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雷迅:读王西平《只有干净写作才能实现“天上人间生活”——回答罕莫、聂广友二位诗兄提问》笔札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3-05-18   

雷迅:读王西平《只有干净写作才能实现“天上人间生活”——回答罕莫、聂广友二位诗兄提问》笔札

管理提醒: 本帖被 admin 从 王西平作品讨论会 移动到本区(2013-07-02)
雷迅:读王西平《只有干净写作才能实现“天上人间生活”——回答罕莫、聂广友二位诗兄提问》笔札 




1、诗由声音、语言、符号呈露
 2、游戏是文字\语音结构的积习,不是诗本身,是具象。
3、诗是历史,它本身不创造历史,是历史/诗的具象,二者是一。
4、“存在与超越的可能性”是个伪命题,即无意义命题,出自海德格尔的“存在的超越”(字不必符,意如此)。)。它的提出只能指示出一个虚构的“死”(不知死,焉知生?)的空洞深渊,是向外驰骛寻觅“真理”(真理即诗,诗即本体),问题就在这里,“模仿”论起源于此。十九至二十世纪的西方诗(哲学、艺术、诗。他们的源头要追溯到古希腊“理念”构划)只能在这个领域自构(吃紧)。“感觉”论不能指向诗,只是在试图构划诗的图景。诗不是图景。故感觉在本体(诗)上无有意义。“激情”是感觉的升华,图像的混沌,激情与感觉的和合才能指示诗,而这混合体并不是诗(吃紧)。
5、诗是生活,生产生活(生活一词意蕴深幽,含具诗本身的潜性,非平常说言的生活),故生活产生诗,因(因不是缘起义)诗而始有生活。诗人是诗本身,一如生活是诗本身,一切是诗本身(此处以达不二,体用已矣,是名大用(已矣二字最吃紧)。臧棣的“对诗而言,反而是技艺让心灵成为了伟大的例外。”这句话表述并不准确,“技艺”感于“心灵”而游(游字深远)于诗(伟大的例外?)。臧棣在这里将诗(心灵的技艺)断语为“伟大(这个词最吃紧,实际是无相无形、默运自识的本体,即诗)例外”,而例外本身就是伟大的诗(本体),“例外”系复词,是伟大本身所含备。这含备即是各各由“伟大”而敞开的物形(即例外。例外在臧棣的观点里是伟大本身,而不是平常理解的例外。凡俗之人读辞不解,或游离义外,自家构划一套图象以标成体系,这是最大谬的。)。而臧棣本人也没有很好地表述好这个意思,故招来无聊不沾边的荒谬抵触,实在也是他自己的过失。立言呈露本体最忌涵养工夫不到而仓促断案,此误己误人,染习积厚,障蔽恒常。吾人读西平大论,知其与罕莫君所寻者为向外驰骛,是不知本体而游离于迹象,以为迹象是实际的本体(吾人至此为句。即可表为西人宇宙论及人生论并认识论的根源)。岂是“一个人的秘密(一个人即秘密本身,即本体真常呈露)敞开(将成物。将字吃紧,是迹象,而非实物。),只有一道看不见的门(看不见,形容本体清寂神妙,不染故清,真常本然故寂)。(此句诗乃我作《横断脉抒情》最后一句。)此门便是诗,又是物象,又是技艺、心灵、伟大等等诸名,是不二而一的真理(真理即本体)。何来二三子诸多困惑讨论于浮浅的“表象”乎?不悟象外义者,自陷染淖,自以为寻着真理,此千古劣智者所为也,误己误人也。吾人辩而使明,实际证会之际,何有辩哉?斯理大秒,二三子当深玩自索,求其证会已矣。


               癸巳四月初九于黑虓居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3-05-18   
生活一词意蕴深幽,含具诗本身的潜性,非平常说言的生活
拜读。问好!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