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美美桃花机等最新三个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3-05-09   

美美桃花机等最新三个

管理提醒: 本帖被 admin 从 王西平作品讨论会 移动到本区(2013-07-02)
听李龟年纸上吹筚篥

想他,就用慢动作折柳
然后一枝一枝地编织成金銮座
热爱弹词的龟粉们,宅在历史的偏房里
镜子豁然亮了,幽暗的美人
伸出一手粉指来

龟年某月问世间:
什么最相思,红豆最相思
一粒一粒地数,一字一字地唱:
吓哈恰,吓哈恰
那个李姓男,原来不是王
是世袭的音乐人,是死里逃生的
筚篥手

睁眼的疏离球,虚晃过余生
看见了吧,没看见,可殿下人人挽袖修悲歌
筑薄命,抱虫鱼,品梅毒
还有一支凤尾弄雄鸡
一辆穿透人间的近视车和城管小分队
一群好商女
一群娱乐至死的好倡伎

这年头硕鼠充大羊,恶如花
死去的老伶工与新时光挽手过长安
又过“一秒街”,再绕鸳鸯鸟
和多事的绿竹篱
进得三重白门子
只见公民白水正泡面
世事无标准


注1:李龟年,唐时乐工,李龟年善歌,还擅吹筚篥,擅奏羯鼓,也长于作曲等。和李彭年、李鹤年兄弟创作的《渭川曲》特别受到唐玄宗的赏识。

注2:筚篥即觱篥。古代管乐器之一种,这种乐器用途广,多用于地方戏曲、民间管乐合奏、寺院音乐等。


听李凭纸上弹箜篌

 
历代教授快乐
至今唯避不及郁闷的唐代牛奶河
中毒的洛神,秉持一颗黑暗心
活动在呼之欲出的水汽里

20余岁李贺之,那年进陇关
听李凭弹箜篌
转身掉进十二门前的水果烂摊中
 
抑或
四川的桐木雌雄共体,绿叶为此辩得发白
说不清李凭是男或女
诗人,乐师,最终还是死者

在秘书郎、太常博士杨巨源诗中
我听李凭弄繁弦,颔针鱼吐露其真身
或华清水草池
摆弄丰腴密语

化不开云的水你终究濯不开茶
李凭却时时用静物来打动我
第几声,第几声,第几声……
一日一回变
捕光者曰:我今天站在梨声的边缘
描摹你的二十三丝
 
马车,玫瑰
宫廷。吃果子的李凭
填词的李凭,绕盐绕酱绕五味的李凭
在历史的镜像前投毒的李凭
属相为金的李凭
被敲击为音乐的李凭
 

注1:李凭是唐代著名宫廷乐师,梨园弟子,因善弹箜篌,名噪一时。大约生活于元和六年(811)至元和八年,当时,李贺在京城长安,任奉礼郎。 “天子一日一回见,王侯将相立马迎”,身价之高,似乎远远超过盛唐时期的著名歌手李龟年。
 
注2:箜篌是一种拨弦乐器。名称来自古代西域的译名。弦数因乐器大小而不同,最少的五根弦,最多的二十五根弦,分卧式和竖式两种。琴弦一般系在敞开的框架上,用手指拨弹。




美美桃花机

 
晨起,瓦罐里装满了冻水
看图片快闪,努力抵消一次粉色勃起
 
一个叫美美的女子
在我的一天中占据了一只虫洞
并发明了一套容身学——
通过“上面”安抚良心
通过“下面”安插肉体
 
纤手,玩转桃花机
死去的树枝有弹性的框架
我时常受到果味的支撑, 心底残留阴影
我说,昨夜为花送去纸币
今日为枝烧去香火
 
神州百姓如蚁
系在一道道光芒的末梢
黄昏甩动着陌生的风
命运抽走了最美房术
 
神的亮片在锐减
死亡,就像脱光了衣服睡觉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3-05-09   
细的好诗。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