





叶飙 2017-08-26 11:35
来读

一苇渡海 2017-08-26 21:42
谢读。问好

云垂天 2017-09-07 07:51
冥冥中有雪山。拜读。问好一苇兄。

若小曼 2017-09-15 00:39
問好哦。很久很久很久不見了

聂广友 2017-09-17 08:58
读一苇兄,好诗,扎实,老练,有力量,

一苇渡海 2017-09-23 20:31
谢谢云垂天兄、小曼、广友兄读诗。问好

张成德 2017-09-24 18:40
好诗荐读!


查看完整版本: [-- 为了前进,我绕着自身旋转(组诗选六)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SP3 Code ©2003-2010 PHPWind
Time 0.041570 second(s),query:2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