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灵异书(新春号)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1-01-30   

灵异书(新春号)

管理提醒: 本帖被 admin 从 王西平作品讨论会 移动到本区(2013-07-02)
灵异书
 
就这样,在黑夜来临之际
我捡到了一枚魔鬼的扣子。模糊的
无法辨认,在邪恶的剧本里
安放在灵魂的诗行间
沾染上谁的灰烬
哦,这只能助长我楔形的脾气
一生只深入一种木头,在另一个世界里
无法周转。现在
我摸到了陈旧的苹果,仿佛只是一个红色的把手
刚刚从暮年的门板上脱落
圆形的浇铸
拆解的水份——
一个接近于腐烂的比喻
进入过油漆,森林和规避不及的现实:
猛兽的栅栏
骇人的洞穴
还有被雨水抹去的记忆
我终于看见被光芒击退的世界
蜷曲在岩石上
瞧它的蛇样,多么悲凉
 
立体金属的试歌声
 
花粉过敏者,草淹没了她的膝
与男孩子并肩行走,手里柱着绣线菊属植物
左右摇摆啊,风也无力纠缠
走路多加小心,野兽携带子弹
油亮的皮毛触伤风景,或者说一些模糊的洞穴语言
不用迷惑,她是天使中的一员
唱着歌,戴着面具闯祸
在她看来,石头是最有重量的人间尤物
哦,这些建筑学里的几何硬块,当地震来临
线条接近崩塌
冰冷占用内心
她仍旧在爱情中盲目行走,即使森林消失
河道也消失
潜意识里的白色血球,映照着那个老去的男孩
天空是反光的动物
是头顶缓缓滑行的地板
她一定看见过黄金的平衡术环绕向日葵的一生
细小的繁殖物
攒积在根部,发出立体金属的试歌声
那一刻,白驹飘过
在被遗忘的罅隙里
 
模糊现场
 
黄昏,不许提起星星
一定要背对万人广场,喝口水
一种金属的声音流淌出来,触碰万物
牙齿上沾满了灯光的结晶体
一只苹果的残渣有所松动,泥土的腥味啊
扑面而来
那个赤臂挥拳的人,是歌迷巴列霍
他曾经绕过铁丝网捣碎一个洒尿的男孩
面对公众镜头
然后讲话,在黑白相片里摇晃,吸鼻涕
很普通的一个人,现在不再愤怒
他死了,避开了所有的诗歌。还有一个人
站在五角大楼扮演黑色神灵
打开窗子,管理浮云与民众
或隔着空气,写下十四行话
唱出来吧,这些话筒里的话
这些被奸污过的文字,捆绑在栅栏上
构成一种模糊的现场
温馨提示——
给那些石头系上鞋带吧,防止人群中爆破
防止它们从自己的内部泄露情绪
或掷出一些肢体
和假发
 
歌特金属或杀人民谣
 
子弹飞过,又飞回来
穿过蓬松的鸟窝,等待着陆
被你的说唱诱惑吧,酥软的词躺在真空里
音乐就此感染上了重量,伤口里的梅花
啊纷纷
只有站在黑色的扩音器中下沉
携带窄小胡同的你,和携带数字与台阶的你
像一对持枪的狭路情人
啊纷纷,逃离噪音
在深井
你可以拆除井水的零件,拆除冰凉
然后轻轻弹起,落在距离之外
那个王子啊指甲上的雕花,你瞧
转动着上了锈的轴心
一定有一个隐形人
从花的内部射击,钉钉子
安装奇异的果子
啊纷纷

魔术乐
 
为什么只穿黑衣
为什么,动作如此敏捷。为什么
在空气中安装假玻璃,然后轻轻擦拭
哈气
为什么,灯光聚在中心,硬纸片做的桌子
拉开,有风,抽屉里的小零件被吹起——
曲别针啊,好似人生,一定被恶俗的比喻纠缠
一定囚禁在黑色的回车键里
即使拆卸八块,也流转不到对面的投影仪中
马路上,所谓的人
被来来往往的复制品戳伤,是不是呢
携带仇恨,步入下一个环节
诗歌高高的诞生在树影下
有凸点女郎被藤物捆绑作陪,还有废料抵财物
清水变金汤,生活很美好
其实
手绢里的花瓶超过三个,六个……就是魔术
明知是假,却用眼睛和鲜花交换
石膏人破涕为笑
周围的空气放荡三次。然后
鸽子飞出
红绸落下
谢谢

月亮藏身的洞穴
 
你看见月亮藏身的洞穴了么
在那里,树枝上,只是它的复制品里
堆满了废铁。有人夜间归来,碰撞了易拉罐
仍旧是破烂的动静——
易拉罐做的声音,被另一个人捡回
塞进月亮藏身的洞穴。你看见了么
月光上摇曳的红色绳子,缀满了细小花束
和蒙羞的碎银
而思念,坐在宽檐帽上
垂下虚拟的双腿。你不得不摇下反人类的玻璃窗
闭上眼睛
黑暗落下来,携带煤块和失事的飞行器
哭声里的苹果花啊
这坛被白色冲走的小甜蜜
源于杂草枯萎的图案
黑色的遗址,以及解剖中的野亭子
你应该有一双
高于月亮的闪电之手
劈开一切该死的虐兔女

你什么什么了么
 
你见过骨灰行走么
与一个歌唱的人形相吻合
你见过棺木制作的梳子么,黑漆浇灌的头发
颗粒般的灵魂
耳洞里的音乐会伴你吞下含铁药片
你与窗前流水嬉戏么,乘坐橡皮圈
管理无聊而又冰冷的源头
夜暮下,你的行动明显迟缓
胶质的星星,粘稠的动词,让你迟缓么
你摸见鱼群了么,瞧它们隐匿的细胞
在河底
明亮如泡泡,映照着你身世的曲直
你见过矗立在素描中的无字碑么
近似于被人抚慰和验证
知道么,黄金的是非,分割后的无厘头
小圆号的悲伤,都因你的无礼
你一定拥有绳索上悬挂的孤独物件
最美丽的想念
你不打算切开一封信,品尝一下它的酸涩么
旧新闻频繁播放,该发生的已经发生
你说——
“黑色的菠菜让我幡然醒悟
玫瑰的确不是什么好花”
 
销蚀
 
瘫痪在地,这不是故意的
只因阳光射下来,换取身上大块的黑斑
你开口说话
空气飞入词语内部:一部分是箴言
引导人生,一部分刻在便条上,是谎言
你的一双玻璃眼球,被注入了黄昏
却有着精神鼓胀的扫视
从真相的侧门进入
一个人身体里的衣架空空
水滴落下,听到的是那些叮咚的响词
没有清除干净的潮湿溅起
改变了你四周的生活
咳嗽时就该回避一场无聊的饭局,或避开镜子
另一个你,在黑夜里拿起木梳
关于你的完整叙述,从头发开始
衣领被风轻轻掀起
仿佛飘扬的墓碑,被杂草扰乱
一定是亡者,摆离了大地
或站在死亡之上
腑视着你
你的销蚀

受戒
 
那个被小黑孔扎过的人
回过神来,全身挂满了药瓶
他不使用其它液体,只是偏头疼
执拗地转身,爱上了附近微小的生物
他的指尖上
有延伸的光,银勺在耳边旋转
时间泡在咖啡里
就从那一刻起
迟来的疾病在身体里,形成一个简单的
轮廓
只是大概与死者相像,步行在玻璃管中
制造排水的音效。窗外有窗
一棵树移过来
另一棵树迎上去,掰开投影中
劣质的种子
那只是一粒坏死的苹果卵
一个巨型的哑巴里面,堆满了
彻夜明亮的医用词语
唱片被一次性洗空
有人在春天受戒
你却在床头落发
 
逆流或顺流
 
绕过那些马匹,旧时光的遗址
被一个黑白的人捡起,然后带回现实描述
其中铅笔勾勒的风雨正紧
瓦片完好无损
错误的事情发生在蓝色的房子
或许只有站在田间地头不断修正
一九六六年过后
树木绿了,青蛙跳跃的姿势越来越标准
一条河呈现出水的两种特性,不论逆流或顺流
牛羊吃草甚欢
有人将植物推向天空的深处
黑色的闪电,让他想起了什么——
邀请孩子们到镜头里来,砸玻璃的片断回放
然后,乘坐脱离记忆的小船
水道是斜的
相信星星会沿着虚线滑进屋子
这不,窗帘在动
同样会眨眼的纽扣也在动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1-01-30   
意象纷呈,有一股澎湃之气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精灵王
2楼  发表于: 2011-01-31   
什么只穿黑衣
为什么,动作如此敏捷。为什么
在空气中安装假玻璃,然后轻轻擦拭
哈气
为什么,灯光聚在中心,硬纸片做的桌子
拉开,有风,抽屉里的小零件被吹起——

这一节吸引我。

西平重金属摇滚乐的变形,具后现代特征,应当鼓励的探索。
http://www.poemlife.com/index.php?mod=showcols&str=1339&zid=0&page=2
级别: 总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1-02-03   
西平兄,新春快乐!
语言独到啊!欣赏。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