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全世界最孤独的诗人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3-06-11   

全世界最孤独的诗人

作者:艾草
阿伦茨(1925-1974)荷兰现代诗人,出生后即被遗弃,几度精神失常,最后一部诗集出版后自杀。阿伦茨被称之为“世界上最孤独的人”。我知道贝多芬孤独,知道梵高孤独,知道卡夫卡孤独,当然还有一个我。然而,贝多芬有音乐,有听众,有掌声,有歌迷,有贵族朋友;卡夫卡有父母,有兄弟,有老婆;梵高有画室,有弟弟,有女友(虽说为了他割掉自己的耳朵)。阿伦茨似乎什么都没有,他没有父母,一出生就被抛弃。他有一套空空如也的房子(这是他唯有的财产),但很少有人来串门。别人厌恶来。害怕来。
  (我不 
  请人 
  来我的房子。 


  我知道 
  谁来喝咖啡 
  谁就上吊。 
  ——《无题》 )
  他唯有的亲人,便是他身上的虱子,他的乐趣就是一个一个的把身上的虱子掐死,在夜里,无边的沉寂中,掐死虱子的声音格外清脆,格外洪亮,整个屋子都有回声;并且,在阿伦茨看来,似乎整个人类都听到他掐死了一枚昆虫,大家满面笑意的,张着大嘴,模仿虱子肚子被挤破的声音:咔!咔!咔!哈哈哈哈,很好玩。不过,这小子又实在过于残忍,他竟然把虱子的脊梁骨捏断几根。妈的,没人性,连昆虫都不放过。
  (夜里 
  我捏碎了一只虱子: 
  咔。 


  不光传进 
  我的耳朵 
  或我这间房屋。 


  在地球 
  每一处 
  有人烟的所有地方 
  嘴巴都说: 
  咔。 


  咔。咔。 
  妈的, 
  扬?阿伦茨捏碎了 
  一只虱子的脊骨。
  ——《夜里》 )


  阿伦茨一人独居,独守空房,除了虱子,他没有妻子,没有孩子,一人形影相吊。但他却有很丰富的自卑,和自我亵渎。他每日过多的自我责备,他有道德的洁癖。他嫌恶自己,甚至责备自己不配吃面包,面包拿到自己手里,仿佛也被污染了似的。


  (我 
  五十岁 
  我不是 
  一个好人 


  我没有 
  妻室 
  没有后代 
  我过多地 
  自渎 


  因此 
  我玷污了 
  面包 


  面包 
  沾上我的 
  恶臭
  ——《我》 )

  阿伦茨是热爱生活的。我不知道他靠什么养命,我想他大概不应该靠写诗谋生吧。不过他家居的时候,读读书,看看报,喝喝咖啡,也算悠闲。但,那种留不住生命、对死亡来袭的恐惧常常压迫着他,他感到窒息。死亡就像一个绳套,每时每刻的挂在他的脖颈上,死神就俯在额头的上方,它是说来就来,不容迟疑,不容争辩,不容拒绝的事情。


  (你 
  躺在床上。 


  有 
  一条绳索 
  套着你的脖子。
  ——《你》 )

  阿伦茨常常是活趣寡淡。没有音乐,最大的乐趣就是假寐,或昏睡。他很恋床,一睡一整天,不吃不喝,仿佛昏昏死去。他想,就这样死去也好,死亡是任谁也剥夺不去的特权。


  (他能 
  每天睡 
  二十四小时。 


  他享有 
  死亡的特权。
  ——《你能》 ) 


  芸芸众生,大多是活命。当然,我们赞赏某些人类活的很有志向,活的很崇高。但阿伦茨是一个小人物,他已经是小人物了,连父母都遗弃他了,我们就别责备他了。阿伦茨甚感自身的渺小,他视自己为草芥,为虫子,为微尘。生命无足轻重,活着也没什么价值。


  (从 
  没有 
  一个人 
  拥有地球的 
  一粒尘土。
  ——《从》 )


     生来被遗弃,年长以后,又数次关进疯人院,他对人类已经彻底绝望,人间没有一丝暖意。他提防着世界,提防着邻居,提防着那些和自己一样竖立行走的人,他感觉他们深不可测。这种戒备,有时连他自己也感觉有些过头了,他内心也明白人类中也有善行,也有关心的手,但他难以分辨,他不知道那是来抚摸自己的,还是来戕害自己的,最好的方式是警戒。他惊恐万状。他太没安全感了。


  (甚至 
  一只 
  抚摩的手 
  也会 
  伤害我。
  ——《甚至》 )
附:阿伦茨的诗


无题 

我有 
房子。 

我的 
这所房子 
是我的生活: 

我做了什么 
我是什么。 

我不 
请人 
来我的房子。 

我知道 
谁来喝咖啡 
谁就上吊。 

◎你有 

你有 
线轴 
但 
有一根线 
断了。 

你 
更加孤独。 

越来越多的 
线 
断了。 

你知道 
所剩无几。 

你将 
线轴 
扔掉。 

◎因为现在 

因为现在 
天气如此狂暴 
波涛如此汹涌 
我才没完没了地吹捧 
大海的美德。 

我称她为 
光滑宁静的万物之母, 
不温不怒的深沉, 
孤独的新娘 
善良的大海。 

后来,在港湾 
我却称她为妓女, 
秃头假发,奥妙无知的贵妇 

◎我 

我 
五十岁 
我不是 
一个好人 

我没有 
妻室 
没有后代 
我过多地 
自渎 

因此 
我玷污了 
面包 

面包 
沾上我的 
恶臭 

不管我走到哪里 
我就把痛苦 
带到哪里 

也许 
我明天来 
找您 
提着斧头 

但是 
请不要惊恐 
因为我 
是上帝 

◎夜里 

夜里 
我捏碎了一只虱子: 
咔。 

不光传进 
我的耳朵 
或我这间房屋。 

在地球 
每一处 
有人烟的所有地方 
嘴巴都说: 
咔。 

咔。咔。 
妈的, 
扬·阿伦茨捏碎了 
一只虱子的脊骨。 

◎他能 

他能 
每天睡 
二十四小时。 

是的 
他能 
每天睡 
二十四小时。 

没有哪个看守 
能叫醒他。 

没有哪个护士 
能叫醒他。 

他能 
每天睡 
二十四小时。 

他享有 
死亡的特权。 

◎你 

你 
躺在床上。 

有 
一条绳索 
套着你的脖子。 

生活多美好。 

面包很新鲜。 

你 
向一位友善的 
女士致意。 

你 
在家里酌饮咖啡。 

你 
吃着果子面包。 

你 
翻阅报纸。 

生活多美好。 

你 
上床睡觉。 

有 
一条绳索 
套着你的脖子。 

◎从 


从 
没有 
一个人 
拥有地球的 
一粒尘土。 

◎甚至 


甚至 
一只 
抚摩的手 
也会 
伤害我。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论坛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3-06-11   
孤独无药可医
级别: 总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3-06-11   
回 1楼(向晚) 的帖子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骑士
3楼  发表于: 2013-06-18   
說實話:我閱讀過的很多漢語詩,都要比很多歐美詩更值得品味。


許多漢語詩作者,只因太過無名,往往被忽視甚至遺忘——人們的視線只落在西方——太陽墜落的地方。
〖如果我帶著醉意出生,就可以忘記與生俱來的悲傷〗
级别: 总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3-06-20   
回 3楼(漢水之南) 的帖子
的确是这样。要真诚对待诗歌,可以发现更多无名的好诗。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