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何为先锋?兼谈“世界诗在中国”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3-05-04   

何为先锋?兼谈“世界诗在中国”

管理提醒: 本帖被 admin 从 王西平作品讨论会 移动到本区(2013-07-02)
何为先锋?兼谈“世界诗在中国”



王西平



当下诗歌类刊物生存艰难,这是有目共睹的,去年在湖南的一个诗会上,我记得《诗歌月刊》主编王明韵讲述了办刊的种种困顿,即使是这样,他对刊物的决心和坚韧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2013年的《诗歌月刊》焕然一新,全彩,铜版,栏目更活泛了。当然这只是形式,我们要关注的还是文本。今年第2期《诗歌月刊》刊发了不少优秀诗作,整体上感觉质量上乘。但要求是细读,而且范围得缩小在某人某诗上,想来想去,只能从余笑忠主持的“先锋时刻”下笔。做这样的决断,是因为我喜欢“先锋”。
我对张执浩不了解,他的诗读也没怎么读过,但从名字的熟知度来判断,他是一位“老”诗人了。通读了他的14首诗后,进一步加深了我对他的理解:的确是一位优秀诗人。但是,优秀是个扁平的词,意味着挑不出什么毛病来,缺乏令人惊异的亮点。所以,将其人其诗定性为“先锋”,有待商榷。
比如这首《翻山》,只有三行:

“山那边什么都没有
我怎么知道
太阳落下去了”

精短。
美不?
美,小意境制造得不错。
先锋不?这个……
我不知道编选者是如何考虑的,在我看来,像张先生这样的诗,至多也是纯粹的口语了。除《翻山》之外,其它十多首诗基本上都是一个味,就不一一列举了。
对此,我要表达两点看法:
一、到底什么是先锋?无难度写作,对汉语诗歌是毫无贡献的,像《翻山》这样以小意境试图取胜的诗,早被我们的古人用尽先机了。除非,在此基础上,如何翻新却是个问题?
二、这种圆滑式的无风险低难度电报式的写作,不仅助长了伪先锋诗歌的泛滥,而且成为了大量滋生“文抄公”的虚假温床……
基于这两点,张执浩先生的诗,完全达不到我所期待的先锋的高度。
我一向对先锋慎之又慎,因为先锋即意味着你必须具备“消除现代主义词汇表中被滥用的词汇”的能力,而且从个体出发,必须实现达达主义所谓的“破坏性工作”,也就是破坏旧的诗歌形式。更重要的是,一旦实施破坏,就要对“词语现场”施行有效性地“建设”。诚然,我在张执浩的诗歌没有看到这种有效的努力。
另外,先锋诗人必须具备革命的精神,和“士”的魄力。1933年,C.H.马德吉在《新诗》中坚持认为写诗是最革命的人类活动,一首成功的诗歌相当于发出了一道进军令。刘易斯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诗人往往通过自身写作,来解放在现实中无法解放的历史。但这样的诗人并不多,因为,多数人缺乏最基本的语言精神,也缺少历史甄别的“士”的魄力。
当然了,作为一名长期以来笔耕不辍的诗人,张执浩在当下通俗诗歌和流行性基础教育的大背景下,他的诗歌具有典范意义。只是他的书写过于“完美”,导致先锋的创造性、独立性和不可复制性丧失。看不到诗人由“思考的努力”所呈现的“运思经验”的环节,有些句子看似走“捷径”,实则丧失了物与词之间的神秘性。
因此,在我看来,纯粹的先锋诗人,会将词语带向完美的缺失。在一种残缺的状态里,诗歌实现它在陌生化语言里的特殊经验。好诗歌就这样诞生,进入了被读者普遍识别的光亮之中。
再谈谈最新出版的民刊《审视》2012年本。
民刊与官刊不同,必须要竖立自己的独立精神。《审视》在这一点上做得不错。
通读《审视》,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汉学家顾彬的诗歌。第一首《新离骚》,被顾彬本人于2012年在北京第二十届柔刚诗歌奖颁奖现场朗诵过的。相比而言,他的第二首诗《白女神黑女神》更值得花时间来细细品鉴。

“米是白的,米是黑的
她用一把刀分析这些。
分界是最亮的镜子。
它切开白,它切开黑。”

黑白的画面,黑白的旋律,顾彬先生由简单不过的饭粒联想到黑白女神,他对饮食的敬仰感油然而生,更重要的是,他将这种敬仰推升到宇宙变幻莫测的种种玄机——黑白的哲学之中:

“……
在那儿,她吮着她的牛奶,
你啜着你的摩卡,
她说老鹰深入海洋之上,
你说召唤在高高天空之下。
剩最后一颗饭粒,
它将游泳或悬浮,
一时黑,一时白?”

著名汉学家顾彬是用自己的母语写作,呈现在《审视》上的这组诗,主要是由张依苹翻译。唯独这首《白女神黑女神》是顾彬与张二人合译,我对合译的理解是:顾先生母语完成初稿,然后自己翻译成汉语,最后由张依苹修定。值得钦佩的是,通过这种1+1式的方式,更加奠定了顾彬考察中国古老文本的勇气和决心,他的古典汉语修养和水准甚至超越了当下一些中国诗人。
当我们选择抛弃唐诗宋词而一味一味西化时,世界诗却悄然发生在中国。比如从庞德,一直到斯奈德,美国现代诗走过一个受惠于中国诗养分的大循环,许多人成为世界著名的诗人。美国诗人梅丹理也曾经读唐诗、背唐诗,诱发了他写诗的念头。即使德国人顾彬在中国很有争议,但他在“世界诗在中国”偏移问题上努力,非常值得称道。
我们不妨静下来想一想,如果说仅仅将诗歌理解为追求自我利益和为晋升而产生思想,是俗气的。必要的时候,我们当然要下决心考察永久存在的古老文本,比如唐诗宋词。这样有助于我们在判断和识别真伪之诗上做到公平公正,谨防犯偏心、离心或向心的错误。


本文发表于星星诗刊理论版2013年第5期

[ 此帖被王西平在2013-05-21 15:40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3-05-04   
先抢坐位,慢慢读。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