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五)2010年诗选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2-09-04   

(五)2010年诗选

管理提醒: 本帖被 admin 从 作品讨论会.边围 移动到本区(2012-11-02)
晨起作

鸟鸣只在某一刻被当作
馈赠,其他时候都随缘了。
它来自新生的枝杈,飘落在
阳台的最暗角,它礼貌得
不能算作咆哮。微寒尚在,
晨起的孤独有些多余,但毕竟
听闻了几声早安,也总对得住
渐渐升腾的曙光了。那时,已忘掉
周末的契约,仰面靠向懒散的床头,
不声不响,半信半疑,似乎在送别
一场不醒的梦。——谁知道呢,
一群鸟如何就分享了一派空寂;
一首诗,如何就接替了一段生活?

                   2010.3.13.




闲中作

逛街约等于解闷。
穿红鞋,裸红唇
阳光正好谄媚。

不思进取。只停步于
一两声咕哝里
低头看,那是些虫子。

然后,不自觉地蠕动
如春天里羞怯的春心。
——这一切不是安排好的。

都随意到……没了章法
也许反而尽情。还真是
太闲,美得出乎意外。

            2010.4.24.




初  春

且在山泉边歇脚吧
把眩晕的影子擦洗。

树洞,你一点没发现
那里曾居住着冬眠的传说吗?

它还在——桃花还在
彩画里从来不缺小妖呢。

春风呵春风,不等眨眼
就又一丛荒草赶来伴舞了。

你一点没发现呀!虫卵
那么喜悦,像在发芽。

……无法再返归睡梦
无法寂寞,哦你,你别笑嘛。

               2010.3.20.




春  分

绿色,我无条件地爱上
你的皮肤,你的衣裳。

自由曾令我向往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现在,此刻,我情愿被拘役
在这无边的稚嫩里。

——我改变主意了
请原谅我,让我得救
麦苗已疯长于你诞生的日子
请保佑麦芒。

我投降,你回赠的爱不多不少
足够诱我变身为花房。

               2010.3.21.




春  日

我推延这派静默直至
再次迎来簇新的沉默。

春日,本该如此明艳
我的笑容已算不上刺眼。

隔河的对岸,似久久未去
早早生出了一大片绿意。

我无意,让柳絮轻拂前额
但终于有了另一番微醉。

逝去的时日只顾发起新芽
枯叶再多,也都化为哑谜。

悄然间,芳香几度无影无踪
如我旷日的沉浸,那般痴迷。

              2010.4.10.




惑中作

晴天露出了它的真颜。
我喜欢这节日,胜过喜欢
那一丁点儿爱的祭日。

我不想重复昨天——
无论,值得留恋的果汁里
还残余了几滴天真的涎水。

光芒是崭新的,起码
已分辨不出谁更错误。
那么好了,去听鸟叫。

这次我真的下决心了
戒掉烟,戒掉好玩的困惑
去恍惚记起糊涂的生日。

            2010.5.1.




假  日

人们乐于找到这样的藉口
来消费闲情
去踩踏公园。

变身为另一物种
从办公室的喘息中抽身
化入熙攘的街景。

人们乐于寻根
追讨被岁月带走的好奇
把每一种嬉闹,当作快餐。

并无心于去回顾
那些寂寞的地址
怎样把自己典当成陌生人。

人们乐于迅速地回归快乐
让热闹的汗珠一一排队
井然如珍异的沉默。

            2010.5.1.




春  山

已无心插柳
漫山皆是柳絮。

飘飞的心曲,那时
也在枝头上小憩。

哑口只顾前行
桃红,兀自鲜艳了眼病。

野径偶如褶痕
山脊上把玩沧桑。

又是一春了,又是
石缝间沸腾着窃语。

那无心的人,在浅溪中
木立,鹧鸪一样清寂。

           2010.5.2.




午  夜

我谨守这秘密
并逐渐变成了秘密的一部分。

(你不必去看穿我
真的不必。)

甜蜜的午夜,我已做好了
孤独的准备;当然我会反悔。

(因为音乐都实在太美了
这你是知道的。)

……你也一定会喜欢上
不怎么奢艳的晚餐。

(是呵,和那些陈旧的悲伤比起来
我是有些过分迷人了。)

那好吧,请允许我同情你
同情天际无眠的星光。

               2010.5.27.




初  夏

1

我微醉。早已辨不清
朋友递上的杯具,那时时间
漫无目的地游走于一片槐叶上
那时我,正反刍微温的喜酒。

2

短暂的忧愁不待咀嚼
就寡味了。我尝试新的眼神
直到蚌肉里有了旧的炎热
我怀疑,大餐就要醒来。

3

它龟缩着,像往常一样
洁净而诚实。只是碰巧看到了
一场略显稚气的魔法
很例外,主角不是我。

4

如约而至,雨季之后的
又一轮空寂。我更换了巫师
让一个顽皮的孩子住进身体
他还不知道,我有多幸运。

5

但秘密多少有些呆腻了
有人已开始诡魅地流汗;日影下
情书繁殖了一地。哦六月
亲爱的,我是你最隐蔽的恋人?

                 2010.6.10.




忆杭州

湖边,缓行或疾走……
游鱼那时也忘记了昏晓
内心的旱灾偶尔停下来,换了篆体
遗落于西泠印社。

                 2010.6.21.




忆上海

繁华隔着衬衫去触摸
一个孤儿。浦东,浦西
已没有更多孤独让出空座
去让水冷却,让王子藏身芭蕾。

                  2010.6.21.






隔夜,欲望之花
妩媚而静谧。

窗台上,空气盛开
绚烂好似明日。

一幅画走过时轻极了
因娇小,而被谣言嫉妒。

一个人羞红着脸,蓦然间
邂逅了节制的美。

声音都在某一刻撤退
铅笔的咳嗽,也不例外。

诗,好狡猾,还在小睡
谁也不能性急地吵醒它。

            2010.6.21.




夏  雨

它来得正是时候。
我倒不是说,我很多余。
久旱,已有些弄乱了曲谱。
我已枯涸了我的低音。
它来得急,甚至忘带了
雷声和鼓点。我拍手
它已打湿我的头;我呼吸
它正淹没我的名字。
它哭了,很伤心的样子。
我只是说出了我的渺小,
就让它哭出了一条雨巷。

            2010.6.24.




观球记

凌晨,一只拖鞋趁机混入了禁区
它长得黑白相间。我已辨不清
哪边来自黑夜,哪边来自白昼。

借助裁判,和威士忌,才回到了
醉醺醺的沙发——我捐躯的主场。
并光荣地忘记了我和生活间的比分。

那时鏖战正酣,失窃的草坪上
人们玩命争抢着天赐的失败。
我的天,你死我活就那么感人吗?

偶尔,一个伪装的球迷发出的嘘声
并不比耗子的尖叫更管用。最多是
为炎热的星空再追加几张黄牌。

与其被封为疯子,那还是饶了我吧
让我叛逃向更强大的一方,等它破门
等它狂欢,等它把我从酣梦中解救。

                      2010.7.6.




雨  后

一时间,时光不再忸怩
树叶不必大摇大摆
都有了新的睡姿。那是诗
沿着秋露未消的草茎
一点点蠕动……抓住它!
快抓住它!那幻影。

           2010.9.22.




节  日

人潮漫过了寂静的盲道
于刺眼的路标上,斑马停驻。
偶尔,树叶与书页
阒然翻动,那来自茫然的街角。
……热闹已淹没孤愤的遗址。

                 2010.9.22.




桂  花

于此,它绽放平静的消息
似要忍受又一轮恭维。
它香,这谁都知道
但不是谁都可以亲近
——除了那根翻动唐史的手指。

                  2010.9.29.




九  月

好吵!早晨不像早晨
晚上不像晚上。还特辣
还特别的不靠谱,酷似一头
发情的洋葱。这多么不像九月
在日历上最后撒娇的日子。

                 2010.9.30.




路  角

还好,转身即到
荒凉的下午在此停靠。
(每个人那时都在迟到。)
没了虚情假意,多了念念叨叨
哦这世界,多麻烦,多奇妙。

                  2010.9.30.




节  日

于秋日里,它只是平淡的一天
无风,多云,透着余热。

它不再厌弃流言
和广场上的气球;那些喷泉
它甚至不再去盘问它们的籍贯。

露珠也茂盛极了,如人群。
一切都湿漉漉的,浅黄已爬上
季节的额角,呢喃已弄丢了
最初的原色。

它有时斜倚在一边,而旧殿
早上就被鸟鸣沐洗过了。
仿古街上,它的诞辰依然昂贵。

熙攘之后,它偶尔的寂静
让背影都慢下来,找自己的主人。

                 2010.10.2.




书  店

她秘密的爱情无人知晓。
她换了新颜,只留旧日
在扉页里。

那时,人、纸、琐屑的咳嗽
都莎翁一般玄奥。

提包忘在楼梯上了。小憩的
是博学的拉链,它出品于1983年
……一段童真的幻梦里。

                   2010.10.2.




长  安

汉唐何其不堪,纷纷退场
阒然垂落了历史的衣袂
任一道道褶痕,遗迹于乡野
化身犬吠、桂香、隐士的田园
从此只有传说,深埋向滚滚山雾
和未曾吼尽的秦腔。

                 2010.10.6.




南  门

城墙外,夜拥堵如人流
——热闹的生活刚刚开张。

它索性忘记了古时的身份
只绰号般,露宿于繁华周边。

               2010.10.18.




祥  峪

正午,老农匿迹于板栗林中
一袋烟工夫,他就收获了喜悦。

淳朴如水,狡黠如山涧的蛙鸣
每一个旅人那时都无愧他的知音。

                 2010.10.18.






玩腻了站姿,它而后想到了
蹲踞的鸟、侧卧的霞光。

无一保留,出卖了年轮的秘密
它才后悔——廉价的风声错过享用。

                  2010.10.18.






1

它是我的属相,我的命——
如柔软的愤怒。我多么无知
呼它为兄弟,仿佛已吮干了毒液
让幼稚的生活结痂、蜕皮……
我知道我们何其相像,“貌似善良”。

2

它置我于死地——没有廉耻
只有花哨的逍遥。在草隙间
我们将暗号滥用到最响
但从未交换过外衣。它的美艳
我无意惊扰,自顾自冬眠。

3

它委屈的样子我至今难忘
盘作一团,仿若已遭世界的遗弃。
——它也无从判定自己是否在说谎
它好可怜,即使恋人也面露凶光
我只经过它,却总忘记了亲吻。

4

它变身一位美女,令我发怔于
这奇特的幻术中。已无所谓籍贯
它来自一个神秘的传说,又缠绕了
更多的梦境。它究竟是谁的前生?
我丢弃着疑惑,竟隐约长出尾巴。

              2010.12.3-4.




冬  日

既已如此,就默认吧。
寒风已带来另一派风景
何不坐而观之?任落叶
划过偷闲的肩头
去私会又一条空巷。

既已如此,就安享吧
萧条的枝头不再陌生
其中更有玄秘。如晨雾
那原是一场恩赐
披着面巾。世界格外清渺。

            2010.12.5.




午  休

我想到一件暧昧的事情
我不说。它自己会来。

经过乏味的午饭,那消息
似一阵风一样散播出去
不让人领教它的凶险
只让人知道:梅花盛开。

我疲累了一上午,此刻
有点悠闲,有点
得意洋洋或是情不自禁。

一支久违的曲子正陶醉于
这番漫不经心。墙角上
蚂蚁们半睡着,像一个个
被放逐了的古老的文字。

好在,沙发收留了我……
那侧卧的世界,已无须仰视。

              2010.12.8.
级别: 骑士
1楼  发表于: 2013-03-17   
欣赏,提读。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