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海舟的诗
级别: 管理员
0楼  发表于: 2013-07-02   

海舟的诗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风月大地 从 姜海舟作品讨论会 移动到本区(2014-02-28)
THE SUN

A day is just like the sun
From the sky,
With flying birds, and
Clouds in many uncanny ways.

Then the air told me it is from nature;
However it is actually from the heart itself.

It is hopefully
From the both......

The sun sometimes is reflexing
More lights.
In the most days,
The sun leads us to believe
That we know each other—

We do not understand it really,
But we need it.



太阳

一天恰如太阳
从天而降,
伴着飞鸟,
离奇的云朵。

于是空气告诉我它来自自然;
然而它其实来自感情自身。

但愿它
来自二者......

太阳不时地反射着
更多的光芒。
多数的日子里,
太阳使我们相信
我们彼此相识——

我们其实不了解它,
但我们需要它。



11

Who's that?
Why it comes to me?

It's the only colour of a cloudy afternoon,
There's no talking, no waving, even it forgets to fly,
It's so quiet, endless quietness.

Now, it's breathing, one thousand years before
It's happily flying.



11

他是谁?
来干嘛?

它是阴郁的下午唯一的色彩,
没有谈话,没有招手,甚至忘了飞翔,
多么安静,无穷无尽的寂静。

现在,它在呼吸,一千年以前
它在幸福地飞翔。



THE PLAIN WATER

Sometimes life is as sweet as honey,
Sometimes life is in mighty waves.
In the most of the time,
Life is hopeful.

But now,
With thinking,
Life is walking towards
The region of peace, and

Actually, life is like the plain water.



平淡如水

有时生活甜如蜜,
有时则大起大落。
多数的时候,
生活充满希望。

但是现在,
伴着思想,
生活正在迈向
平和的疆域,

其实,生活平淡如水。



****************************



今天

今天的太阳如同诗歌一样华丽,
堆砌着光辉,没有丝毫的内容;
今天的头脑如同我肩膀上的那个,
没有血液,只有思想;
今天才刚刚开始,却没有时间,
今天还没有开始怎么就已宣告结束?

2011年



逃跑

钟声总是随着微风,山坡躲过树丛,
那里一只幼虫正在爬;模糊的池塘上
高高地有一只北瓜,又有几只;霞光此时
悄悄地一闪而过;──其实谁也不愿意提及……
还是走吧。

很快,水流过,
那是另外一回事,那是从更高的地方
慢慢落下的谈话。

太多的瓜,太多的亮光,一直在那里。
……走吧,不然就晚了 ──而一条四通八达的道路上
幼稚的笑脸静静地贴在地皮上……

                     2011年12月8日



傍晚

门都关着,从细小的空隙闪现另一天。
这是云中的动静。
工作结束了,人们步行回来。云后面的
几个影子,低头不语。

他们在外面,不可能进来,
太阳还在下沉,云中的人们也在移动。

多么希望那是真实的,因为傍晚太长太长;
人们继续步行回来,无声无息。

                   2011年12月28日



邻居

即便毫无表情也使人安心。
这样的情景反复出现,
顺着外出的脚步声,
有时看见儿童在玩耍。
他们都来自乡村,每一次也都有鸟儿
从他们的头顶飞过,筑巢却在天上忙碌。
“不要一个人过日子了”,话音没落,空中的
痕迹清晰可见。

邻居消失在家里,
无论如何也不会告知你;
如果你执意要知道真相,
那么只有常见的背影……

除了所看到的,你还能做什么?你的知识其实
是空洞的,你所有的努力也没有结果。
那么,剩下的只有选择。

──邻居出没无常,
如同天空中美好的影像。
                
              2012年1月20日



美梦

那是真实的天堂,
绚烂笔直的
彩色云雾把惊恐的灵魂送上
空虚的幸福中,高不可攀,静谧,
些微的恐怖,因为正在离开大地,缓缓
上升──再也不能回来。
这是幸福啊!

那只是一个梦,是突然的昭示。
一种深入的幻象,潜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可是梦者却为琐事烦恼,一大早
已经离开家。
是谁也无法阻挡的趋势:
黑压压的头发每一天都在
道路中浮动……
            
2012年2月2日



哀歌

行动吧,别总是思考。
行动会使思考更深刻。
其实思考也是一种行动。
那怎么办?
也许只能选择了。
这时,选择才是最深刻的。
可是选择又极易与思考混为一谈。
那又怎么办?
别想了,选择吧。
因为选择是以一点的形式
释放出的绝对的美。
          
    2012年2月9日



居所

来自相反的方向,只有风温暖地吹来。
那开始的地方就是源头,再向前也只是灰蒙蒙的光,
所有看到的一直在内心,在上方。
在平整的无数楼阁中,其中身躯始终支撑着空间。

他们穿着的每一件衣服甚至是旗帜,
是奇怪的重复显现的肉体。看上去也如此陌生,即使是同一片土地。
因为那时候还没有墙。只有想象的楼阁……

温暖的风一次次自由地进出每一扇窗户,
像歌唱。
最后也都同样融入湿润的尘土,
和死寂的大片绿草坪。

那是不是全部?周围那么虚无,
就连所有的草木也生长在根的边上,结了许多甜果。
年复一年。

2012年3月1日



支柱

隐约的烟上升。
在屋顶上,飘摇,轻快。

人们看了看,然后下到地窖,
关上门,半闭双眼,

已经忘记了正在发生的。一种神往不可阻挡,
一只白蚁悄悄爬上头顶。

2012年3月28日



鸭子

透明的羽毛弹奏四季之风尚
时急时缓
那只脚下
冰冷的清水
将忽略的动物引来

在土鸭色偶尔的乡间
眼睛是相同的琥珀
与身边河水相应
是生?是死?因为静止
而难以分辨
我们的教育让我们有了常识
那是一只鸭子一定呼吸
多年前的孤独
被无辜者又一次提及
一只脚被迫缩起,感受着微弱的温暖
脸插入怎样的翅膀……

2012年4月21日



水晶

下垂的叶子椭圆,浮动。色彩
慢慢地抵制更多的交流,它趋向自己,
满足,阳光下无性的喃喃自语。
就这么一瞬,夜从地下成长。
奇怪的声音也在水下流动,
这时很多人正在低下头,
并且说:看看根在哪里?其实
只是一个好天,四面八方野禽出没,
黑色的帽子越来越高,你
触摸一下自己,啊!
通亮就在四周
漫无边际。

2012年4月28日



墙角下的一首民歌

透过玻璃做着鬼脸
熟人在事后漂浮而过
一位接着一位

脸是干的
雨下个不停,土是干的
在水中到处乱飘

而且可以轻易闻到花香

那是一堵墙
它比铁要坚硬牢固
比薄薄的光要锋利
你可以伸手穿过它

但在墙角下,你什么也抓不住
只能听到一首民歌
一首说出歌词就让人崩溃的民歌

2012年5月26日



To The Poem “Next, Please”

Something is always approaching like the opening door,
the first breathing of the ocean,
an endless faked memory; a word every day we must say,
"thank you", we don't know what that means now.

Day and night both have gone, black and white are both meaningless
at the moment.

Actually, from that time, we have known each other; from now, we forget something.
What we forget is approaching, we don't know what that is; what we remember is
also approaching, but we don't know what that is……

Now, day is approaching like the sun,  we live well. Thank you!

Huzhou, May 30, 2012



和柏桦君的诗《下一个》

事物像开门一样逼近,
像海的初次呼吸,
像无尽的虚假记忆;我们每天都要说的一句话
“谢谢你”,我们现在不懂它的意思。

此刻,
昼夜已尽,黑白无意。

事实上,我们从那时起互相认知;而现在,我们忘记。
忘却逼近,我们真不知那是何物;我们记忆之物
也逼近,但我们不知那是何物……

既然日子像太阳一样逼近,我们活得不错。谢谢你!

2012年5月30日



“云”

自由的声音没有意义
一朵浮云  
一段优雅的话  
发出了
熟悉的速度  
就是一只可爱的鹳鸟
它的意思就在瓦上:
该倾心  
该看轻快的步伐?
诗歌的回答只是:
“年岁笼罩着”。

2012年7月17日



一大早听见狗叫

已经迷路了。
四周铁红色的家乡,
看不见人。
渐渐隆起的高地
广袤无际……

何来的私语,
只有语音,没有说话的人,
费力地思索也是如此,仍在原地,
仍是四周的目光。
朝着高高的空地,慢慢抬头。

干燥的气氛
把浑浊的旷野,无人的一切
当作爱人抱起,

请别放下,
那里什么也没有。

2012年8月18日,于湖州



死人记

回望来路,
清风习习,湿润的南国,是肤浅的。
刚赋予稻禾的土却显明去向。
那植物生生不息,
流不尽的水系,丘陵,打斗的人,皆是疑问。
贸贸然生长,而后不见踪影。
当为行者,脚步停留。

对看独星,对应一朵清凉的树花。
听吧听吧,悉苍穹——禽影泽中,鱼翔氤氲。
听吧听吧,艳阳高高,清凉之花已变为布道者。

还需挪前些,不然,转动便成释怀,虽面相不明。
五雷已隐隐退却,透过两块滤镜
见故人。相拥而泣,隐隐切切,被曲解的人。

那你,无名者,
做了一件什么事?

2012年8月30日,于湖州



ANOTHER DAY

It’s a smiling day, green light all over the air,
it’s a hungry day; a need with memory.

It’s a request only for a vaporized kid,
Which has lasted many years;
it’s a day everything is still,
or starts moving. Nothing is
telling the reason now.

This has prolonged
on the road along the riverside of the fake city.
Day lasts as a night thought.
The only small boat is real here, and wave shines.

Will all the real be real? It’s
a smiling appearance today.

October 24, 2012



改天*

是个好天,满天新鲜的光,
感到饿的一天,一种带有记忆的需要。

一个汽化小孩唯一的请求,
持续多年的请求;
万物静止的一天,
或动起来。现在,
毫无显明理由的迹象。

已经耽搁
在捏造的城市河岸的路上。
白天持续如夜晚的思想。
这里只有唯一的小船是真的,浪闪亮。

所有真实会是真实吗?那是
今天微笑的外表。
    
2012年10月24日


*注:此诗先写的英文。



POET

Cloud is like an iron barrel
By using characters, poet is digging the hole

November 14, 2012



诗人*

云如铁桶
诗人用文字挖洞

2012年11月13日


*注:此诗先写的英文。



THE ENVIRONMENT

Today, all of a sudden, a fish is in the bowl
of a meal,
so it’s absolutely free, almost like
a twilling spider, with shine, with sweet dew.

Inside of a spectacular gate, a baby’s life now
is already the adults’, —walking, spinning as a ring.
There the narrowest is in, a breath, a breeze, a light,
and say, not at all.

Today, one meal is finished, everyone is leaving,
and nice expressions are full of the air around the area,
and a word can be clearly heard: “Hi”.

November 8, 2012



外界*

眼下突如其来,鱼在
餐碗之中,
完全自由,很像
正在编织的蜘蛛,亮亮的,带着美好的露。

引人入胜的大门里,时下婴孩的生活
已是成人的,——行走着,转动如戒指。
最为狭窄的这样发生,一种呼吸,微风,光,
也说什么都不是。

现在,吃完一顿饭,所有的人都离开,
到处是和蔼的表达,
还有一句话可以清晰得听到:“喂”。

2012年11月18日


*注:此诗先写的英文。



苦难

一朵美丽无比的花
一段动人的告白
悠扬的旋律

海的风平浪静
偶尔在地面上反射
向着远处旋转
人影倚靠琴旁

还有流动的
红的好酒

你看
苦难中的一滴贱泪

2012年11月30日



举例

鸟飞过天空,
温暖的羽毛在心中飘动。
那只是一朵云。

等到一切成为吹来的风,
同样的决定是否如不测的命运?
其实内心是明白的,
真实的身份是虚构的。

2012年12月29日



单调是虚无的天性

一听它就是泪,
不是孩子,
那是老人。

心离开胸膛,
随从沙土和地面上的呼声。
唱现在,歌是过去。

苍凉,纯净,是远?是近?

2013年1月1日



食指

大家的生活有难以言说的快感
就连风扇都发出深奥的密码
厨房孤独的人也快乐无比
空气这时就是小调
弹拨的食指完好无损
可是肉呢?

2013年1月19日



喝水

明晃晃的白色
时隐时现,有人
出门就不见了。

其实,盒子里
还放着一杯水。

2013年3月3日



是否已经饿了

低沉的隆隆声像是无聊的乞丐,
偶尔嘟囔几句,你正要给钱,他却走开了。
你不得不仔细听,也忍不住这声音的诱惑,
你甚至有和地狱沟通的冲动。
喇叭把你唤回,只有吱吱叫的飞禽你最能懂。

那个杀鸡的妇女,满手是血却握着点心,
人们排着长队,焦急地等着自己的那份。
那种无法习惯的习惯,那种尴尬
迫使灵魂出窍。其实那是早上九点。

她的老爹咳嗽了几下,四周瓜果遍地,
他抱着的孙子看上去像儿子,
一家人一路过来简简单单。

内部的交流外人很难真正明白,
水和天又变得浑浊,
太阳这才落山,所有的微风,柳絮,
其他树叶好像自言自语:
现在是否已经饿了。

2013年4月14日



五一节笔记

没人注意的天空下
热闹的节日开始了,
陌生人突然成了亲戚。

灰色的微光里笑着
相互讨价还价,
一个孤独的背影渐远渐近。

城中心浮了起来,
纸片,红旗,战旗,
纷纷飘落。


市场情况和搬迁的事。
得到证实的人无数次脸上泛出光彩。

突然训斥声从阴森恐怖的灌木深处传来,
诚实的花草也像无数苍白的手
慢慢举起,天然的飘香
也有了怪味;
嘿,
可以完成的事就这样被放弃了。

2013年5月1日  



哭声

今天下雨,车刷地一下开过,
刺眼的白光突然变成了一张
难看的脸,太突然了,
粉红深处的游戏中
什么也没有,可是
影子一样,哭声传来。

如夏夜,如蛙声,梦中也有人唤醒
大路边的步行者,游来荡去,
与屋里熟睡者相呼应。
天窗外漆黑,向下,
一阵阵奇怪的哭声,别的一如往常;

很熟悉的女声,
浮出十六个月大的男孩,
在家门口慢慢走远。

2013年5月10日



院子

看见的
都很远,很空,仅有荒凉
太近。

不小心掉落的
院子
情怀依然,它的还原
狠狠地挤压一切。

2013年5月25日



早晨的对话和结局

对视很久看见无数双失明的眼睛,
在那里的孩子疯狂地逃跑,

这时真情水一样突然泻下,
装满两只茶杯;温暖而怡人,

性情激奋也恰如
水面黑压压的飞虫,翻越一座座空洞的山峦;

没日没夜地,传来喃喃自语。

2013年6月2日



单纯的天空

玻璃一样缓慢的
流光一步步逼近,大得难以置信。

就算内心再怎样挣扎,也不可能
有自己的主见。

它的顶天立地,衣衫褴褛,
面对面地,越来越近,如此熟悉的亲人啊,
陌生的心灵,和蔼的幽灵,慢慢地压了下来。

那些孤独不说怎么知道?
单纯明亮的流动让人窒息。

2013年6月5日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诗歌的理论
我不知道人性的弱点
我不知道夏天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瑞典语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我只能在知道的领域
做疯狂的猜想

2013年6月6日



元宝树

绿色的流苏秘而不宣
后面的新村没人
却露出了暧昧的微笑
陌生和熟识都挂在虫网上

谁愿意离开一棵树
去过幸福的生活?

2013年6月11日



便宜货

浑浊的菜市场
厨房的气味和紫色的霞光混在一起
一下远去,一下带来鬼魂
漫无目的

看上去都是善男善女
人人都明白
共同的日子仅仅就是这些

“不能洗”
“不要想”
“不用谢”
反反复复,反反复复
五花八门,反反复复
紫光下只能听到这些

可是你要的在哪里?

你蹲下
从地摊上
挑一副眼镜

提起来,闪闪发光

2013年6月20日



知了

夏日沉闷——
阳光下一口盖紧的棺材
只有知了凄厉
想把故人唤回

2013年6月26日









[ 此帖被姜海舟在2013-07-04 23:39重新编辑 ]
级别: 论坛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3-07-02   
哈哈,向晚先占地拜读啦。
级别: 总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3-07-02   
回 1楼(向晚) 的帖子
谢谢向晚来读!多批。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总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3-07-04   
非常喜欢海舟兄诗中那种熟稔、圆润、自在,以及与日剧增的自足情怀。人性与神性交相辉映。肉体与灵魂和谐共处。我想在十年后好好向海兄学习,大写这种风格的诗~。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3-07-04   
回 3楼(黑骆驼) 的帖子
很高兴骆驼兄来看。和重要点评。多批。也谢谢加精。
握手。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总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3-07-04   
引用
引用第3楼黑骆驼于2013-07-04 09:06发表的  :
非常喜欢海舟兄诗中那种熟稔、圆润、自在,以及与日剧增的自足情怀。人性与神性交相辉映。肉体与灵魂和谐共处。我想在十年后好好向海兄学习,大写这种风格的诗~。






说得很好啊。问好二兄。
云之巢http://blog.sina.com.cn/yunchuitian
级别: 总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3-07-04   
嘿嘿,也问好云兄!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总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3-07-04   

单纯的天空

玻璃一样缓慢的
流光一步步逼近,大得难以置信。

就算内心再怎样挣扎,也不可能
有自己的主见。

它的顶天立地,衣衫褴褛,
面对面地,越来越近,如此熟悉的亲人啊,
陌生的心灵,和蔼的幽灵,慢慢地压了下来。

那些孤独不说怎么知道?
单纯明亮的流动让人窒息。

音乐滋味,好!
我的微博: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级别: 总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3-07-04   
回 7楼(三缘) 的帖子
三缘兄犀利。试图加入宗教音乐。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总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3-08-05   
来拜读海舟兄,这些诗干净而旷远,读来真是喜爱!
问好!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级别: 总版主
10楼  发表于: 2013-08-05   
晚上好云兄!谢美评!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骑士
11楼  发表于: 2013-09-04   
舟兄,此帖可否转?包括【姜海舟的访谈:凡物的感召】,我想一并转帖。
〖如果我帶著醉意出生,就可以忘記與生俱來的悲傷〗
级别: 总版主
12楼  发表于: 2013-09-05   
回 11楼(漢水之南) 的帖子
可以啊。

谢谢汉水兄!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骑士
13楼  发表于: 2013-09-05   
謝舟兄。
              
                
今晚來轉。
〖如果我帶著醉意出生,就可以忘記與生俱來的悲傷〗
级别: 骑士
14楼  发表于: 2013-09-05   
已發。這是網址:
〖如果我帶著醉意出生,就可以忘記與生俱來的悲傷〗
级别: 总版主
15楼  发表于: 2013-09-06   
回 14楼(漢水之南) 的帖子
谢谢汉水兄。。好像没了分行。。

握手。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骑士
16楼  发表于: 2013-09-06   
百度貼吧不能分。很是鬱悶。
〖如果我帶著醉意出生,就可以忘記與生俱來的悲傷〗
级别: 总版主
17楼  发表于: 2013-09-06   
回 16楼(漢水之南) 的帖子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新手上路
18楼  发表于: 2013-11-05   
因为选择是以一点的形式
释放出的绝对的美。

——这句深有智慧!
http://blog.sina.com.cn/laile
级别: 圣骑士
19楼  发表于: 2013-11-05   
因为选择是以一点的形式
释放出的绝对的美。

拜读姜老师好诗!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