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我喜欢的骆驼诗(添加中……)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2-06-23   

我喜欢的骆驼诗(添加中……)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风月大地 从 诗人专辑 移动到本区(2012-09-01)

◎我和我的诗、生活



一瓢水,一把青菜
你牵着我,去够生活

把木头劈开,把信仰
架到冰冷的火上,煮一下
这是你教我的
技艺,现在变得愈加清晰,夺目
哦,豆油是不是快光了
桌上的旧报纸,仿佛中东局势
凌乱不堪,其实,我也一直在尝试
一边涂涂划划,一边装模作样
的整理,嘿
心有余,力不足
你想在大海中
一叶扁舟,阿拉法特想着
耶路撒冷飘满你一样的哈达
嘿,都快凉了
我们吃面吧,顺便看一下盐
明天还够吗。

2004.5.3 于沈阳

◎与槭叶


我写的不是诗
是石头
打落的牙
被手帕捂住
愤怒在虚伪中
挣扎
被酒醉的秋天
吐出
满山冈的血红色
为一条曲折蜿蜒的小径
壮行

2004.11.3  进京途中


◎ 太平街


走在太平街上
阳光很足
但我不能停下来
我有点渴

太平街的两旁
挂满白加黑的药品广告
白天吃白片
有精神
夜晚吃黑片
有力气

2000--2004.5.2


◎旱土


大鹰成为侯鸟
每年春节带回关于雨的信息
足不出户的麻雀
遇到前所未有的考验
麦杆明显瘦了下来
而蝗虫们却每每振翅欲飞
不信,请随便撒一网
五只蝗虫,三根小麦,两棵马齿苋
没有雨水可以滋润
没有雨水可以施肥
太阳,一如既往光芒万丈


从容的听着蝗虫的歌唱
从容的听着庄稼祈祷

1998


◎谷底的露水


北京十一月
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
吃着半盒冰冷的剩饭
坐在城市冰冷的街上
谁来同情他哩
正午的阳光很晃眼
不温暖
一辆公交车驶过他的身旁
我坐在车上
孤独的一个人
冰冷的一个人

1999.11.27


◎剃须之诗


七月。右手握着收割机。
在下巴状的土地上。收割庄稼。

大地的胡子稀稀落落。
站在面庞底部的焦渴里,举头
仰望长空 是谁带走
乌黑的沉甸甸的积雨云
单单是风么
把阳光和雨露皆收入怀
是跌落的草帽

左手(举着一面小镜子)欲言又止。
变色的头发在暧风中显现出不易觉察的乱
粗壮着


◎白


你们拿一张纸给我看
我说:白


你们用力把纸折了一下
我说:白


你们把纸粗暴的揉成了一团
我说:白


你们生气了,把纸扔进路边的臭水沟
我早就愤怒了
但我说:白

2004.11


◎穿衣服的骆驼


害怕湮灭于日渐扩张的沙漠
又无法忍受动物园笼子的温柔
流浪到城市
不得不打扮成人模狗样

衣服灿烂。有大有小
的帽儿。形态各异的戏场面具
厚外套。假劣的蓝色
内衣。弹性良好的红色
袜子。口径不一的鞋

一件一件
一天一天
粗骨骼的骆驼总是很卖力
在穿

众多的弯曲
如这首高低不平的诗
骆驼一直没有穿好
但他一直在穿

1999--2004.10


◎在沈阳


它,红与黑的搓衣板
整个构成一斜面,靠着铁岭
的一头,翘向峥嵘的东北方
另一端浸入盘锦湿地
孤独的丹顶鹤将发现
它在隐隐向大西南洇去。
南京北街24号像一个银白的鸟巢
8点钟进去,不带着冷风
细叶文竹摆满走廊与瓷质台阶
洗手间在前方5米处。
青苹果飘满了坐着椅子的房间
——领地需要探索。
每日5点出来之前
你都要想这些枝枝,它们赏雪
在你看来是饮水,流放的布
仍然保持着向上的理由
当天色一一暗淡如池中水
自由的半透明的雾,露出圆润的乳沟
除却天堂的炊烟,谁知晓
将压起皱折的白昼褪下
在远山与小窗之间慢慢搓洗的人
内心是何等辽阔、纤细
2005.1.23 沈阳


◎连枷
——写给父亲和母亲的一首诗

一副连枷
由两部分组成:枷杆,枷叶。
枷杆是陇山的一棵苦槐:硬实
枷叶是渭河边的荆条:坚韧
山风呼啸的岁月饿着肚皮一声不吭
山洪爆发的季节弯下身躯默默忍受
只等那金黄色的秋天摊满麦场
只等那金黄色的沉甸甸的秋天摊满麦场
连枷再次赤脚跳起一年一次的欢乐之舞
舞得幸福四溅,舞得热火朝天
一副连枷,由两部分组成
枷杆是大,枷叶是妈
2002.3.13---2004.11.23

◎赴会

都市的脸灰乎乎的
看不清结构。一个孩子的手
从喧哗的车窗伸出
他想揭下冬天的面纱
他想塞住自己小小的耳朵
在这个灰色横溢的时节
他在想雪

◎我把树顶在头上

春天来了。
树木发芽。
她在树上荡秋千
好看得像一朵朵梨花

残余的几块乌云、伤疤
从树上跌下
消失于广袤的、被春风掠过的土地



◎忙

我正在忙。
我两脚悬在空中
比走路时更忙
不知不觉中它们学会了思考
或正在变笨 还有两只手
捏紧接着又松开 这些小蜘蛛
吐出的丝线已经越过视野和耳朵
或在逐渐抱起我自己 嘴上长出莲花
我从镜子里看出 它已经学会激动
它比忙更忙。
大脑已经没有了思想的空隙。
它不知道忙为何物
2005.4.4 郑州




◎冬,雪花

冬日两极,坚冰万丈。
是谁把世界分出了南北
是谁让地球诞生两极
亿万年的冰川上,鸟兽绝迹
是谁挂起灯盏,抵御黑暗
发出五彩斑斓的人类语言
只有它,可以将世界装进童话的布袋
只有它,可以把地球纯净为白色水晶
雪花,宇宙间最小最透明的花是你
最大最辽阔的花也是你
无论飞多高走多远
依然处于你视线,无论何时、何地
只要有人呼唤,你就会出现


◎横渡大海

此地决非久留之地
喝完这杯酒,我可以告诉你
我的翅膀长硬了你知道吗
你可以再点些萝卜,来点醋泡海带丝
我们大口地吃,让雨哗哗下
直到夜色,露出裹尸布的面目
咸鱼翻过灰白的肚皮
再见了,我的泰山。
我的语言短促,模糊、低沉
我的翅膀决心横渡大海

[ 此帖被曾纪虎在2012-06-23 19:24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2-06-23   
6月19日,在上海见到骆驼兄,是胡桑(递个私信哦:他的方向感太牛啦。各位以后到上海玩,抓他做向导绝对靠谱!)领我去的。那会胡桑和我在复旦刚听完一个讲座,他接到一个电话,是驼语。

约见广友兄,也见到了同济大学的其它的大学生诗人。骆驼兄在我那盘桓两日,去南京。

我们二人商量了一下,就我的眼光(虽然不太靠谱,我现在杯具了,老花眼加近视眼)挑些《慈悲的暴力》中的诗作出来。

这两天回吉安的想法很严重,我挑出来先。回家后再写些读后感。

欢迎有心得的朋友留言。砸砖头,不怕;“你(指骆驼)的命很硬”(广友语)。送鲜花,呵呵,他定然高兴。
[ 此帖被曾纪虎在2012-06-23 19:27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2-06-25   
首先感谢纪虎兄认真的阅读与喜欢!


之前与纪虎兄交流不是很多,多少以为他的“特拉克式的忧郁气质”(广友语)会与我的山野之气有异,在论坛上,他也比较偏向于一些阴郁、冷僻的诗,有时也很执著,又看得出来,他有自己的向度,他的诗句冷凝,节制。譬如,他似有一个集子,取名为《枕石诗存》,枕石二字,确是值得玩味。有硬的质地,又让人联想到石头的冰冷。后来,纪虎兄读了一些我在2010年的作品,这样回贴:再读这些有着强悍心魂的文字。这个评语一下子让我感觉到了纪虎兄心中的热情,我感觉到他正是一位有着“强悍心魂”的诗人。所以,那次我们通过QQ聊了半天。包括有关风月大地论坛所进行的我的作品研讨会的事情,也与他进行了一些商讨,从中我感受到了他的认真与严谨作风。
   这次因事去上海,去前先在群中透了一句,恰好胡桑兄看到了,嘱我届时聚一下,所以到上海的第二天早上就给胡桑打了电话,恰好得知他和纪虎兄在一块儿,一听,二位说现在就赶过来一起吃午饭,于是他们坐了一个小时左右的地铁赶到了我住的酒店。吃完午饭,间或聊些诗歌,但是他们二人互聊的时间更多些,我边听边上网,这样盘桓到了下午,又给广友兄和茂盛兄打了个电话。茂盛兄在开会,赶过来要几个小时的车程,又邀请我到他的岛上去,我说这次就算了,过几月有空再来。广友兄也非常忙,我本没想到有空来聚,后来说第二天中午一定抽空见个面,一起好好聊聊。
   这样的缘故,纪虎兄便要我退了房,晚上到他的宿舍去睡,第二天方便相聚。这样我们之间的交流逐渐多了起来,他带着我一起逛了同济校园以及旁边的公园,中午十几个人一起会餐,下午四五人一起坐在江南的凉风中阔论清谈,旁边塘水潋滟。及至夜晚,又从语言的角度,从细微之处,查寻我诗中有无硬伤。比如他读了我的《楚王绣花》,便从网上查看,楚王使的什么兵器,结果一看是“霸王枪”,与我诗中的“金枪”吻合。我诗中有“杏花谢了,梨花又白”之句,他便上网查杏花与梨花的花期。此举让我动容。

哈哈,先絮叨这些。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2-06-26   
骆驼兄的诗 随着灵魂的音乐 大步向前  更多的是向外发送的诗  (可见内心强大)  兄写接纳的诗会是怎样的呢   期待  :)
[ 此帖被潘以默在2012-06-26 19:27重新编辑 ]
未得詩魔降,閑時風月吟。
级别: 总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2-06-27   
引用
引用第3楼潘以默于2012-06-26 19:21发表的 :
骆驼兄的诗 随着灵魂的音乐 大步向前  更多的是向外发送的诗  (可见内心强大)  兄写接纳的诗会是怎样的呢   期待  :)



感谢以默兄精华点评!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接纳类的诗,哪些是接纳的诗呢,待兄有空阅读了诗集,从中找找看,呵.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2-06-27   
廿一不著四相


黑骆驼 著

圆满背后佛影如刀
刻龙画凤铸金镕木
瘦竹点世,空杯盛月
酒钵的宇宙里
神魔佛鬼道俱失


三十     黑骆驼

  不著四相 著

黑的夜,水运肆意
晨露攥聚三五天星斗
沙漠中撑起舟楫
萤虫闪烁细小的灯火
打量起苦行的寂廖



不著和骆驼各依《月观》诗名写诗,并又都写到了对方,二位诗人,我都有幸见了一面,各人所写也正印证了两人各自鲜明的个性,二人在诗中都极讲究字句的锤炼,古风显出,却又现出各自分明的特点,不著兄的诗中有一种浓烈的关怀精神,对骆驼命运的现状和前途,即关心又饱含诗人的欣赏,印染一种浓浓的兄弟之情于中,同时,他的对骆驼的忧心和欣赏又夹杂有自己复杂的人生情怀,诗举重若轻,禅意精纯,诗人显得成熟老练慈悲。而骆驼兄写不著兄的诗好象更多是在写自己,霸气尽显,让人感觉到骆驼兄在现实中不屈服、无遮拦的个性,我初见他时,就感觉他是一个命很硬的人,同是也是一个可贵的真人。这个真和他的力量结合在一起,有一种神秘的慧缘隐藏其中。二人相互的唱和奇妙相映,显出张力,堪称一绝。
——聂广友





兄的是发送   不著兄的是接纳  呵呵
未得詩魔降,閑時風月吟。
级别: 总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2-06-27   
早在盼望了啊 想着与诗典一并购买 要有签名的  :)
未得詩魔降,閑時風月吟。
级别: 总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2-07-01   
回 5楼(潘以默) 的帖子
谢谢以默兄翔实举例!的确,我写的有关发送的诗太多了,以后当留意,这样写比较耗气呵。昨天还和几位兄提及你。问好。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2-07-01   
引用
引用第6楼潘以默于2012-06-27 10:29发表的 :
早在盼望了啊 想着与诗典一并购买 要有签名的  :)



个人诗集呢,也一直都没有发送,想着诗典出来后一并寄达,可是种种原由,诗典一直迟迟不能面世,一直延至近日,先出了一百本,我已请她们发了一些往湖州来了,想来正在途中,三两日便可抵达,但是做的怎么样,我实没有底。 拿到书后,我会发个消息给大家。问好兄,谢谢关注!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2-07-02   
我昨天收到了一个短信,是否已经到了,我现在去学校看看
我的微博: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级别: 总版主
10楼  发表于: 2012-07-02   
回 9楼(三缘) 的帖子
抽空去看一下,这次先发了2本快递,三十本是货运。有消息,我好给人家打款。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11楼  发表于: 2012-07-02   
已经收到了两本,问好骆驼兄弟!
我的微博: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级别: 总版主
12楼  发表于: 2012-07-04   
骆驼兄 我发了个站内短消息 请查收  问好!
未得詩魔降,閑時風月吟。
级别: 总版主
13楼  发表于: 2012-10-07   
回 12楼(潘以默) 的帖子


以默兄近安! 近来俗务非常忙,本欲上月去湖州也未能成行,若去想着与兄一会,只好待下次了,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