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再发30首(1998_2005)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2-06-02   

再发30首(1998_2005)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风月大地 从 诗人专辑 移动到本区(2012-09-01)
我就在那里站着 
  
  

 一路车来了
 我没上
 
 一路车来了
 不是
 
 一路车来了
 也不是
 
 又一路车来了
 我没上去
 
 我就在那里站着
 站着,站着
 夜越来越深
 成了一个人  
   
   

   

   

   

   

   
   

 我和我的诗、生活
 

 
 

 一瓢水,一把青菜
 你牵着我,去够生活
 
 把木头劈开,把信仰
 架到冰冷的火上,煮一下
 这是你教我的
 技艺,现在变得愈加清晰,夺目
 哦,豆油是不是快光了
 桌上的旧报纸,仿佛中东局势
 凌乱不堪,其实,我也一直在尝试
 一边涂涂划划,一边装模作样
 的整理,嘿
 心有余,力不足
 你想在大海中
 一叶扁舟,阿拉法特想着
 耶路撒冷飘满你一样的哈达
 嘿,都快凉了
 我们吃面吧,顺便看一下盐
 明天还够吗。
 
2004.5.3 于沈阳  
   
   
   

   

   


   

 与槭叶
 
 

 我写的不是诗
是石头
 打落的牙
被手帕捂住
 愤怒在虚伪中
 挣扎
 被酒醉的秋天
吐出
 满山冈的血红色
 为一条曲折蜿蜒的小径
 壮行
 
 2004.11.3  进京途中 
  
  
  
    

  

  

  

  

  

  
  

  
  
 太平街
 
 

 走在太平街上
 阳光很足
 但我不能停下来
 我有点渴
 
 太平街的两旁
 挂满白加黑的药品广告
 白天吃白片
 有精神
 夜晚吃黑片
 有力气
         
 2000--2004.5.2
 
 

 

 

 

 

 

旱土
 

 

大鹰成为侯鸟
每年春节带回关于雨的信息
足不出户的麻雀
遇到前所未有的考验
麦杆明显瘦了下来
而蝗虫们却每每振翅欲飞
不信,请随便撒一网
五只蝗虫,三根小麦,两棵马齿苋
没有雨水可以滋润
没有雨水可以施肥
太阳,一如既往光芒万丈 
  


从容的听着蝗虫的歌唱
从容的听着庄稼祈祷
   
1998 
  

  

  
  

  

  

  

 悲伤
 
 
 一片叶子掉了
 你看着我
 
 又一片叶子掉了
 你眨了一下眼
 
 又一片叶子掉了
 你闭上眼
 
 我的叶子掉光了
 你才走到我跟前
 
 拣起地上的叶子
 你放声大哭 
  
  
  

  

  

  
  

  

  

 
谷底的露水
 

 

北京十一月
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
吃着半盒冰冷的剩饭
坐在城市冰冷的街上
谁来同情他哩
正午的阳光很晃眼
不温暖
一辆公交车驶过他的身旁
我坐在车上
孤独的一个人
冰冷的一个人
 

1999.11.27 
  

  

  

    

  

  

  

  

 

 骆驼的供词
 
 

  谁说我不热爱生活
  谁说我不热爱祖国
  您可能不知道
  我的第一次高潮
  第一次成功的勃起
  就发生在祖国西部
  光秃秃的山沟里
  您知道么
  即便拥有炽热的情感
  在那种荒凉与空旷中
  产生快感
  仍是多么不易呢
 
  现在想来
  那些小树已经长大成林
 
  1999  北京东郊 
  

  

  

    

  

  

  

  

 

市场法则 
  
 

我们走上大街
  我们走进市场
  现在,最酷的做法
  是一直走进对方内心
  的房间里
  然后微笑着
  撩起对方
  掩盖欲望的裙子
  然后
  一本正经的
  讨价还价
  脸,不要变
  心,不能跳
 

  1999 
  

  

  
    

 

天安门广场的精神病
 

 

那天路过天安门
我看见一个精神病
五体投地趴在广场
灰色的方形条石上
这是北京的冬天呵
我分明看见他冻得瑟瑟发抖
可他却用异常坚定的语气说
我不是精神病
同志!同志
你来听
你来听
这下面有一种响动
他们在呼喊
别吵!你们别吵
听听!来听听呀
 

谁听你这个
围观的人群早已欢呼起来
海水般的声音
在世界最大的广场弥漫开来
我只听到身旁一小青年大声说
这傻逼有病!甭信他
其余的,什么也没听见
有生意上的客户呼我
我也匆匆走了
 

多日后的这个夜晚
我只依稀记得
他五体投地的位置
在毛主席纪念堂的前面
人民英雄纪念碑后面
那么他在喊谁为同志
“他们”又是什么人
究竟在说什么
 

1999.11.27 北京. 豆各庄
 

 

 

 

1999的夏天
 

 

阳光越来越放肆
风越吹越响
犹如庞大的机器的吼叫
 

气温越涨越高
空气愈加糟糕
仙人掌的叶子枯萎了
痴情的向日葵
也不得不低下金黄的头
 

整个世界好像沸腾了
战火像瘟疫一样
从巴尔干到克什米尔
从克什米尔到高加索
昔日美丽的植物面目全非
 

在冷暖如一的宫殿里
金钱和子弹相互举杯
嗯,现在天气不错
干!
 

1999.7 
  

  

  

  
  

 

剃须之诗
 

 

七月。右手握着收割机。
在下巴状的土地上。收割庄稼。
 

大地的胡子稀稀落落。
站在面庞底部的焦渴里,举头
仰望长空 是谁带走
乌黑的沉甸甸的积雨云
单单是风么
把阳光和雨露皆收入怀
是跌落的草帽
 

左手(举着一面小镜子)欲言又止。
变色的头发在暧风中显现出不易觉察的乱
粗壮着 
  

  

  

  

  

  

    

  

  

  

  

  

 

 白
 
 

  你们拿一张纸给我看
  我说:白
 
 

  你们用力把纸折了一下
  我说:白
 
 

  你们把纸粗暴的揉成了一团
  我说:白
 
 

  你们生气了,把纸扔进路边的臭水沟
  我早就愤怒了
  但我说:白
 
  2004.11 
  

  

  

  

  

  

  

 


 
穿衣服的骆驼
 
 
害怕湮灭于日渐扩张的沙漠
又无法忍受动物园笼子的温柔
流浪到城市
不得不打扮成人模狗样
 
衣服灿烂。有大有小
的帽儿。形态各异的戏场面具
厚外套。假劣的蓝色
内衣。弹性良好的红色
袜子。口径不一的鞋
 
一件一件
一天一天
粗骨骼的骆驼总是很卖力
在穿
 
众多的弯曲
如这首高低不平的诗
骆驼一直没有穿好
但他一直在穿
 
1999--2004.10
 

 
 
   

在沈阳

 
它,红与黑的搓衣板
整个构成一斜面,靠着铁岭
的一头,翘向峥嵘的东北方
另一端浸入盘锦湿地
孤独的丹顶鹤将发现
它在隐隐向大西南洇去。
南京北街24号像一个银白的鸟巢
8点钟进去,不带着冷风
细叶文竹摆满走廊与瓷质台阶
洗手间在前方5米处。
青苹果飘满了坐着椅子的房间
——领地需要探索。
每日5点出来之前
你都要想这些枝枝,它们赏雪
在你看来是饮水,流放的布
仍然保持着向上的理由
当天色一一暗淡如池中水
自由的半透明的雾,露出圆润的乳沟
除却天堂的炊烟,谁知晓
将压起皱折的白昼褪下
在远山与小窗之间慢慢搓洗的人
内心是何等辽阔、纤细
2005.1.23 沈阳
 
 
 
 
 
  腊月28独自在外喝酒



小二,来四两白酒,八两水饺
一碟小菜,今天我要
一醉方休!

大匈奴的弯弓弯成了一株马齿苋
在西部最矮的季节,大刺刺立着
像一个二球!

嘿嘿!伙计,火气别那么大
你看蒙古人海碗一样的马碲
将怎样奔驰于暮云四垂的灰色草原。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哎哎!把所有的菜都给我吃了!
草原,干杯
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干杯!
停止,跪下,遥向大雪覆盖的西北方
咚!咚!儿给你嗑个头
妈,大,儿祝你春节吉祥
    明天就去割吧,十斤肉
  十万大山今晚儿就给它下酒了
  明天你们将站在一切云朵的头顶
我跌倒了。你们都不会看见。
  一群乌鸦掠过寂寥的谷场,那就是我呀

2005.2.6 承德平泉
 
 
 
 
 
 
连枷
——写给父亲和母亲的一首诗


一副连枷
由两部分组成:枷杆,枷叶。
枷杆是陇山的一棵苦槐:硬实
枷叶是渭河边的荆条:坚韧
山风呼啸的岁月饿着肚皮一声不吭
山洪爆发的季节弯下身躯默默忍受
只等那金黄色的秋天摊满麦场
只等那金黄色的沉甸甸的秋天摊满麦场
连枷再次赤脚跳起一年一次的欢乐之舞
舞得幸福四溅,舞得热火朝天
一副连枷,由两部分组成
枷杆是大,枷叶是妈
2002.3.13---2004.11.23
 
 

赴会


都市的脸灰乎乎的
看不清结构。一个孩子的手
从喧哗的车窗伸出
他想揭下冬天的面纱
他想塞住自己小小的耳朵
在这个灰色横溢的时节
他在想雪
 
 
 
 
 
 
 
 
 
 
 
 
 
 

今晚活着
 
小滩上的老汉,就着夜色
给我炒一盘
放点菜花,我要那白,那脆
放点辣椒,安抚一下舌头和喉管
放点蘑菇,再放点西红柿
这就是我和我的弟兄今晚的结局与向往
还有两个白馒头,一杯扎啤
手心结满茧粒低嚎的人民
别的都不需要
父亲们在我心中活着,活着
就算我忽然喝醉了,也一样

2005.9.13 泰山
 
 
 
 
 
 
 
 
 
横渡大海

 
此地决非久留之地
喝完这杯酒,我可以告诉你
我的翅膀长硬了你知道吗
你可以再点些萝卜,来点醋泡海带丝
我们大口地吃,让雨哗哗下
直到夜色,露出裹尸布的面目
咸鱼翻过灰白的肚皮
再见了,我的泰山。
我的语言短促,模糊、低沉
我的翅膀决心横渡大海


 
 
 
 
   
 
佛手

 
你现在不会写诗了
你重新变回人。
长出人的胡须,人的牙齿
仿佛很自然说出人的语言
你经过一面墙,墙上的铁钉
便不见了。它趴在你手上
轻,像一根棉
而昨天挂破你的长袍

2005.5.9  乌鲁木齐










[ 此帖被黑骆驼在2012-06-04 17:05重新编辑 ]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2-06-02   
格式有问题,网不好,编了半个多小时也没好.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2-06-03   
还记得太平的老地方。
我不是一個真實的人,我也不是一個虛構的人
级别: 总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2-06-04   
引用
引用第2楼若小曼于2012-06-03 16:44发表的 :
还记得太平的老地方。



呵呵,时间过得快呀,那里都荒芜了。问好 小曼。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骑士
4楼  发表于: 2012-06-08   
再来读!
微信:jiuhangshi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