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月度评论》11     风月大地四、五月诗选评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2-06-17   

《月度评论》11     风月大地四、五月诗选评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风月大地 执行加亮操作(2012-06-17)
《月度评论》第十一期    风月大地四、五月诗选评


选评人:马入华山、边围

目录(按诗题首字母排序)
1.   北章村———————————————————————————戈  多
2.   春夜落雪——————————————————————————飞  廉
3.   春日小札:撒野的狗已溜入山中————————————————黑  光
4.   春夜,半醉而作———————————————————————边  围
5.   倒退的火车—————————————————————————罗霄山
6.   得劲类春天—————————————————————————秋  水
7.   儿女注———————————————————————————杨  典
8.   非洲铜管——————————————————————————维  庸
9.   绝句————————————————————————————王  敖
10.  空宅————————————————————————————翩然落梅
11.  梁丰园记——————————————————————————云中狗
12.  木狐狸———————————————————————————施茂盛
13.  那儿的夜色并不太远——赠胡桑————————————————曾纪虎
14.  琴声如诉——————————————————————————窦凤晓
15.  去绍兴看望秋瑾和徐锡麟———————————————————刘  频
16.  述梦————————————————————————————炎  石
17.  为过去时代所抒发的感伤———————————————————湖北青蛙
18.  星群来信4—————————————————————————聂广友
19.  宣城,1975—————————————————————————柏  桦
20.  爷爷————————————————————————————草  树


1.北章村(戈多)

多年以后,我还记得那个前途未卜的下午
……还是忍不住溜过去,尽管
大人一再阻止我。有个小伙子失恋
跳了井,被捞上来,头泡得有猪头那么
大,他们边说边比划着。八岁的我听完
头发乍起来了,心扑通扑通
伸长脖子往里看……井里黑洞洞
黑色声响似有若无
寒气从后脖梗子往上升……变故叠生
坐实了:不听大人话,小孩子总是要倒霉的
我快三十七岁了,至今还光棍一条
看来阴魂不散……那眼水井一直都在
审视着我,然后穿上我的身体
我总能听到水井里的未知声响
——它到底还要主宰我多久?


马入华山简评:
    投井的失恋小火及黑洞洞的深井与我的“光棍一条”并无必然的关联,而大人们的谶语及“黑色声响”对我的主宰显然荒诞无伦,但读完诗歌,不禁沉入诗人刻意营造的神秘氛围,一种不祥的宿命之感袭上心头。这一切得力于诗歌的叙事美学。在非理性的逻辑中,诗人于过去和未来之间建立了一座阴森的、宿命的桥梁,而这些并非诗人的意图,我想,对于命运的困惑,对于前程未卜的忧虑,才是真正的鹄的。



2.春夜落雪(飞廉)
 
窗外,细雪。想起父亲
年轻时说过的一句话。
 
忧思羁旅在指甲上,
寻一把穿黑袍的剪子。
 
凌晨三点,
看完了《秋刀鱼之味》,
 
对面人家的瓦,隐隐发白。
杜鹃催晴,明早
 
这瘦弱的春雪,将寂然无存,
女儿也将悄然长大。

马入华山简评:
    这是一首小令,它精致、细腻、单纯,也因此动人。细雪中想起父亲的话,一句“忧思羁旅在指甲上”将闲愁、懒意与耽溺之态一起呈现眼前。在看完《秋刀鱼之味》这部关于父女深情的电影后,雪已覆盖了瓦顶,在那一片洁白、静谧的“凌晨三点”的寒意中,藏有女儿多少隐秘的心事?秋刀鱼预告了父亲寂寥之秋的到来,而杜鹃催晴,春雪中的女儿将迎风长大。尾句中“悄然”一词,使得关于成长、老去、孤独的感伤蔓延开来,宛如天地间簌簌飘落的细雪。
    这首小诗与《秋刀鱼之味》有互文关系,看完电影将更易感受它令人心颤的颓美。



3.春日小札:撒野的狗已溜入山中(黑光)

1、
水在火里小憩,一阵风
卷走了我的草鞋
不消说:天不亮,人不起身
撒野的狗已溜入山中

2、
洁牙,沐浴,吻
深入沟壑和草丛
一只鸟飞离了翅膀
一支歌撬开了嗓门

3、
点一支烟吧,趁夜色还没有跑远
拾起那根还能划亮的火柴
划——划——划——
在我身上划出火,划出水,划出
昔日荡漾河里的呻吟和影子

4、
从你的袖口拽出我的手
从你的舌尖捉回我的唇
雪线之上,杜鹃怒放
雪线之下,冷杉葱茏

边围简评:
        奇思是诗意的重要生发方式,这尤其需要感官的敏锐。在全面调动视觉、听觉、触觉的一首诗中,黑光用简洁的语言呈示了事物之间固有的奇妙关联。从“水”与“火”的关系开始,二元关系的奇特之处一直存在着,“鸟”与“翅膀”、“歌”与“嗓门”,直到“手”与“袖口”、“唇”与“舌尖”,都构成了一种令人惊愕的美感。而遣词设喻中的直接方式,也使诗行间有着内在的刚劲。同时,由于语句的精炼,意象也发挥了更大的渲染效果,传达出事物间深刻的矛盾内质。在更多样态的诗作中,黑光的表现手法纯熟而多变,而其硬质的语感却是一贯的,不时叩击着人的感官。




4.春夜,半醉而作(边围)
 
苍老的月,跌入琴谱
一时竟乱了步调
连莺啼也跟着踉跄。
 
风偏了又偏,一遍遍
滑过后山的右耳
“沙沙”的已不是枫叶。
 
急欲去叩门,幽谷中
狗吠常多于佛音
清静何时变得奢侈?
 
樵夫与猎户,皆返乡了
如此孤僻的天堂
最不缺少散逸的心。
 
谁都可来听我歌吟呀
虽我比顽石还莽壮
比泥潭还糊涂,而我——
 
于尘世再无娇羞。请随我
坐于树下,“来,来,来喔
一同荒废这诡魅的梦境……”

马入华山简评:
        在我喜欢的诗人中,边围的细腻是独具一格的。他在精致的罅隙中,也能腾挪自如,我深以为这不是雕虫小技,而是大手笔。我相信溪流中浪花的跳跃与大海里波涛的汹涌一样有力。而比起那些故作的豪放、粗砺、鄙俗之词,这细腻之诗更有动人心魄的力量。看这首半醉之作,多么醉态可掬,又多么率真自然,能不动心?
        诗人“半醉”,而诗歌紧扣“半”字去写,唯有“半”字才能见出“醉”之妙趣,大醉的糊涂或癫狂都将破坏了诗意。看那苍月乱了步调之前,跌入了琴谱,引得莺啼踉跄,这微妙的体物直逼花间词人的艳丽,又决不失神采。而酒后的山中寻访,更有隐者之风,人的摇晃变成了风的偏斜,一句“狗吠常多于佛音”破除了幽谷之枯寂,好去容纳一颗“散逸的心”。“谁都可来听我歌吟呀”音容并现,尽显醉后的放松、超脱之态,真是宛然如画,末句“一同荒废这诡魅的梦境”,在醉言醉语中,也夹有人生如梦的感慨,轻盈之中,不失稳重。
        边围诗歌在诗行的形制上是十分讲究的,我看他的诗都刻意地注意着跨行及排列之美,这一点亦非小节,有时间,可以细细琢磨一番。



5.倒退的火车(罗霄山)

请倒退吧,亲爱的火车
请倒退到他童年的小木屋
在他的作业本上
画一只作势欲飞的鸟,倒退到煤油灯芯里
烧成一只火凤凰。
请倒退吧,亲爱的火车
和火车上的枕木,请枕木回到一棵树
继续与鸟雀的爱情。
请钉子回到矿层
煤渣回到最初的森林
爱,回到胸腔。
回到野兽们狂奔的时候
请野兽回到童年,人类回到鱼
我们回到洪荒的尘粒。
我坐在山坡上,口含草根
众鸟低回,群山逶迤
我大声叫唤:火车你请回吧
请退回到凤凰烧死之前
回到诞出你的隧道
请隧道缩回山体,请生活缩回
要扼住我们脖颈的铁钩。


边围简评:
        从想象到现实的距离倒底有多远,每个人都会有各自的答案,而罗霄山的回答更加响亮:那是从“火车”到“生活”的距离!在一个尽力拼比前进的时代,“倒退”也许是荒唐的,而火车的倒退更是匪夷所思,但在罗霄山这里,却有如一种打回原形般的心灵回归。诗风扎实稳健、质地硬朗,使罗霄山的表达独具了冷肃的语感、沉实的内质与深敛的寓意。每每,激情于诗中暗涌,内心的块垒砥砺于凝重的气氛之下,有对外在世界的警惕与搏弈,也有着对于生活和命运的内在探询。想象中的那列火车也许还会继续倒退,直至“脖颈上的铁钩”终有一天松脱无形,而罗霄山无疑还在坚实而稳定地用语言寻找着“爱”的“胸腔”。




6.得劲类春天(秋水)
 
几个春上可得劲
木有恁长过,一家伙弄了几哟月
蝙蝙蝠都大白天里飞,对住树枝撞
当院类桃花别雪还白类
割草回来,你抗住个篮子打俺家过
咋不敢抬头啊?我看住你类脸都红了
小铲把叫你磨类光溜溜类,系篮芯类红绳子可干净
我养类布鸽都暖小鸽了,你看见某?
它们给铁桶弄类窝留卧着,别女人坐月子还老实
该明个你要生孩子了,我给搅汤喝
我会打鸡蛋穗,还知道下多少红糖正好
你生孩子类时候也搁到三月三哈
都不冷啦,花开类还是跟几个样
你妈妈来喽都叫她住东间类
也不叫她弄恁些小孩子类衣裳了
多撕点屎布都中啦,也不冷
等小家伙长大,咱给他上学
不盖楼哈!叫他当个老师,不类当个官
当个医生也管.其实上,我可喜欢种地
就是怕你鸡巴说我某出息
唉!说恁些,你也不知道看见看不见
反正又一年啦!春天得劲啊


马入华山简评:
        这是一首典型的方言诗。按照柏桦先生的观点——口语诗中最好的就是方言诗,因为只有方言才是真正的口语——无疑,这首完全用豫东口语写成的诗,是真正意义上的口语诗。诗歌描摹的是一个乡下青年男子,在漫长的春日向相好的女子倾诉的絮语,男子的憨厚、质朴在声态宛然的方言中楚楚可见。他感叹春天的温暖、舒适(可得劲),看见鸽子正在孵卵,于是联想到女子也应在这个季节生养。继而想到坐月子、养孩子、丈母娘来照料、小孩子上学以及孩子将来的职业等等。而从诗中女子过门而不敢抬头可知,这对男女实际上尚未成婚。这里有乡野的俚俗,又有朴素的真情,深挚而风趣,声情茂美。
        我老家在皖西,挨着河南,加之早年有几个河南的同事,所以读这首诗基本没有语言上的障碍,初读便有浓浓的亲切之感。这样的实验之作,大约很多人读不懂,但方言诗也是不可翻译的,因为俗与雅之间有着天然的鸿沟。




 7.儿女注(杨典)
 
儿时,你看什么山都会像一弯鹰钩鼻子
有人在路灯坏了的巷子里尖叫、踢球、睡竹凉椅
毛主席逝世前,蚊子总喜欢咬我的手板心
在夏夜,在珊瑚坝,我听大人们谈起过巴枯宁
 
蒲扇、酸梅汤、川北凉粉中的花椒气息
歌剧团养鸽子的人,已随鸽笛之声无踪无影
如今我们也都已为人父母,才终于听懂了江姐的话:
“孩子是革命的后代,要让他们经得起风浪”
 
而更深刻的是“秋晚莼鲈江上,夜深儿女灯前”
更伤心的是空巢老人。虽然每个儿童一出生
便自带风水。虽然无神论者们也不过就是想去广场打鬼
但小公主已推开了窗呀,她让朝霞折叠成我们的皱纹


马入华山简评:
        杨典的“注”系列时而悲愤凝重,深掘人性之丑;时而轻松谐谑,调侃时代乱象。但在四、五月的作品中,一首《儿女注》显得格外不同,诗人不再嬉笑怒骂,而是将笔触探入了深挚的亲情感怀,在沧桑、易老的感慨之中,演绎出为人之父的一片苦心:“经得起风浪”是对儿女未来的隐忧,“夜深儿女灯前”于漂泊之中向往家人团圆,而空巢老人则独守门前日夜盼归。儿童自带风水,但父母无法割舍的牵挂也是宿命。诗歌尾句格外深情,“小公主”的称谓中洋溢父母的慈爱,而“朝霞折叠成我们的皱纹”,在老去的悲哀里,更有着生命更替的喜悦。




8.非洲铜管(维庸)

一只铜管,大于唢呐又小于
小号。和黑色的小手鼓一样,来自非洲。
一块红铜,在两条黝黑的手臂下
叮当煅打,蜥蜴曾停足在他的脚下
那黑人赤脚,或穿着夹脚拖鞋,
细沙和灼热包裹,一团干燥的白气四下弥漫
混合着炉火,需要些珍贵的水
浇洗,挝弯一张铜皮,卷起,
敲打在敲打。扪切,镂空,压印,裹上
鱼纹花饰的银皮,挂上铜环,
加温,冷却,调教吹口。
一声长鸣像一个婴儿的哭泣声,天空的鹰
或许转移过眼睛,看着新异的生命
进而在欢乐的舞蹈里,贴紧一个人的牙齿和嘴皮,
又一个人,倾诉内心的喜悦和忧伤。
它可能见过狮子,犀牛或大象。也可能充当过传情之物,
代一个黑人小伙向一个姑娘,表露
爱慕和心声。爱情的衰老或者沉痛又可能使它
失落,沉寂,流落到旅人的手里。
几经周转了,一个旅行非洲的故人送我一支铜管,
我忘了何时以及它得名字,也不会
吹它,但允许它在我的书架上卧倒休息,
不染灰尘。


边围简评:
        观察力和想象力的结合,一旦发生奇妙的呼应,就很难不产生出蓬勃的诗情。诗作高产的维庸,正是如此一个细密的观察者、博识的想象者,其捕捉词性中的诗性的敏感,以及那种将生活中微小触点转化为诗歌的随时随地的能力,已有效地落实在了他技法娴熟而质量稳定的大量诗作中。从“非洲铜管”的制作工艺中,一种精巧和规范让人领略了匠心独运的打造过程,无论它最终诉诸“爱情”,还是静卧“书架”,它作为诗之载体的使命也已然让人感受到了维庸运用语言时的精工与专注。那内在的严整中,那轻巧的结尾里,正饱蕴着作者对于诗歌规律的熟知。




9.绝句(王敖)

在我的两次,轻轻的崩溃之间
有一扇窗,一捧啤酒花,还有一位千变万化的朋友
用宝石色的眼睛,染着我身上的各种光, 我不停地爱上

从我身体中扯出的,一丝丝向前飘移的血,它们在窗外
仿佛雨后的樱桃树,我可不可以变回我自己呢,不需要告诉任何人


边围简评:
        神秘感引发了爱情,也引发了诗歌,也许二者的内在机理不无相通。晦明不定的星光里,一切都有着忘忧的唯美,而王敖如丝质柔滑的语言中,总有着一份迷离的幽光,邀人同去微醺。如此轻盈的“崩溃”,几乎是难于想象的,其中不仅有失重的美,更有馥郁的香。缤纷的想象力带来文字间灵动的弹跳,加之节奏上的连绵与莹润,语言几乎是在自行滑动一般。《绝句》系列打造了一个幽玄奇秘的王敖,“王道士”又在以更为瑰绚的方式让王敖独特的构词方式与想象力喷薄而出。作为同龄人,王敖所引发的阅读好奇始终存在,既因为“啤酒花”般的绮思和气息,更因为不可解的神秘。(更神秘的是,时隔一年,竟完全于无经意间又再度选评了这首《绝句》,略感歉意之余,更多是一种恍若隔世的惊异。)




10.空宅(翩然落梅)
 
昏朦时沿四壁散步,有时
我会偶然踱入自己体内。是的
她现在是,一座空宅
门锁锈了,院子里仍开着执拗的白花
 
哦,曾有哪年的细雨落下
墙外,沿碎石砌成的巷弄,也曾有人
唱着歌行过。一些身影晃动
在我心房的小窗外面
 
而我的寺庙紧闭,一些打不破的
戒律,依然深藏。多年来我困于此
又安于此。且看庙门外的青松
自我的荆冠,仍孤悬其上
 
空宅之空,仍终有一根绞索
在为我而待。多年来
我潜心于荒芜之术的身体,
转身拒绝了灵魂的和解。


马入华山简评:
        空宅,犹如一个宿命论者的巢穴,安然在自我的边缘把世界抛开。我惊异于这首诗在自我审视之时,竟有如此丰富、具体的美;在落寞、萧索之中,又有“安于此”的平静;而“转身拒绝”的果决之外还存有一份别样的坦然。看那院中俨如薄奠的白花打开了空宅;而怀旧的“细雨”和“身影”又关上了它,那打不破的戒律如锈蚀的门锁封住了灵魂。在内、外的对立与和谐中,诗人舒缓的,怀旧的,唱出了生命荒芜之歌。心平气和,犹如冥冥之中的注定,令人默默。
        诗人的细腻也令人激赏。一句“门锁锈了”,真是神来之笔,不写空宅之状,专写门锁,实是扣住了空宅的神髓,而一个“锈”字写尽了生意之萧然,想起李贺写空宅(离宫)也有一句“月缀金铺光脉脉”,有异曲同工之妙。




11.梁丰园记(云中狗)

这是世界彩影斑驳的回廊
阳春之门是土红色的

几乎忘记天空与树的轮廓
总在深深浅浅地拥抱 

对绿草坪上点缀的野花
视而不见竟有多年了

而宇宙的秩序还在那里
等待重构自我世界之眼的苏醒

当我再次呼吸光芒
就深切明晰了自己的幸运

重新注视世界的时候
我对它已经不再一无所知


边围简评:
        一个人并不会因为恣情泛滥而收获宇宙,或者因为貌似豪迈的言说而真的变得壮阔起来。恰恰相反,在一种收束而内敛的语言氛围中,却经常让旁人感受到一股沉静的内力,正如云中狗诗作中经常所表现出的那份节制与精致。相较云中狗其他诗作,这一首色调更为亮丽。一花一木之间,皆有呼吸,也皆蕴含世界的奥秘。“苏醒”之后,转换了另一个观照的角度,对世界、对人我的认知都大有不同,一旦当人“明晰了自己的幸运”,那么整个内在与外在的世界都更为开放明朗。而语言的控制力不但没有弱化表达的可能性,有时反而提炼出了更多的余韵,云中狗即是典型的一例。




12.木狐狸(施茂盛)

弃子不算缴械,算捕风捉影。
也可看作为后一手播下危言;
危言,从来不会仅用以耸听。

“嗯,高招!”你送来喋喋不休,
又乘势在输赢里鲤鱼打滚。
满盘行云流水却仍是假技艺。
 
其实我后一手已露端倪一一
手缚不如脚踢,不辩甚于穷究。
黑白两道,无关乎明暗人性。

也有例外:一把妖刀上的政治,
轻似天鹅绒,重过落子无悔。
“这回,我说的是狐狸而非鹤。”


边围简评:
        举重难,举重若轻尤其难——生活如此,大概下棋与作诗亦如此。若欲用苦心酿出一番甜酒来,也许正少不了三分谐趣,而施茂盛所精通的正是这道手艺。看似谈棋,却又不着半子,车马炮隐身局外,鲤狐鹤满纸腾跃,如此迷局困局危局,何以解?那时时对峙的“黑白”与“明暗”间,老到纯熟的语言已花开多枝,从“人性”到“政治”,此字字筋道的棋局早就另有寓指了。拿捏有度的分寸感里,既有着从修辞到节奏的诗歌技法,也更有着从输赢到轻重的人生阅历。一捧看似无心实则有意的“鹅绒”间,施茂盛走题地谈论着他意犹未尽的棋局,也暗中调配着他气息独到的诗歌风味。




13.那儿的夜色并不太远——赠胡桑(曾纪虎)
 
那儿的/夜色/并不/太远,
出租车/驶离/河西。
不实际的/赣江/托出/一片/桥梁。
 
在河东/,星河/如寂,意欲/下坠。
我又/如何愿/说出/未来:
牌桌。/皓腕。/明眸。
 
职是/之故,会有/不时的/短暂/会聚。
一二/杯酒,无形状的/散漫。
在松鹤/公园,/小山东——
 
在彰武/校区的/门口,我们/挥手/再见。


马入华山简评:
        相忘于江湖,令自古以来的文人雅士心仪不已。在这首小诗里,我读出了嚣嚷尘世中的聚散从容。“河西”、“河东”这暗藏古意的地名在苦心孤诣的造句之中,承载了浮生若寄的恍惚之感。而小山东散漫的酒饮,也有着“松鹤”般的淡泊、闲逸。时髦的都市遂隐去,古朴的汉风弥漫开来,而“我们挥手再见”的一刻,已经相忘于江湖。
        此诗汉风之美亦在声音之中。请看每行句尾顿的平仄:太远(仄仄)河西(平平)桥梁(平平)//下坠(仄仄)、未来(仄平)、明眸(平平)//会聚(仄仄)、散漫(仄仄)、小山东(仄平平)//再见(仄仄)。前三节皆以仄声起,平声收,中间句分别以(平平)、(仄平)、(仄仄)做调节变化。新诗的抑扬顿挫主要靠行尾声音控制,此诗行尾平仄的规则性的变化,带来了抑扬顿挫之美。根据古人填写词曲的经验,平声多舒缓,前三节的末行平声收尾,也起到了缓和节律的作用。尾句中“门口”以上声拖音,“再见”以短促的去声收结,一长一短,起伏有致,更在这干脆利落的声响之中,传达出洒脱之感。
        而节奏上,此诗的建行以二字顿为主,收尾节拍只有“小山东”一处三字顿,构成了卞之琳先生所谓的“诵调”,读来柔和自然。而行中尤以二字顿为主,遂造成节奏的舒缓,这舒缓的调子正好配合诗歌的情绪,达到了声韵的和谐。
        而此诗的声音还可以更细地分析,声音与情感的之间的关系亦可展开。限于篇幅,只说这二点了。
        声音之美,也是汉风之美的标志,此诗无愧于汉诗之名。




14. 琴声如诉(窦凤晓)

有些时候了,我听着隔壁的
琴声,呜咽着揉搓无辜的墙壁。
(那面色苍白的年轻人,每个清早
都要沿着寂寞的海岸竞走。
那是把什么琴呢,海很远,
我猜不出来)
墙与我持久对峙,不说话,像淋过雨的北方的杨树林。

必须要潜入黑暗才能看到
它内部的岸边
停靠的欢乐和痛苦——它沉寂着
不可碰触。琴声对于大面积剥落的记忆
是否真的形成了慰藉?

那个我所憎恶的人和
我所热爱的人我分不出来
有时,竟是我本人。

一张琴能承担
多少礼崩乐坏的往事呢?多年来,那人
在月色里耽美,时而向我倾颓
时而又穿上黑衣服,斜斜地飞走

边围简评:
        因为爱琴,一听到琴声,就兀自赶来。此琴果真“如诉”,不仅让诸多“剥落的记忆”也逐一重现,也让曾经的“欢乐和痛苦”在海滨、在树林浮游。窦凤晓深谙于斯又能淡然于斯,那“如诉”并不来自井喷般的如泣,而是来自平静的内省。无论是“憎恶”或“热爱”,都不再是过于猛烈的冲突,而是素描般的一道淡彩。诗中的“那人”与“本人”,但凡有过一颗“耽美”的诗心,又如何能没有过“黑暗”中的独奏呢?窦凤晓并不故作深刻的沉思中,有着一份能唤起共鸣的平实的力量——它如不急不缓的“琴声”,慢慢打开记忆的闸门,让人在静默中听到内心的回响。




15. 去绍兴看望秋瑾和徐锡麟(刘频)

他们把血肉脱下来
做成衣服穿
他们一生只珍爱自己的骨头

他们是上天撒下的一粒真理的种子
所以他们是凡间的一个罪人
他们有自己的事业:伟大,光明
他们有自己的方向,所以不在乎
秋风秋雨的围困。也不在乎
砸来的唾沫、鸡蛋和烂番茄

狂风吹乱了乌云
吹不乱他们心中的杲杲红日
他们要带领茫茫细雨中的人民
走在黑暗的闪电前面
剑锋挑向一个旧抹布的时代
他们要在身体的伤口上
挖掘一个夕照中的王朝的坟墓
当夜雾湮溺了一双双挣扎的手
唯独可以看到他们燃烧的眼瞳
金刚石一样,穿越时间的屏障

他们将一片冰心收在故国的剑鞘
在囚牢的幽冷光线里
他们还在一张灵魂的地图上追索
用信仰和良知的目光
一寸寸顶高了沉落下来的天空
他们在命运沉重的枷锁上
放下了一生的包袱,卸下了名利和爱情
让铁肩上的道义从容自若
他们把诗歌刻在血中的掌纹
苦闷寂寞的肉体,最终从这里消失
只留下风暴卷曲的铁器形状
他们要用一颗斗争的头颅
换回一轮翠柏之上的祖国明月

哦,很多年以后,我看到了
一颗英雄的头颅大赦了天下人心
当秋天的美玉碎落进鉴湖的微澜
一轮明月迟迟没有回到绍兴的屋檐


边围简评:
        高昂的激情总是能感染人心,而况在英雄的身间,总具有着过人的胆气。虽历史的影迹已然模糊,但善于营造场景的刘频用文字将镜头拉近,让英雄的精神重新复燃,如在身畔。“他们”是救亡图存的时代巨人,舍生取义的情怀令人动容,那“铁肩上的道义”更是民族不屈的精魄,诗歌的感染力在此充分发酵,推送人进入特定的画面与情境之中,感受逝者的勇毅所带来的灵魂冲击。由英烈不畏为民族大义捐躯的豪情,到读者蠢蠢欲动的热血鼓噪,刘频用精锐的笔锋,无形中实践着一次爱国精神的传递。




16. 述梦(炎石)

——给临安、七客、独孤长沙


仿佛山居图中,曲水是腰带,古柏是大伞;
我们蓄长发,穿着宽松的衣服。

只因年代久远的缘故,红润的脸发黄、变暗,
皴裂成奥秘的文字,至今也无人能识。

背着手,踏上一个小丘。我们远望,
谈及小舟与大宇,说大鹏不过是一只蝙蝠。

一思想,我们便坐在黯淡的大星上;
说家中的鸡、鸭无人照料,土地要荒芜;

说自酿的美酒,无人再饮。我们醒来——
一日将昏,恍惚中,牛羊进入身体。


边围简评:
        新青年身上的古意,颇耐人寻味。无须考证炎石这样年岁的90后们身间理想主义的成色,单就回归汉语传统的决心来看,青年所具有的锐气是令人感动的。当西方译诗的表现方式与审美方式成为当代诗歌的主要创作母源时,炎石在复古革新般寻梦、造梦、述梦。20岁出头的青年,不仅梦中做了一回借诗夜饮的古人,也在诗行间将古诗的韵味与节奏进行了创新性的使用。文字间的“奥秘”,正由少年老成的炎石感怀出特定年龄里的纵意与闲愁,而古雅的结句、优美的意境、富于弹性的语言节奏,都活灵活现地展现了新一代青年独具的审美口味和创作视野。还需要再去怀疑诗歌的魅惑对于当代青年的吸引力吗?




17.为过去时代所抒发的感伤(湖北青蛙)
 
那些矮小的两条腿动物
跑起来并不快,所以要加一双翅膀
 
他们群居又孤单
走出不远,就急急回返
 
他们每当变天之际,习惯挤在一起
咕哝起自己的忧心
那是在过去,走在乡村
还能碰到许多异性
 
我曾经路过许多车站,小镇和郊外
寂寞中总会飞奔出一群瘦弱、热闹
遇人即失去表情的小孩
 
另有一些少年,在家门前剥豌豆
玩弹弓,不好意思又顽强地偷看
花枝招展路过的女人
 
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看清
女人的脸庞,和胸部
 
鸡雏们回家了,太阳总是
从更高的地方落下来
 
我不知道那些小孩有没有长大成人
地上有没有可寻找的食物


马入华山简评:
        周作人在《雨天的书》中写到故乡的野菜,想起“浙东的事来”,通篇忆旧都饶有兴致,但读后总有一股伤感笼于心头,久久不散。读到湖北青蛙这为“过去时代”所写的挽歌,竟有了相通的感受。
        “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一种亘古不移的思念、一种游子不忘返的伤感,弥漫在全诗的字里行间。诗人以两种意象并置,展示追忆的途径,一写那亲切的“鸡雏”“群居又孤单”,而有家可返,一写“车站,小镇和郊外”的孩子,画面温婉,浸染着怀旧的色泽。尾节总收,“我不知道那些小孩有没有长大成人/地上有没有可寻找的食物”却打破了诗歌平稳的叙述节奏,陡然将诗情推向了悲剧性峰顶,在世事难测的沧桑中,隐藏着无处可归的悲戚,返照全诗,令人颓然、无语。




18. 星群来信4(聂广友)

如空穴来风,把一行人从角门
开始轻拂,行水波掰来的新岸
无人意识,它的罅际吹来
已使身体变软,由迭廊次递
铺至银色衮衣
 
永巷无辜,劈头自陌上来的人
是自己,明仨在云岭西路云
“董家渡,董家渡,”细雨
踵事增华,外面阴晴的水泥
摆一双干燥的鞋子
 
不一会,国栋就遗失了他
住廿四楼的兄弟,南市邑镇
在午后撒尘土,被埋掉的
有雨水“无惧”,请她又一遍
刻下我无痛的新面

巨型水泥柱呢?“在花园湮没
细径,”轻轻问,“可到了前厅?”
“是长生的乐曲在拂拭四月,”
说话的国栋,躲在那株植物后
 
于是,我们就沿“灰”慢慢上升
黑格子把诸多身体送往苦齿子
但塔吊、小屋子,但江水、永日
但云在铁桥轻磨银色


边围简评:
        “游园”游到起兴,就会愈发发现这世界原是一个奥妙的大园,无论门径逼仄或朗阔,都各有其美,因那都来自心间的凹凸有致。聂广友用文字造境的能力,很多时候都表现为超强的耐心和信心,于细致的描摹中让一幅略有东方古典情致的油画建构成形。如此内心的图景中,从来不失诱人深入的秘境,又似虚实互现,时而让人恍然间会心于似曾相识的场景。而语言的择取却是充满陌生感的,那诸多意象都漂移在幽邃的语言气场下,如未知的“星群”中莫名的“银色”。在聂广友用意精深的系列组诗中,都有着对于绘景方面独特的偏嗜,而奇妙的是,文字间始终氤氲着一道玄秘而静谧的霓光,令阅读过程变作了安神去躁的享受——直觉乎?错觉乎?且随聂广友的绘笔继续游历。





19.宣城,1975(柏桦)
 
中间小谢又清发。
——李白《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 
 
是在宣城吗?小谢的宣城——
“结构何迢递,旷望极高深”
的宣城;他的初恋
并非严肃紧张。
(活泼呢,团结呢)
 
1975年夏天,8月15日暴雨后
在宣城(紧靠备战米栈)
在一所猪栏的平台
在壮丽的日落面前
他脱下了她的裤子。


马入华山简评:
        在柏桦的小诗里,总有一个大乾坤。“是宣城吗?”首句发问,起意就不凡。一则引入回忆,暗含时间,二则定格想象的空间,而小谢及其诗句的出现立刻为这宣城带来了历史与文化的厚度,以及迢递的古典之美。在这典雅之中,神鬼莫测地出现了“他的初恋”,令人震惊。“而并非严肃紧张”,再次荡开,表面承写初恋的浪漫,实则带着几分揶揄地写那初恋发生的时代背景。1975年,文革结束前夕,在那个处处张贴“团结紧张,严肃活泼”标语的年代,初恋会怎样?
        “1975年夏天,8月15日暴雨后”一个时间的细节,把舒缓的节奏推向了紧张。“暴雨”、“备战”渲染着氛围(“备战”再一次引入时代的背景,为后文的初恋着色。)而“一所猪栏的平台”反讽吗?不,那是实在的,既真切又随意,没有蓄意谋划,“她”出现在哪儿,无法控制的爱情就会发生在哪儿(而今有闻名遐迩的“猪栏酒吧”)。哦,落日壮丽,晚霞散成绮——唯有这令人激动的美,能够配得上少年面前那圆润的美丽裸体!道德家们,那不是邪恶,也不是猥琐,那是令人震惊的美!初恋的美!
        这是我看到的最独特的初恋之诗!在这历史、文化、时代的三重背景上,在古典的诗意氛围中,在先锋的审美视角里,诗人通过一个急切、紧张、唐突的动作,展开了一场惊艳的初恋!





20. 爷爷(草树)
 
他们谈论南京的通缉犯,让我
想起了爷爷。一个
八月的中午,清凉,宁静,筷子碰着碗。
吞咽声。楼板上燕巢呢喃。
爷爷夹着饭粒却清晰的声音:“二黄抓到了嘛?”
他的白褂子在黑魆魆的房间显得
格外醒目——云南赶牛,粗壮的臂膀拽住斜坡上
火车惊吓的水牛。益阳卖布,夜晚的伙铺
月光洒满庭院——他一直是这样
一身短装。一根齐眉棍
舞动了附近的树林。
 
他见过日本兵,喝斥过
红卫兵、民兵。在狼山坪上,他解开
绑在老槐树上的“四类分子”,
把绳子远远地掷向河水。
丢了农会的工作,从不抱怨,他专注于牛
采药,疗伤。六月闷热的一天他端着
一碗水,喝一口,朝着水沟里的病牛
噗——水雾四溅,一声“起!”——
水牛,跪在他面前的五叔,许多
无法收拾的事物,悠悠而起。
附近树叶一片哗然。
 
不必谈论。井泉涌现。
狼山里的露天电影。猪婆山
云雾深处的当归,偶然溜来的白蛇,
终年流淌的溪水,廉桥镇包子铺的香味。
煤灶边,他和奶奶
关于咸淡的争执。水烟筒的咕咕声
明灭的火光。夏日星空下
脚盆里的裸体,水声。
满背篓的金银花带着嫩叶和露水。
喇叭向广阔的天地播放着音乐。
他的挣扎、豁达。我最初的文学记忆。
 
他健旺,高寿,在世上
几乎穿过一个世纪,
但电报传来仍令我悲痛莫名。
人群中让开一条路。“长孙回来了。”
我扑向床头,像无数次扑向他的怀里。
他再不能起身讲侠义故事,只有
出气,对世界没有了任何吁求。
医生离去的时刻即是死亡的时刻。
死亡的时刻也是悲伤的时刻。
悲伤的时刻是世界松动的时刻。世界
每一次松动给予我悲伤,也有智慧。


马入华山简评:
        在厌倦了英雄的年代,我们向往着真实的平凡人。诗中“爷爷”的平凡形象令人动容,而诗歌挥洒自如的叙事也引人注目。
        首节,起句很陡,在谈论“通缉犯”的情境中,引得“爷爷”出场。精妙的是,诗人立刻转以细笔再现“爷爷”当年的说话场景,以静谧的氛围烘托爷爷的威严。紧接着,笔法再转,一段粗笔白描勾勒出“爷爷”的风神,一节之中,笔法三转,粗中有细,人物顿然形神兼备。
        次节亦妙。先是实写,“他见过日本兵”素朴、诚实,没有刻意的拔高,读之令人信任,而此句的直述,使得后面的“喝斥”、“解开”句的形象格外真实、高大。接下来诗人以超现实的手法写爷爷医牛的场景:“无法收拾的事物,悠悠而起。/附近树叶一片哗然。”爷爷的形象于此又增加几分传奇的色彩。这虚实相生之法,也来得自然妥帖。
        第三节的叙事将如何再变?诗人巧妙地以行云流水一般的镜头组接勾勒爷爷生前的行迹,又是令人耳目一新的转换!诗歌叙事的节奏也由舒缓变为轻快,而爷爷的形象在蒙太奇的闪现中,更加丰满。
        尾节,叙述主体明确介入,沉痛之感溢于言表,而最后连续重复六个“时刻”,促使内在的情感节奏加速,直至悲痛的顶点。但是,巧妙的是诗歌并未止于哀伤,在亲人离世的悲恸之外,诗人写道:“世界/每一次松动给予我悲伤,也有智慧。”这哀而不伤的结语,正是一种智慧。
        此诗情深而不凝滞,语长而气脉畅达,确乎是难得的佳作。






@@选评感言

马入华山:这里选出来的,是我们喜欢的诗歌。喜欢,是我们的标准。因了眼界并不高,更多的好诗可能都被我们错过,望诸位诗友莫以为意。我们最初选出的有数十首,这两个月的诗歌太吸引人了,但依先例,我们只能忍痛选出20首。点评多是感悟式的,显得草率,也不够专业,也望大家海涵。
 
边围:此番与马入华山先生二度合作选评论坛诗歌,非常荣幸和愉快。也许诗歌的奇妙之处不止在于文字本身的魅力,更在于以此为媒介,让更多有共同嗜好而又素未谋面的朋友齐聚于此,分享各自的发现与收获。感谢各位朋友的辛勤写作,让我们得以了解当代诗歌创作的多元取向,也从中受益良多。诗歌小可怡心,大可冶性,是天赐之厚物,愿彼此珍惜。祝福各位喜爱诗歌的朋友诗心常驻,开心常在! 

                                                                                                         2012年6月16日


[ 此帖被边围在2012-06-17 18:25重新编辑 ]
级别: 管理员
1楼  发表于: 2012-06-17   
极好,形式也好,包括诗的“按诗题首字母排序”,目录排列,作结尾语等都可作为样式,建议每期都可按此。

此期又尤其难得,周而能复始,是一个巨大的收获。

点评严肃而专业,

华山兄,边围兄辛苦了,
级别: 总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2-06-18   
二位辛苦。
级别: 总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2-06-18   
因近期服务器不稳定,出于我个人原因,此次选评发出的时间较预期延迟了几日,望各位见谅。期间,与马入华山兄进行了多次对接与商议,这样的合作于我非常受教益,也更加相信由文字所带来的缘分弥足珍贵。同时我个人也要感谢马入华山兄在选评中对我个人诗作的厚爱。(私下里,我特别希望有这么一位擅于发现他人长处并予以积极鼓励的领导,哈哈,这样也许个人的薪资没准能够提升一些。)

另外,我也藉此对窦凤晓和王敖二位致歉。因个人选评时间有限及一时疏忽,事后才发现,窦凤晓的该首诗作之前马入华山已于去年选评过,而王敖的同一首诗作我本人也曾选评过,此次重复选入实在抱歉。不但让窦凤晓曲折婉转的“琴声”一年后又一次飘漾于盛夏,而且让王敖先生又无端地被“崩溃”了一次。在此,我只能狡辩为二位诗作的魅力了。五月是我的生日所在月份,也是一个特别能调动我情感的月份,二度接受论坛的评选工作,虽勉力而为,但非常愉快。如有不周处大家多多批评。感谢各位!
[ 此帖被边围在2012-06-18 11:46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2-06-18   
二位辛苦了。待慢慢细读。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侠客
5楼  发表于: 2012-06-18   
边围兄辛苦,谢谢点评小诗。问好夏安。
级别: 总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2-06-18   
二位仁兄辛苦了。
特别感谢边围兄的理解和鼓励。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级别: 侠客
7楼  发表于: 2012-06-18   
大致浏览,有很棒的诗和评。于诗者言,作品的产生或得益于灵感,或受益于敏悟、阅历和知识——多数情况是不费太大力气的。但评者却是很累,要从字里行间探入诗者的堡垒和密道,努力拨响他们精神层面的无弦之琴——给其他读者听,给形而上留影,给造物主一个另样交代。

因此,更多时候,我们要感谢的是评者。两位辛苦了!谢谢!!!

然而,我还是有疑问。诗,该怎么写?才是诗,怎样的诗语,才不至于辱没时间和文字本身。
个见,诗的散文化倾向,是应该时时警惕并尽可能远离的陷阱和海洛因
级别: 总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2-06-18   
辛苦了
我不是一個真實的人,我也不是一個虛構的人
级别: 论坛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2-06-19   
华山兄和边围兄辛苦了。认真拜读。
再不相爱就老了。
级别: 总版主
10楼  发表于: 2012-06-20   
谢诸位来读,回头再看,两月一选,漏掉了不少好诗,确实很是遗憾。
我自己不写诗,也不做评论,原只是出于业余爱好,选诗发出,心里不免惶恐。
回头再读,又觉得言不及义。真是惭愧!
新来报到也
级别: 论坛版主
11楼  发表于: 2012-06-22   
这期做得不错。华山评我那首很令我震动,的确堪称我这首的解人。
[ 此帖被柏桦在2012-06-22 08:49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12楼  发表于: 2012-06-22   
多有喜欢!  二位辛苦了!  学习中~
未得詩魔降,閑時風月吟。
级别: 总版主
13楼  发表于: 2012-06-24   
回 11楼(柏桦) 的帖子
先生过奖了,这首诗的声音也非常好,改天我贴一个对它声音的细读。
新来报到也
级别: 总版主
14楼  发表于: 2012-06-24   
回 12楼(潘以默) 的帖子
谢以默兄来读。
新来报到也
级别: 侠客
15楼  发表于: 2012-06-24   
边围兄对拙作的解构,是直抵内核的
再读,多谢!
级别: 总版主
16楼  发表于: 2012-06-25   
谢谢各位鼓励支持!
级别: 侠客
17楼  发表于: 2012-06-28   
边围、华山:两位兄弟辛苦了。
级别: 总版主
18楼  发表于: 2012-06-29   
甚妙。
级别: 总版主
19楼  发表于: 2012-07-03   
谢施兄、云兄来读。

关于《春夜落雪》(飞廉)一诗,其人物关系我好像读错了。在父亲、潜在的叙述者“我”、女儿之间,我下意识地就把叙述者“我”和“女儿”等同了,这样诗意就与电影有太多的叠合,少了很多韵味。不知大家如何看?
新来报到也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