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一生书》(组诗)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2-12-31   

《一生书》(组诗)

管理提醒: 本帖被 admin 从 王西平作品讨论会 移动到本区(2013-07-02)
《一生书》(组诗)

王西平


福拜书

地基下陷,菩萨保住了自身的泥
却保不住姓别和削发。慈悲,诱使莲花变得黑甜
跪拜的人,被孤独快速消遣

死亡的俄尔甫斯,用军事术语发出邀请
口舌的姿态,与爱情保持一致
他内心虚张着,散发出战后离别的味道
她说,“吻了我的人将失去我”

身体里的“不好”顶着“好”缓缓上升
镜中人运气超标,哦,浮云逃散的样子
风逃散的样子,蓝天也逃散的样子

歌唱吧。雪的表达里
充满了大水,充满了白茫茫的晚年情景
嚼竹子的沉静的动物们为今夜玫瑰立碑
魔鬼零星地搬运着空木
和纸币

厨间书

砧板上散乱的刀具,与肉食的影子决斗
那些哺乳的兄弟姐妹,你们从体内深处驱赶动物的他性
对于饥饿,应该深信不疑
或从绝望中遁入门楣,较准摇摆的鱼纹

倘若这个时候杀下一道美味,星星会自动涌出舌尖
那是油印的饼,还是手工时代的麻辣句式
你们是否考虑利用X的手法,滤掉所有的馋客

独居的人披上沙拉的酱味,凹凸不平的超现实
反射在地板上
三个太阳组合的光明柜,拥有伤心后的每一粒镜

是的,你们始终禁锢在理智的厨房里
戴上词语的面具,像古老的筷子手那样
举起红色的意志,纪念那枚悄然弯曲的柴火


渔上书


捕鱼的人,正在品尝海水的咸味
放生的念头如箭镞,飞射那冲散的恶语

远远地,是掌灯的孤儿
与琴键的黑白叛离,或与古典式口哨错乱
他们正从中获取长大所必备的蓝色技巧

而成人的游戏由闪电贯穿于深水,起伏不定的星星

那些需要仰望的,恰恰通过低头来品尝

船行至树荫,往往孤独会主动爬上来
没有人能改变,梦大于睡眠的事实

即使一轮朝日流转至夜半
亦如美好的初婴
它背负的黄昏如散架的精油,涂抹着形而上的胴体

降伏它们吧,教唆英雄归航或快速隐匿
但你不是策兰,你没有他麻醉的鞭子
和黑色语言

众生书

那些记忆在镜子里仍无表情,不断擦拭
手拿黑铁的咖啡人,部分歇洋工的农人
他们身穿自己的外形,却也分辨不清
仿佛,集体倾听沼泽里的泥泞

每个人拥有不朽而黄金的婴儿体例
或像水蛇那样穿越宽松的睡袋
古老的素描下降到地面的清澈部,厅堂的嘘声涌向边缘
他们,最终成长为眨眼的大纸人,挑逗
头顶涂抹柏油的夏娃,和悲剧式的裙边小草

他们蜗居在神的时间里,转动钥匙
在开启人间的一瞬间,满嘴吞吐繁体的谎言
或退至森林深处,躺在菇状病菌的阴翳之下
诅咒落日的暴行

落体书

论恐龙的时代,恐龙消失了
论速度的时代,速度消失了

心里的风暴盘踞在蛇背上,看谁谁就蜿蜒
抽象的,翻腾的人儿被带往碧蓝碧蓝的水域,大海的裙角
缀满了白色系的念珠

魔鬼的慈悲,引诱着特制的易碎物
瓷的边缘,一只猫的釉性人生
它拥有弹性的履历,梅花般的戳印,和中国佛仙的神迹

所谓人,在云端结出万千愁绪
或亲爱的水们,你们蒸馏所得的天书
让每一行字包庇着一个流浪诗人
瞧,他们呕的红色印证
他们久居在故事里的伟大活页
生锈的行为艺术,他们以柄来论天堂伞
以瞌睡来装点死亡
以红领巾来装扮长舌头的吊死鬼

步行至山巅偶遇黑袍道长,他背光抠皱纹里的花生皮
青云正在坠崖
一定是雨挂的落体系统中,螺丝“脱帽”了
它们纷纷向自由致敬

灾难来临,世界就是滚圆的抱紧之物
每一款内部都很分裂,人人活在话外
我只能配作某一飞瀑的画面
我反对天下井口流水的圆,和一切
毫无秩序的垂直

批判书

灰尘铺满了桌子,一群人研讨青蛙咕咕的仿声学
杨博士观了一个世纪的察,原来每一种生物从悲伤开始,从悲伤结束
与之相匹配的绕过生死组合的圆角,它们是线装书里的笔迹
是一堆纸里泅渡的幼虫

透过半开半合的合页,风拉着一个女人的手进来
有半只青果伪装的润喉片高高地模拟枝头上的清亮
她用黛玉的翘指识别满汉全席,学习学者们的鹰爪练习盖世香酥术

专家面朝大海的一面是胖大海。这是个伪命题
如果诗人是个饿死的死者呢?科学的意义是:一群背阴的人钻入一个黑洞
然后乘坐电梯下到井底,迷的底
堆满了情色的淤泥

几尾鱼矿石来识别你的职称,识别你的粉笔爆炸的响度
识别你沉入黑板的十万万座暗哑的星船
倒刺上的云团越来越紧密,大雨即将甩出大手
神坛上的一记耳光,似空中的无形对有形正在实施暴力


自辩书

如何识别自己,或赋予陌生的定义
每天看到的,不是同一个人,而是你
触摸到的蜡像部分

人人都是独立的自传体
像水车一样,生出石头的叶片
瞧,它们只是被一些简单的液体打动而已

内心的凹杯时常倾斜
那个喝汁子的人,是你吗
绷带浸湿的下一轮过客中,有你吗

一定会懂得,医院的白才是一堆真正的白
那些适宜自画像的白
猛烈地,倾向于一生的你


对抗书

雪下起来,令人不安
窗外运行的万吨羽物,撞向地面。黑暗中
我看见灵魂喝咖啡的影子
融入了纯净的资本

面包,以及吞噬的光阴运送黄金餐盘
撕扯的小剂量,刚好填饱一个深陷中的新人
我微微低头,悄然挪用树叶中的万分悲伤
原来每一次哭泣
都会治愈另一次哭泣

生来就成长在残破的碑文中
三十年终于让我明白,真正的生活不需要描绘
而是不停地抄写过失

焦虑控制着人间
敲钉子的声音,仓惶失踪于无限放大的黎明
还好,我积蓄了千年的耐力
将与之对抗

悬崖书

用枝条驱赶一条狗,女儿觉得开心
她竟然不叫我爸爸,直呼我名。她说平
然后说,熊熊。熊熊是一只玩具狗,我时常用它来模仿
一些纽扣的悲伤

窗外,有女儿多次尝试战胜的阴天
有大雪拉开的旧布单,那是去年拆洗过的秋雨
还有一棵按树的影子
搭在弯曲的长椅上

我终于看见了披着牙牙之语的麦场
和乡下绿色的八角
因为是眼睛,因为棉布里蕴藏着小剂量的黎明
女儿骑在M的鞍部,要出发了

她随身携带着悬崖书,和便携式风暴
黄昏很快来临,她的裙子在燃烧
她是夜晚的制造者
她在黑色的育婴室里
等待着一双
成年的眼睛

最后书

如果末日来临,请防范乱石作祟
出门必有准备:桃木贴身,避开清水与鸡血

穿红大衣的门徒,与另一个你尾随旋转的出口
用裸体接近的,一对螺形的死亡
坐在光中

大象的羽毛飞入花丛,没有闪亮的尖叫
没有瘦体的笔录
就连摆弄器官的预言家也无法幸免

神话终将演变为圆形的书,时间纷纷在横截物上驻足
天空正在归还诸神的金链
上层建筑的灌木
被硕大的静寂反锁

打开一些坏消息,让绝望点亮后舱
请写下最后书吧——

这个世界需要人肉焚烧的烟火指引
即使大声拯救
也不得不空腹饮下这些禁忌的
蝉片

投生书

喝牛奶的我在品李子汁,心情折入纸鹤
荒诞化解于剧情。利剑指向幕后,部分时间嘎然而止
与高原的果实同体,充盈吗,矛盾吗

日落也是一种悲伤
夜行人脊上湿冷的包袱具有大悲伤,坐在井沿上的边缘之佛
突然坠入牛皮纸的柱形灯笼

弯曲的慈悲心肠啊。被恐高的挂饰品照耀
冥纸焚烧的被迫物开始显现
我生前的最后时光可能停留在菊花上,我被迫摘下芬芳
和一条腑身饮水的民族河

投奔于巴颜喀拉的黑山

回生书

你在那边做什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拒绝私密么,再借用一千人的舌头堆起一堵布满迷底的墙

音乐应该令人昏眩吧,你在光阴下识别白炽灯
你扮演梯子上的霉斑,或像爬虫那样被小孩斩获
你被幼稚押送至菜园,衣袖卷起灰尘
与一只退化的生物多么相像,眼睛里充满了人类的液体
这绝非带刺的水,静静地生出玫瑰
我嗅出了香味中的血痂

你左手里的左轮转向右边
转向动物史前回形的盲肠
这足以包容一切真相。即使一枚枯黄的叶子
他的履历是教科中的雪
是错误的白,是瞬间凌空的黑色死者

你不得不考虑,调动工作,就像清理身体里的蒜头
给涂上清新剂。一路从城东到城西,历法转换了
日月更新了,你的画像爱上了别人的画像。时间整齐地
码在永生果的内部
每一条虫子开始挖出优质的墙角
它们怒骂着明亮,和腐朽的背景

入睡吧,回生吧
你剥洋葱的手,剑指阳光
你流假性的泪,听到了花苞松开指节的声音
你在新的岗位上,被安置在一束蓝色的
发条上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2-12-31   
拜读大作。问好!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论坛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3-01-02   
引用
引用第1楼姜海舟于2012-12-31 10:34发表的 :
拜读大作。问好!

新年快乐,问好姜兄。
级别: 总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3-01-03   
读,新年快乐~
级别: 论坛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3-01-07   
拜读西平的一生书,
我的微信号:gylx3000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