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译雅克.普列维尔两首
级别: 新手上路
0楼  发表于: 2013-11-17   

译雅克.普列维尔两首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姜海舟 执行取消置顶操作(2015-03-19)
《秋天》


路中倒下一匹马
叶落覆其身
我们的爱瑟瑟发抖
太阳也是。




《红马》


谎言的旋转木马里
你笑容的红马
在旋转
我在那久立如植物
拿着现实忧伤的鞭子
我无言以对
你的笑容和我的箴言
一样真实。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3-11-18   
谢谢小曼的佳译和挑选的美妙诗歌!希望好贴多多。。

也顺便找来一些:

普列维尔(1900 - 1977)
     Jacques Prévert
     本世纪以来法国深受群众欢迎的大诗人。主要作品有《歌词集》、《故事集》、《戏剧集》、《雨天和晴天》等。他的抒情诗,从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出发,在嘲弄的语调下,洋溢着对生活的挚爱。他用现代口语写诗,语言朴素流畅,同时又把现代艺术诸如电影和绘画的许多新的艺术手法引入诗歌,对法国现代诗歌语言成功地进行了革新,找到了一条克服现代诗与歌分家的途径。他的诗大都谱成了曲。



《这爱》


这爱
如此强烈
又如此脆弱
如此令人绝望
又如此温柔
这爱
如同白昼一般美好
又如同天气一般丑陋
说的是天气坏的时候
这爱如此真切
如此幸福
如此娇媚
如此欢欣
又如此卑微
如同孩子在黑夜中一般战战兢兢
却又如此自信
象子夜时分男子汉一般沉静
这爱令人望而生畏
招来多少闲话
惹来多少是非
这爱被人窥探
因为我们也窥探过别人
被人围猎、伤害、践踏、了结、抹杀、忘却了的爱啊
因为我们也曾围猎、伤害、践踏、了结、抹杀、忘却了她
这爱全身心
依然如此活生生
而且通体光明
这就是你的、我的
你我的爱情
以往是
今后也还是这般清新
且不会变更
真切得恰如一棵小草
战战就就恰如一只小鸟
象夏天一样炎热
一样有声有色
我们俩
尽可以来来往住
我们也会遗忘
随后又熟睡
也还会醒来
还会痛苦
还会变得老态龙钟
熟睡之中
死神也还会入梦
醒来时脉脉合情
笑声盈盈
就又恢复了青春
我们的爱一如既往
固执得象头驴
生动得象欲望
象记忆般残忍
象悔恨样愚蠢
象大理石一般冰凉
又象回忆一样温顺
象白昼一般美丽
又脆弱得象儿童
她向我们合笑凝视
向我们诉说竟又无言辞
我听着听着直打寒战
不由得大声呼唤
我为你呼喊
也为我呼喊
为你为我为所有相爱的人
为一切相互爱慕过的人
我乞求着爱
呼喊着爱啊
为你为我为所有的人
那怕素昧生平
爱啊,留下吧
留步
在你原来的所在
留下吧
别走开
千万别离开大家
我们都得到过你的垂爱
是我们遗忘了你
你并未将我们忘记
大地上我们原先只有你啊
可别把我们抛弃
如今你哪怕再遥远
无论在哪里
给我们以生命的信息吧
在记忆的幽林里
那角落哪怕再隐秘
重现你的容貌吧
快伸出你的手
把我们拯救!



《全都为了你》

我曾去鸟市
为了你
亲爱的
买来了鸟儿
我又去花市
为了你
亲爱的
   买来了花儿
   我还去废品公司
为了你
亲爱的
   买了根链条
   沉重的镣铐
   我再去奴隶市场找寻你
   你竟然无踪无影
   亲亲呀亲亲






《蜗牛送葬歌》


给一片柏树叶子去送葬
两只蜗牛在路上
背上背它口大黑锅
黑纱挂在两角上
黑天里走黑道
秋高气爽天真好
嗬,等他哥儿俩到
早已春天了
枯了的树叶又都变绿了
哥儿俩真不妙
得,太阳出来了
太阳对哥儿俩
说二位坐下歇歇腿
来杯啤酒润润嘴
想喝就敞开喝
甭讲那套穷客气
去巴黎的轿子车
开车得等到夜里
一路上,有的瞧
别挂黑纱别带孝
听咱的,错不了
别哭丧着脸
丢人又现眼
披麻带孝最晦气
叫人看了不怎的
穿衣戴帽图个花哨
人生在世活个热闹
正说着,鸡犬马牛羊
树归树来草归草
扯起脖子都唱道
要唱就放声唱
夏天里唱歌多热闹
大家伙,把酒喝
你一杯来我一杯
夜里喝酒就是美
又激动,又快活
两只蜗牛往家摸
酒也喝多了
小腿肚子直哆嗦
头顶天来天顶头
月亮姥姥直瞅着



《诞生》


橱里床单白
床上褥单红
孩子在母体里
母亲在阵痛
父亲在走廊上
走廊在房屋中
房屋在城里
城市夜朦胧
死神跟踪喊叫声
婴儿已诞生



《大人物》


在石匠的家
我遇上了他
给他量尺寸
看臀围多大


《圣餐》


圣徒们来吃圣餐
光念经可不吃饭
碟子不在嘴跟前
居然扣在脑后面



《我就是我》



生来就这样
我就是我
我要想笑就笑个快活

我爱爱我的人
难道也有错
就算我爱的
并非同一个
生来就这样
我就是我
你还有何求
何求于我

生来就迷人
无法再变更
鞋跟就是高
身腰就是好
乳房特结实
眼睛就妖娆还有什么可说
你又能怎么着
我招我爱的人欢喜
你还不看着干着急

我就爱上他
他还就爱我
像孩子们相爱
就只知道爱
爱不就是爱
凭何责问我
说我招惹你
这也能怪我


《公园里》

一千年一万年也难以诉说尽,
这瞬间的永恒。
你吻了我,
我吻了你,
在冬日朦胧的清晨,
清晨在蒙苏利公园,
公园在巴黎,
巴黎是地上的一座城,
地球是天上的一颗星。


《早餐》

他将咖啡
倒入杯中
他将牛奶
渗入那杯咖啡
他将糖
放入咖啡牛奶中
他用小汤匙
搅动
他喝下那杯咖啡牛奶
而后放下杯子
没跟我说句话
他点燃
一根香烟
他用烟
吹起烟圈
他把烟灰
弹进烟灰缸
没跟我说句话
没看我一眼
他站起
把帽子
戴在他的头上
他穿上
他的雨衣
因雨正下着
而后他走了
在雨中
没说一句话
没看我一眼
我用手
掩住我的头
我哭起来。
(Jean-Marie Schiff、陈瑞献译)


《巴巴拉》

巴巴拉你该记住
那天雨不停在布勒斯下着*
你微笑走着
焕发狂喜湿淋淋
在雨中
巴巴拉你该记住
雨不停在布勒斯下着
我在暹罗街与你相遇走过
你微笑着
我也微笑
记住巴巴拉
我不认识的你
你不认识的我
记住
至少记住那一日
不要忘记
一个男人躲避在一个门廊下
他叫出你的名字
巴巴拉
你在雨中向他跑去
湿淋淋狂喜焕发
你把自己送进他的手臂里
巴巴拉你该记得那件事
也不要生气若我亲切地唤你
我亲切地呼唤我所爱的每个人
即使我只见过他们一次
我亲切地呼唤每个在爱中的人
即使我不认识他们
记住巴巴拉
不要忘记
那良好快乐的雨
落在你快乐的脸上
在那快乐的城中
那海上的雨
落在军火库
在阿善特岛的船上*
噢巴巴拉
战争是何等愚蠢
现在你过着怎样的日子
在这铁的雨中
火的钢的血的雨中
而那个钟情的
把你抱在手中的人
是否已死已消失或仍然富有活力
噢巴巴拉
今天雨不停在布勒斯下着
像以前那样下着
但它已不再是一样的
一切都已破坏
那是吊丧的雨可怖又愁惨
也不再是
铁的钢的血的风暴
而只是云
像狗一样死掉的云
随波而去的狗
经过布勒斯
远远流去腐烂
远远的远离布勒斯
那没有一样东西留下的地方。
(Jean-Marie Schiff、陈瑞献译)
* 布勒斯(Brest),位于法国西北部的布列塔尼半岛(Brittany)之尖端,为一军港。
* 阿善特岛(Ushant),是布列塔尼半岛外大西洋中之小岛。


《一只鸟的画像——给艾尔沙·亨利奎》

先画一个笼子
有个开着的门
然后画
一些漂亮的东西
一些简单的东西
一些美的东西
一些有用的东西……
给那只鸟
然后把画幅倚在一棵树身上
在花园内
在树木中
在森林里
藏在树身后
不言
不动……
有时鸟很快的来了
但是他也会费了长久的岁月
在决定之前
不要气馁
等待
必要时就等上几年
那只鸟来临的快速或迟缓
与画的成就
没有关系
当那只鸟到来
若他到来
观察那最深的沉静
等鸟进入笼子
当他已经进入
从容的以画笔关上那个门
而后
把栏杆一根根涂掉
当心不要碰到鸟的任何一根羽毛
然后画那棵树的画像
选择它最美丽的枝桠
给那只鸟
也画绿绿的叶子和风的清新
太阳的尘埃
在夏季的热力中昆虫的声响
然后等那只鸟决定是否要唱歌
若鸟不歌唱
那是个坏征兆
显示那是一幅坏画
若他歌唱那是好征兆
显示你可以签题
于是你如此从容的
拔出那只鸟的一根羽毛
你在那张画的一角写下你的名字。
(Jean-Marie Schiff、陈瑞献译)



《画鸟——给爱尔莎·昂丽盖》


先画个鸟笼
笼门儿打开
再给鸟儿
画上
又干净
又利落
又美丽
又恰到好处的那么几笔
然后在花园里
树丛中
或许在林间深处
把画布靠着树
你便躲在树后
别吭声
也别动……
鸟儿说来就来
也兴许
一等就是三五载
耐心等
可别灰心
看是否其要等上好几年光景
鸟儿来得迟早
     并不决定    
画得好不好
鸟儿来
倘真来屏心静气瞧仔细
等鸟儿进笼
而鸟儿进了笼
便悄悄一笔门关拢
随后
把笼上的柱子一根根抹去
鸟儿的羽毛可半根也别碰
再画树
选一枝最美的枝丫
给鸟儿留下
也画上绿叶和清风
阳光中的尘埃
以及昆虫嘶呜在暑热中

这就等着鸟儿唱歌啦
倘鸟儿不唱
可不妙
表明画得并不好
鸟儿要是唱
好征兆
表明你尽可以放心签个名
你便轻轻
拔根羽毛
把大名落在画的一角


《塞纳街》

塞纳街十时半
夜晚
在转到另一条街的拐弯
一个男人踉跄着……一个年轻的男人
戴一顶帽子
一件雨衣
一个女人摇着他
她摇他
她也跟他说话
而他摇着他的头
他的帽子全歪了
那女人的帽子就快往后掉下
他们都非常苍白
那男子当然想要离去
消失……去死掉
但那女人有一股炽热的生之欲望
她的声音
她低诉的声音
谁也不能不听
那是一种怨言
一个命令……
一声哭叫……
多恳切这声音
悲伤
又生动……
一个病了的初生婴儿颤抖在一个坟墓上
在冬天的墓园……
一个手指夹在门内的生物的哭叫
一首歌
一个句子
永远一样
重复述说……
没有休止
没有回答……
那个男人看着她他的眼睛转动
他用手臂做手势
像一个快淹死的人
而那个句子又来了
塞纳街转到另一条街的拐弯
那女人继续
不倦的
继续她的不安的问题
无法包扎的创伤
皮儿呵跟我说实话吧
皮儿呵跟我说实话吧
我要知道一切
跟我说实话吧……
那女人的帽子掉下
皮儿呵我要知道一切
跟我说实话吧……
愚蠢又夸大的问题
皮儿不知道怎样回答
他已迷失
这个叫皮儿的他……
他有一个也许他希望是温存的微笑
又重复说
好了静下来吧你疯了
但他不知道他有多对
但他不知道
他不能看见
他男性的嘴巴是怎样被他的微笑扭曲
他呼吸困难
世界压在他身上
叫他窒息
他是囚犯
被他的许诺逼入绝境……
有人令他计算……
面对着他……
一架计算器
一架写情书的机器
一架受苦的机器
抓住他……
吊在他身上……
皮儿呵跟我说实话吧。


《我看过他们一些人》

我看过他们之中的一人坐在另一个人的帽子上
他是苍白的
他颤抖
他在等待一些什么……不论是什么……
战争……世界的末日……
他绝不可能做个手势或是说话
而另一个人
另一个在找寻“他的”帽子的人更加苍白
他也颤抖
不停对自己重复说:
我的帽子……我的帽子……
他想要哭。
我看过他们之中的一人在读报
我看过他们之中的一人向旗敬礼
我看过他们之中的一人身着黑衣
他有一只表
一条表炼
一个钱包
勋章
和一个夹鼻眼镜
我看过他们之中的一人手拉着孩子并且叫喊……
我看过他们之中的一人带一只狗
我看过他们之中的一人带一支藏剑的手杖
我看过他们之中的一人在哭
我看过他们之中的一人进入教堂
我看过另一个人出来……
(Jean-Marie Schiff、陈瑞献译)


《花店》

一个男人走进一家卖花的店
选了一些花
卖花的包起了花
那人把手伸进他的袋子里
拿钱
要拿钱来付花账
但同时他把手
忽然
按在他的心胸上
他倒下去

在他倒下的同时
钱滚到地上
接着花掉下
与那人同时
与那钱同时
卖花人站在那里
钱滚着
花毁坏
人将死
这一切显然都很可悲
而她必要做些事
那卖花人
可是她不知道从何着手
她不知道
从那一端开始

有那么多的事要做
这人将死
这些花毁坏
以及这钱
这滚动的钱
这不停滚动的钱。
(Jean-Marie Schiff、陈瑞献译)


《懒学生》


他用头说是
但是他用心说不
他向他所爱的说是
他向先生说不
他站立
他被诘问
所有的问题都提了出来
忽来的笑声攫住他
而他擦去一切
那些数目和文字
那些名称和日期
那些句子和圈套
且不管那先生的恐吓
在神童们的倒采声中
用各种颜色的粉笔
在不幸的黑板上
他画出幸福的颜面。
(Jean-Marie Schiff、陈瑞献译)



《不用功的孩子》

他摇头说不
可心里说好
对老师说不
要玩去就好
老师向他提问
他站着直发楞
一问三不知
突然一阵子傻笑
将数目和名词
日期和名字
句子和圈套
一古脑儿抹掉
同学们都哄堂大笑
老师也气得发脾气
他竟然毫不顾及
在不幸的黑板上
居然用彩色的粉笔
勾画出幸福的容貌


《卡鲁谢广场》

卡鲁谢广场
一个美丽的夏日接近尾声
被撞脱了马车
一只马的血
流过
马路
而那只马就在那儿
站着
不动
只靠三条腿
另外一腿已受伤
受伤并且割裂
垂挂着
靠近马的
站着
也不动的
是那马车夫
而后是那马车
也是不动
像一个破了的大钟一般无用
那只马静默着
那只马不控诉
那只马不嘶鸣
他在那儿
他在等待
他是那么美好那么忧伤那么单纯
和那么有理性
要收住眼泪是不可能的
(Jean-Marie Schiff、陈瑞献译)


《最后的晚餐》

他们在席上
他们不吃东西
也不碰碰他们的盘子
而他们的盘子直立起来
在他们的头部后边。
(Jean-Marie Schiff、陈瑞献译)


《休假》

我把帽子放进笼子里
出来时鸟在头上
这么说
谁也不敬礼了
司令官问
谁也不敬礼了
鸟回答
对不起我以为要敬礼呢
司令官说
完全原谅你每个人都犯过错
鸟说。
(Jean-Marie Schiff、陈瑞献译)




《奥西力士,或逃亡到埃及》


这是战争这是夏季
都夏天了还是战争
那个孤立荒凉的城市
微笑又微笑
微笑就是那样微笑
以它的夏天甜美的容貌
甜蜜地向那些彼此相爱的人微笑
这是战争这是夏季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走进一座博物宫
他们的脚步是博物宫沙漠中唯一的脚步
这博物宫是露浮
这城市是巴黎
而世界的清新
在那儿甜睡
听到脚步声一个守门人醒来
按一下按钮又回到他的梦中
同时在它的石龛中出现
埃及的奇观站立在它自身的光辉里
奥西力士的雕像在死木中活着
活着是要使巴黎的教堂所有的偶像
重新再死一次
而恋人们拥吻
奥西力士配合了他们
而后回到他活泼的夜晚的
暗影中。
(Jean-Marie Schiff、陈瑞献译)
* 奥西力士(Osiris),埃及尼罗河神,是埃及人崇信的主神。


《破镜》


那个不停歌唱的小人
那个在我头中舞蹈的小人
那个青春的小人
弄损他的鞋带
庆典中所有的棚子
立即都塌下
而在这庆典的沉寂中
这头颅的沙漠中
我听到你幸福的声音
你的撕裂又易碎的声音
天真且又忧愁
自远方传来且呼唤着我
我把手放在心上
在那里战抖的
血淋淋的
是你星光笑语的七片破玻璃。
(Jean-Marie Schiff、陈瑞献译)


《慵懒的早晨》


那是可怕的
一个煮硬了的蛋在一个锡柜台上裂开的小声响
那声音是可怕的
当它在一个饥饿的男人的记忆中搅动
那人的头也是可怕的
那饥饿的男人的头
当他看着自己在早晨六点钟
在一家大商店的镜中
一个头灰尘的颜色
但是他看的不是他的头
在Chez Potin的玻璃窗
他对他的头漠不关心
他不想它
他做梦
他幻想别一个头
比如一个小牛的头
加上一种醋酱
或是任何一个可吃的头
于是他甜蜜地动起他的颚
甜蜜地
于是他甜蜜地咬牙
因为世界讥笑他的头
他不能做什么来跟世界对抗
他一二三数他的手指
一二三
等于三天他没吃东西
纵然对自己重复说三天
不能渡过
还是渡过了
三天
三夜
没吃东西
而在那些窗玻璃后边
那些馅饼那些瓶子那些罐头
死鱼由罐子保护
罐子由窗玻璃保护
窗玻璃由警员保护
警员由恐惧保护
六条不幸的沙丁鱼有如此的防卫……
再向前一点是小酒巴
奶油咖啡和热卷
那人颠踬着
在他的头中
一团文字的雾
一团文字的雾
可吃的沙丁
煮硬了的蛋奶油咖啡
渗甜酒的咖啡
奶油咖啡
奶油咖啡
渗血的奶油咖啡
一个在他的住区内很受敬重的男人
大白天遭屠杀
那凶手那无赖打他那里抢窃
两个法郎
等于一杯渗酒咖啡
零法郎七十生丁
两片奶油面包
和给仆役的二十五生丁贴士

那是可怕的
一个煮硬了的蛋在一个锡柜台上裂开的小声响
那声音是可怕的
当它在一个饥饿的男人的记忆中搅动。
(Jean-Marie Schiff、陈瑞献译)


《家庭》


母亲编织
儿子作战
她觉得这很自然那母亲
而父亲他干什么那父亲
他搞事业
他的妻子编织
他儿子战争
他事业
他觉得这很自然那父亲
那儿子那儿子
他觉得怎样那儿子
他全然不觉得怎样那儿子
他的母亲编织他的父亲事业他战争
当他打完了仗
他要跟他父亲搞事业
战争继续母亲继续她编织
父亲继续他搞事业
儿子被杀了他不再继续
父亲和母亲去坟场
他们觉得这很自然那父亲和母亲
生活继续编织战争事业的生活
事业战争编织战争
事业事业事业
坟场的生活。
(Jean-Marie Schiff、陈瑞献译)


《毕加索的散步》


在一个很圆的真实的瓷盘上
摆着一粒苹果
跟它面对面的
是一个写实的画家
画又画不成
那苹果的样子
可是
那苹果不允许这样
那苹果
有自己的话要说
在它的苹果袋中有许多诡计
那苹果
就在那儿旋转
在它的真实的盘中
偷偷的在它的自身上
美好的毫不移动
像义士公爵把自己化装成一个煤气灯嘴
因为人们不管怎样都要替他画像
那苹果把自己化装成一粒乔装的漂亮的果子
在这之后
那写实画家
开始发现
那苹果的一切模样都跟他对立
而且
像不幸的穷人
像那个可怜的赤贫者忽然发现自己任由任何慈善又可怕的慈善事业和恶习的团体支配
那个不幸的写实画家
忽然发现自己
是许多观念联想的可悲的牺牲品
而那旋转的苹果忆起苹果树
地上的天堂和夏娃还有亚当
一个喷壶一列篱墙巴蒙地埃一个楼梯*
加拿大的赫斯柏力地的诺曼底的里安乃的以及阿比安的苹果*
网球场的蛇苹果汁的誓言*
以及原罪
以及艺术的起始
以及威廉泰尔的瑞士
甚至依萨牛顿
多次在万有引力的展览之中得奖
而那眩惑的画家再也看不见他的模特儿
睡着了
就在那时候毕加索
在那里经过就像他经过每个地方
天天像在自家里
看见那苹果以及那盘子以及那睡着的画家
什么怪念头想画一粒苹果
毕加索说
而毕加索吃掉那苹果
苹果跟他道谢
毕加索打破那盘子
笑着走了
那画家从他的睡梦中被拔了出来
像一颗牙齿
发现自己单独在那张未完成的画布前
在他的碎了的瓷器当中
那些可怕的真实的果核。
(Jean-Marie Schiff、陈瑞献译)
* 巴蒙地埃(Parmentier),十八世纪时把马铃薯移植到法国。
* 加拿大,产苹果。赫斯柏力地(Hesperides),见希腊神话:七姐妹在赫斯柏力地花园中看守金苹果,赫古里斯(Hercules)靠她们的帮助取得苹果,终于不朽。诺曼底,里安乃等,皆苹果名。
*“网球场的蛇苹果汁的誓言”一行的原文是:le serpent du jeu de Paume le serment du jus de Pomme。这是作者惯作的谐音文字游戏,其戏谑处译文无法传达。“网球场的蛇”(Serment du jeu de Paume),后者为一历史事件:一七八九年六月廿九日,法国三级会议中的第三级议员在网球场立誓,“不制订宪法不散”,以反抗暴君。蛇与苹果则来自圣经夏娃的故事,作者把它写成“苹果的誓言”(le serment du jus de Pomme)。



《毕加索的漫步》


一只真的圆磁盘里
放着一只苹果
一位写实的画家
徒然去如实描摹
苹果苹果
不睬他
自有
自己一番话
在真真实实的盘子当中
纹丝不动
内里
自个儿
闷声不响
悄悄转圈
因为有人硬要给苹果画像
苹果就装成苹果的模样
于是写实的画家
顿时领悟到
苹果的外表
都在跟他唱反调
就象个缺吃少穿的穷人
突然间落到
某某慈善机关设下的圈套
大慈大悲得叫人浑身上下
起鸡皮疙瘩
这位可怜的写实的画家
被纷至沓来的联想
弄得晕头转向
团团转的苹果使他联想到
果树、果园和果园里的洒水壶
地上的天堂、亚当和夏娃
从农业栽培家又想到了雪茄
加拿大、加拿里
还有法兰西的诺曼底
以及好些苹果的出产地
创世纪里的罪恶
和艺术的源起
瑞士的威廉退尔射苹果的故事
和牛顿发现的万有引力
画家望不见他的模特儿
丧魂落魄
睡着了
于是无所不在的毕加索
走了来
象在家里一样从容又自在
看看碟子里的苹果
和睡着了的画家
毕加索说
啊哈,画苹果呢,真不坏
说完就吃苹果
苹果谢谢毕加索
他又砸碎盘子
微微一笑走了
从梦中惊醒的画家
象拔掉的一颗牙
面前剩下他那张未完的画
现实的种子落在碎盘子当中
望着望着没法不害怕


《风暴与平讲湖》


在一间疗养院的走廊上有一只疯狗
在找寻他的于去夏死去的主人

一棵树或是一个钟
一只鸟一把刀子
悲伤的消息
好的消息

你的孩子气的脸
像一种可怖的乳油
忽然硬结
你的笑
像一个齿轮
开始旋动
失落紧缩变化
而你灰绿色的眼睛的
奇异的水份
干涸
电光
痛恨苦恼以及知识的细小黑电光
为我
闪现
整个地球的讯号
脸部完全凌乱
绝望的音讯
清澄的音讯
忽然间一切尽失
除了你天真又稚气的脸
单独像一个死火山

之后
是倦意冷漠仁慈以及睡眠的希望
以及笑的勇气。
(Jean-Marie Schiff、陈瑞献译)


《现在我已成长》


孩提时
我过着好玩的生活
天天是不能控制的笑
真正是不能控制的笑
然后是一种很是悲伤的悲伤
有时是两样一齐来到
我就相信我是绝望的
我就是没有希望
我什么都没有除了要活着
我是完整的
我是快乐的
而我是悲伤的
我从不假装
我懂得保持活着的动作
摇头
说不
摇头
避免让别人的观念侵犯你
摇头说不
并且微笑说是
向事物和人们说是
向你应该看的抚摸的
爱的
接受或放弃的事物和人们
我就是我
没有心思
当我需要观念
来作伴
我叫它们
它们来了
我向我喜欢的说是
其它的我丢掉

现在我已成长
观念也已成长
可是它们仍是观念
美丽的观念
理想的观念
我仍然对它们发笑
它们等着我
要报仇
要吃掉我
有一天当我疲倦
我也在一座森林的一角
等着它们
我要割它们的喉咙
割掉它们的胃口。
(Jean-Marie Schiff、陈瑞献译)


《云》

我要去做我的羊毛编织而小羊跟着我
灰色的小羊
他不像大羊那样怀有疑心
他还很小

她也很小
可是她内里有些东西像世界那样古老
她已经
懂得恶劣的事物
比如
人应该警备
她看着那小羊而小羊看着她

她想哭
他就像我
她说
有一点悲伤也有一点欢畅
之后她大笑
雨开始落下。


《波力士.维昂——给乌淑拉》

他的生日
他的死期
合成密码语言
他懂音乐
他懂得机械
数学
所有的技术
和其它
人说他靠自己的理智做事
其实
他是跟随自己的心意
他的心使他尝遍了各种滋味
他的显露的心
他太懂生活
他太恳切地笑
他活得太顽强
他的心攻击他
之后他变得沉默
而他离开他的爱
他离开了他的朋友
但没有失去牵连


波力士玩弄生命
像其它的人作金钱的投机
玩着宪兵和盗贼的游戏
不作弊欺骗
而是像君子
像老鼠和猫
在日子的泡沫里*
幸福的微光
像他玩着小喇叭
或是破心器*
而他是个卓越的赌徒
他不断地延长他的死期
到次日
缺席时被判决
他清楚知道有一天
死亡会再找到他的踪迹
波力士玩弄生命
且跟她亲蜜
他爱这样
像他喜欢爱
作一个真诚的不幸的逃兵。
(Jean-Marie Schiff、陈瑞献译)
* 波力士?维昂(Boris Vian),法国著名作家及爵士音乐家,写作小说,诗,剧本,评论,翻译,唱歌,作曲,演电影,吹奏小喇叭。他生于一九二○年,一九五九年因心脏病遽发逝世。
*《日子的泡沫》(L’ecume des jours),乃波力士?维昂的名著。该小说的结局是:老鼠要自杀,请朋友猫帮忙:老鼠把头伸入猫口中,在行人道上。行人经过,踩到猫尾,猫合嘴,老鼠被杀。
* 破心器(Creve-coeur)乃波力士·维昂在一部小说中创造的一种杀人的器具。




《鸵鸟》


被抛弃在森林里的小拇指一路丢下小石子儿,来记回家的路。可是他肯定有一只鸵鸟跟着他,把小石子儿一粒接一粒地吃掉了。

这儿说的可是个真事儿,故事是这么开始的......

小拇指转过身来:小石子儿不见了!

他彻底迷了路。没了小石子儿,就找不着家;找不着家,就没了爸爸妈妈。

他低低地说:“那可糟了。”

突然他听到笑声,然后是钟声,然后一阵震天的喇叭声,然后就象一支交响乐,然后一阵杂音,然后象一段激烈的音乐,那音乐怪怪的,倒一点儿都不难听,他觉得还挺新鲜。于是他扒开树丛探过头去,看见是鸵鸟在跳舞。鸵鸟见了他,停下来对他说:

“嗳,是我弄出来的声响,我真高兴,我的胃棒极了,无论什么都能吃。今天早上,我就吃了两口钟还带着钟锤,还吃了两只喇叭,三打小蛋杯,我还吃了一盘色拉,连着盘子,还有你丢下来的白色的小石子儿,嗳,也给我吃了。爬到我背上来,我跑得飞快,我们一起去旅行吧。”

小拇指说:“可是,我的爸爸和妈妈,我就再见不到他们啦?”

鸵鸟说:“既然他们抛弃了你,多半一时半会儿也不想再见你。”

小拇指说:“您说的倒是真的,鸵鸟太太。”

鸵鸟说:“别叫我太太,我听得翅膀发疼。就叫我鸵鸟好了。”

小拇指说:“噢,鸵鸟。可是,总是我妈呀,对不对!”

鸵鸟生气地说:“对不对什么?你真让我光火,我倒跟你说,我可不大喜欢你妈妈,她老爱在帽子上插着鸵鸟毛……”

小拇指说:“就是因为鸵鸟毛贵……她总是花费为了让邻居羡慕。”

鸵鸟说:“她该好好照顾你,不是去让邻居羡慕,她有时还扇你耳光吧。”

小拇指说:“我爸爸也打我的。”

鸵鸟说:“吓,拇指先生也打你,那可不行。小孩儿不打爹妈,为什么爹妈倒可以打孩子?还有,拇指先生也不是个聪明人,他第一次见到鸵鸟蛋,你知道他说啥来着?”

小拇指说:“不知道。”

鸵鸟说:“嘿嘿,他说‘做荷包蛋肯定不错!’”

小拇指回想着说:“我记得,他第一次见到大海,想了几秒钟,然后说:‘好大的澡盆子,可惜上面没有桥。’所有人都笑了可我倒想哭,然后我妈揪着我的耳朵对我说:‘你爸说笑话你就不能象别人一样笑吗!’这不关我的事,我真不喜欢大人开的玩笑……”

鸵鸟说:“……我也不喜欢。爬到我背上来,你不用见你爹妈了,去见见世面吧。”

“好吧。”小拇指说着爬了上去。

鸵鸟和孩子飞快地跑了起来,扬起了一大片灰尘。

农夫们在自家门口摇着头说:“又是一辆讨厌的汽车!”

可是农妇们却听到鸵鸟边跑边钟声大作。她们手划十字说:“你们听见那钟声了吗?那是一座教堂在避难,后面肯定有魔鬼在追。”

所有的大门都紧紧地关了起来,一直关到第二天早上。不过到第二天,鸵鸟和孩子已经离得远了。







《羚羊生活的一幕》


在非洲,有许许多多羚羊。那是一种优美的动物,跑起来飞快。住在非洲的人是黑人,不过也有白人。白人是暂时的,他们去是为了创办事业。他们需要黑人帮忙,可是黑人喜欢跳舞,不喜欢筑公路修铁路,那种工作经常会要了他们的命。

常常是白人一到,黑人就逃。白人就用套马索捉他们。黑人就被逼着修铁路筑公路,白人叫他们是“志愿工人”。

还有人捉不到。因为他们离得远,套索又太短,或者因为他们跑得太快。那样就用枪打他们。所以有时候会有流弹落到山里,打死一只可怜的正在熟睡的羚羊。

那白人就开心喽,黑人也开心,因为他们平常吃得很差。所有人往村子里聚,一边走一边嚷:

“我们打到羚羊喽。”一边就又唱又弹起来。

黑人敲起鼓,点起几大堆篝火,白人看着他们跳舞,第二天就给朋友写信:“办了一个盛大的达姆达姆鼓乐晚会,非常成功!”

在高处山里,羚羊的父母和伙伴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说话... 他们感到出了什么事......太阳下山了,每只羚羊都在寻思一个问题,却又不敢开口怕别的羚羊焦急:“她会到哪儿去了呢,她说好九点钟来...开饭的!” 其中一只羚羊,在一块悬岩上一动不动,看着底下山谷里远远的村庄。那是个很小的村子,却是火光通明,又是唱又是闹... 那儿是节日篝火。

那儿是人的节日篝火。羚羊明白了,她下了悬岩,回到羚羊群里说道:“不用再等了,我们自己吃吧......”

所有羚羊都上了桌,可是谁也吃不下去。这顿饭伤心极了。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新手上路
2楼  发表于: 2013-11-18   
原来那么多人翻译过普列维尔。。。

那首《给鸟儿画像》,我正好也翻译了。迟点发过来。
级别: 总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3-11-19   
回 2楼(梁小曼) 的帖子
你的贴质量都很高,多多来发哦。。

祝好!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