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玉上烟和花花飞花对《我的历史》的评析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2-06-08   

玉上烟和花花飞花对《我的历史》的评析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风月大地 从 诗人专辑 移动到本区(2012-09-01)
    浅析黑骆驼的诗歌《我的历史》


文/ 玉上烟
 

记得陈超说过,诗歌不是天使,天使太单纯了,而是撒旦,是成熟的英雄!无疑,《我的历史》,是一首文词成熟的好诗歌。什么是好诗歌呢?我想,让人愉悦让人疼痛让人感动的诗歌都是好诗歌。而这首诗歌,不仅让我感动更多的是震动!这首诗歌汇集了不同的声部,既有震撼之撼动,又有来自文字内部的律动......抵达了语言的真实,人的真实和世界的真实这一至高境界。另外,一首好诗歌,无论诗意怎样弥漫,但最终都要坚决地传达自己的思想。


先看作者的首句,“曾经我追求干净,多一点都不行。” 年轻人刚涉足社会时,他的思想是纯洁的,充满了正义感,责任感。多数人都是这样,但多数人经不起社会这个大染缸的熏染,最终都同流合污了。这个现实是沉重而残酷的。“清清的流水,打磨了有限的几个石匣子”,历史已经逝去,而水是最好的隐喻,石匣子的“石”的出现,是承接水的,这个想象很有新意。匣子里是什么呢?是理想,是作者自以为珍贵的坚持。接着读,不谙世事的作者“对大人物和历史毕恭毕敬,对小人和现实大怀怨恨。”,充分展现了一个正直但地位卑微的年轻人在无奈的环境中那种痛苦和愤怒的情怀!但是,最让读者感动的话出现了,我们洞察到诗人的精神闪念:“总看到天空送来一双神明的眼睛,一架入云的梯子”,这两句是此诗中一大亮点!相当精彩!这里借助了两个典故,“神明的眼睛”,就是上帝的眼睛,“入云的梯子”,就是云梯。虽然无路可走了,但是作者并没有为此放弃信仰,那是怎样一双神明的眼睛,怎样一架入云的梯子呢?就是它们在引领作者的心灵走向澄明,坚守高贵的信仰!正所谓少年心事当驭云啊!接着读:“请给予我谅解,我还不能隐藏真相,我的手,我的口,只在我的身上”这两句再次表明了作者的立场,历经生活的种种险恶之后,虽然作者的心态貌似平和了,但是不屈的灵魂就像骨刺,依然倔强,锋利!“历史已成为婊子”,熟读历史的人都知道,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这句话再次体现了作者执拗的但一直隐忍的情怀!
 
 
《我的历史》,是对浮躁,消沉,灰色甚至黑暗的流行基色一次警示!这首诗歌在内部的组织构建上,做的非常好。自始自终都有一根线连着,“曾经我追求干净---天空送来一双神明的眼睛---一架入云的梯子---我不能隐藏真相---我的手我的口,只在我的身上”这条主线,带着读者走进作者的心灵。我们都知道直线的抵达是最便捷的,但在写作的曲线中未必谁都能找好这条直线。这首诗越到结尾越尖锐,作者的语气心态看似平静,实际上给读者的感觉却恰恰相反,就表达策略来说,最后几句是高妙的,作者的主体意识开始后退,“此刻我很平静--我的朋友,我爱你们---我也绝对没有贬低历史的意思”,这样的话就不会把自己的那种不屑,那种尖锐的思想强加给读者,由读者自己提取诗歌的韵味更合乎情理了。而且,诗人巧妙地越过了事件本身,站在更高的境界说话,收尾的技巧可见作者的功力!


滚滚红尘中,当大家都在为欲望追名逐利,为权势的争夺苦心钻营时,我们欣喜看到了一个诗者的崇高思想。他不但内视自己,更关注社会,关注历史,而始终不变的信仰是最难能可贵的。


里尔克说:“诗不是情感,而是经验”。一首好诗,不仅需要生活中的经历和体验,还需要文字的成熟和思想的磨练以及最关键的表达。我想,作者的诗歌给我们带来的思考是沉重的。


                                                                                                                                                                                                    2009.4.30




附:
 
   我的历史
           ——一首可以朗读的诗

      作者/ 黑骆驼

曾经我追求干净,多一点都不行。
清清的流水,打磨了有限的几个石匣子。
仅余的时光,在匣中消饵,逃逸。
那时候多么卑微。对大人物和历史
毕恭毕敬
对小人和现实大怀怨恨。
身边没有路,地上也没有。
总看到天空送来一双神明的眼睛,
一架入云的梯子。
哦岁月令人感慨,总结多么枯燥
而今我心怀感激
我已不再愤怒,但是
请给予我谅解,我还不能隐藏真相
我的手,我的口,只在我的身上
说完这一句,这首诗将结束
你们,他们,她们,它们
当大多数人开始阅读的时候
历史已成为婊子
——补充一句,此刻我很平静
我的朋友,我爱你们
我也绝对没有贬低历史的意思




[ 此帖被黑骆驼在2012-06-08 09:33重新编辑 ]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2-06-08   
黑骆驼《我的历史》解毒

    作者:花花飞花


   我的观念:历史是过去,也是现在和将来。人生也不例外,人,从生到死的线段,不是划出来的,时间如笔尖;而是印出来的,时间不存在:

    人一出生就是死亡,其间的生既是生也是死,人的历史生死不明,前提是:这条黑线段显现在黑里。作为黑线段其中的黑点,你永远是个当下,回头无岸,黑茫茫;前瞻也无岸,茫茫黑;等到死,什么都看不见,那就到岸了。如果你神勇,有幸跳出自己的黑线段,你仍然只能看到黑茫茫、茫茫黑,你想抓住自己,却自觉地丢失自己,这茫茫更重,里面还夹杂着迷茫:

   《我的历史》我是一声读尽,啊!就这样:如同潜入深潭,入水之声发自潭底:

    是的,那是当下的声音,是此时的生命回响的全部生命力:

“曾经我追求干净,多一点都不行。——/总看到天空送来一双神明的眼睛,/一架入云的梯子。——/我还不能隐藏真相/我的手,我的口,只在我的身上:”

这个我跳出自己,并没发现过去,那些幻影正是神勇腾驾的当下的底气,“我追求干净”;当这个我回到自己,那神勇的底气一丝不少稳稳托住“干净”,多一点都不行,而且“只在我的身上”。这个我的历史,不需要时间,就在此时一刻,便全部展开无畏的生命:人活一口气,一气呵成,往后读:

“你们,他们,她们,它们/当大多数人开始阅读的时候/历史已成为婊子/——补充一句,此刻/我很平静/我的朋友,我爱你们/我也绝对没有贬低历史的意思”:

无论其他人如何按照各自的方式书写我的历史,对这个我来说都没理由在意或被左右;这个我专注于自己的追求,并从那些专注于自己的追求的同类身上感受荣耀,尽管他们可能由于方向不同企图改变这个我:

“我的朋友,我爱你们”,这个我不贬低任何追求者的历史,不问追向何方;更不因被贬低而贬低自己的历史,一如既往地干净,“我很平静”,深爱着自己:

此时的这个我宣布了自己的一生:干净到底,无怨无悔:

读兄弟诗歌,眼前黑茫茫之中显现一段亮线,如同闪电,我甚至看见自己模糊的身影。虽然喜欢这个感觉,但我不等光芒消散便钻入黑,因为我的追求是黑,是纯粹的黑,最黑,就是干净的黑:

我和这个我同命相连:

2009-4-25
转自“诗生活”诗人专栏之《花魂出壳》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骑士
2楼  发表于: 2013-03-17   
提读欣赏,问好孟兄。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