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介于两种虚无(二首)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01-12   

介于两种虚无(二首)

我享受生活的便捷
不比生活享受我的便捷强。
我对诗的理解远远低于诗理解我。
诗的不幸源于我的不幸。
诗的隐忍的深入又排斥我所作出的
努力恰恰是诗的志在必得。
生活是诗这样一种需要包容
但又并不阔绰的方式,
是我白白练就的一身本领。
我的本能告诉我弥补这样的
裂隙需要一种长期的坚守。
但即便是坚守也无法获得
能让我处于那样一种半是松懈
半是紧张以自尊为介质的本体中,
这种本体它虚空我并给我警告。
同时诗也是任一物的意象不确定,
大到小宇宙,小到大世界,
为什么会有诗而不是非诗
这样一个源头性的提问:
因为我或者我们的习惯性思维
总是迫于发散性思维的压力,
不得不臆造出来一个缓解
压力的总开关,这个开关就是诗。
诗凌驾生活又参与一切生活
当中的欺骗和闹剧。诗落地之日,
也是人类情感的大酬宾,
这种遍地皆是的呕吐物已风靡一时。
因为有了诗,才有迷津和歧视,
才有高尚的情操逼视
那些奇丑无比的事物。
生活中介于两种虚无并不稀奇,
因为所有的虚无都是当下的虚无,
不是未来的或过去的虚无,
都需要我在有限的虚无中
去挖掘和发现
那些生活中无限的虚无品质。
那便是诗。

诗的事件

我等得及但它等不及,
它很快就会消失或成为永固雕像。
这样一来,真是该死,
而日常的棘手决非一般意义上的棘手,
它涵盖了人的一切要害之处。
它没有是非但总能长出是非。
它暴露于公众之上。
它又尽量被掩饰者所掩饰。
它来到我的省察之中,
像一块抹布,油渍斑斑。
它不是我想处理就能处理完的那种样子。
它也不是单个事件的揉合。
它的复杂性出乎我意料。
它是意识形态又充满理性的光辉。
它是谁也想要但谁也不会把它放在眼里。
它是每一个人心中都需要介入的魔疗,
也是日常事件中多出来的某一件,而已。

2019-1-11

唐颖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