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选一组诗存此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3-07-02   

选一组诗存此

  


 

爱人
 
 
距离和毛玻璃提前分割了我们
梦的手术噪乱中
活生生的爱人似已消失
一具沾着血、泪渍和红外线的担架
兀自在夜空里发光
 
 
 
金色的纸人
 
 
一张纸,原本蓄满空白
金色的夕阳像一个老男人的谎言浸泡了它
那面就变成光滑的金纸


夕阳慢慢下沉,金色的光晕
由亮变淡
乃至另一面完全沉入黑暗


声音逐渐嘈杂
一把剪刀
经过了某种鼓励
在胆怯的抖动的金纸内穿梭
仿佛为了不让它覆灭
一个声音低吼
剪出一个逼真的人形
 
 
 
 
深夜的一滴
 
 
它是那么醒目
我在空旷的深夜之途遇见了它
它发出的看似平淡的光
如永恒的来自天国的邀约
 
它似乎有着某种神秘的使命
周围的景物在夜色的抚慰里安眠
它却拒绝了这种安眠和微风
液态的身体在巨大的岩石上张开
 
深邃的黑夜囚禁了一切通行
它却仿佛无所知
它匍匐在平庸坚硬的大地上等待一个逃经此地的游魂
它知道它一定会遇见它
并随时向落魄的它开口
以一滴水、一滴露或一滴泪的形状
轻述漫长的原委
 
 

 

 

下一分钟
 


多想隆重的迎接它
拥抱它
让以往的程式搁置
献出其中荣耀的花枝
甚至不惜弯腰

然而却总如此刻
孤夜愈浓
繁星渐远
而它依然不确切
像一缕苦候的妙音
躲在未来之界
总能感觉它的律动
雾中却无身影
 
 
 

 

 

 
清明词
 
 

你高贵,你是天上的鸟,你翱翔!
我卑微,我是地上的土,死了把你埋
 
 
 

 

高处的鲑鱼
 

 
它以坚定的游姿从辽阔的海中央
返身时,欢宴里的宿醉正在弥漫
鱼类在发光的珊瑚间挥霍着海神的恩宠

冰冷的途中,除躲开巨兽们泛滥的贪欲
它还需不断的从八百万滴海水中
辨认出来自出生地的那一滴
 


没有谁能轻视鲑鱼的偏执
生命中壮丽的诗篇在曲折的洄游中显现
爱与使命在放弃与追寻中交替回旋
 


当它九死一生,终于摆脱苦海的侵蚀
新的死亡又伏在清澈的溪流里——
它已无法从淡水中进食,除非换掉肠胃

 


前面更有站立的虎视的悬崖
磨尖的岩石与饥饿的猛禽也正在等它
它们拦截在高处,知道鲑鱼必经此地
 


......所有的鲑鱼仿佛就这样被天然吞噬
但高处的鲑鱼——从不消失
最高的一只,空空的尸体横在峭壁之上
 
 

挂在银亮的瀑布深处
身后,含着甜蜜之血的溪流裹着它的卵群奔腾而下
 
 

 

 
 

 
 
挽歌
 
 
很久很久了
久得仿佛指甲长入了肉里
我不敢看那些诗
那些裹满了礁石、飓风和海啸的诗
 
 
一个又一个夏天曾迷失在那里
平静的海潮突然会在半夜涨起
那时,岸边盘旋着一只大鸟
张开的翅膀,阔及千里
 
 
……那些绝世的美啊
曾教摧残我们的世界拥有一颗
年轻的心
……暗夜里扑打路灯的雪花
也是那么轻盈
……火车的哐当声
更像一支甜蜜的进行曲
 
 
那时,我真的像一个小木匠
日夜想建造一个
最傻最美的世界
 
 
 
星球
 
 
你消失了那么久
难道不是为了长久的忘却
星空中的划痕
漂白的羽毛正在用力擦洗
 
 
我请了乌云来
是为掩盖你无缘故的消失
乌云请了雷电来
——是为压住你的回声
你或许不晓得——
你的回声多么激烈啊
 

 

我宁愿被雷声击倒——
获得寂静和空虚
哦,乌云最终带来了瓢泼大雨
还有霸道而悲伤的台风
它们吹透我的身体
浸泡我的肋骨
 

 

……我当然又痛又苦啊
而它们也几乎抹去了你
弥漫在天际、云中的身与影
 
 
 
 
 
 
愿景
 
 
清澈如水的诗篇
将在静谧的山巅复现
叮咚之音劈开死寂的松林
 
 

一颗被世事荡涤千回的赤心
在迟暮的恋人身边
依然放出琥珀晨露的光芒
 
 

威仪具足的上师
授我以四十四个赫色宝匣
匣身是莹润如玉的时光
 
 

匣中之物
令我惊讶而释然
它们先后劫掠过同一个赶路人
 
 

此刻,……它们蜷缩着——
绝望、痛苦、饥饿、孤独、恐惧
忧伤、贫穷、失败、仇恨、霉运……
 
许多诡异的路口
它们曾着凶悍的面具阻拦……
嗳,我以为翠绿的青春
 
……以为激昂的情志
早已消失、永不再复活
哈、、
 
 
 
 
白桦林
     ——回赠
 
 

醉倒的光溢出时间遗忘的形象
失控的水露滚入大地干裂的胸膛
你说,“凭我要你这样”
在梦中就是这样
拘谨使得树梢避开惊雷
又加深着密林的幽愁
怎能有此刻这样的通明
 

 
啊这些云外飞来的绿
一枝一叶闪着天庭的光芒
还要什么星星  什么月亮
一棵白桦陪伴着另一棵白桦
枝叶相扶  形影互照
还分什么白色的光
还分什么黑色的光
 
 
 
 
林间小道



人间真有这样的小道么
是乡野孕育了这条小道
还是这条小道养活了
恬美的乡野
就连树林的舞姿
也是那般优美
教堂也踮起脚尖
茅屋也踮起脚尖 
 
 
《盲女》 

约翰..密莱画
  


 

谁言她看不见
暴风和雷电打开了天眼
雨水打湿她裹身的衣衫
也冲刷净心灵的尘土
现在黑暗已消失
绚丽的酒飘扬在空中
鸟鸣的琴键多么光滑
她和心爱的小儿子
坐在上帝赠予的饱满的金黄中
忘我地嗅着命运浓郁的花香 
 
 
 
 
 
 
《道路》


萨符拉索夫/
  

猛然
一条泥泞的道路
横在我面前
忧伤在道旁的草丛里
闪出暗淡的光芒
田野愈加茫然
太阳何时闪出云层
我望了又望
没有人回答
 
 
 
苏格拉底之死 
 

起来,不要匍匐在地

这世界既没有神仙
也没有仁慈的统治者
黑暗只能囚禁我的生活
而它羞辱不了伟大的死亡
记住,要永远地醒着
勇敢的接受真理的考验
在这阴森的牢狱
看我愉快地将这杯鸩酒畅饮
它只能毒杀久经磨难的肉体
而我自由的灵魂必定永生 
 
 
 

放风
          
 
梵高/
  

高深的牢房中
一切生命皆被紧锁
风也被关押
狱卒的心像牢墙一样冰冷又坚硬
统治就是四面高耸的铁墙
偶尔开一扇窄小的门
囚犯们依次去呼吸新鲜的空气
用鼻子辨认自由
 
 
 


脸谱之书


你的脸谱表明
我的语言迟到了
你表情丰富,很有表演天才
变脸术修炼到了某种层次
而我,腾驾了另一团云
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
忽而是绿叶

忽而是红叶
你释放的疑云很明显
缠缚了你的真身
门旁白道:一叶障目实在算不上
一种美妙的结果
因此,可见保持裸身不仅是
一种浅显的行为艺术
也可以是一种高深的预见性眼光
呵呵,我的表情有点严肃
算了,你再贴近一点吧
最近我的喉咙有点沙哑
但它还没老哈
你听,浑厚的男中音仍磁力十足
对了,忘再告诉你一下
我的隐身术有所精进

2007-7-3



屏保之书


深夜,某种动物被放了出来
银色的树带着寒冷的面具
紧随春宫图一起摇摆
像一壶醒酒剂
慢慢的把冷静推入灼热的皮下组织

还有干净的菊花牌内衣
波浪翻滚的绿色原野
在空虚的屏幕上闪烁
嗯,下一张图片是六月大的小鹭
她的春色绽放了2秒种
一切都是有序安排
所以,请对准现实的胴体
打开想象的风扇
但与国事无关
与人心无关
高低起伏皆缘于审美之根紊乱
无数片断连缀成了这台机器的屏保画面
可以分泌口水
可以看
但切切不可以触摸
否则
你眼睛收集到的
森林、瀑布,草地,裸体,阳线、
会瞬间消失
你愿意早早地醒吗

2007
 

 




三十之书


这是第30个夏季了,停一停!
人生需要审视——
消逝的日月是一只麋鹿四处奔命。

未来是一片荒漠
迷雾遮盖远景,傍晚吆喝着早晨
求生的杂草们劫持了
园林的梦境。苍白的
良心
伴随着漂浮的魂灵
像被飓风卷入云霄的沙尘,
疼痛,迷茫
何时能够——安定!

我实在不愿揭示,这一切。
我的怯弱,我的疲惫,
我的该死的与那东西的抗争
这些幽暗的风景,与他人无关。

  2007


 

 

 

蛇书


大寒近了,随着体温慢慢下降
我活动的范围更小了
体内的河流从激昂转为平缓
威严的天气告诫说,“请蜷着身子”
于是,咆哮的瀑布被强行拐了一道弯
溪水拍打沉默的岩壁,更高处
是阴晴无常的未来
它们的掩体是森林、蓝天,红云
 


偶有一两只白鹭,从暮色里飞过
闪电几乎消匿踪影
唯余那燃烧的树枝
将回忆烘烤得愈加温暖
雷声,仿佛也永远深埋于山涧
 

 

弄丢大嗓门
惊人的事物就几乎绝迹了
慵懒的正午
太阳释放出催眠素,昏昏然
愈发难辨,夭折的天才
和腐朽的老树
树梢的小鸟说:良霄苦短
几枚石片,一处幽洞
“吾乃逍遥子”

2007


 

 

冬日闲书
 

 

它被谁放置于夜晚的平台
左边是钢琴烤漆,光线拘谨,灰暗
某种维度上,这使它成为意象凸起之物
右首是墙壁,一堵胸部扁平、表情冷漠的白
遮蔽了火山代表褚色的发言,并放出
一群冷气,从门缝到墙角
从锁孔,到匣中的音箱
它们披着隐身衣,在孤独的房间内
往返巡视,矫健的身手
仿佛帝国时代的锦衣卫,他说,停
你就必须立即踩住所有的刹车
给注解贴上态度诚恳的封条,或者拿出
放大镜,看见巍然之物
它们就来个童子拜观音,冬天
变为秋天,东风化做西风
当然,如果房间已安装了中庸牌空调
你就可以敞着胸怀睡大觉,任它
日上三杆,鸟雀鸣叫


2006


 

 

春日乱书
 
 

索然无味的春日
我像一个王朝的弃子独自在乡间游荡
褴褛的集市上
春风猛吹散乱的云袖
一截枯木的野史令人唏嘘
哦谁亲近矮凳谁就得俯身于地
至如今
我倒没什么荣耀可以牵绊
养蜂人的名号已成为昔日美谈
风暴席卷了天空使我日益空旷
大雨浇透了我
空山更是日日在催
我像是即将告别熙攘的红尘
临别前将眷顾慷慨馈赠
 
 

乡野与集市中的事物揪我心肝
我首先辞别一直跟随的傲慢
频频低头与弯腰
头顶的云卷云舒无暇顾及
卷走蜂王的大风啊
似乎已永不能再让我关注
却有那将我从尘埃里认出的花粉
稚嫩的香气
让我惊讶和羞愧
有时
一缕如烟的花魂远胜于天下
刀剑般矗立的王林
 
2012
 

 

 

 

六年之书


六年。所谓的爱情
是一种易发作的疾病,从食指
到中指,再到淡如开水的无名指
早餐和晚餐,咸盐拌着酸醋
有时伤肝,有时侯伤胃
更有令人伤气的、绿豆般的小话剧
在一年四季的戏台上,时时上演
丑角和旦角轮流出现
红脸白脸,一阖一合即变

逢遇天气晴好,就去一望无际的草地
放飞细雕的白鸽,偎一偎轻喃的猫
倘若发脾气,云朵就会瞬间凝固
冰雹与暴雨,就会劈头砸下
这时的木斧,重新剁开沉默
没入化石

它在努力思索:一件衣裳
搓洗多少遍将会旧掉颜色

 2006




迷宫漫游之书


浸淫多日以后
慢慢回过一些味道。
那些灿烂的人和事构成了外观璀璨的宫殿:
有假山,有美人屏风
还有外交辞令式的长廊。
叫人既愤恨,
又难以走出去。
 


还有那冠冕堂皇的逻辑学。
平常的一草一木
波光与倒影
被点石成金的魔术师
秘密临幸
金色的轻烟便落上
数量众多的清秀面目
 


真叫人难以置信呐。
只一夜,
她们便出脱得神鬼难测。
譬如她说神,
可能就是鬼
他说依山,可能就是傍水
但傍水可能是依山
也有可能是傍大款。
 


倘若我们已经偏执于推理
那么请注意:
依常理就是不讲理。
依明白就要讲糊涂
依柳暗花明
就要讲山穷水尽。
 


那么依月黑风高之夜
讲什么?怎么讲
请你盯紧
天空正在张大的口形

2006
 

 

仅有之书
 
仅有佛书是不够的。菜刀太钝
仅有烧酒仍然不够,烧刀子亦仁。
才华只是一具女人体,任由活着的卑鄙
凿割。凌晨,高原上的醉客
看到了——青灰色的鲜血
摊满苍茫的天空
苍茫啊,天空
大自然过于冰冷。
仅有臣服,过于残忍。
此生
仅有父母赐予的肉身是不够的。
2009
 

 

 


战鼓之诗


我是一面沉睡的鼓
需要一个假想敌,来打击。
带上鼓槌,亮出你们的硬家伙
用力,狠狠的用力
——击,打——击吧
黑夜因为惊雷的打击而迸发闪电
雄伟的战鼓,岂会惧怕棒槌的打击
至于——散步的鸦雀,请竖起
——你的耳朵,听——
出来什么了吧?一面鼓,它由沉默
转为亢奋,平静的江
突然跃起
惊天的巨浪,温顺的羊群猛窜出
狰狞的战士。怎么?草根也跳霹雳舞?!
这似乎更像飞碟,冒犯了树梢
假惺惺的逻辑。
然林子之大,沟壑之深
场面之乱,独猛攻
不足以完胜也
也许要交付整张羊皮

2007





 
 

中秋之诗


925,中秋,晴

      
这个中秋应该回家乡.
可我却像一名长工,在中秋节

还要为富人扛木头,长长的木头
竖起一道高高的栅栏。
很多年,我不愿承认
它能囚困一头豹
而事实耐心的教育道
“任你是只飞鸟
也看不到最美的中秋!”
 

2007
 

 

 

 

 

端午诗篇
 

—一不介绍来龙。二不交待去脉。
 

 

今天,地上泛滥的河流
正是昨天,我们在天空随手扔下的云朵。
两千年过去了,一万年过去
真正载走我们的河流,悬空在地下。
入口的秘密,浓缩于一枚粽形的粮食
如果勇气再生,如若怀念
月光是另一个飘渺无序的祖宗。
午夜的星子,捎来太息般遥远的深遂。
熄灭与复现,隐藏宇宙精妙的呼吸,谁知
纵身一跃的沉寂,比簇拥的山峰更绵延持久。
星星点点的仪式,是斜风编织迷茫的细雨
半空的鸟鸣和飞絮,吐纳时光卑微的真迹。
啊,真正的巨大的爱与悲伤,多么难以雕琢、呈现。
唯有这一天,一支柳梢不再是柳梢
一支艾叶的肋骨,是天下苍生的肋骨。
云不再是云。糯米不再是米。泪水不再是欢乐
呐喊不再是悲伤。它们都单独呈现
或是交织一起。这一天,内容战胜了形式
消失大于存在。雄斑鸠在天空成群翱翔。俯视与仰视
态度与距离,暂时脱离了监禁的水域。
“鸷鸟之不群兮,自前世而固然。”
 

 

这一天,人间的权杖忽然隐匿。
地下或者天上,梧桐或者凤凰
蒲草或者跛足,所有的句式高台之上
众词争相卓立。
这一天,浓烈的雄黄酒在九州横溢弥散
——缅怀亦是壮行,河水滔滔,道路的野史
有埋没,无中断,有离愁,无忘忧
固然,更凶猛的风雨雷电,愁苦哀叹
一切场景的场景,在未来和天国的大背景下
恍若时光醉酒,花园设晏
无我即是有我,有我却是无我。
更绝决的意象,化为朴素笨拙的疯狂
贪嗔痴妄混迹于奢侈规矩的席间。
更深刻的书写,阅读,孤独,荒僻
老死在不可预见的云外。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2009
 

 

沧州诗篇
 

 

这一天,我忽然想鼓足勇气
想为海水覆盖的心,讲一次真理。
“沸腾的人海中,有无限寂寞。”
有多少口吐莲花的人,
就有多少空虚。
谁知,真正的相思隐身于烂漫的山花丛
烟雾缭绕,非平凡的目力所及。
我举目四望,别人眼中簇拥的
是我的空旷。
是那些日常的树梢在妨碍吗
为何越是雄心万丈,
越能感到
孤独如深渊。
而当我开口,我将虚伪
一切表达,全是苍白
难道,化身为
无限江山就注定破碎
 

 


 独行者


就像一匹雪豹
愈是寒冷,愈是孤独
才能点燃隐藏在内心的火种

诗歌熊熊烧起来,血脉贲张,四蹄飞扬
思想的雪原,在遍野寒光折映之下
惨白、凄美之极,壮阔无比

就像一团小小的火球
在雪原上奔驰
滚烫的身体在冰雪中划出沟壑,漫天
风暴,自身后卷起

2005作,2007
 

 

 

孤图
 
不喜暮色,但暮色又笼罩了我。
再一次,我看到透明的坚固物
上下左右,飘满了虚伪的尸体
像阴沉的秋风张开巨网合围桀骜的山峦
秦丞相说,挡我者,死!
妖娆的石子从山巅纷纷滚落,竟然

阻塞了道路,岳家军被熙熙攘攘的宵小
阻止,他们推搡着他
在伪道德的晨光里打太极拳
要面对微笑,对对,气沉丹田......”
旁边,火红的野柿子正遇浅霜轻薄

故事之外,国画高手正深情的观察
并在纸上指指点点
用粗大的狼毫题曰:秋日美景
阳光下,矢车菊的悲号被秋风碾压
胡人的铁骑鞭指日月
我却不能动
我的心已被揪下来了
2008
 

 

洗脸
 
 

很多年了,没有在深夜洗脸了。
窗外沙沙地下着雨。
他自己按着自己
把一颗钢铁的头颅
深深地埋入夜色。
期间有无边的寂静。
他的惊怯
唯有离地面最近的
黑暗才能看清。
 
 2009
 

 

慈悲的暴力
 

 
我想好了,还是要写诗
不能舍弃这副楠木骨头,
不能过早
羽化,任虫卵洞穿我的痴妄。
我也想了历史,我想好了
入了那庄园,
时光会赐我予迟缓
安静的主人,
会给我披上柔软的沉默
再授我一池碧水
半轮圆圆的金黄
那时的气息
一定比这首诗更衰弱
一切未知将以胜者的面目
来清算我
它们有十足的理由
将那一件件神奇复还为腐朽
肥美多汁的诗歌,
是罪证之一
呵,世界就是这样富有。
不辨解,
甭耍任何新的花招
我养育慈悲的暴力
我等待着成百上千倍的讨伐
 

2009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3-07-02   
先抢沙发。
慢慢读。
诗集收到,谢谢!非常精美。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总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5-10-02   
引用
引用第1楼姜海舟于2013-07-02 23:59发表的  :
先抢沙发。
慢慢读。
诗集收到,谢谢!非常精美。






久违,问好海兄!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