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Picasso·2012】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3-03-05   

【Picasso·2012】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风月大地 从 楚雨作品讨论会 移动到本区(2013-05-03)
【Picasso·2012】

男主角:Picasso
女主角:鸿斯

其他:

毕夫人
艾珂(摇滚乐手)
经纪人茶沫儿
那三(幸福茶庄老板)
老谭(毕的好友)
撒哈拉(镜报主编)
兔子先生
萝莉
鸟人与鱼
秋千



【暮年毕加索】

1)

鸿斯把外套往里掖着,风无孔不入。一些危险的信号正粘腻着,无法令她甩开大步往前。今天,人们似乎齐刷刷地消失。而现在,鸿斯只对冷有切肤之痛。那么,我们一起飞吧。单纯而丰厚,我们俩。向上。向上。用你的玫瑰花瓣,靠近我。你看,灵魂是轻飘的。

对于他们的模仿
我施与魔咒。
而你,就是小魔女。

现在,你是我的大地,
无病呻吟者假寐。
复仇女神鞭打他的神经。

簌簌风中,匮乏的灵魂缓慢地滴落,传递佛里达画中的喘息。几近宗教仪式。

令我兴趣的不是痛苦也不是死亡。而是精神与肉体的高度自由,旁若无人,你紧贴我的。
吮舐。


说要把这一切舔出病来。
无人替代。




2)

继尼采喊出“上帝死了”之后,福柯喊出“人死了”的警言。而我们正处在这个变动的、开放的、危机四伏却又生机勃勃的时代中心,我们没有理由不“激进”。

Picasso把他鹰一样的眼神投向鸿斯。他盘起腿,继续抽他的烟斗。烟头一明一暗。

现场沉默下来。
这个时辰,成千上万的人正在进行各种事务,
有些人则负责做各种提示:


萧伯纳道出我们两人目前的处境,人生有两出悲剧:一是万念俱灰,另一是踌躇满志。

Picasso站起身,把手放在鸿斯的肩头。
鸿斯听到内心“扑通”一声。
她抬头看他一眼,一切合乎自然。

空气中弥漫魔咒般的气息。
就像现在,静止,却暗流汹涌。
鸿斯在自我的峡谷苦苦挣扎。

他就在雷电之中,放射他自身的镭。
或者是童年里走来的王者,庄重。

鸿斯想起早上临出门小赵对她说:“鸿斯,你不要成为猎物的猎物。”
“不会的。”鸿斯指向自己胸前;“它就像冰窖!”

现在,这个书房似乎包含某种阴谋。它坏笑。就像小时候鸿斯骑在父亲的肩头。父亲问她:喜不喜欢那些坏小子。
她小手在空中乱摆“不要那些乳臭未干的小家伙。他们弄湿我的太阳裙。”

“哦,你不要——”
她的背部靠在坚硬的木头边缘,却感受到火山爆发般力量。
很多人不喜欢用这样的方式
开始某一段
人生阅历。

他粗暴地把她的盔甲卸下。露出一个真实的类似硅胶填充物。不,芭比。天知道她是怎样升降。有人检测天气预报,并在风景中,嗅出某种适合交流的信息。我们的机器熟知所有的程序。艺术,是最好的调剂品。Picasso把信息顽强地输入她的程序。美,就是令人信服的寓言。

3)

鸿斯犹豫的唇逐渐放松。
它们移动

一只鸟飞进Picasso的大脑。
你又把事情搁置了
不。我正在进行
你确信自己是她的合法守护神
不。
你不介意她的采访。
不。
你爱上她的什么?
眼睛、睫毛、头发、唇。乳房、小锁骨和紧绷的肌肤……
你觉得危险吗?
是。
你确信她爱你吗?
不。
你有嗜好吗?
是的,我准备把自己献给她!彩虹。天使。蓝月亮。



4)

这是日本现代书法巨匠井上有一的真迹。Picasso指着墙上的作品对鸿斯说:“读懂它你就读懂我。我确信,我自是无法超越的。”他俯下头来,在她耳边压低嗓音,必须绕过,但多数人会像你这样,无法绕过。我也无法绕过。

时间不断靠近。Picasso把自己的思想和爱
沉入深处
他曾经屡受伤害的心灵之兽安静下来

他们认定他是精神院里逃跑出来的
他藏起小瓦罐,忍受
比流浪更焦虑、漫长的余生

小兽在平衡木上摇摇晃晃行走
有人在病床的一边敲响铁皮鼓,咚咚咚

案头上的鸟类标本展示某个不幸的时间。耳朵看不见。幸存者浮出水面,在空旷的沙滩上来回奔跑。从战争里走出来的父亲疯癫不止,他总是看见对面山上潜伏了敌人,邻居家的拖把什么都成为他的战斗工具。回忆释放出一千只可怕的老虎,或者是朝相反的方向。他始终在忧惧之中。冷漠。迟钝。后来一切消解得没有任何意义。



5)

没错,外界都传言
情色生活造就我的艺术生涯
Picasso眯起眼。它让
我们身心彻底放松
随着
身体机能
有力收缩
得到
空前的
快感
并保持内在旺盛的生命力
鸿斯的笔几次停下来
又继续往下记录
当爱液混合人体分泌的腺液
汹涌的激流
涤荡身心
有谁可以拒绝它的到来
然后你明白
或者通过对方
看见
那些极限的挑战
那一排越过漫长冬季的矮松
就是它们
点燃世俗爱恋
让人在寒冷中打个寒战
并互相拥抱
某种迫切的希望探出手来
爱抚



6)

Picasso对他的拜访者如数家珍

老谭坐在Picasso工作室的阳台直打哈欠,鸿斯担心他的眼镜会跌碎。他即使是单脚独立也可以完美地睡上一觉。

在Picasso翻开的相册里,老谭不亚于任何一个热血青年,甚至可以说他是艾珂的翻版,比艾珂有过之无不及。他把双手并拢,双脚倒立在人行道。过往的人纷纷往Picasso的帽子抛洒钱币。

在细长的人群中,你完全不会忽略
一头咆哮狮子的存在
在人群之外,它们咆哮、散步或者被偶然事件撕裂。

现在,他离死亡更近。
就像昆虫穿过夏日的山谷,
你看见它缓慢的身躯慢慢融入周遭。

老谭在睡眠中伸出舌头把口水舔了一下。

在他身后几米处,
经纪人茶沫儿正在制定细微的计划。
她抬起好看的眼睛冷冷地
向鸿斯丢了一个
眼神。

“所有的计划都万无一失。亲爱的Picasso,
座谈会上,你不要什么问题都回答,要有所选择,
不是每个来访者都是善意的。”

鸿斯凝视窗外。

有些人注定无法成为朋友。尽管他们也友善或者不友善
谣言咚咚咚地跑过,引进更大的空虚。

人性在其中,不仅这一次。
它们辗转。

撼动。梦魇一般。Picasso握住她的手
生活如从前般继续。
“宝贝,看你怎么去迎接它!”




7)

艾珂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在寻找丢失
的那人
当风起了
她在
哪里
他松开手
一片树叶旋即
被气浪
扯动
似乎在
寻找
它的出口

他绝望地看着
那滑动的
黑影

直到了无踪迹

甲壳虫道出
他的所爱
嗜好:诗歌、画画、女孩子们、drugs

那些想象嫉妒的家伙们
添油加醋
心理游戏般戏谑

把她镶在缀满钻石的天空
期待一起

达到顶尖

假如生活中的一天没有你
黑鸟只能回到
它的潜水艇

这是不可想象的
你得藏起你的爱
因为




8)、


亲爱的宝宝,鸿斯,我是挣扎之中的老虎,为自己画一个月亮。在花园里,种下带刺的玫瑰。或者突然哭出声,在屋顶上长久地散步,并迟迟不归。你要什么我知道,从我这里拿走吧,你美丽的眼睛看到它们,该死的,他们没有一个是好人。

他们花我的钱,提防我,纠缠,并期盼我突然死去。
他们看不见我日渐纯粹的艺术。
它和博物馆里没有生命力的那些作品完全不同。

人们从金钱的角度去衡量它们,最终他们承认自己眼睛瞎了。
他们无法取开脚上的镣铐。
当然,这些差点令我发疯,
那些沸腾的古怪念头,
疲惫中的绝望,
令人困惑并非毫无意义。

我正在重新拥有
爵士乐带来的快感
被酒精发酵后温热妥贴的心
多么脆弱
吱吱叫,嘘,它们发出信号。

想到更多的电影剧本
变形
之后
黑色的花朵扭曲着
到处蔓延
就像冷漠的邻居困惑地
同我们打声招呼

从商场搬回的打折产品
它们值得我们致敬
并以此划分开

白猫豆丁跳上椅子
不停地蹭着主人的手臂
以此证明它
存在

在时间的阴影里
小朋友弹奏练习曲
放弃独立思考

现在,湖畔比平时显得更加低矮,适合我们一起谈论卢梭和恬淡简单的人生



9)

Picasso需要继续
探索,他蔑视固有观念
接受魔山蛊惑

抛弃细枝末节的东西
现在
鸿斯是

变化中
的桥
他不假思索地
进入乌托邦

丰硕的乳房、纤细的手臂以及黑魆魆的阴户
语言失去表达的意义
除非有新意出现
在水的环境里
模糊彼此的边界

他敞开地图
扩大疆土
并无限制地侵略
原始力量推动
战争
以不完美的形式
提供,并
缩短距离带来的
遗憾

生活是美好
沿着思想的轨迹进行
娇嫩之芽表现出固执与迷恋

直到他伸出一条腿
紧紧压住
存在的时刻
内心的
矛盾
迅速瓦解


10)

Picasso毫不怀疑自己的创造力

他告诉鸿斯,康定斯基点出,当宗教、科学和道德发生动摇(最后一掌是尼采发出),外在的支柱岌岌可危时,人类应该把自己的注意力从外表转向内心。这场精神革命的过程中,文学、音乐和绘画是最敏感的区域。它们反映了现实的黑暗面,最初展示了只是为少数人所觉察的却意义重大的微光。尽管这类文学艺术也会逐渐变得暗淡无光,但是它们毕竟开始脱离今天这种没有灵魂的现实生活而朝向那些给‘非物质’的灵魂带来自由天地的力量和理想。”对于艺术,我们也应该不仅仅是用眼睛观看耳朵聆听而需要用心灵来领会的境地……

现在我不再在乎任何形式
它们必然为我所用
就像燕子依靠气流自然抵达高处

或者你看到我不再思想
没有计划和安排
甚至沉溺海滩上迷人的肉体所带来震颤

那些都是我对人生的爱恋
所有的路径突然消失
却完全到达自由境地,形成某种“场”

而每一天对我来讲都是
一次新的散步

我热爱肥硕的躯体引领我抵达热土
那突出的美臀显示

与力

并令人膜拜。
级别: 论坛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3-03-05   
【Picasso·2012】之二
11)

亲爱的,你必须了解,对线条的冲动让我几近病态。后来者……他们不在我考虑范围之内。你看,顺着米罗的手臂攀沿,哈乐群在狂欢,音乐的大手游离其中,它手中飞舞指挥棒。

现在是速度
思维的速度在跳跃
延伸跌宕
驱动我们的神经
一个又一个
去参加神圣的祭典

抚摸着女人胸膛的
星星
从肠胃里发出
咕嘟嘟的
声音

肉体安详地
给予
力量和快乐


合二为一
在狂欢的夜宴中
被吞食

12)、

肉感的歌唱改变了人们对世界的看法。主流与边缘,狂欢节的广场,明天的世界不可避免:鸟人与鱼与秋千的狂欢。

Picasso指着书上铅字对鸿斯说,看吧,他们是怎样评价的:

【禁忌的新突破】现代主义艺术从20世纪初对性观念的传统痼疾发动猛烈的进攻,无论是毕加索的《亚威农少女》、还是达利的《大手淫者》直至20世纪60年代阿兰.琼斯的《好窥探的女人》,都以强烈视觉形式冲击当时普遍的道德习惯,体现了艺术对禁忌的突破。


黑格尔和马克思的辩证法(现象与本质)
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明显与隐含)
萨特等人的存在主义(确实性和非确实性)
索绪尔的符号学(能指和所指)

现在你看着
米罗的梦游者
从旋转的
双眼跌入宇宙

小心,宝贝,学会如何逃遁
这里
存在清晰的界面
有人称它为
生之漩涡——

它们展开
我们的青春
解除盔甲

并把
一只黑色的手套
遗忘在
十字路口

渐渐地
忘记
想要什么

13)、

到底是什么使得今日的家庭如此不同,如此有魅力。无人问我这个,就像涂尔干死了,谁在越轨?

社会事实?
种族?
相对论?
社会学?
性心理学?
亚文化?


我们的角色——

鸿斯的思维跟着跳跃
她看着Picasso额头跳动的青筋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
工作胜于一切肯定没错

“你可以批评我
甚至可以更尖锐!”

——

没错,日常生活隐含巨大的荒谬
关键是,你如何呈现
它的荒谬感
而不是

让书和语言
把自己
砸死

多么阴森恐怖
鸿斯的眼里闪闪发光

14)、

亲爱的,对于艺术你是如何判断?我们称之为智慧的,或是上天赋予人。

它仅次于痛苦
就像一只北极熊永远无法看到
地球的另一端

在它的身后,谁覆盖了真相。

一个人如何
处于
这个时代
关照之前的历史
和之后的未来

像童年时期
守住游戏的哨兵
他们穿过布满荆棘的道路
并泰然地
把凶猛的蝙蝠击溃
最后这一切都消逝
它依然值得我们致敬

15)、

艾珂总喜欢靠近窗台那个位置。死亡的阴影投射下来,小号因伤感而沉默。谣言家开始探讨童年,煽动一桩事件的进入。

兔子先生和茉莉正朝相反的反向行走:噢,你把每一样事物变得更糟糕。远处两个年轻人在接吻。可他们说鸟人是一只怪鸟,等于被祖母置换的猴子。一切沉浸在感伤的氛围里,二锅头。水煮青豆。牛肉干。沉闷的空气让人忍无可忍。十五分钟足够令一群人悬浮在空中。

破壳之战。
将艾珂置身可笑的游戏中,
挑衅
简单的几个姿势
现在进行时的
戏剧场景
然后是尖锐的哨声
警察。
夜奔驰而过
监禁起来

鸿斯,没有其他人可以担保他
你过来吧

就那个老家伙。
艾珂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是说你好吗。好吧。现在我看到他有点不对劲,我只想找个人干一架。真的。我尊重你。我
不后悔。

恩。好好爱护她,我还会来找她的。
他接过Picasso递过来的香烟。
两个人短暂地拥抱
互相告别。流星般地迈开步子

请别担心。鸿斯
一个男人诞生。必定的选择
有很多种方式
它正在完成。

16)、

我现在必须先说明,不要对展览和研讨会抱希望。茶沫儿年轻姣好的脸上闪过世故的笑容,她优雅地把右手夹着的ESSE上的烟灰弹去。她抬起眼睛,猫一样迷人的眼里泛出绿光。

我不是说Picasso先生的作品如何,正是因为他犹如Picasso再生。狂人Picasso。不仅仅是智慧,超越人类自身的东西,脱离参照物而漫无目的那些短浅的批评家是看不见他独有的方式。他们会问:这些代表了什么?

就像我们可以探讨全世界的童年,却非艺术家本人的童年。

Picasso
缓慢而低沉地说
我一向和这个世界决裂
艺术家不是批评家的
附属品
线条和色墨在白纸上奔突
谁都不愿意看到
自己被他人完全窥破

而他却必须是
叛逆者。斗牛士。候鸟。
有着黄金羽翼的蜥蜴。
冷面杀手。魔术师。
愚比王。极光。

撒哈拉主编率先鼓掌,他矮胖的身躯向前微倾,稀疏的头发激动地向右甩开,Picasso 我们就要这效果。  

17)
Picasso手里端着酒杯,他必须谨慎地选择字眼,诸如非逻辑、下意识什么的,这只能让人看到更混乱的一面。它背对着我们,不代表它看不见。老谭提着裤子从洗手间迈出:“我们是在为自己而战,喂,你们别他妈的以为我醉了。我天生喜欢冒险!”撒哈拉主编快步上前抱着老谭的肩头前后摇晃,他激动地舞动拳头。“要的就是这闯劲。谭老,好样的!”

一堵公众的墙,众人都仰视,或亦期待推翻它。略显凌乱的须发,显示他的真实可靠。一些东西深藏眼窝深处,额上的皱纹仍以故事的姿态浮现。

鸿斯打了个冷战,
这或许是一场有意识的谋杀,
主谋却是被谋杀者自己。
他取出镜子里冰冷的影像,
对抗镜子。

它们闯入你的梦境,
在世界结束之前。艺术家看见
他自己——正在飞翔。

有人走过来
拿走Picasso嘴里叼着的烟斗
他对着鸿斯无辜地笑着。
空气中弥漫着,某种类似
夹竹桃或其它什么花的腥味。


“你们有什么理由不相信?”
这个多边形的图案中
鸿斯始终游离
在外。甚至被忽略。
而Picasso握住她的手
正是她
如此安静,令容易暴怒的
他感受到对立面的美好。

在密封的玻璃城,鳟鱼无法得到
全景式观察。突然的翻转动作
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某些时候,我们甘愿冒很大的险
去戳痛神经。或更多

亲爱的,布考斯基说,时间是每个人的十字架。
杜尚则跟大伙儿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艺术是什么东西
艺术是什么玩意儿
难道小便器不是艺术品吗
为什么不!
早些时候,据说巴黎只有17个人明白杜尚。

Dada还代表着婴儿的第一声啼哭
你如果确信它们,就必须学会抚摸。
分裂,捣碎,缝合。
长出白色的手臂沿着镜子攀沿。

是的
那个六十年前
在巷口
徘徊
找不到回家的路
的孩子
终于寻找到
橘色灯光

18)、

Picasso在速写本上漫不经心地写出:女人和火山。他对鸿斯说,遇到诗人比遇到画家更令我感兴趣。这点我和米老头一样,在碰到你之前,我以为自己的创作思路已经枯竭。大都市早已丧失兴奋点。你唤醒我童年的记忆,以及你惊人的敏锐和对事物的自然揭示,我看到之前所忽略的。

米老头说应该做好准备,用最冷漠最黑暗的方式来工作。现在,我一样带着你,关进精神的宫殿,陷入最纯粹的艺术活动。

我们一起,做爱和工作并行不悖。

鸿斯无法抵抗
来自Picasso疯狂进行的每一件事
他的手入侵
柔软的胸
完美的臀令他迷魂
她如此赤裸地
呈现
思想和身体
蓝色的海洋奏唱
G小调奏鸣曲
她在变薄,两个中的一个
抓住
想要的东西
香烟、酒精、梦、与时间抗衡
麻醉般范畴里
喂饱对方
和学习
如何真正地爱着对方
精神上的流亡

19)、

最好的艺术就是我们的生活——

恐怖就是真实。

血淋淋的牛,魔鬼般的教皇
在培根营造的阴森森的
环境里,我们就是那一片孤立的黑影

当想象在画面上驰骋——
我们都是培根画笔下的偶然

肉体的美抚慰我们的灵魂
那里面
甜豌豆的气息弥漫开

在左小诅咒的皮条客里漂浮——

“让我帮你把时间浪费掉
现在我们一同把双手举起来
举起来放下 放下来再举起来
你说你已经懒得举不起来
好吧,这里的事由我来帮助你
我去给我意识的我发个信息”

在他貌似无意义的歌词里我们消磨时间。
有人发出咳嗽。

只有从这里,我们可以汲取到很少的快乐
它的皮鞭落在我身上
而我依旧躺在这里转动眼珠吹吹口哨

……

想想,还有一个人接受我的祝福
看到它们
并摇摇摆摆地站起身
决定回家

火鸡醉醺醺地舞蹈
声音穿过吵杂的人群,还有烟草的气息
混杂在雨水里


20)、

鸿斯,我已经预见:

荒诞的肉体盛宴。
野蛮
低俗
魔鬼般的音乐
白热化
肉体的坟墓与胸脯
病态狂欢
飘忽着
无常
疯癫史
非时间性的东西
波——粒二像性

认识到这些时
我们抛掉多余的
被单
继续小丑的狂欢

思想就是艺术——
就像赵无极纯质感的空间里
获得精神与身体的自由

用他的原话说:
是塞尚教会我找到自己
重新成为中国画家

美国的《生活》杂志架起他通往世界的桥梁
东西方两种文化的交融
直接碰撞,灵魂登临精神之塔的高处

我们仅仅着眼于创造新空间
——
想象与无法辨认

我喜欢——新东方美学梦幻般的表述。
级别: 骑士
2楼  发表于: 2013-03-14   
向晚来读。欣赏。
级别: 论坛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3-03-15   
引用
引用第2楼花已向晚于2013-03-14 20:46发表的 :
向晚来读。欣赏。



问好花已向晚:)

级别: 总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3-03-16   
作品很多喔。可以寫是多好的事情啊。抱抱
我不是一個真實的人,我也不是一個虛構的人
级别: 论坛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3-03-18   
引用
引用第4楼若小曼于2013-03-16 18:16发表的 :
作品很多喔。可以寫是多好的事情啊。抱抱



呵呵是啊 小曼,抱抱。
就这样写着感觉真好!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