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云中狗作品讨论会
级别: 总版主
20楼  发表于: 2014-05-12   
未识人而先识此诗,私匿已久,总觉得是云中兄诗中不可缺少的一首,故贴之。




吠 语
           ——云中狗

那些意义殆逝,无人亲证。


      引言  





      生命应更圆满。  
      透明瓶底,弯折笔芯的角度被穿刺鼓膜的声波证明。一行忧郁奔流于黄昏之林,蜕下透光的表皮,离去……
      马路上。灰色的痕迹暧昧无垠,肉干愚弄藤椅,主人是模糊的影子。他(或影子)长哭着,柜台上货物沉默。广场的泥土单调、粘稠。
      远方只有轻轻的人,没有车。

      没有我——他迷雾般穿越城市的中轴,归于虚空——裹罩一套置换抱怨的军装,肥大无力。
      言说,蛰伏于虫瑟惊梦的微凉……    



                                                       卷 一    

                                              
                               不可透露童年的无辜于羞涩    
                                    ——仿佛神示


一  



      不可信的季节循回往复。

      来到即错误。
      言说是一掬风化的冰片,让神的外套安宁。  

      哒……哒哒……    
      光阴的手枪从背后响起。一个无心者的流亡,被单纯的血液当庭释缓。豁然,轩朗——他将老去,包括柔顺的黑发。唉!凄迷,在路尽头踯躅!没有时间忆起陌生的乳汁,温婉的气息。没有月光清冷的院子,没有布鞋。一帧稚嫩的脸廓没有尤悔的目光。听!夏夜,窗户下向温热尸体傻笑的疯子——降临于清末民初的尸体,诞生在那夜的疯子!
      褐色格子划在巷头转角的粉灰上,每次路过都有皂角的气息,噢!散漫西墙。你(或自己的影像),仿佛踏过松土的工蚁,被遗忘于荷田;偶尔,丢弃螳螂的钳爪,啃咬痛绝的青叶。

      洪水,明天就要到来。

      像宣纸般浸开……  
      忽然,他们都是柔和的,从未丑恶。    
                                                          洪水来了,洪水来了;  
      钻出来啊,小喇叭!今夜我写信给远方,在梦到或遗忘你的故乡以前。

      从沉沉的睡意开始?你的童年是一只幻想的白鹅,打理蓬松的梦魇,仿佛有巨大的空洞,吸吮我的星子梧桐。夏夜被满盛于一抔温水中,还有蓝色的竹扇,清淡的菖蒲、艾叶、榴花和蒜头。
      那时,我们都没有石油。
      他没有父亲,没去过浓黑的西山。在灰色路口,圆木截出的电线杆下,一个现已死去的老人端坐朴素的竹凳(今天迅猛的电流穿击她木然的心脏),念你的模样(我刚漫步而过),仅仅通过手中缠绕的空心鱼线,如此困难——这是一座平坦之城,他们说土语,相互温暖并伤害,好像没事儿一样。

      给我一叠阴刻的纸人儿,小喇叭!
      比如曹操。  

    ……夜空满脸都是蓝色的星球。

      方形的坚固在生硬地闭合,压偏枕头。安睡吧,小喇叭:那些光线的划痕都是幻觉——红是幻觉,沙子是幻觉,高度是幻觉,水、窗户的转折、恐惧和下坠,都是,还有我。
      出了屋子这些就消失吗?凉凉的,水渠墨绿,有蛙鸣。
      那些细微的声音永无返顾。
      遗忘是获取安乐的快门,如同定格爱人的银铃。


      神说:“这是你的世界。”



二  




      “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①
       世界残破的骨感,扭曲田田的叶子(在我身后沙沙地响)。伟大无瑕的善良,恩垂在层次分明的院落。
      “看这里,笑一个!小喇叭……”

       注释①:引自屈原《离骚》。  

      苍蝇陨落,  
      或在望楼的龙骨上雕刻风水。

生死

      向池中抛撒万念回光的骰子!
      哪里有牢固的竹躺椅和石枕头?算了吧——在这唯一可依靠的序列中,你的身份其实可疑。

      院子前前后后长满生动的孩子和垂死的老人,晶莹的荷花哼唱游戏,一池的快乐、麻木、愤怒和悲伤。你可记得那些血脉相通之人的名字或模样?噢,相濡以沫,或相忘天涯的人!
      白纸卷的蚊香青燃着,烙伤木板的脸。

      今夕何夕,小喇叭?
      别怕。人生就是,万籁俱寂……

乖戾

      乖戾的门洞开。一位灵童漫出,暴雨倾盆。
      言语和行为,伤害坚固的风水。  
      善良,以卵击石。

聚纳

      去留无意。

冲煞

      用水或酒浇注云母,破解庭院之不祥。
      大盈若冲,其用不穷。①气动之日,在地球与太阳间的位置(或推及宇宙任何区间),有迷信的人唱凶煞的颂歌;气凝之时(或洪水到来之前),你刚睡去。
      忘记混沌的庭院!
      小喇叭。

      注释①:引自老子《道德经》。



三  



    ……擦去江面的清澈:
      那些卵石激扬水的心机。有时,它们冰凉,我却不知道。  

                                                                     …… 洪水来了  

      之前漫入的是浊绿液体,然后是柔软的岩石。母亲的秒针停在楼梯口,那是潮涨的刻度?一些时候他们在江底的十字路口张望,旁边都是擅自游离的鲑鱼,没有路灯,交通有条不紊。

夏夜(冬夜?)的字

      一张纸铺摊于厨房。默念一截汉文,给蜂窝煤听。一颗字眨眼,一颗字排泄,其它的钻过蜂窝。披着生肉腥臊的煤,满面霞光。“饭好了,母亲。”
      从灰色的马路上能回家,不是涨水吗?
      洪水呢?小喇叭!

      画不出洪水的声音,就把它缝进你的袜子里吧。
      我用白色的线头将十字街的冰糖串起来,这感觉像在撑船,像你的袜子,穿在脚板儿上,甜甜的。
      我起誓——这质感是真的。

逆水覆舟日记

       1.世界是黄色的?
       2.我们的羞耻来自遥远的午餐……
       3.也许这个轮回终将无法实现原始共产主义!
       4.凌晨有雨。
       5.无疑:林彪猝死是对伟大历史的深度背叛,是可耻的。
       6.这只苹果香味的橡皮如悬浮于脑干深处的法轮。也许,只有那个白衣的告密者深谙其妙:贼的实质是无辜——如果这愧疚能释放你(告密者)于道德的窒息,他(我或者贼)愿意一边流泪,一边偷窃。
       7.闪烁其词,不如跳舞?
       8.全世界都幸福,只有你孤独。  

                                      ——这深深的孤独  

                                                                     1973年5月21日

在就近的白纸上呈现出一次完整伤害  

      曾经如此地渴望  
      你因而获得仅有的一次旋转性晕厥……
      拒绝、调笑的探亲是短暂且非常态的,那游戏如此纯洁柔软
      以致多年以后
      还
      潸然泪下

伪①原咒②

      “东撒岁,西撒岁,儿成双,女成对。白妮胖小,都往家跑;一拉风箱,就有KFC③芙蓉鲜蔬汤!”④  
      “镰,镰,往下扎,家去不挨打!孤儿多妈,大家少爸!”⑤
      “炒!炒!炒!是虫都炒死,是虫都吃光;来年中央政策好,妈和娃儿都吃饱!”⑥

注释:  
    1. 此文中的咒语均为对民间原咒的仿改。  
    2.“咒语”的概念,此处仅指那种以语言灵力崇拜为主的神秘套语,其神奇效力在根本上不是来自神灵的力量,而是主要依靠语言自身的魔力。“原咒”指原始形态的咒语,施咒者直接对客观对象下命令,以施咒者的意志力和语言的魔力来影响和改变客观事物,没有神灵崇拜因素加入。  
    3. KFC(Kentucky Fried Chicken肯塔基州炸鸡),中译“肯德基”。  
    4.此咒借托的语言背景:大年三十的下午洒扫庭院,担满水缸,然后在院子里撒上芝麻秆,是为“撒岁”(鲁西民俗),其中“岁”取“祟”(借指鬼神给人带来的灾祸)之谐音,“撒岁”意即把邪祟撒出,踏在脚下,让它永不翻身。  
    5. 此咒借托的语言背景:农村孩子们没完成家长交给的割草任务而要回家时,就把镰刀往空中一扔,同时唱此条咒语。他们相信,如果镰刀扎进土里,回家就能免遭家长的责难。  
    6. 此咒借托的语言背景:每年农历九月九过重阳节,各户均要炒一盘“虫菜”吃,一边炒一边念诵此咒(黔北民俗)。“虫菜”并不是用真虫子做的菜,而是将糍粑条染成彩色做的假虫子,吃起来又脆又香。

家书  

    ……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你有参加他们聚餐的合理诉求——尽管这是近乎人文道德的传统佳节。我的血液需要安静地兑入挥发酒精的悬液。遗传的DNA(DNA会遗传?)散发恶臭,在红脸的猴子吸烟屁股的时候,呕出一段羞耻的家谱。需要指出:关于你的残疾(泛指生理与心理上全部残疾之总和)——那鲜活的残疾,都是神奇的自然赋予我之做为万物灵长之使者的神圣权利。
       —— 要之:猥琐有理,伦丧无罪。
       致以革命的敬礼!

     (洪泛之后,弑亲无可避免。而前从无定法……那些卑贱的蒿草,与少年伤口的绿血缠绵!请赐我通达任督二脉的蜜饯与坚果,小喇叭——它们可为亲密爱人,或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独唱:  

                                      独在异乡为异客,  
                        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  
                        遍插茱萸少一人。①

注释①:录王维《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听,洪水的呼吸……

四      
    


       幸运的糖果,你是路口奔忙的风,还是母亲凝固的乳汁?
     (母亲没有回家,你就不会来。)
       雨是咸的。
       别停下,小喇叭——穿过单调的路口(灯下窥淫者和卫道士的殊死搏斗已枯结成灰),蒲公英一般孤独,喃喃唱游在无人街头:  

                             致远方的笔迹(以及鸽子)

或者:  
                                                          
                                   伟大差异的贞洁

或者:      
                        
                             每一刻都是新的而我的袜子依旧    
                                                
                                                
                        每当树叶吟唱  
                        这寰宇颂歌的强音  
                        凄厉的鸽子  
                        就从缺陷巨大的死海  
                        衔去母亲怀中  
                        温暖的袜子  

                        噢  那带给我脚下  
                        万水千山的  
                        鸽子  

                        它梳理临风雪羽的声音  
                        闻之如饮甘饴  
                        遗忘它  
                        在亿万年前的拂晓  
                        是我的夙愿  
                        这声音划过风的轮廓  
                        未曾等到夜归人  
                        沉寂之日    
                        我的梦幻已然浮现  
                        是时  
                        生命的差异  
                        恍若弧光一抹  

                        从不怀念贞洁的流水  
                        矿石 香樟和庭院  
                        除非鸽子  
                        微笑地面向南方的莲池    
                        念叨亲情的咒诀  
                        为我描写  
                        温暖的袜子

        
      熄灯睡吧,其实闪电和雷鸣的模样全是空的。关上窗户、木箱,这虚无飘荡的房子。噢,你们脆弱无助,却为何不曾恐惧?是因为真的太孤单?

      “衣服已经燃烧,我们何以安放?”  
    “焚身成灰,却不再痛苦。”        
    “不会再回吗?”  
    “你将死亡,一去不回。”

       洪水到了——浸泡脚踝、庭院、荷叶、躺椅和枕头,还有写给远方的信(故乡的围墙挂满透亮的水痘)。低垂的天幕放映忧郁的电影,感动一汪奔涌围观的洪水。  
      
      在潮湿的广场,没有观众。                                                                
                                                                  只有母亲和我。  


      噢,小喇叭:  
      如果幸运、善良甚至淘气,祝福你!也许你能停留在这偶然的星球,久久欢笑。辽阔的油菜花,在未尽的田野,等你……    
级别: 总版主
21楼  发表于: 2014-05-13   
引用
引用第20楼不著四相于2014-05-12 13:11发表的 :
未识人而先识此诗,私匿已久,总觉得是云中兄诗中不可缺少的一首,故贴之。




.......

感谢不著兄记得这首诗并贴过来。
目前这组只完成了卷一,关于童年。计划再写青少年、中年、老年各一卷。如果幸运能活到老年的话。
问好。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级别: 总版主
22楼  发表于: 2014-05-20   
雲兄。詩歌這條路,堅持下去。能夠很幸運地看著一直寫下去。
我不是一個真實的人,我也不是一個虛構的人
级别: 总版主
23楼  发表于: 2014-05-23   
回 22楼(若小曼) 的帖子
小曼说的对。没有诗的生活会无趣很多。
问好。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级别: 总版主
24楼  发表于: 2014-05-24   
Re:回 22楼(若小曼)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23楼云中狗于2014-05-23 08:32发表的 回 22楼(若小曼) 的帖子 :
小曼说的对。没有诗的生活会无趣很多。
问好。






诗意 生活 相互 不是么? :) 
我不是一個真實的人,我也不是一個虛構的人
级别: 总版主
25楼  发表于: 2014-05-27   
云中兄,一直在读,非常喜欢,对我很有触动。收藏。并转帖到我的qq空间。
级别: 总版主
26楼  发表于: 2014-05-28   
回 24楼(若小曼) 的帖子
人的一生就是一首诗。生命就是腐朽的过程,所以我说:腐朽即诗。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级别: 总版主
27楼  发表于: 2014-05-28   
回 25楼(曾纪虎) 的帖子
回纪虎兄:
多谢你来读这些文字。
还要感谢你的鼓励。
问夏安。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级别: 总版主
28楼  发表于: 2014-05-29   
来学习,问好云兄。
云之巢http://blog.sina.com.cn/yunchuitian
级别: 总版主
29楼  发表于: 2014-05-30   
读云中兄  夏安!
未得詩魔降,閑時風月吟。
级别: 总版主
30楼  发表于: 2014-05-30   
回 28楼(云垂天) 的帖子
谢谢云垂天兄来读。问好。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级别: 总版主
31楼  发表于: 2014-05-30   
回 29楼(潘以默) 的帖子
谢谢以默兄来读。夏安!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级别: 侠客
32楼  发表于: 2014-06-01   
来读云兄的好诗!
以无制有/器用者空/空有不二/无非自然:http://lwdokok.blog.163.com/
级别: 侠客
33楼  发表于: 2014-06-01   
云兄,诗外话,以后建议买不翻袖口的唐装,免得有满族“马蹄袖“的遗迹。云兄可同为汉族?呵呵

抱拳!
以无制有/器用者空/空有不二/无非自然:http://lwdokok.blog.163.com/
级别: 总版主
34楼  发表于: 2014-06-03   
回 32楼(海客) 的帖子
多谢海客兄来读,问好。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级别: 总版主
35楼  发表于: 2014-06-03   
引用
引用第33楼海客于2014-06-01 00:13发表的 :
云兄,诗外话,以后建议买不翻袖口的唐装,免得有满族“马蹄袖“的遗迹。云兄可同为汉族?呵呵

抱拳!

好,听海客兄的。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级别: 侠客
36楼  发表于: 2014-06-16   
喝了很多酒,正好读“白云苍狗诗“!呵呵^O^
以无制有/器用者空/空有不二/无非自然:http://lwdokok.blog.163.com/
级别: 侠客
37楼  发表于: 2014-06-16   
念若微澜者说

黄昏,我用手掌轻轻把空中无名的飞虫
推向后方。不想给它们带来惊恐
只想它们借助瞬间的动力反向,遭遇时光倒流
倏然回到从前,再重新飞向远方
似乎什么也没发生。就像我常幻想的那样

(2012.11.9)
——

上品!
以无制有/器用者空/空有不二/无非自然:http://lwdokok.blog.163.com/
级别: 总版主
38楼  发表于: 2014-06-17   
回 37楼(海客) 的帖子
多谢海客兄的留言。
夏安!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级别: 侠客
39楼  发表于: 2014-08-24   
好多沉潜的诗思,清丽的文字,读来欣悦,问候云中君:)))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