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罕莫:音乐节奏的响荡—西平诗兄诗歌的文本解读以《再听歌特金属》、《听肖邦》为例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3-05-13   

罕莫:音乐节奏的响荡—西平诗兄诗歌的文本解读以《再听歌特金属》、《听肖邦》为例

管理提醒: 本帖被 admin 从 王西平作品讨论会 移动到本区(2013-07-02)
音乐节奏的响荡
  —西平诗兄诗歌的文本解读以《再听歌特金属》、《听肖邦》为例

罕莫
 
 
     【核心词汇】:诗歌文本、阐释、批评
 
 
                                      1、批评者如是说
 
法国文学批评家阿尔贝·蒂博代在《六说文学批评》一书,从批评主体身份类别角度将文学批评分为“自发的批评”、“职业的批评”、“大师的批评[1]三种类型。以此为据,我的批评则属于“自发的批评”,我所批评的文学现象是我感兴趣的领域以及包含我生命个体思考的领域。因此,借用法国现象学美学家米·杜夫海纳(Dufrenne)在Main Trends in Aesthetics and Science of Art 一书的一句话说明我的批评认识“无论我们是否是专家,我们都以自己的批评方式作为批评家而存在,我们毫不犹豫地评价眼前的东西”[2],当然这句进入的认识系统中就发生了一种偏转,即我结合自身的情况和心性将自己定义为自发的批评者或者说第三者批评,比如像余华是小说家,但他的随笔却自觉承担“文学批评”的文本,再比如20世纪饮誉全球的文学大家米兰昆·德拉同样是位小说家,他的随笔式文学批评对文学的价值往往大于他小说对文学价值,我举这些例子其实无非是要表明我在未进入文学批评这个磁场之前的态度和进入之后的方向问题以及对自我的批评方式的定位认识问题。因之,我的批评更多的是结合自身的阅读经验、写作经验和思考体悟,更多的追求一种诗性式的性灵的批评模式,但“有时难免在作品的意义的准确把握与阐释上有所损失”,同样“职业的批评”主要以学院批评为主的批评群体“其学院化气息可能消减情感共鸣,其思考冷峻难免对艺术作品的‘性灵’感悟有所冲淡[3],基于两者的差异我更倾向地选择了前者。
 
                                2、文本批评的精神
 
毛崇杰在《文学批评自身价值的实现》一文中指出一个由来已久的事实即文学批评就是广义的阅读。这种阅读作为读者与文本的普遍‘对话理解’在中国古代叫做知音(《文心雕龙》)[4]的事实。因此文学批评就是在于用“知音”这个存在的事实去召唤发现足以构成知音的一种关系。这种关系通过文本将读者和作者联系起来构成一种三角关系网即“读者本文作者读者”的关系网络,即德国学者H.尧斯和W.伊泽尔提出的接受美学Receptional Aesthetic)中解读文本的模式的基础强调对话的互动性交流。因此,我对西平诗兄诗歌的解读在于阐释其创造的文本价值之所在,比如指出此文本中的一些文本现象和特性,发掘此文本的思想价值和精神价值;当然这里也包含指出他创造的诗歌文本存在的一些问题,以便为西平诗兄的进一步创作提供一种思考和方向,也为读者的理解提供参考的视角。基于此,我在一下文字中将对阐释在西平诗兄创造的文本中的一些文学现象、文学思想以及文学精神等命题。
 
                         3、诗歌文本的具体阐释
 
   为了方便阐释现将西平诗兄的两首诗歌《再听歌特金属》和《听肖邦》原文摘引如下所示:

再听歌特金属恐惧就是贴在额头的纸条所谓阴魂,就是云雾,白色又是黑色的爆胎声你走进胡同,工具从身后升起手绘齿轮转动,水流自动产生一群人马滋事,在街头拾旧石器一桩事件,或一段历史—— 马成为马车成为破汽车有人假装中弹,携带塑料制品和真相她的眼睛眯起来真美,能透视分娩的王者哦,民间的小小市场有溜达的无聊雨水,云雾的阴魂缠绕着你身子的一半。萝卜,青菜啊在另一半请打开阀门吧,喉咙里的沙粒一泻千里年老时的晴朗顷刻投射到瓷器上人生就此失禁前列腺,忘乎所以的易碎品你只管收听收音机里的金属听肖邦每天听重复的调子而敲击时,总会弹出半截烟头的巨型愤怒这样的气息在某个季节终于奉献出了粉桃请相信,这饱满的废墟之躯不断接近,大于或等于音乐的真相带着旧体制的光泽,水正在内部完工花,却一次次落难于枝头或在矮处坍塌一只镂空的面包,一把饥饿捏制的泡沫一个人,就这样与他的食物玩耍或突然间在喷满腥味的模具里掏出手形林子深处,肖邦不停闪烁阳光下,木质音节分叉的尽头瞧,那些沸腾的植物
 
  我在《存在与超越的可能性——读西平诗兄诗歌的沉思》一文中指出王西平诗兄“将语言作为一种节奏性质的材料进行重新组装从而获得了语言陌生化的效果。”并进一步写到“他的诗歌将诗歌这门手艺‘以鼓为核心的击打’声音表现的纯粹而紧致。调子的舒缓、分贝的高低、音色的低沉高扬等等都在纯粹而紧致的击打中诞生。击打的用力、角度、和落点不尽相同却能够发出完美统一的和谐之音,无论是在《序曲》、《深海书》,还是《听哥特金属》、《听肖邦》都在发出音的觉奏。从《序曲》中的‘请相信音乐,与黑暗挤在一起/能为你还原一双耳朵’到《深海书》中的‘飞桨时咯咯作响’再到《听哥特金属》中绝妙的演绎“声响乐团的合唱”中,我们深深地可以感受到一种源于击打的节奏在怒吼地强烈表现自己。它身上不要太多的装饰品,它就是它自己的鼓,自己的表演,自己的节奏。”[5]因此,在西平诗兄的诗歌中意象成为击打链条上的乐器即一种类似鼓的元素。它们遵循击打自身需要的逻辑构成一种叙事结构,在这种叙事结构中情感从表象中隐匿,只有你进入击打的声音中才能够听出它源源不断地回音,即在意象的链条上,总能生成一种滑向内心深处的生动。而击打落点、角度、和用力在类似鼓的元素上构成声音的叙事方法。在《听哥特金属》、《听肖邦》两首诗歌的中西平诗兄用了同一个字“听”,听构成进入这种声音的神圣门户,它为我们理解西平中的诗意本身提供了通道和契机。同时,也表明他以观察者的角度进入生活的画面即在生活之外的态度。在《听哥特金属》中他以冷峻的观察者切入生活的画面,这是一条生活的艺术走廊,胡同以自身的不变见证了历史的变迁,而在生活的菜市场以生活的镜头记录了人像的杂混。年轮的旋转让人在岁月中急速的老去,生活这这座诊所无数呻吟声透露的脆弱令“我”这位生活的观察者也难免恐惧,于是我在进入生活艺术走廊之前的恐惧又缠绕出了额头那片不散的阴云。因此,拒绝就成为了一种最痛苦的选择,“诗人只能在蚂蚁之外生活,通过一架望远镜观察蚂蚁的劳作,但诗人却又切肤之痛。这就是诗人的生活。”[6]生活不需要我的进入,我只去听这个“收音机里的金属声音即可获得与之不同的生活。在这首诗歌的最后,诗人自己对世俗世界的态度即生活就是收音机,发声的物体,喧哗的亦或安静的场地。诗人做出一种源于观察角度的判断,这首诗歌的结构模式如下在 生活走廊 “之外——之上(胡同——菜市场:最具代表的核心意象构成此文本的叙事场地,其他意象都在围绕这两个意象而展开共同完成文本的编织)——之外(回到生活之外),这首诗歌的结尾应当成为我们理解这首诗歌的开始,这样一切皆顺理成章的展开,生活这个收音机,在诗人打开倾听它发出的声音时,诗人表现了三种行为在“生活之外——进入生活——退出生活”,这三种行为紧密的衔接这诗人对生活不同体验之时的不同态度。
 
同样在《听肖邦》中诗人同样对生活这个收音机”做出了一种判断:不过是对调子的重复性做出了判断。如果说前一首诗歌是诗人对世界做出一种态度判断,那么后一首诗歌则是对这种态度判断的一个说明和注脚,以此补充说明前者。基于此对后者的详细分析,读者可以参考我在前一首诗歌中的分析,此处不再赘述。
 
美国新批评家Cleanth Brooks在《精致的瓮》(The Well Wought Urn )一书中指出“一般来说神话代表了诗人自然主义阐释的主要特征。[7]因此,在西平诗兄的诗歌中“音乐”代表了他作为一个诗人对生活这种“自然主义阐释”的态度和判断。他的判断像“白色又是黑色的爆胎声”一般准确有力。他揭示出生活在一个诗人认知镜面中的形象画面。声音,作为叙述本体以节奏的样式生成生活之音的响荡构成了他一个观察者的对象,在此,诗人有了诗人的生活想象。
 
                                                                 20135.12
                                                                 西安科技大学
 
引文与注释
                            
[1] 详细论述见阿尔贝·蒂博代,《六说文学批评》,赵坚译,郭宏安校,北京:三联出版社,1989年版.
[2]转引自毛崇杰著的《颠覆与重建:后批评中的价值体系》一书,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年5月版,第3页.
[3] [4]崇杰,《颠覆与重建:后批评中的价值体系》,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年5月版,第3页.
[5][6]见我的博客或者西平诗兄的博客中《存在与超越的可能性——读西平诗兄诗歌的沉思》一文。
[7] []克林斯·布鲁克斯,《精致的瓮》,郭乙瑶、王楠、姜小卫译,陈永国校,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第86
[作者简介]罕莫,原名李辉,陕西合阳人,青年诗人,西安科技大学中文系2009级学生,主要从事西方文学史、比较文学研究,文艺学研究,文化批评及宗教哲学研究。联系方式QQ931250431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3-05-13   
来读。。
祝好!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