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2010年的部分诗歌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1-01-05   

2010年的部分诗歌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风月大地 从 诗人专辑 移动到本区(2012-09-01)
被时代的诗
 

诗被驯化
被谣传的今天,
一个被刑讯拷打的诗人,
咬紧牙关,以皮开肉绽
面目全非的代价
坚绝不出卖
孤绝的诗心
罹难的诗魂
 
就在我壮年
可以拔刀
可以高声嘶鸣之际
我被以喧哗罪罗织入狱
被苍茫锁住手脚,
被“仁”单间隔离
 
诱审者不计其数
(也可能只有一个
只是戴着不同的面具而已)
我的供词千奇百怪
(其实只有两种:一实,一虚
只是用了不同表达而已)
 
被时代驯服的人
要么站在台上昂首向人挥手,致辞
要么成为一只盲目的蚂蚁
被时代驯服不了的人
要么被自杀
要么锁在大牢里
被埋首,思过
 




浓烈的诗已经写了太多
 

浓烈的诗已经写了太多
盖过李白的豪情
胜过稼轩的壮怀激烈
人们的目光发呆
不信这冷酷的时代
像刀片一样残忍扁平的世界
还有什么诗人能够诞生
——啊,我不知道
这究竟是——他们的悲哀,
还是诗人的悲哀
他们的天平上
达官富豪——就是精神
乃至世界的主宰
信仰——还谈什么信仰
 
他们被愤怒,
他们被困惑
他们被绝望
他们被屈服
他们慢慢
从跪拜
到被跪拜
从潜规则
到——
被潜规则
荒谬吗,一点都不
宇宙深陷其中
一个恶劣的腐败的循环
2010.4.23 
 
 
 
 
胶囊,思想
 

进入胶囊
你把蓝色的天空
放到了博客的首页
——灰色的沉默结束了
“内部的黑暗,正在进行精神对决”
逼仄的空间,如何安放豪大的梦想
这正是时代最大的命题。
对于儒弱者,墙壁就是铁壁
一切思想、视线,被隔断
被禁箍。蜷缩的人民啊
屈服吧,——仿佛这才是真理
在这个浮躁的
被热气球绑架的时代
真正的思想家——
已经死光了......
"他们的血肉被腐蛆吞噬"
可我不甘心啊
我看到一个陌生的星球
在向我们逼近......
黑夜里,我关上双目
感到地磁在减弱
我听到了娇嫩的思想之花
被转基因的声音







如何把这心情平静
 
 
 
大地深处。雷在翻滚着
土壤和铁皮的摩擦声传至地面
撞击一口悬挂在身体中的大钟
身体,原本在那荒芜的高山
而今也要承受这震颤的轰鸣
如何把这心情平静
 
 
在尘世的奔跑中
喘息的间隙中
那口钟又来撞击他的身体
无缘无故,仿佛就和他过不去
又让他看到很多他不愿看到的东西
谎言,尸体,石头,低低的哭泣
如何把这心情平静
 
 
如何把这心情平静
如何把这心情平静
如何把这心情平静
如何把这心情平静
如何,把这心情平静
如何,把——这,心,情,平,静
 
         2010.5.16   六郎庄
 
 
 
 
 
铅块进入了我的头脑
 
 
 
一觉醒来
我感到我的头,沉得要命
我不恐慌,但还是有点紧张
我知道,铅块已经进入我的大脑
这块铅啊,带着闪电与风暴
它的能量与目前的位置
令我再无法小窥
——平躺着,难以承受其重
下面伸出的手,像是要把它
拽进地里,据说那里
有刀山,火海
我有点慌,挣扎着坐起
这是一块什么样的物质
有没有形状呢,当中
藏着什么样的东西
有没有石墨,有没有钻石
有没有思想,有没有呼吸
它到底从哪里来
什么时间,进入了坚固的大脑
它是一颗子弹吗
还是一只微型飞碟
它的主人是谁
它的最终目的地是哪里
我是需要服药
还是需要动刀子
 
 
 



腐朽的强人

 
 
人间的诸多繁华,
一一递来拜见贴。
有的已经送达,更多的
奔跑在路上。
雨雾濛濛,我躬身在草庐里
劈柴,生火,煮饭
潮湿的暮气中
闪过众多斑驳的容颜
苦难中啊
相同的事物现出不同的原形
柴门外,自然之子轻盈的足音
渐渐走入深沉

我低头,一边添柴
一边为那些烧毁的过往默哀
精神的火焰
能否煮沸当世的菜汤
我心知,胡乱烧的菜
或许只有一个人能全懂
——但她并不曾来
世途凶险,我不忍烟雨之泥
复裹满她的行程

但我仍怀有淡淡的愧羞
——为依然不能丢弃分享的执念
晨光与暮霭窥见
我已经习惯
日日锤炼手艺——
青菜、玉米、麻油、西红柿
我变换着结构与烹调的秩序
恰够两个人——百吃不厌

2010.7.10  北京




苦难
   ——悼吴冠中
   

想死很容易,一分钟就死了
但想活,很难!
叶子啊大粪啊根须啊
臭虫啊农药啊铲刀啊
都盯着, 你





炼丹诗


我愿随森林中的植物一道
投入灸热的丹炉
它们在烈焰中舞蹈、气化
我愿寂然冷却。采集
灰烬中的露滴,泪水
结为丹药。
反哺那行将老朽的炼丹人
  





煮琴,还是焚鹤



你教我“焚琴煮鹤,混世”
“在闪电夜把雷文颁布在佞臣的后背”
当不负我:“千里寄,小诗长简”
白天在喧嚣里,舞得甚欢。
单道一个字,烦——
我非天仙,亦非木砖。
夜里,云山雾海痛饮
酒尽兴,壶空虚。手攥空壶
恁好答你——
煮琴,还是焚鹤
我是问琴,还是问鹤

“恨少年、枉费疏狂”
“金蕉叶泛金波齐,未更阑、已尽狂醉。”
——唱新词,意难尽,神魔颠倒。
“阎罗大伯曾教来,道人生、但不须烦恼。”
“遇良辰,当美景,追欢买笑。”

——唉,谁道皆是旧词,实由心发。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
兰舟催发。执手相看,竟无语凝噎。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罢,罢。混世,混世。
2010.9.6夜

注,诗中大半取自宋人词,小半引自七七





复工笔记


停了几日工,刨子都不听使唤了。
木头们胡乱堆在地上,分不清哪个是哪个。
刨花如嘲笑,卷曲着,随人心之风翻滚着。
我掂了掂年过七旬的身子骨,
默默的踏过一堆裹满灰尘的的木屑。
从地面看,苍老的脸和荒芜的天空已经融为一体。


晚风里,一枚铁打的图钉在前方闪亮
“金色而邪恶的九月......”
很快就要完了......






什么是自由与神仙之书 

 
依稀记得,昨夜与几位友人畅饮
醉倒的酒罐,被随手扔进大河
抛入未来国的云端。那时
我极端思念人间
一位斟酒的妖姬颁发判词——
尔有精神分裂症。怎么会
怎么会呢?
——且勿妖言惑众
纵算上百套的蟒袍虎袍加之于身
白天在风中高唱古歌
夜晚跳入赤色海洋捉鳖
就算是憋脚的阿猫阿狗
都披上了金罗仙衣
小桥流水镀上了金刚不坏体
宋人和金国撇除战事把酒言欢
——就算谈笑间这些已成真
我也会面不改色,哂笑
别谈什么狗屁神仙
我是人——类中的精神自治者
 




虚实之象 

        

虚伪的春天到来之前
大地上确是发生过一些闪电与云雨
升腾的雾汽,从秋天的北半球
绕到孔子读书的南半球
大西洋与太平洋未能幸免
——其负效应,远大于一场两国战争
其结果是
地球上的微生物
从此分辨不了冷热
六月雪和十月烈日
死火山的喷发与活火山的集体沉默
烹熟的灰鼠与荸荠
忙煞了众香客的贪婪之嘴
而今的有趣现象是根系发达的树木
在暗地疯狂吸收养分
居无定所的叶子,起身夜观天象


正是那种令明月羞愧的朦胧色
改变了许多物种的梦境与结构
该死的东西——就让它去死吧
固然,捱过挣扎的一页
你晓得大开与大阖
必将上升为高耸的双峰
朴素长青于灿烂
局部和细节,固然为过眼烟云。但是
我的肉身
悬在半空之中,已丧失一切
探索实的愿望


更多的时日躲在荒凉的火焰里
一点一滴温那壶陈年的虚酒
没有雄姿,也不见英发
人生大概就这样——过去了
为了记载被辱没的历史
我同意让花岗岩变纸
飘就飘了,碎,就碎了


只有
偶尔
在夜深处
等秩序和万物入睡
便一个人饮酒
饮至缥缈的巅峰
苍茫于眼底复现
便会向那虚空中取字、取纸
会有泪水,有笑,
有号淘大哭的灰烬
洒在那些
被命名为激情
理想
与恋爱
的 旧坟前






[ 此帖被黑骆驼在2012-05-30 14:45重新编辑 ]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1-01-05   
先说点题外话  骆驼兄这照片有禅师味呢  :)
未得詩魔降,閑時風月吟。
级别: 论坛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1-01-05   
再次拜读,锋芒且内敛,但也有太多的无奈。问好小来兄!
http://blog.sina.com.cn/u/1725658325
级别: 总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1-01-05   
好,待细细学习。
级别: 总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1-01-05   

      问好杭兄、潘兄和纪虎兄。有空多提宝贵意见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论坛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1-01-07   
诗中多有不平之气,然亦生出内敛之音,问好骆驼兄。
我的微信号:gylx3000
级别: 论坛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1-01-08   
锐气和担当,对一个诗人是可贵的——尤其在当代;而这一切又都内在于语言中。骆驼兄一步一步走得很踏实。祝好。
夏汉:蛰伏;或游离于诗坛
级别: 总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1-01-08   
骆驼兄是以真性情为诗,这需要内心的完整与健康;到现在,具有这种人格的诗人很应该珍藏的。
级别: 论坛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1-01-08   
诗和大家的评都很到位,学习了。
[ 此帖被罗霄山在2011-01-21 14:29重新编辑 ]
再不相爱就老了。
级别: 总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1-01-09   
引用
引用第5楼聂广友于2011-01-07 20:13发表的 :
诗中多有不平之气,然亦生出内敛之音,问好骆驼兄。





谢谢广友兄精妙点评:)

  打油一下,呵。


   世事崎岖不平,总会有人呈现;
   人生美妙精华,或入内敛之音。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10楼  发表于: 2011-01-09   
“大地深处。雷在翻滚着
土壤和铁皮的摩擦声传至地面
撞击一口悬挂在身体中的大钟
身体,原本在那荒芜的高山
而今也要承受这震颤的轰鸣
如何把这心情平静


《煮琴,还是焚鹤 》  

:) 问好,太平

我不是一個真實的人,我也不是一個虛構的人
级别: 总版主
11楼  发表于: 2011-01-12   
引用
引用第6楼夏汉于2011-01-08 15:37发表的 :
锐气和担当,对一个诗人是可贵的——尤其在当代;而这一切又都内在于语言中。骆驼兄一步一步走得很踏实。祝好。




夏汉兄登得高,望得远。
我仅仅下了海,偶尔从嘈杂的人世抬起目光,望望远方,一小步一小步,踉跄着行进。个中滋味,
在努力品尝和辩认。遥祝,诗丰。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12楼  发表于: 2011-01-12   
不想拐弯抹角,不想超越语言。而心境和意境在无边的风景中扩展。
收藏。
级别: 侠客
13楼  发表于: 2011-01-12   
随手挑了一堆,不能算是总结
级别: 侠客
14楼  发表于: 2011-01-12   
勉强算作归类
级别: 总版主
15楼  发表于: 2011-01-12   
引用
引用第14楼一枝小荷于2011-01-12 23:06发表的 :
勉强算作归类




呵,谢谢小荷意见。后当注意。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16楼  发表于: 2011-01-13   
引用
引用第7楼曾纪虎于2011-01-08 15:48发表的 :
骆驼兄是以真性情为诗,这需要内心的完整与健康;到现在,具有这种人格的诗人很应该珍藏的。





纪虎兄竟然注意到了诗人内心的健康,太好了啊!!我前几年曾经写过一篇东东,题目大致是《畸形的诗人》,就是有感而发的。

在这个看似平整实则纷乱的时代,诗人的内心重建和自我教育应该是尤为重要的。甚至个人偏见:内心的健康要大于文本健康。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17楼  发表于: 2011-01-13   
引用
引用第16楼黑骆驼于2011-01-13 00:06发表的  :




纪虎兄竟然注意到了诗人内心的健康,太好了啊!!我前几年曾经写过一篇东东,题目大致是《畸形的诗人》,就是有感而发的。
.......

赞同,我找你那文章看去。
级别: 总版主
18楼  发表于: 2011-01-14   
引用
引用第17楼曾纪虎于2011-01-13 00:58发表的 :

赞同,我找你那文章看去。

纪虎兄好!没有找到吧,我自己刚才百度一下,没有找到,曾有在乐趣园发过一个,现在论坛已关闭了!!唉,看来重要的文章还要多放几个地方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19楼  发表于: 2011-01-14   
引用
引用第8楼罗霄山于2011-01-08 17:55发表的 :
诗和大家都评都很到位,学习了。




问好罗兄,也向你学习!祝好。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