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王西平的诗(两年精选17首)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2-11-13   

王西平的诗(两年精选17首)

管理提醒: 本帖被 admin 从 王西平作品讨论会 移动到本区(2013-07-02)
王西平的诗(17首)

序曲


夜晚,不停翻捡云朵里的陈旧的谷粒
升腾的,腐败气息,请看天上的粉笔之星
噢,种子
在飞鸟之前,哪里可以得到这样浓密的明亮
三五成群,朝向窗外一片郁葱
搬运的,是叶子背面的光
借用白色前奏,让虫子们绕道而行
再远一些,是词语的译界。水草的内心
海的景致,还有岸上大美的罂粟地
诗人的一半是神,另一半是烟雾身形
每一种自由披上了晶莹的冰挂
时间竖立在四壁,瞬间生成颗粒
你相信这样的灰尘
能阻隔穿越。但不相信眼睛
请相信音乐,与黑暗挤在一起
能为你还原一双耳朵
相信那些树枝还原的果子
有着轻盈的,忧郁的甜味
每一个孩子的身上,都能找到对称的蝴蝶
拥抱她吧,石头会丧失了宁静
新的一年,在林子里
你会变得更加紧致,温暖


深海书


向流水致谢,礁石制造回放
一尾旧鱼被注入金属光,游动愈加缓慢
折叠纸里的船体上,蒸汽混淆了塔尖
易碎的高度,深埋于十二种飞鸟
低头观赏指缝光景,沙石飞走
雾气不请自来
擦拭,那升腾不定的星空
每一种仰望的念头,挟持棺木。死亡
便是照亮的舱底
有人夜挑灯影,拔取鱼体钉卯
尖利的,或向深海挺进。飞桨时咯吱作响
腋下外漏的偏方:是情色
也是阴湿的茅草


忧伤青年本纪


水亦躲闪忧伤,流过镰刀的刃主义
大片的麦子开始灼热。乡土的夜莺背负漆黑许久
突然鸣叫,陷入一束塑料的模仿品
世界之光点燃的木炭烧煮的大头鱼
混和一群自由裸泳的青年。他们为寿衣的表达穿上了雨鞋
他们走在沾满胶泥的果子边缘,其中一个
由黄昏凝结而成的农民诗人
他掌握着疯狂的,杂草的暴政
他塑造着女性的环形腰身,他用石子为雏马唤醒小名
他的灵感得益于迅速的蓝
关于睡眠的游呤就此开始
在这里在那里到处操作着气球,在高空携带着洁净的叹息
所有的人,都仰视着黑色的茄柄
和横置在星空的耻骨


再听歌特金属


恐惧就是贴在额头的纸条
所谓阴魂,就是云雾,白色又是黑色的爆胎声
你走进胡同,工具从身后升起
手绘齿轮转动,水流自动产生
一群人马滋事,在街头拾旧石器
一桩事件,或一段历史——
马成为马车成为破汽车
有人假装中弹,携带塑料制品和真相
她的眼睛眯起来真美,能透视分娩的王者
哦,民间的小小市场
有溜达的无聊雨水,云雾的阴魂
缠绕着你身子的一半。萝卜,青菜啊
在另一半
请打开阀门吧,喉咙里的沙粒一泻千里
年老时的晴朗
顷刻投射到瓷器上
人生就此失禁
前列腺,忘乎所以的易碎品
你只管收听收音机里的金属


听肖邦


每天听重复的调子
而敲击时,总会弹出半截烟头的
巨型愤怒
这样的气息
在某个季节终于奉献出了粉桃
请相信,这饱满的废墟之躯
不断接近,大于或等于音乐的真相
带着旧体制的光泽,水正在内部完工
花,却一次次落难于枝头
或在矮处坍塌
一只镂空的面包,一把饥饿捏制的泡沫
一个人,就这样与他的食物玩耍
或突然间
在喷满腥味的模具里掏出手形
林子深处,肖邦不停闪烁
阳光下,木质音节分叉的尽头
瞧,那些沸腾的植物


鬼本纪


一定是黑色的翩然之物,附着在轻盈的秸杆上
有花蝴蝶逐去,认祖归宗,彼此投抱
鬼与人的双蹼大致相同,迈过生死或
游在冰水两界。曾经,仿佛墓碑下挤压的空洞
断断续续地说鬼话,说灰烬的话
鬼大量携带菌类的籍贯,没入阴湿地
白天穿上一身的白昼
凡是与其接近者,都能嗅到乳房蓬松的味道
她哺育着那些鲜活的事物,直到死去
或者新生
一匹小马与它的鬼奔腾,蹄上摇滚开花
让暴躁的词语淋在荆棘上吧
你坐在透明的羊群里,又拆散另一座荒野的不朽
洗过的水又很快扑上来,抄袭着你前世的仇恨
纯金的面孔,鬼你有没有
灵魂扩散的富矿,搁置许久的岛屿有没有
你只是拿出黑暗中煤的部分
修复陆地,饲养毫无诚意的异草
你只是动用小小魔术,解开令人作呕的时光





云正在奔丧,天空不再承担飞翔
失眠的光跌入镜子,葵花清醒地转动
它拥有脑勺背部活跃的细胞, 在每一寸土丘上
支撑起体内慌乱的冠
草场上也布满了类似的祭物,山葡萄
和散架的甜,干燥的瘦果,和它们接近于木本的生长
然而真正的花环会指向发辫女王
和背光的剑
相信黄蜂咳嗽的粉末是死亡的诱因
相信,一簇接一簇的窠形哆嗦
相信绿头蜻蜓的机组飞旋于巨大的静默
以及盘踞在星座里的黄金刷
它尊贵的面具,倘若被抑制的重力
摘下
相信病虫变异的末梢,滑出秋风弯曲的强音
咦,分娩的祷词中
一定隐匿着内部加速的葵之石


孽障

浅水亮出磨刀石,其内部烛火明灭不定
风摇晃着塑造地震,惊慌散乱在镜面上
掌灯的人走出屋子,像一个洞塞入漆黑
顽固的老法典,榆木下雾气凝重的穆圣
大码力的刀具快过了闪电
甚至盖过经书深处一具遗体上的萤光
用项链煅造一只金色的猫,每一次抽泣在午夜
仿佛痴想弦月上的饵肉。它诱我整整三十年
这还不够,我深知其中的意味
即使全身披上了美人甲,被馋欲掏空的命运
照亮芳草,如攀爬在面包里的孽障

蚁国

我们终于回到那儿
三个人围成一座山峦,其中一人滚落
空气滑来滑去,戏弄石头上的缝隙
蚂蚁,借用一点点小怀念
束身或倾巢而出
谁也不愿招惹扎堆的黑痣
越接近人的面孔,越拥有玫瑰般的素养
它们会让暴雨成为深深的自责
或像乌鸦寂寞而死的仙丹,被一段乌木追赶
一朵花坐在它的腰肢上。或
与一棵树携手出逃
唯有灰烬,从笑声中剥离无用的风
水果熟了,只轻轻浮起它的眩晕
有时候,月亮自制一对夹子
即使手持明暗,仍需纠正啤酒的泡沫
和时间的暴动
然水过处,竹子已空
却不知它以往的身份

逝物

还记得粉红么,从一植物中探出圆果切片
春天的脸形在枝节末梢削啊,琴瑟和鸣的
中间语言隆起一对薄翅,向炎夏不间断地飞渡
路各取其长短,文人们腾起的乡土中
山民手持暗器挖云朵里的异己,要培育何种面包
或与何种燕麦抢闹钟里的杂花杂草呢
纠缠不息的啤酒花,在胸中起浪
清醒时去葡萄的皮质,和磨砂的玻璃谈杯弓蛇影
秋天了,与木材新生的婴偶
温习贝壳雕刻的经济课,和蚂蚁摆弄腐肉的起义学
一切宁静的速度中,住满了各种活跃的逝物
当真正跌入明亮的形体,冬天才得以像几何那样
在日暮之后分割河面
一定会看见镂雕
水梯子,和在热锯末中攀爬的练习虫

后裔

黄昏散失,北方只剩
三尺树荫 
夜色越积越多,大夏王轻巧滑过
目睹林子里,那些玩移木的族人
和一座在崩塌中耸立的
贺兰山
一只狗
在它的叫声里不停地抛出煤块
一群同类在洞外密集繁殖事端
党项人的羊圈失陷
我看见了,野性的黑色
带刺的枝条,和失败者瘀伤轻擦
的雨幕
而那些制造血滴的异己者
颤巍巍地仰面迎接,它们的滴下
以及
化为花束的红
我看见牧羊人
近似一个男孩的内心充满了许多自己
——这个扣动板机的团伙
他吞食火焰,越墙无数
不像传说中的那样,没有发育或
青涩南下

浣纱别传

多少年来,雨丝缠我
执笔
在一张纸上不停地分裂对仗
她一个人,坐在图案里
沙石冲撞着潮湿
古典的味道
正在海边敲门
手帕抄袭的布物
一对绣花鸳鸯嫣然进入水草
她自愿放弃了,别样的搓洗
和生长为鱼的机会
而那个男子,不是我
是别在发髻里的歌者
从空气中接来水,泡沫
或取出你冰冷之吻的小咸块
终日练习被他人挟持为奴 
有时候,隔着窗户
船来了
风却在你的毒药里消失了很久
明明是,薄情者
倚在江南的门柱上
镜子里有他白色神经的投影
小份额的蛇形
以及那些追赶她的隐蔽者
像抽象的金言
被时间突然拎起

雨夹雪

污泥咬着污呢,雨夹雪
孩子,和从黑窗户里爬出的未来
站在痛苦分娩的,那些穿长衫的蓝调人儿
和他淡淡的比喻
蛋壳里新鲜的黄昏液汁
残剩的白色翩然,端起水裂开的声音
树枝与树枝紧挨着鸽子们遗弃的
中间
人们习惯鞭打着灵枢,或在羊群中
用白瓷贴你的湿软。咩咩作响的时间里
为什么,所剩无几的三叶草上
爬满了三叶虫
而雨后,霉斑回到自信
再次回到锈迹的手柄上
或在干燥的深井里活动,并且成为
肉食的核心

三月虫物事

在遗忘的时间里,虫子们被光线分割
然后
慢慢从错误中爬出来,抓住干枯的花骨
就此赋予名字,称它们为秘密
每一种虫物,都有一颗管弦的灵魂
都有龙爪着地的时候
飞翔吧,过渡到底浅的鹅黄区域
它们在黑暗里猛烈织布。一个整体的精神
住在衣服里
或缝进风暴

第十六行

我热爱生活,或热爱
象征意义上的对白
或竭力抒情
在人间只逗留一会,便写下
第十六行
那一丝“片刻”贴在玻璃上
栗木拍打着柠檬的黄
两个时间交合的空地上
夜晚终于来临
我与前世脊梁深处的凉意
干杯
罂粟变得无比酥软
想起死前的样子
那失去了下颚的胡须
默然垂地
在茶香的末梢
续上一些叹词
在坑坑洼洼的啤酒液面上
亮出前额的身份——
我是一对人,原来只有一半
才能穿越你的风景

所谓恋人

啃下甜蜜的骨头,该上路了
天气晴好,恋人一对,生出蝴蝶结构
牵手、侧身,彼此穿插
然后翩然消失
是你喜欢的颜色在草丛尖叫,操场已备好
跳动的心
笨拙的吞吐,铅块状的词语
和你折叠的慢镜头,隐藏在暗哑的头巾里
然而只有风知道
音乐被掀起一角,大病的人
走出重音区
树木日渐稀少,春色尽无
轮椅上,跌跌撞撞升起了太阳
你同样,需要在那里订制正宗的暖
需要照耀豌豆出苗
需要将求偶的口哨安放在
灿烂的树枝上,需要在身子内部的四壁
涂满锋利的麻疹
这一切无关痛痒
或用锯齿,为你们的爱情镶上边缘
以及,因为你们的结果
留下的花痕和起伏不定的凹槽

写给女儿法图麦·王

狮子来看你喔,藏在电视里
毛发挂满了露水,山崖敌人丛生
所谓英雄摆出野战学,你的婴儿结构
练习出声地笑
空气动荡,动物世界
渗进了你的牙牙之语
童年的危险,是彩色的
你通过奔跑的物体
摇摇晃晃认出了自己。现在
依然恋上了松开的鞋带,报纸和尿片
你还抠掉了芭比娃娃的纽扣眼睛
你恋上了唐诗里的时光
押韵的秋风,屋檐下对仗的燕子
还有油漆小兔子
看见你驾驶学步车
按动假警笛,破坏花叶。落叶散尽
树木终将失去消息。我的孩子
你正在尝试自由与暴力
趁你尚小,亲吻你,像一条俯下身子的长河
大雾很快来临,玩具失灵
我得把你培育成人
音乐都是虚构的可靠之物,孩子你拥有的
学步,抓取糖果
你拥有的童声,奶水里的凹陷之物
和邻居哥哥的金属小海底
你拥有的成长史,塑胶硕果的动静
和雨水里唤醒的词语
我们一起捉拿你法图麦,一起去公园游戏
再坐木马车
你知道的,孩子
旋转是什么结构,是怎样的
一种长不大的迂回术

[ 此帖被王西平在2012-11-15 09:04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2-11-13   
沙发。待细读。问好!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总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2-11-13   
編輯了一下。好久不見
我不是一個真實的人,我也不是一個虛構的人
级别: 论坛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2-11-14   
引用
引用第2楼若小曼于2012-11-13 22:30发表的 :
編輯了一下。好久不見

我回头再弄弄。
级别: 论坛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2-11-16   
关注西平兄的语言实验,能指的丰富和所指的清晰之间的博弈,
我的微信号:gylx3000
级别: 总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2-11-16   
一些精致而明亮的水晶体,问好,西平冬安~
级别: 论坛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2-11-21   
回 1楼(姜海舟) 的帖子
几个旧作,多批评啊。
级别: 论坛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2-11-21   
回 5楼(苏楷) 的帖子
问好楷兄。
级别: 总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2-11-21   
下载,留档。
级别: 骑士
9楼  发表于: 2013-05-03   
慢慢看。问好王西平。
级别: 论坛版主
10楼  发表于: 2013-05-04   
引用
引用第9楼花已向晚于2013-05-03 21:36发表的  :
慢慢看。问好王西平。
多批,问好向晚。
级别: 新手上路
11楼  发表于: 2013-05-04   
喜欢西平的诗作。再来细读。
春野
级别: 论坛版主
12楼  发表于: 2013-05-07   
引用
引用第11楼春野于2013-05-04 06:40发表的  :
喜欢西平的诗作。再来细读。
以春兄国际的眼神,多批评。
级别: 论坛版主
13楼  发表于: 2013-05-08   
来读。
级别: 论坛版主
14楼  发表于: 2013-05-09   
引用
引用第13楼柏桦于2013-05-08 22:53发表的  :
来读。
问好柏桦老师,不胜感谢。~~
级别: 总版主
15楼  发表于: 2013-06-06   
来拜读西平,问好!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