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策兰:布列塔尼的颜料
级别: 新手上路
0楼  发表于: 2013-07-06   

策兰:布列塔尼的颜料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姜海舟 执行取消置顶操作(2015-03-19)
布列塔尼的颜料

金雀花光,鲜黄,斜坡
向天空溃烂,荆刺
勾引着伤口,钟声响进
那里,在傍晚,虚无
翻卷它的海洋直至入神
血之帆正驶向你

干旱,搁浅
你身后的河床,塞满芦苇
这时刻,上面
星星旁边,乳状的
浅流在泥浆中闲谈,石海枣
在下面,堆积,裂开进蓝色,这灌木的
无常,如此美丽,许诺
问候你的回忆。

(你们认识我么,
双手?我走在你指向的岔路,我的嘴
吐出它的碎砾,我行走着,我的时间
如巡视的守卫们,投下它们的阴影——你们认识我么?


双手,伤口
被荆刺勾引,钟声
响起,双手,虚无,它的海洋
双手,在金雀花光里,
血之帆正驶向你


你教
你教你的双手
你教你的双手你教
你教你的双手
睡觉

九生、冷侃试译

注:这首据说是写给他早夭的儿子。布列塔尼(Bretagtne),法国西北部半岛。此法语标题同时有亚瑟王传说的意思,http://de.wikipedia.org/wiki/Mati%C3%A8re_de_Bretagne
诗中浅流一词原版为复数,而后面闲谈包含了是多条交谈的意思,所以只译为浅流。王版“石壳丛生”可能是将汉伯格英译本中stone-borer误看作stone-born,而此句德文原版Steindattel应为石海枣,其实是一种海底贝类,然后石海枣张开壳裂开融进了大海,所以是裂开进蓝色,这样就能跟德语原版本的in对的起来了,后面的“堆积“一词联系在一起,,wande rnde Wächte这句,作一分词应该是流浪的雪檐,或者巡视的守卫,Wacht是守卫,他的复数和雪檐一样。wandernde Wächte这句,一分词作形容词应该是流浪的雪檐,或者巡视的守卫,Wacht是守卫,他的复数和雪檐一样。而英译本中,直接译为:“my time, ambling patrols,”(我的时间,闲逛的巡逻者)故此处倾向于译为“巡视的守卫”,这样与上面也能连在一起。verganglichkeit短暂,一瞬间。也可作无常,但得是名词。“你们认识我么”这句ihr=你们, 在用ihr做主语的时候, kennen变为kannt, 又因为是过去式,所以结尾加et。
德语语法部分听取了冷侃兄意见。我对于这首诗感受是:值得揣测跟琢磨的地方是此诗语序的问题,最后一节最难理解,尝试这样理解,将语序重排并做停顿:


你教
你教你的双手
你教你的双手你教
你教你的双手
睡觉
 
变为


你教你:教你的双手
你教:你教的双手
你教你:教你的双手
睡觉

然后可将整首诗语序重排如下来理解:

布列塔尼的颜料

金雀花光,鲜黄,
斜坡向天空溃烂
荆刺勾引着伤口,
钟声响进那里,
在傍晚,虚无翻卷它的海洋直至入神
血之帆正驶向你

干旱,
搁浅你身后的河床,塞满芦苇
这时刻,上面星星旁边,乳白色的
浅流在泥浆中闲谈,
石海枣在下面,堆积,裂开进蓝色,
这灌木的无常,如此美丽,
许诺问候你的回忆。

(你们认识我么,
双手?我走在你们指向的岔路,我的嘴
吐出它的碎砾,我行走着,我的时间
如巡视的守卫们,投下它们的阴影——你们认识我么?


双手,伤口被荆刺勾引,钟声响起,
双手,虚无,它的海洋
双手,在金雀花光里,血之帆正驶向你


你教你:教你的双手
你教:你的双手
你教你:教你的双手
睡觉

参考译本:

    布列塔尼的颜料
  
  荆豆花光,淡黄,斜坡
  溃烂至天上,荆刺
  追求着伤口,钟声从内里
  传出,这是黄昏,虚无
  卷来它的海作为奉献,
  血之帆为你张起。
  
  干旱,河床在你身后
  淤积,这时刻
  被蒲草阻塞,上方,
  临近一颗星,乳水般的
  溪流在泥浆中唠叨,下面,
  石壳丛生,向着蓝色吐露,这无常的
  美丽的灌木
  向你的记忆问候。
  
  (你们知道我吗,
  双手?我走向你们指点的岔路,我的嘴
  吐出它的砂砾,我走向,我的时间,
  漫游的雪墙,投下影子——你们知道我吗?)
  
  双手,荆刺——
  追求伤口,钟鸣
  双手,虚无,它的海,
  而双手在荆豆光里,
  血之帆
  为你张起。
  
  你
  你教
  你教你的双手
  你教你的双手你教
  你教你的双手
               睡觉。

                      王家新译

汉伯格英译本:

Mattere de Bretagne

Gorselight, yellow, the slopes
fester to heaven, the thorn
woos the wound, bells ring
in there, it is evening, the void
rolls its ocean to worship,
the sail of blood is aiming for you.

Dry, stranded
the stream-bed behind you, reed-choked
its moment, above
by the star, the milky
creeks gossip in mud, stone-borer
below, bunched, gapes at blue, a shrub
of transience, beautiful, admits
welcoming your memory.

 (Did you know me,  
hands? I took
the forked way you showed, my mouth
spat its macadam, I walked, my time,
ambling patrols, cast its shadow - did you know me?)

Hands, the wound
wooed by the thorn, bells
ring, hands, the void, its oceans,
hands, in the gorselight, the
sail of blood
is aiming for you.

You
you teach
you teach your hands
you teach your hands you teach
you teach your hands
sleep

德语原文

Matière  de  Bretagne

Ginsterlicht, gelb, die Hänge
eitern gen Himmel, der Dorn
wirbt um die Wunde, es läutet
darin, es ist Abend, das Nichts
rollt seine Meere zur Andacht,
das Blutsegel hält auf dich zu.

Trocken, verlandet
das Bett hinter dir, verschilft
seine Stunde, oben,
beim Stern, die milchigen
Priele schwatzen im Schlamm, Steindattel,
unten, gebuscht, klafft ins Gebläu, eine Staude
Vergänglichkeit, schön,
grüßt dein Gedächtnis

(Kanntet ihr mich,
Hände? Ich ging
den gegabelten Weg, den ihr wiest, mein Mund
spie seinen Schotter, ich ging, meine Zeit,
wande rnde Wächte, warf ihren Schatten - kanntet ihr mich?)

Hände, die dorn-
umworbene Wunde, es läutet,
Hände, das Nichts, seine Meere,
Hände, im Ginsterlic ht, das
Blutsegel
hält auf dich zu.

Du
du lehrst
du lehrst deine Hände
du lehrst deine Hände du lehrst
du lehrst deine Hände
schlafen





[ 此帖被九生在2013-07-09 00:07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3-07-07   
拜读好贴。谢谢贴来。周末好九生!

强调语境是关键,也就是所谓字面之外语义——“ Extra-linguistic context”
所以我的译法是:


You
you teach
you teach your hands
you teach your hands you teach
you teach your hands
sleep


你来教
你教会你的双手
你教你的双手怎样用手来教
你教你的双手
怎样睡觉
[ 此帖被姜海舟在2013-07-07 06:56重新编辑 ]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骑士
2楼  发表于: 2013-07-07   
拜讀。                    

問好二位。
〖如果我帶著醉意出生,就可以忘記與生俱來的悲傷〗
级别: 总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3-07-07   
周末好,漢水之南。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新手上路
4楼  发表于: 2013-07-07   
回 1楼(姜海舟) 的帖子
虽然海舟大哥这个理解起来确实方便不少,不过我觉得文本外的语义还是在文本外理解比较好,我觉得直译应该作为翻译的原则,因为意译这东西,每个人看法不同,译出来也就不同,不好把握,不能成为一个标准、原则性的东西来把握,所以操作上比较困难,所以倒不如统一标准以直译为文本,加注为理解,虽然笨拙,但操作起来会方便一点。正如dasha兄所倡导的的“不增己见不减原文”,九生也深以为然。
级别: 新手上路
5楼  发表于: 2013-07-07   
回 2楼(漢水之南) 的帖子
问候漢水之南
级别: 骑士
6楼  发表于: 2013-07-07   
都是夜不歸宿!          
                            

早安__凌晨02:51!
〖如果我帶著醉意出生,就可以忘記與生俱來的悲傷〗
级别: 总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3-07-07   
回 4楼(九生) 的帖子
哈,文字表达如果不考虑特殊语境,是无法传达意思的。还有“不增己见”是做不到的。

握手九生兄弟!
[ 此帖被姜海舟在2013-07-07 11:41重新编辑 ]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新手上路
8楼  发表于: 2013-07-08   
回 7楼(姜海舟) 的帖子
海舟大哥,别怪九生跟你抬杠哈,我跟冷侃兄后来又商量了一下,觉得这里还是不能按您那样译

先说汉伯格英译版
you teach your hands you teach

这个how就有不同的安放的地方(加黑部分为补充部分)

按您那样译应该是you teach your hands “how” you teach
以及you teach your hands
      “ how  to” sleep

但how还可以这样用

即:"how" you teach your hands "what" you teach
以及 “how” you teach your hand “to” sleep

所以这地方有很多种不同的理解方式,而且我请教冷侃兄关于德文原版的理解时,他也认为原版德语中类似于how的一词也能有各种插入的理解方法,所以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汉伯格在英译策兰时也没有把这些副词、介词加进去的原因,因此我觉得中文版也不应该加进去。

要是有理解的不对的地方希望海舟大哥多多指点,毕竟我英语也不是科班出身,德语就更不懂了,只是喜爱,才进行翻译。

级别: 总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3-07-10   
即:"how" you teach your hands "what" you teach
以及 “how” you teach your hand “to” sleep

所以这地方有很多种不同的理解方式,而且我请教冷侃兄关于德文原版的理解时,他也认为原版德语中类似于how的一词也能有各种插入的理解方法,所以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汉伯格在英译策兰时也没有把这些副词、介词加进去的原因,因此我觉得中文版也不应该加进去。


这是对的。
[ 此帖被姜海舟在2013-07-10 07:32重新编辑 ]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总版主
10楼  发表于: 2013-07-10   
九兄这样译也是可以的。也是很好的。这里三言两语我也说不大清楚。。。
总之我注重译得清晰。。。

握手!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新手上路
11楼  发表于: 2013-07-20   
回 4楼(九生) 的帖子
直译和意译在多大程度上可以被区分开呢?
翻译是为文本服务还是为文旨服务呢?
文本和文旨又在多大程度上可以被区分开呢?

似乎到最后,翻译只属于译者心中的理想读者,
它本身的独立被轻轻放置在两座文化之间的露台上……
……我从不可能占有一朵花……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