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青须谈
级别: 总版主
40楼  发表于: 2013-10-29   
问秋天好。艾然兄也搞美术批评么?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级别: 新手上路
41楼  发表于: 2013-10-29   
问好云兄,只是爱好,没有认真去搞过。
级别: 新手上路
42楼  发表于: 2013-11-13   
三十一、异化、gay:关于“莲”的想象

《江南》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
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录于《汉乐府》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录于徐志摩《沙扬娜拉》

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录于(北宋)周敦颐《爱莲说》
...
站在液体里睡觉的水莲。
跑出梦境窥视人间的水莲。
...
谁是围困者
十个少年在玻璃里坐牢-----------------------录于王小妮《十枝水莲》


青须谈:

《江南》写游鱼戏莲叶之美,徐志摩在《沙扬娜拉》用莲之美喻温柔娇羞的扶桑女子,这些都是莲之美的本体性叙述。

周敦颐《爱莲说》中,莲则异化了,莲变成了男人,而且这个男人是君子。

《十枝水莲》中,王小妮买了十枝水莲花,插于靠墙的玻璃花瓶。在诗人的意象里,这些莲幻化成迷惑受困的少年男子。

模模糊糊记得在某个文本中,名叫“莲”的是一个优美的男人,他是王的男人。这里“莲”异化为男性同性恋,王是1,莲是0。“莲”最后自焚而亡。

杨莲亭,《笑傲江湖》中的人物,东方不败的情人,吃软饭的“莲”是1,强大到无人能敌的东方不败是0,而“莲”是东方不败唯一的弱点,他(她)为护“莲”而死,死得轰轰烈烈。

柳湘莲,《红楼梦》中的人物,长相俊美,他和贾宝玉、秦钟、蒋玉菡等搅合在一起,不能排除他们有晦暗不明的暧昧关系(尤其是他与秦钟的关系)。“莲”和贾宝玉是1,秦钟、蒋玉菡是0。小说中的北静王也是一个同性恋爱好者,王爷是1。这个“莲”也与死亡有所关联:其未婚妻尤三姐刚烈自刎。

《爱莲说》中提到了菊,菊是陶渊明之流的隐逸者之爱。但如今,菊花异化为男同性恋的logo。社会在发展,李安不是已经诠释了断背之美吗。也许某一天,“爆菊花”之类很黄很猥琐的词也能登庙堂,成为雅致的修辞。
级别: 新手上路
43楼  发表于: 2013-11-22   
三十二、摆渡者披着微光走进我的房间

我得了非常严重的器脏病,医生们能否起死回生,还很难说。肤色晦暗,瘦得一塌糊涂,我看上去更像一架灰黑色的骷髅。这个形象在医院外面晃荡,会把人们吓到,那些花儿一样的心灵也会因此粘上阴影。

复杂的病情让我成了内科病区的一个焦点。想象得到,那些穿白大褂的男神和女神,开了各种会诊,他们事无巨细,把我的CT切片、超声影像、X光片以及各种生化指标反复研究,他们殚精竭虑,用各种药丸和药液阻止我的生命之水流逝和枯竭。

护士的服装呈浅浅的蓝色,给人洁净清凉的感觉。她们眼神都有些空洞,但得体的笑容总是像早晨的阳光一样美好。护士说:“如果晚来两天,你的病肯定没得救。现在不用担心了,他们会把你弄好的。”护士的话当然不能相信,她们就会安慰人。当然我也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但她的话让我犯了好长时间的迷糊。

我几乎成天呆在病房,偶尔走出去,也只是在病房门左右10米范围内活动。时间绵绵没有尽头,我开始喜欢用心算打发时间,并迅速沉醉其间。我将病床靠背摇起来,闭着眼睛坐在床上,双手十指交叉放在腹前,长时间一动不动,那个时候我一定是在做两位数的乘法心算,比如12乘以37。如果此刻有谁经过病房门,侧眼向里打望,会发现病床上那具微微发光的圣洁的“尸体”。

今天早上醒来,我想起一种宫格填数,要求填满数后无论是横线、竖线还是斜线上的数加起来都相等。先在白纸上画了三宫格,闭上眼睛,9个数字在浑浊的大脑跳动,终于它们排好了队。然后在另一张白纸上画了五宫格,25个数字彻底把脑浆搅糊了,然后变得像混凝土一样板结。

我只好起床,走到病房门口。走廊右面过来五、六个人,中间是个27岁左右的的年轻人,他精神饱满,面色潮红,满脸无所谓的样子,两边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每个人都显得忧心忡忡。

他们走过去的时候,年轻人看了我一眼,他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讶和恐惧。我很抱歉和自卑,门边的骷髅显然颠覆了他关于病房和病人的最大胆想象。

年轻人是来住院的病人,护士将他安排在隔壁病房,值班医生也跟着进了去。病区的空气突然就紧张起来,几个家属都被叫出病房。陆陆续续跑来几位医生,然后有人跑着将一辆满是器械的手推车推入病房;护士们跑进跑出,送进各种颜色的液体。医生们也开始急急忙忙的进出病房。家属们站在门外,脸上的忧郁更重了,他们想向医生打听情况,但又不敢。

我回到病床上继续与五宫格较劲,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听见“嘤嘤”的哭声,走出门,看见刚才那些忙碌的医生护士默默的散去。护工从隔壁病房推出一个担架,上面是张白布,隐隐看得出下面盖着个人,后面跟着悲伤的家属,他们相互搀扶着,一起消失在他们来时走廊的那一侧。

内科病区又恢复了宁静,仿佛暴病而亡的年轻人并没有来过。到了晚上,这种异样的宁静变得非常庞大,若有若无的声响传入耳中,总让人胆战心惊,一墙之隔才死过人,恐惧让我身心疲惫,大脑却极度亢奋,五宫格的25个数字凌乱地跳跃着。在某个接近崩溃的瞬间,心中突然灵光闪动,哈哈,25个方格数字排列方法出现了,正中间是13,四个角分别是17、15、11、9...

我赶紧将数字填写在画有五宫格的那张白纸上,整个人一下子就释然了,倒在床上沉沉睡去。不一会儿,又重新醒过来,病房门开了,银色的月光打在房间的地板上,一人披着微光走进来,是位中年男人,瘦弱,脸色苍白,穿着一套明显偏大的老款中山装,恭敬畏缩的样子,动作姿态还有点像女人。

“你是谁?”
“我是谁?”他停顿了好长时间才说:“摆渡者,但是,两边码头的人都不喜欢我。”
他搓着手,有点局促不安:“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我回答没有什么感觉。
“你是一个优秀的乘船者,好多人并不这样,总是兴奋或沮丧,喜悦或悲伤,充满希翼或陷入绝望,他们总是过犹不及。”

我不知道说什么,摆渡者尴尬地四处张望,当他看到床头那张五宫格的白纸,立即被吸引住了,躬下身,头几乎埋进了纸里。

我又重新进入睡眠,开始做梦,梦见我已经死了,魂魄从身体上溢出,像一片很小的羽毛飘落在枕边。摆渡者面色凝重,带上白手套,将“羽毛”捡起来,轻轻放在五宫格的纸上。

“羽毛”睁眼,那张纸变得有如几个足球场拼起来般大,上面有各种路径,我的魂魄很高兴,跳起来开始奔跑,每条路都一样,完全用不着选择,纸上满是明亮温暖的月光,奔跑越发轻盈飘逸,而且没有丝毫疲劳感,这里多像天堂。

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好像是在打招呼,我停下脚步,看见一个大大的方格里躺在另一片“羽毛”,我马上认出他是下午暴病而亡的年轻人的魂魄。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片“羽毛”回答:“他们杀了我,和你不同,我很健康,怎么会死呢?他们把我的身体推走了,魂魄却掉到了床脚边,有个猥琐的男人把我捡起来,并把我带到这里。你也死了?”
“我应该是在做梦吧”我如实回答。
“哼哼,做你的梦去吧,你更该死,你等着。”
是啊,我该等着,看看什么时候可以醒来。纸上的光变得暗了些,四面影影憧憧。
级别: 总版主
44楼  发表于: 2013-11-29   
“哼哼,做你的梦去吧,你更该死,你等着。”
.....................................
我等了很久,等来了这个让人惊厥的句子。
读艾然兄,问好。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级别: 新手上路
45楼  发表于: 2013-12-02   
谢谢云兄来读,问好云兄!
级别: 新手上路
46楼  发表于: 2013-12-02   
三十三、童年

看那些童年旁边
越走越近的阴影
——我的阴影













[ 此帖被艾然在2013-12-02 13:46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47楼  发表于: 2014-03-31   
第二张可为定稿。影像的黑白和构成正好,也蛮有象征意味。
春安。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级别: 总版主
48楼  发表于: 2015-04-18   
再来看,三张同构了微妙的时间感。
艾然兄怎么不来玩了?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