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葬在一间封闭的诊所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3-04-25   

葬在一间封闭的诊所

管理提醒: 本帖被 admin 从 王西平作品讨论会 移动到本区(2013-07-02)
葬在一间封闭的诊所


王西平

葬在一间封闭的诊所

我惟喜隐士般的词语
表达一场寂静的抗争,每一次疗养过后
童年的面容悄然载满了晦涩

万事俱歇的枝条,嘎吱作响
苏醒的念头。生命在于瞬间摆动,以及
陌生组成的黄昏,甩动着永恒的下巴

每天都有无序的水经过
都有无序的花凋谢临床
那怕一小块盐粒的脱落,便可惊醒整个春天

同为疗毒的女人,美丽的女人
我以病痛的名义,自动沦为你的陷阱和
损害的心

请收下我的骨头吧,为你的灵魂减产
是清澈把我带到这里,终将葬在一间封闭的诊所

死亡之后
我歌唱那黑洞,终其一生的疾病
被涂上了盲目的针灸之光


猎人和他的乌有妻


猎人穿越森林,天空被树枝割裂
世界缓缓向上,扮演了一个充气的和解者

疼痛端坐于山巅,高原气息无比紧密
他们携枪悄然向深不可测的动物逼近

猛烈的词语撞击着花冠
细小之物瞬间攒集为风险的倒影

一片潮湿的洼地,被一个乌有的女人占有
灌林丛中嘎吱,门开了
猎人的妻子牵引她的身子——
丧失面目的肉食者,脖颈上飘着太阳系的彩绸

幕后,时间在快速擦枪
愤怒撑圆了脸。猎物拔掉身上的毛
在人间,狱中。作为自罚
露出的耳朵,像一丛丛听话的云


阴虚笔记


被甜品拥塞的肠,蠕动你的瞬间
死亡是身后遗补的气息,离黑色尚远
每个人都携带阴虚
那里的白天,你了解不多

三月的街景布满了呆滞的大花
每一瓣接收被包扎遗失的坏消息。好消息是
消化不良
你将面临整个承载的重
和不得不奉承羽毛的轻

时间在沙中显得无比精美
你切开流逝的光,以及它反射在瓶底的蛇迹
仿佛爱过的事物
被注入了暮色


春天折枝花要伤


我热爱弹指的响,但受不了
随之而来的空寂
我热爱南方的天,但受不了阴虚中的
崩塌

春天禁闭在石雕里,无字可辨
一些错误正发生在过去。遗忘的墓碑上
一双落满草灰的手
一些落满草灰的风

就像掌控着一只橡皮艇
擦拭阴间的水面
就像火柴划过黑暗。十万簇的盲目之箭
击中了我今生的细弱

花期呜咽时
我折枝不慎,迸出的秘密
暴露了长诗里的机关。唯有绿色掐汁
惊动着我的
黑美茶香

果实,蹲守在栗色的瓮里
仿佛盈盈不得语的矮佛,在逆流中
盘起散乱的长腿

带灯入舱

坏消息被捎走的消息
被废纸包庇
风,张开了它的大漏斗
却无力对付那些时间里的小砂贼

蓝色的暴力抽打在磐石上,勇敢之人
你不会失去份量

大海削去了胸膛
服役于微波的渔夫,种出了舒缓的天花

貌美之鱼,死在去往彼岸的路上
一定是遭遇了竹子的空心

那些肉眼无视的细胞泡泡
它们是无法吹醒的醒,住在唇上
云下。和一片水域的十万分之一的镜面
被虚假的轮子泅渡

蓑衣里没有光明
现在。你灵魂缺席的样子
带着瞎灯入舱

二人背离论

阴影下的身子陷入一场交易
软大面额的花,给你涂上亏损的暗斑
然后从春天一路开到山巅
一块哭泣的方巾
它的主人出售失落组成的潮湿品
市场就在第十二扇门的背面
接下来:他可能将一瓶称之为子弹头的酒
快速塞入你哺乳动物的体质

时间附着在幕布上
缓缓地,洞开它们未来的小眼
家务程序顷刻混乱,电脑替代人脑
鼠爪替代人手
你们像一对复制品步入了清晨
将各自掏出的性别置于桌面
抹上黄油和圣歌
然后一切交由控制论控制
并讨论数以万计男男女女的细粉碎末
和人民币分割后的价值重建

现在
由逝去的风景负责给你们赠送相框
但碍于窗户的情面,需要载你船一样的
留白
也需要保存一程回来的流水
唯有黑色,被囚禁在石榴里
石榴高傲地挂在你南方般的忍受中
而那个面红耳赤的背离者
终究是匆匆敲击石榴的过客

黑板启示录


从光中滤掉镜子
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回声——
新鲜的皮球被一对婴孩的超声击碎
妈妈叫蕾丝
一个口音充血的北方人
遗失于星星的猎户

黑板的世界
举手班的学子们
手里捏着粉笔灰糕和选票
他们是开心的,却各自拥有可口可乐式的忧伤

阳光照射在树叶上
温凉的阴影里坐满了错位的幼年之神
操场上空
被破洞里的劣质空气滋养的废鱼片
生出了黑肺

淫浸在口水里,一个恐惧症患者
吹旧式泡泡
那些糖份很高很高的声音
被调至十六个节拍的高架桥上


回形逃避者
——献给猪斗士

一个回形逃避者
穿上了旧式的声音,听她发白偏黄的怒吼
瞧她废墟中矜持的身段……

悲伤注满了清秀之脸
S形的波纹里,有没有尽头
双排扣塑造的绝望里,有没有尽头
一对诱人的乳峰
曲线也能救国?从来没有相信过

三年,五年,还是一辈子
粗壮的念头变为细弱小绵羊。在她晶体王国里
露珠是意外——碎银遗失在草芥般的
意外,跌倒在强光下

她就是嗜睡的花冠,在干净中翻身
或者像锋利的锄蝶器,深入到扁桃内部
原来每一小撮的“乌有”
浸染着微微苦甜的手指

今夜,她怀揣悬崖
一个人形成了对流中的一股势力
今夜,神话里溢出了残月
有一种浅哼的动物,溢出了江面

金沸草


生活终于有了压力
开在边缘地带的金沸草
面向行人,施舍着十四行的抒情

他向下的手势缓解着另一个手势的
向上
其它的花草在画面上展开了拳脚
朱红色的双扇门
从身后突然抱起甜菜雕刻的美人

喇叭与裙的僧侣,沙子与金的情侣
两片臀的相爱。互递酥软的灯
这一切看上去都像是新坟上抚去的旧尘

他的经融气质,从人口走失的村镇升起
在樱桃国,三月里他指挥着自杀
永别了,他还带走了
十四只动物套用的镀金人像

连城要决


春风亮出神技,送家佛出行
他们棉绒质地的笑,在裂开的松子上产生象征
每一个家丁,随号令拧成螺丝
把燃烧的力量添进庄园

又一次看见他
那个吐舌头的土司大人,在连城的田地里
抡起铲子,和她的十三个太姨
分享着庞大的甜菜族系

年迈的光线扶额走过
那些幼小的偻佝病患者
在烟雾萦绕的唇间掌握了石子的要决
成年的佛
即使用一座山的记忆
也无法复原一具普通的肉身

一百年的壁照,像一面大镜子
把白夜撕成碎片
龙虎独裁的大镜子
下到繁星深处,给万人坟坑的骷髅涂上羞赧
让它们仿佛说谎
或是在秘密的眼窝里
抠取滚烫的琉璃球


哦,春


沙尘中鸟儿倒飞,其弹射的方向
唾星四溅
高楼间,涌出欲望的泉眼
我此刻的心情高高扬起,压低了这无趣的天空

云上度日的大肚佛
垂下了无量的脚,他的威胁来源于
暖日的积雪

每一丝毫发挥动着拳头
迎着风,坚持回到身子
荒芜的人间制造者,快速隐入一场失踪案
溺石三千,仍保持着被劫走的样子
甚至保持着永恒的不洁

这个春天
燕子掀翻了嫩泥,对谁不满
对一切避风的设施不满
唯有疼痛在寻找肉体
唯有疼痛停泊在灰尘的哨口才被吹疼

偏碱的声调

一晚上不断被吵醒
茶结合了水的动作,在身子里来回扫荡
因无法完整地欣赏音乐
我被快速带离偏碱的声调

一个人,从黑暗里接取孩子
孤独,像泡沫,像奇数的花瓣寻求偶然和快乐
灰色盐雕,吐露晶体的舌头
也无法舔舐忧虑的轮廓


滚雷,一定是最劲爆的乐手混迹于砂砾
玫瑰滋养着灰尘
酣睡的人已经越过雾霾进入了甜菜的内部
那里,才接近真正的春雨

仿佛明信片里
青灯节节攀升的标本,混和着最好的眼睛拼接的风景
记忆沉向高处,在天空那里终结
或在云做的墓床上
清理坠物


在死亡中升起万能的月


三月,站在诗中思考
削弱了大地的根柱
三月,“十二枚导弹睡在我隔壁”(1)

死亡从各地深入到这里
和一场沙尘暴并肩前行
在太阳未升起之前,写下了金色的遗言

雪,和它拼凑的花,纷纷抗议水珠
棉线渐次散开,药力解除了十味
我以一味表达愤然隐退的光,或扮演
制造分离的黑

窗户
被一个女孩反复擦拭,世界本该在期盼中清亮
她的笑,却被锋利的牙齿抵抗
被尚未咀嚼的饭菜搁浅

多看一眼土地下面的人吧
没有谁能够掌控那里的无边法术
没有谁能够在越描越白的死亡中
升起一轮万能的月
注(1):引自海外学者,诗人倪湛舸《儿童故事》一诗


中国损事观察录一


他看见谷仓中的轮子在转动
拔打着油菜,和灰尘
推磨子的女人令哲学家流泪不止
可怜的人儿,每天拆开排骨翻取粮食

天在天上,脚在路下
被如此塑造的四季平坦如疗养院
周围隐身的花鼓草,奏响了饥饿
孩子们高举着空空的肚囊
始祖的冤情快速闪耀登上草场

这个猝死在悼文里的思考者
这个爱好和平的真人
他被寡淡之水挟裹着,迎向强弩之下的末日
他携带着白色的沉睡,仿佛
一个冰国的女人携带着她的夫人

最新消息,一座古刹遭受强拆
他的涅槃之地连同诸水被掀起
他凝望众生,如凝望着栏杆上的过往
每一面旗子,与损俱损地被吹啊
在风中庄严地生产着
更多的棱角

中国损事观察录二


人类在劈斧中发现了劳动
又在劈腿中
创造着价值
但绝望的双手,即使屈打成招
却无法化解众物凝结的咳嗽

终有一日,爱上了自杀
凶宅被附加了神秘的X值。我们
无意成为女人,唯独你珐琅的翅膀
越过了频繁勃起的石雕

我们克制着音乐,随同湖泊和键盘
指认现玚
出于对现实的畏惧
在低劣的房间
没有销毁任何事物

人间神剧啊
如何带我们深入山中领悟洁癖
动物们一定享受着成熟和低调
贞亮的折枝举起天使的信念
但人类的偏执
还是像高危的流禽,连累着
和暖之风

[ 此帖被王西平在2013-04-26 09:19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3-04-25   
慢慢讀。下午好!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论坛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3-04-27   
回 1楼(姜海舟) 的帖子
兄弟,多批评。
级别: 总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3-04-27   
有力,幽暗,秘籍~~·~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