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黑塞饭后真实论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3-05-04   

黑塞饭后真实论

管理提醒: 本帖被 admin 从 王西平作品讨论会 移动到本区(2013-07-02)
黑塞饭后真实论



王西平



中国人饭后聊天的风景一向颇为壮观,否则,我们怎么会创造出一个“茶余饭后”的境界呢。
饭后聊天,最能显现一个人的扯淡功底,或思辨能力。
不过,有一点,假设你真是个无聊透顶的人,如果再遭遇像赫尔曼·黑塞这样的老头,那么,他会让你真真切切地领教到什么是文人的“茶余饭后”,什么又是华丽丽的“好笔头不如烂舌头”。
谈到这个话题,还得从黑塞的随笔集《温泉疗养客》说起。
在这本书中,作者讲述了在巴登疗养期间的种种生命体悟,这种体悟大多是在茶余饭后完成并诉诸于公众的。他之所以选择这个时间段发表言论,是因为其它时间也同样无聊。
他的听众或观众同样是一些无聊的人。每个人来自不同的地方,各个心里都有小盘算,但来到巴登都拥有同一个目标,那就是疗养疾病。
有一次饭后,对于黑塞来说,一个极不喜欢的人找他聊天。
而且是追着他聊天。
我自然能明白一个作家这个时候的心里状态。尤其当对方因为一些“十分无趣”的问题,一再纠缠,且你又不能对其实施话言的伤害时,或像黑塞那样,“谦恭而毫无保留地赞同了他所有的行之有效的原则和意见”时,即使对方满脸笑容地迎了上来,那么,你对他的迎合也将是一种痛苦,一种虚假带来的痛苦。
因此,对“真实”的怀疑,是一个作家本能的反应。
相比之下,在中国,文人的怀疑多体现在对事物的理性认知上,以及通过“说真话”的方式对此穷追不舍,甚至通过一系列的举动来建构其殉道精神的本质,这当然无可厚非。只是,我认为多少失去了说理的“有趣性”,和语言反讽的“诗意感”。
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作家巴金颇有点黑塞的“真实”感,但远远没有黑塞有趣。
试想一样,当一个令你不愉快的人,试图接近你,并探讨一个无趣的问题时,你的举动会是什么?
瞧瞧……黑塞却对那个人说:
“我的确很高兴。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见到白云飘过天空了,我原先老以为这云彩是纸做的,是大厅的装饰品,所以,我发现那是真正的空气和云彩很叫我高兴。”
黑塞的这段话,的确会让每个人的内心充满狐疑。
原来这老头子,一点也不按饭后聊天的常规出牌。一大堆云里雾里的假大空——很显然,他已经傲慢到了出离愤怒的境地。
不过,接下来的话,彰显了黑塞诗人身份的绝妙来。
他说:
“它在我面前飘过,没有编号,没有贴价格标签。您可以想像,对此我有多高兴。”
原来黑塞高兴是因为他发现了真实,而不是谈话本身。最后,他不得不用哲学的语言向“那个人”亮剑,这更加刺激了对方“无趣”的神经。
他说:
“真实还存在,就在巴登!多么奇异!”
就这样,饭后的对话正式开始了——
“那个人”说:“如此说来,您一向认为真实不再存在!能不能请问,您理解的真实是什么?”
(在此,我想插说一句:什么是哲学,哲学就是简单的事物,复杂化,浅白的问题,深奥化。在其它疗养客眼里的真实,被黑塞拉虚,然后又归于原位,对着其清晰的镜像说:“噢,这就是真实,存来真实地存在过!”)
这的确是个哲学上的课题。
对此,黑塞认为,这很简单。
他说:“我理解的真实其实就是一般所说的‘自然’” 。这种自然不是我们眼前看到的一切,“不是疗养史、病历,不是风湿小说、痛同戏剧,不是散步和音乐会、菜单和节目单,不是温泉管理员和疗养客人。”
每个人都能在自己的身边找出诸如此类的非自然,比如,以笔者为主体,当下进行中的自然——不是电话机,不是楼道里的交谈,不是闷热的天气,不是汽笛,也不是胆香鼻炎片,不是一个女人的无聊通话记录……
以上种种非自然现象,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人为的粉饰与强加的痕迹。
很庆幸,在我阅读黑塞时,就发现他已经保持了一颗无比清醒的头脑。
我深信,他深受中国老庄思想的影响。黑塞所说的“自然”,就是庄子“天籁”“天乐”之说。我们都知道,庄子反对一切人为造作的艺术,认为凭借人力雕琢而成的东西,只会破坏人们的审美趣味,使人忘却朴素自然之美。
在我看来,一个凡胎肉身的普通人甚至是愚钝人,试图与一个诗人作家探讨真相,那简直就是自讨苦吃。
当“那个人”欲通过黑塞的来验证自我的真实性时,答案却是令人无比伤心。
“很抱歉,我不想伤害你,但是,事实上您对我来说并非真实。”
黑塞告诉他,你身上没有令人信服的特征可以证明你的真实。因为,你存在于“非自然”的层面,“证件、金钱、信用卡、道德、法律、精神”等,每一张标签的后面,都有一双人为的不可信任的手。如果非要验明你的真实,除非从你的身上发现了“树木、石块、蟾蜍、鸟儿”等。
很显然,在黑塞的哲学意识里,人的真实性,存在于相互的体验之中,如果由于“非爱”给这种体验造成了障碍,那么,即使你是何等荣光,伟大,即使你在权力上无比强大,甚至掌握了足够的道德约束工具,或者利用全部的机器进行反击,那也是不真实的。

在这场毫无准备的饭后对话中,对于黑塞的考验还在后头。
“那个人”显然对于黑塞的驳斥报以心服口不服的态度。他说:
“就我个人而言,您特别一点就特别吧,我没得说的。但是,诗人,这和您自己的许多言论又如何取得一致呢?我读过您不少文章和书,那儿所说的与您现在说的完全相反,您推崇理智和精神,反对自然的非理性和偶然性,您赞同理念,认为精神是最高原则。这您要如何解释呀?嗯?”
任何一个有公共责任的人,恐怕最难以容忍的事实是,有人指出其言论中的矛盾。面对这样的指责,黑塞毫不回避,并将此归咎于人的本能。
为了进一步说明这个道理,黑塞举了一个浅白的例子,他说:
“比如说,夏天里当我走了许多路之后,我就会渴望能喝上一杯水,认为水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一刻钟后,水喝过了,那么水和喝水对我而言就是毫无意思的事和物了。”
也就是说,人之所以在选择上“摇摆”,是因为人的精神性与自然性将随人的不同需求而进行转换。不过在这个问题上,恰恰暴露了黑塞波粒二象性①式的矛盾
在这场茶余饭后的对话中,黑塞对“那个人”最终作出了如下结论:
有精神,但没有自然。即使一吹气,也会消失。甚至只需一株小小的黄色樱草,就可以将你从现实中挤掉。甚至他的语气越来越激动,越来越失控,“您不是物体,您不是人,您是一个理念、一种死气沉沉的抽象。”
总之,黑塞的饭后真实论,给了我这样的启示:
真实,或许是不存在的。存在的,未必是真实的。如果把一切感觉到的信号定义为真实,那么,那么多未知的事物呢?真实也与个人的体验有关,在“非爱”状态下,一切或人或事或物,都是非真实的。另外,没有价值的信号,也是不真实的,如果它是真实,那也是谎言的另一种存在。

注①:波粒二象性,是指某物质同时具备波的特质及粒子的特质。波粒二象性是量子力学中的一个重要概念。指微观粒子有时显示出波动性(这时粒子性不显著),有时又显示出粒子性(这时波动性不显著),在不同条件下分别表现为波动和粒子的性质。


王西平,80诗人,专栏作家,宁夏人。发表诗歌若干,作品入选《中国诗典》、《中国新诗百年大典》以及多种年度选本,2011年荣获第20届柔刚诗歌奖。有诗作曾被美国著名汉学家梅丹里译介到国外。
现居银川。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3-05-04   
先抢坐位,慢慢读。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