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黑骆驼访谈:那些词那么真切,触手可及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2-05-29   

黑骆驼访谈:那些词那么真切,触手可及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风月大地 从 诗人专辑 移动到本区(2012-09-01)
                                                                                                                                                                                                                       阿翔 /整理
 
提问者:阿翔(生于1970年。1986年写作至今。著有《少年诗》。现居深圳)
回答者:黑骆驼(生于1977年。甘肃天水人。著有《慈悲的暴力》。现漂泊)


 

阿翔:首先,祝贺你的诗集《慈悲的暴力》公开出版,据说还是你的第一部,集结了你十余年沉淀下来的作品,百来首左右,这意味着你舍弃了很多作品,我不知道你当时在舍取之间是犹豫不决还是果断?其次,这本书到手,你此刻的心情如何?
 
黑骆驼:谢谢阿翔兄。早在05年左右,就有人问我怎么不出诗集,我很穷,掏不起费用。包括有一次蓝野请我和一个人在一起吃饭,席间那人要我交2000多元钱(当时于我是巨款),就可以在中国作协办的“21世纪之星丛书”出书。我当时一听,看上我的诗,却还要我交钱?才不管你有多大来头呢,当时就表示了自己的不满甚至不屑。(那位朋友当时很吃惊,我记得脸都红了。现在知道他是好意。)后来又陆续听到一些师友建议,告诉我不要急着出诗集,根据是世界上许多大诗人都是三十多岁后才出的第一本诗集。呵呵,这些话对我来说非常中听。所以在此之前,我只手工印刷过几十本《骆驼的供词》。当中的诗比较赤裸。这次在《慈悲的暴力》中只选了十来首左右,绝大多数连同后来写的一些,都删掉了。当然,这其中也是很难割舍的,舍掉一首用心写的诗,就像舍掉一块身上的肉。现在我的书终于出来了,但我心非常平静。
 
阿翔:诗集书名《慈悲的暴力》,你看,“慈悲”和“暴力”,这是多么自相矛盾的悖论。通过这点来探究你的奥秘,试图看出自圆其说的效果。这部《慈悲的暴力》是否意味着一种高度的完成?
 
黑骆驼:我将来还要出一本诗集,名字我已经有了,也是我现在新浪博客的名字:列车上的修行。而之所以第一本诗集取了这个名字,“慈悲的暴力”本身是我的一首诗,这首诗很多人也喜欢。密度比较大,下潜得较深。如果从另一个角度说,它是我承前启后的一部诗集。位于《骆驼的供词》与《列车上的修行》之间。“慈悲”大概有爱的意思,“暴力”大概有抵抗的意思。它们看似相悖,实则是真相,是当下语境里一种高度意义上的合谐。
 
阿翔:1995年你开始写诗,那个时候是否有其他实质性的原因?
黑骆驼:其实我的第一首诗起码写于1993年,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初中时也写过一点,但那些后来看并不能叫诗。93年的时候,我暗恋上了班里一位女同学,便偷偷写出了第一首诗《初恋的情绪》。
 
阿翔:若干年前我有几次坐火车去新疆,路过甘肃天水,那里的地方给我感觉是荒凉。而天水,正好是你的出生地。那么,你的笔名黑骆驼是因为你的故土?或者还有别的来历吗?
黑骆驼:我出生在天水农村,那里用两个字形容就是:旱、穷。小时候没感觉,长大后我去了很多地方,结果发现我们家乡是最穷的。我的母校小学现在还用老式的桌椅板凳。我也去过新疆的大沙漠,那里虽然干旱,但是地下水很丰富。至于说我的笔名,这个可以独立写一篇,简单的说,那是2000年左右,刚上网写诗不久,发现很多有趣的笔名或网名,比如什么穿裤子的狗,冷面牛屎,湖北青蛙等等,我就感觉要取个有形的笔名,将来还可以注册品牌,用于商业应用。于是在试用了一些别的名字后,最终选定了黑骆驼。它暗含了我的个人精神与时代语境之间的内在联系,符合我一贯特立独行的风格。
 
阿翔:实际上你的写作脱离了西部地域色彩。通常大部分生活在西部的诗人,其写作是固定在“西部”,没有脱身出来,我觉得一个人很容易被环境所限制。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该庆幸呢,这么说吧,你什么时候开始漂泊的?而漂泊正是使你在写作中得到更为宽阔的体验。
黑骆驼:有人说,人是环境的产物,诗当然更不例外。我最早写诗时,是在在兰州读书,在那里写了两三年,毕业后回家乡体验了一个月的基层办事员工作,然后就开始了比较漫长的漂泊生涯。刚开始是在北京打工,举目无亲,非常艰苦。没有像样的学历,没有能力,几乎蹒跚着学习生存技能。因此,在此期间,大约有两年的时间,几乎没有写诗。1999年的时候,我在北京四环边自己开了一个非常小的饭馆,每天夜里三点多钟起来生炉火,卖包子卖稀饭,开始新的一天。那时,我才二十刚出头,那时小饭馆周围啸聚了一帮东北和安徽的黑社会混混和地下发廊从业人员。他们经常为了争一些利益打群架。我除了防止招惹他们闹事,还要躲避查暂住证的警察。所以当时我的处境非常艰难,这些处境使得我难以将自己的农村生活或者什么“西部地域特色”相联系,但那一年我写了许多诗,虽然弄饭馆很忙很累,甚至觉得很丢人,可毕竟自己干,不像原来做小业务员要时时看人脸色,所以一般在夜晚或者中午时分,可以抽空写诗。
 
阿翔:我本身也是漂泊者,我能体会你过着颠三倒四的生活。那么你在漂泊中最大的感受是什么?或者说你长期处于这样的精神状态下,怎样去调整自己的写作
心态呢?
黑骆驼:用一句话表达,这种感觉就像在生活的底裤里奔跑。速度、颠簸、危险、痛苦、新鲜、腐烂、丑陋、孤独,这些词都是那么真切翔实,触手可及。它们时常结伴光临我的寒舍,陪我一道奔命,一起饮酒,我要做的,就是老老实实的阅读它们,并记下这个过程。
 
阿翔:我总会想起这样一句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将饿其体肤,劳其筋骨。当然,这个大任,对你来说,面对居无定所表现出来的从容和谈定,抓住生活奔波的禀性和能力。这在你的写作体现出来。我觉得你现在过的是有信仰的生活,对不?
黑骆驼:谢谢,你的这个观察是很深入的。我的确比较倾向于在某种信仰下生活,但现在尚不敢说有清晰的信仰,因为我感觉我还在寻找自我的路上。几年前的某一天,我脑子里突然迸出一个念头,人的一生就是在寻找自我。当一个人找到自我的时候,才是真正享受淡定和幸福的时候。
 
阿翔:在你最困难的时候,你那时有没有想过放弃诗歌和生活?
黑骆驼:呵呵没有啊!这些念头从来没有。相反,我经常想,怎么样能帮助那些挣扎在泥潭中的人呢,那些和昨天的我一样孤单无助的人。所以我的很多诗,我认为就是真正为那些身处逆境,却又不愿放弃生活和理想的人所写。海子要是读了我的诗,我想他就不会去卧轨了。
 
阿翔:读你的诗,总有一种刚阳感,这是男人的诗(不好意思,我一不留神强调了性别)。可以这么说这是你写作上的一种可能性跨越。
黑骆驼:呵呵,我本身很男人,开个玩笑。因为自己当初背水一战式的选择,使得我的人生只有勇往直前,没有退路。所以很早我就意识到,在竞争激烈的社会中获取生存的自由,这将是我一个长久的命题。没有人怜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依靠,相反,我还需要不断周济家人甚至亲戚。所以我曾有个网名叫“路上的鱼”,也写过一首同名诗,很无奈,但又很乐观,所以后来我发现我这个人有一个非常大的毛病,就是不服输,不低头,经常自欺欺人。所以这些东西团聚起来,就形成一种气流,表现在诗中,可能就会有你说的这种感觉。
 
阿翔:我注意到你主张的“诗的两个难度”并以此明示你的一些价值取向,我相信你这个主张是会影响到你写作的延续。并且,无难度的写作是容易成为惯性,这是常识,本不需要谈的。我好奇的是你这个“诗的两个难度”基于什么样的定位或坐标?具体说说。
黑骆驼:当我一头扎入诗中以后,慢慢的我就开始思考和观察,什么样的是好诗?为什么要写诗?为什么同样一首诗,有的人大叫是好诗,但是有的人却极端反对,而人们对鲜花为什么都能喜欢。等等,包括从古人那里寻找答案,为什么有的诗可以流传千古?通过查证以后,发现给现代诗歌制定标准真的非常难,但是诗歌总算是一件与人类生命相关的事物吧,事情总会有个相对标准吧,这个标准在我眼里,就是写作难度与与阅读难度二元叠加起来的一个评判标准。
 
阿翔:去年有几次在深圳的饭局上碰到你,你似乎沉默寡言。想一想你在漂泊中所经历那些困苦,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你希望选择哪个城市生活?
黑骆驼:我走过的城市中,如果选择生活,我喜欢成都和深圳。这两个地方气候怡人,环境舒适,尤其是成都具有闲适的温情,深圳有浩荡的海风。但正因为如此,起码在35岁以前,像我这样的人,并不适合定居此处。
 
阿翔:关于写作,关于生活,点点滴滴我们谈了很多,说说你以后的打算。
黑骆驼:去年我本来想为全国的诗人搭建一个广阔的平台。但后来又受了一连串打击,目前没有大的想法。关于生活,畅想在逐渐熄灭。关于诗的,就是如果能按我的初衷把《年度诗典》坚持下去,将功德无量。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2-05-31   
想到一句老话:……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骆驼兄诗歌中得力量因生活的磨砺而异样锐利。
级别: 总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2-05-31   
引用
引用第1楼曾纪虎于2012-05-31 10:01发表的 :
想到一句老话:……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骆驼兄诗歌中得力量因生活的磨砺而异样锐利。




很开心纪虎兄同样锐利勇敢的点评!

"诗歌中得力量因生活的磨砺而异样锐利."有纪虎兄这句话,吃再多的苦头也值了,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2-06-02   
http://www.hn.chinanews.com/whcy/(中国文化创意频道)访谈栏目


适逢《慈悲的暴力》出版,风月大地文学论坛一直说要给我搞一个线上研讨会,著名70后诗人阿翔听说了,高兴的说我给你搞个访谈。访谈发出来后,不少人看了都感觉有意思,有看头。这年头就是这样,真正的好诗很难引起普遍的注意,大家已经被一些劣诗伪作吃坏了胃口,今天还看到一篇文章:《诗人成“神经病”代名词,恶搞才能引起注意》,人家写的很客观,但我看了很悲哀。主要就是今天宣扬出去的诗歌大都是口水垃圾,社会大众看到的诗人多是一些过气的诗人,要么就是有钱有权的诗歌爱好者、诗歌活动家。真正的诗人反而被遮蔽,无法进入大众视野。

    然而,现在的情形是,老百姓对文化的渴求也在逐渐显现,国家也意识到了这个事实,提出文化强国的大战略。哦。。。有点扯远了,(咱也搞点幽默,光扯不说事,嘿嘿)


中国新闻社“中国文化创意频道”推出《黑骆驼访谈:那些词那么真切,触手可及》,听说这个中国文化创意频道使命重大。总编由大才女雪花一瓣担任。她的作品集《披花听月》,美仑美奂,极为典雅。


今天早上我专门去看了中国文化创意频道,没想到我的谈访竟然顶掉了当代大艺术家陈丹青的访谈,此足见中国文化创意频道对诗歌诗人的推举之力。而且从雪花总编口中得知,中央宣传部的领导昨晚视察了中国文化创意频道,这是否间接证明了官方高层对现代诗歌的认可与支持。难道这些,不比那些梨花体、白云体、下半身扰乱世人身心更有意义吗。


陈腐的传统诗歌刊物已经到了闭门反省的时候了!然而新兴的博客平台也是鱼龙混杂,正邪不定。



在此我公开表示,欢迎各位诗友以访谈的形式与我对话,除涉及部分个人隐私外,我保证全都如实面对。谈诗谈感受都可以。(本来我很想多写一些诗评,但精力关系,实难奉行。)

对访谈简单要求:

1。来访者要有一定诗歌文本,但能发表不说明什么,要能达到进入年度诗典初选水平。(有可能每次选一首附后)
2。所提问题最少不低于5个,最多不高于12个。
3。著作权归本人(以后有出书想法,在此申明,以免有不必要纠葛。)
4。来访者可拿去发表,稿费本人不要。



___________    来自个人博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124b4f0102e4ke.html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