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月度评论》10  风月大地二、三月诗选评(新添12首简评)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2-05-20   

《月度评论》10  风月大地二、三月诗选评(新添12首简评)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风月大地 执行取消置顶操作(2012-06-17)
《月度评论》10 风月大地二、三月诗选评
黑骆驼 胡俭 选评

01 《夜半的一幕》       三缘
02 《烛影摇红注》    杨典
03 《新雪丛书》         臧棣
04 《独家记忆》         李继宗
05 《雨中的马》         陈东东
06 《小雨》             边围
07 《支柱》             姜海舟
08 《春风赋》           聂广友
09 《老妇吟》           柏桦
10 《深夜的一滴》       黑骆驼


01 《夜半的一幕》
三缘

“倒车,请注意;倒车,请注意”
我探出露台,看见车灯把头顶浓密的树叶放大了
投射到对面摩天楼的玻璃幕墙上
——一种简又夸张的美,多么清晰
哇,我甚至看见其中悬挂的果实,还有鸟羽和刀剑……
就像看马蒂斯晚年的教堂壁画
——不幸,这一幕很快又被车灯熄灭了

        读评:先介绍一下有关背景,马蒂斯,是法国著名画家,野兽派的创始人和主要代表人物,也是一位雕塑家、版画家。他以使用鲜明、大胆的色彩而著名。晚年时更向往充满着平衡、纯洁、静穆的艺术。
        不知这是否就是一种超现实,三缘的诗有时带有一种立体魔幻的风格,宁静而幽深。这首《夜半的一幕》,像一支长镜头,果真截取了夜里倒车的一个画面,并且还录入了声音,使得场景极为真切。若不是诗中第五行“还有鸟羽和刀剑……”,几乎让人误读为记录片解说词了。诗人以一个清醒的观者身份,通过细致入微的俯察,窥见了暗藏于生活空间中的“简又夸张的美”。这一幕既是发现,也是向往,因为事实上它只是车灯的一次投影,“——不幸,这一幕很快又被车灯熄灭了”,车灯熄灭,树叶、果实和鸟羽都没了,一切复归入黑暗。(黑骆驼)

02 《烛影摇红注》
杨典

烛影摇红:文学不是言传,而是身教
如色鬼的最高境界并不是色情
而是羞涩。1987年,她曾躺在沙发上看录像
一边吃瓜子一边说:“外国人真不要脸”
但后来她还是咬着牙嫁给了外国人

其实脸红是需要进化的,因为
“中国人会脸红,这是稀有的现象”
如“有一个24岁的中国男子,当他由于羞惭而脸红时
他的面部、双臂和胸部都会发红。还有一个中国人,当被盘问
为何不认真工作时,他的全身就都会红起来”。
(见查理士•达尔文《人类和动物的表情》)
然而我已有25年未曾见过中国人脸红了

如今只有占星术、塔罗、花精、谭崔瑜伽(Tantra)和催眠
印度教异化的秘密支流在商业社会主义中呼啸
有个导师云:“初级课程需收费,而最高级课程则需性交”
“身心灵”中心的市民们在寻找“宇宙高潮”
这世界彻底乱了。如这些商品:
水晶钵、能量矿石、手持彩色水晶钵
灵摆、疗愈金字塔、能量板、捕梦网
喜马拉雅盐灯、紫晶洞、尼泊尔手工铜钵
水晶能量风铃和美国人体气场检测仪……

在价值观崩溃的时代,她的脸已不再向东
孩子们彻夜打牌、看手相、不关心国家大事
知识分子为了月光的署名问题而争得脸红脖子粗
春天的大师母正在山庄中飞行集会
而春天的警察们已包围了男女双修

        读评:这也是比较重口味的一首诗,但整体有放有收,放得很开,收得很紧。触动我的中心句是“然而我已有25年未曾见过中国人脸红了”。借助外人之口,戳点当下国人的某种麻木、沉伦、堕落和荒诞。从知识分子到导师,都深陷入价值观崩溃的时代涡流中。“孩子们也彻夜打牌、看手相、不关心国家大事”。看似漫不经心,不厌其烦的罗列陈述,实则在于迷失于烛影虚幻中物事们的猛醒。(黑骆驼)

03《新雪丛书》
臧棣

悲哀的钉子钉不住它们,
它们阅读世界,就仿佛世界是
一个刚从厚厚的云层里挖开的大坑——
往下跳,解脱里不止有解开,
还有脱下,直到上瘾比罪与罚还过瘾。
不首先回到小小的具体,怎么分寸纯洁!
同样。欢乐的小镊子也夹不住它们——
飘着,飞着,它们没有小尾巴,
白色的口令管不住它们扮演的角色。
它们阅读我们,就仿佛每个人都需要
不止一个被埋藏的秘密——
最好是白色的。才不硬碰硬呢。
或者,硬碰硬要等到永恒服软后,
才会是秘诀。它们的偶像
躲在雪人的身体里等待明天的阳光
在融化的沉默中切下一块空气的雪糕。
你没品尝过,不等于这首诗没尽到义务。

        读评:新雪,显然不同于旧雪或者“老雪”,就算不停的从世界的大坑中往外跳,也依然不悲哀也不沸腾,“它们没有小尾巴”。“才不硬碰硬呢/或者,硬碰硬要等到永恒服软后,/才会是秘诀。”此诗轻盈又执拗,显现了顽皮的新雪在云层的软和大地的硬之间飞舞的哲学用意。最后一句直接点出:你没品尝过,不等于这首诗没尽到义务。这笔精妙的收尾,极大拉深了诗意。(黑骆驼)

04 《独家记忆》
李继宗

我差一点让一座山笑起来
山的嘴唇长在石头上,因此石头差一点笑起来
山的肩膀上长满了树,也站着鹰
因此,大大小小的树
和刚刚俯冲下来的鹰,差一点笑起来

还有山坡上的野花
它们是一座山红蓝相间的围脖
不是给山取暖的,而是给斑蝥
羚羊等看家护院的
也差一点笑起来

我奇怪我为什么不能让地平线差一点笑起来
远方差一点笑起来,尤其是背过身去
不开心的你差一点笑起来

我这是怎么了
明明知道让一座山差一点笑起来不容易
但一想起你不在这里,我就慢慢地打住了
让一座山差一点笑起来

        读评:这是一首构思奇巧的小诗,通过对山的细描,突出了因“你”不开怀而给予诗人的郁闷之情。一座冰冷的山都能差点笑起来,却不能让一个人笑,真是无奈啊郁闷。(黑骆驼)


05《雨中的马》

陈东东

黑暗里顺手拿一件乐器。黑暗里稳坐
马的声音自尽头而来

雨中的马

这乐器陈旧,点点闪亮
像马鼻子上的红色雀斑,闪亮
像树的尽头木芙蓉初放
惊起了几只灰知更鸟

雨中的马也注定要奔出我的记忆
像乐器在手
像木芙蓉开放在温馨的夜晚
走廊尽头
我稳坐有如雨下了一天

我稳坐有如花开了一夜
雨中的马
雨中的马也注定要奔出我的记忆
我拿过乐器
顺手奏出了想唱的歌

    写在边上:就新诗的音乐性和纯净而言,我较为倾向于西川、海子和陈东东。
       记得最初读到陈东东的诗,是在唐晓渡、王家新编选的《中国当代实验诗选》(春风文艺出版社,1987)上;对于其中的陈东东的那几首诗我曾反复阅读玩味那种抑扬顿挫和分行上的错落有致。这本《实验诗选》也为我所珍视和记忆深刻。
      “……雨中的马。雨中的马也注定要奔出我的记忆。”这首诗是通感运用的典范,而回环往复有如音乐。(胡俭)

06 《小雨》

边围

且暗自下
不多不少一街巷。

雨鞋都弃用了
那已是老早的事。不远处
每一个水涡都有家史。

绝少出门。雀叫
只沿着湿滑的房檐
打一个趔趄,就满窗花影。

一天一夜了,还在下
——真还有瘾呢!

        写在边上:很喜欢这首小诗。正像徐苕菲所言,“处处让我惊奇、惊讶,诗中充满人生经验,却有隐蔽之意,词语也洗炼得平淡。”这是妙句:“且暗自下/不多不少一街巷。”这也是妙句:“不远处/每一个水涡都有家史。”这种句子极具穿透力。
        诗句的穿透力在于对事物本质的准确的描摹。而虚字的适可的运用则有助于诗意的生发,起活泼的润滑。“故虚字者,所以传其声,声传而情见焉。”(袁仁林)此诗在这方面也拿捏把握得恰到好处。(胡俭)

07 《支柱》
姜海舟

隐约的烟上升。
在屋顶上,飘摇,轻快。

人们看了看,然后下到地窖,
关上门,半闭双眼,

已经忘记了正在发生的。一种神往不可阻挡,
一只白蚁悄悄爬上头顶。
 
         写在边上:这首真好。我是说真而且好。蕴藉有致。
         微妙的白描,散淡如烟,以尽可能少的文字表达尽可能多的隐味和意蕴,简约而自足。有古风。也就是说,其诗歌似有一个非常隐秘的纯净的源头。(胡俭)

08《春风赋》
聂广友

正午,嘉安公路上空空如也。
花圃里空空如也。嘉定汽车校
验厂前赫色的泥土是簇新的,
簇新的水沟的干涸是不贞的。

眺望远处令我疲倦,从几栋平房
开始的衰老,爬上我们的身体。
空气中荡开的波纹逐渐增大,
用力摇动它。

我欲穿过鱼阵去寻一家饭馆。
路上堆满了石头,对面开过来的
汽车身体越来越小,它的白炽灯
白日里是瞎的。

夏日醒目地站于桥头小卖部的
一片灰色水泥里,开始溃烂。
开始溃烂的夏日是善的。
春风里,

春风里黑色大棚逐次醒过来行人、
店铺、村市。像挤出一颗颗珍珠。
茁壮的两排大杉树独自通往远方,
但远方根本不存在。

        写在边上:聂广友的诗风典雅,为我所喜欢。其谴词造句足堪玩味。而我惊喜于在这首诗中出现的一个词:嘉定。年青时,在那里呆过四年。应该说,嘉定,是我生命中的一个重要的词;但“眺望远处令我疲倦”。而读这首《春风赋》,又使我不免回想起些往事。我仅仅写了两行,但已写不下去了。
                                  忆旧

                  嘉定的街巷在二十年前已被我踩断,
                  而我需要用升起的月光去修补重建。

        是啊,远方,远方究竟意味着什么呢?为什么会有远方呢?是阴影带来远方,是你的阴影带来你的远方和道路。道曰逝,曰远,曰反。因而,远方其实也并不在远方,远方就在你的脚下,你不断地所要抵达的就是这里,就是这个夏日,这缕春风;而阴影与此同时也长成为你的肉体。正是在此意义上,“远方根本不存在”。
        推论之,心灵的远方愈远,伤痛的阴影愈巨大,自然也愈远离此地,也就愈显孤单。反者道之动,当其返还,则此地的物象和事愈见清晰和大了,而在深入中变小,而其内心也就愈见雄壮。
       我自言自语,我试图理解自己而获得对一首诗的理解。(胡俭)

09《老妇吟》

柏桦

神仙露出了五种衰相
“文将依肿胀来阅读。”

海上晨昏,四方风动……
人有一个必死的未来

庵堂午后药栏静
小乘繁细若数学

春水浸岩石
度厄又度曲

在江南,唯老妇美胜月儿
长寿里,她有灭亡的忧愁


        写在边上:月前,余随同学袁君、沈君攀爬括苍古道。疑惑蜀道难于此地乎,道漫漫兮,策杖而行,行行止止,补给继续前行。兰花未开,杜鹃鲜艳,修竹茂林,竹笋遍野,鹧鸪啼鸣,倏忽远近,流水轰响,不知何处。有人家一二,途遇老妇,携半蛇皮袋已剥好之鲜笋归,貌近古稀,慈祥面目,问之,已八十余矣。不禁夸赞其长寿。老妇微笑应道:“长寿苦啊!”余闻之怦然心有所动。
        想起柏桦的诗句:“在江南,唯老妇美胜月儿/长寿里,她有灭亡的忧愁”,乃若有所悟。
        新诗到柏桦这儿,真汉风十足。又想到西方诗人希尼者,有诗《饮水》,写到老妇,也倒很有些东方味。(胡俭)

10 《深夜的一滴》
黑骆驼

它是那么醒目
我在空旷的深夜之途遇见了它
它发出的看似平淡的光
如永恒的来自天国的邀约

它似乎有着某种神秘的使命
周围的景物在夜色的抚慰里安眠
它却拒绝了这种安眠和微风
液态的身体在巨大的岩石上张开

深邃的黑夜囚禁了一切通行
它却仿佛无所知
它匍匐在平庸坚硬的大地上等待一个逃经此地的游魂
它知道它一定会遇见它
并随时向落魄的它开口
以一滴水、一滴露或一滴泪的形状
轻述漫长的原委

        写在边上:这深夜的一滴是什么呢?这一滴,它散发出母性的光辉。在空旷的深夜之途,诗人遇见了它,并对它有了深刻的认识。此诗以绵绵柔力深情地抒写了夜色里的心魂之旅。看似柔弱,而这一滴却恰有裂石穿夜的能量,悲悯而独具神勇。
       有哲言说,灵魂是从水而来的。“它知道它一定会遇见它”,是游魂一定会遇见这一滴呢,还是这一滴一定会遇见游魂?两者皆是,这正是夜色中两者之间的默契,也是偶然中的必然。
        这首势大,造境幽深,瑰丽而纯粹;其造境是源于灵魂的真实,因而是动人的,触动了心的深处。(胡俭) 


      
[ 此帖被黑骆驼在2012-06-03 11:39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2-05-20   
辛苦了
我不是一個真實的人,我也不是一個虛構的人
级别: 总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2-05-21   
感谢二位,辛苦了!下一期(4-5月)的月评嘉宾请准备了。。。
级别: 总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2-05-21   
边围兄,书于上午收到了,很高兴,非常感谢。
级别: 总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2-05-21   
二兄辛苦了。
级别: 论坛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2-05-22   
二位兄辛苦了,评论也精彩.

另,边围兄,下期正是老兄你啊.
我的微信号:gylx3000
级别: 总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2-05-22   
引用
引用第5楼聂广友于2012-05-22 10:07发表的 :
二位兄辛苦了,评论也精彩.

另,边围兄,下期正是老兄你啊.


哦,又轮到我和马入华山兄了?
级别: 论坛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2-05-22   
是的,呵呵.周而复始,又回来了,据如下:
http://www.fyddwx.com/read.php?tid=1551
1.马入华山,边围
2.徐苕菲,杭江
3.夏汉,三缘
4.潘以默,聂广友
5.钟磊,若小曼
6.窦凤晓,楚雨
7.云垂天 ,钟硕  
8.李之平,曾纪虎
9.湖北青蛙,罗霄山  
10.胡俭 ,黑骆驼
我的微信号:gylx3000
级别: 总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2-05-22   
新添十余首读评作品
问好各位。胡俭兄辛苦。近来有些忙,好多诗没及点评,我想待过几天抽空再简单谈一些。



枣园的冤案
 
夏汉

上午了,你要去慰问枣园紫褐的沉默,
它们把委屈托付给去年的雀巢。
你问枣园还会沉默多久,
它们一致决议:要考验春天的耐心。

现在,所有的枝条都要去追究那个季节
逃逸的责任;你就别再苛求了。

那些枝头甘心听从杨柳的启示——
它们若起来造反,我们就心存歹意;
在夏季到来之前讨个公道,
谁造成我们的沉默,谁给予补偿。
杨、柳树动容了:掌声捧着它们的泪水。
2012.2.24..车过兰考.
 
 
读评:
为了弄清诗中的逻辑,此诗我读了好多遍。明显地,它以枣树、杨、柳树代指了不同的人群或事物主体。而作者似乎超然物外,像一个客观的的判官,试图来断一桩发生在“枣园”的“冤案”。既然是冤案,那么毕定事出有因,俗语称,冤有头债有主,有什么冤说出来就是了,而枣园却是“沉默”。并且甘心听从杨柳的启示:谁造成我们的沉默,谁给予补偿。而且一致决议“要考验春天的耐心”。
如此体现出作者的智慧,独具匠心的结构,游刃有余却又欲言又止的表述,给读者留下了一个想象与思索的空间。
 
 
 
 
《新艺经》


钟磊
 

在这个春天里我要裸奔一次,
并不需要观众,需要把脏兮兮的睾丸暴晒一次,
对着阳光晒,晒掉虚伪的道德。
我说:女子的花衣裳是伪装的。
我不能画地为牢,要主动出击,
我高喊:我要在尘世间赤条条地走来走去。
索性再泼皮一点儿,单腿而立,
对着一棵小树撒尿,把道德变成阴茎艺术,
从君子不欲中扔出一把斧子,
砍下一棵树,做成床铺在上面睡觉,
睡出一种错误:把经济和文学组装成生产线,
生产我的样子,为艺术而艺术。
我又劈开床铺,点上一把火,火苗的样子像花朵,
大于女子的花衣裳,像女子的裸体。
我要飞,像一只飞蛾往光明里飞,
在火中焚烧身体的毒,在死后笑出两声。

2012-3-30
 
 
读评:
钟磊的诗势大力沉,而力量总能从肉身出发,砸向宇宙虚空。此诗恣肆而辛辣。作者试图通过一系列怪诞的行为,来抨击或撕开当前文艺中存在的种种乱象,发出“我要在尘世间赤条条地走来走去”的呐喊,直指虚妄的人性弱点。
 
 
 
合十礼


王西平

两岸之间潺潺生动,瞬息运送桃花
需要从上游,打开黑暗,陈旧的非比往事遥远
只有远行的人,临近柏木的灰

星火正浓,流浪者持有手制的鞘
夜间闯入鲜花辉煌蕊处,探视露珠悬于的空地
哦,的确,蜂房斑斑点点
只有高处的盘旋之物
才能回应低处的甜

那些背部绢翅煽动的诵声,沿袭薄薄的禅经
你不得不在一些不好的想法里修整出一片平地
一定会冒出密集的矛尖
或在战事里,掀开封闭的窗户
一群秃顶的人
过往
合十

一直通往山顶的道路……
郊外映射的苦味
木槿花映射的残碎,弯曲;还有那带齿的马草
银色的水芹,以及白色的礼帽
回形针里转世的灵童们
手形搭建的一座座寺庙

阴影里正在锐减的散沙
手拉着手,肩搭着肩
我看见了它们年轻的里面
被风吹过
结构错乱

读评:
此诗意象氲氤,画面纷呈,却有所思,“你不得不在一些不好的想法里修整出一片平地”, 我看见了它们年轻的里面”/被风吹过/结构错乱。



 
 
 
 
看云


潘以默


似乎掌握了一种自在的高度
有时又可以很低
低到许多的山成了名山

对于闲坐于不可安慰的人来说
它们呈现出墓碑一样的静止和赤裸
再次的视若无睹


 
读评:
以默的诗总能散发出一种内在的安静。此诗视角悠游、独特,心境博大。一般看云诗皆从自身出发,此诗却能幻化云身,以云心度己心。 高度自然非肉身凡胎可拟。
 
 
 
 
 
四月
湖北青蛙


站在油菜花开过的地方
天阴,好像田野刚刚得过一场沉重的热病。

太晚了,去年燕子已飞回,重新熟悉
农民远去的绿风景。

我们仍未更换古老的屋顶,还是那三朵白云
有几处恋爱的地方未插入钢筯。

有一些人爬上大树,当自己是片树叶
以为来年春天还可以被看见。

而那些细小的蚂蚁有时也发动大面积战争
只有小孩留意它们遗弃的尸体。

只有小孩来到城市才发现自己的出身
反复清洗自己的泥腿子。

此刻,我的脚趾有些发臭
一棵李树正在身边,失去香味。
 
读评:
青蛙诗随性,率性,又时常带有一种古典的风流笔法,读来别有情趣。此诗便以时间为背景,展示了一幅跌宕起伏又意趣昂然的人间早春图。
 

告别

若小曼

孩子在内心种了一颗栗子
栗子在里面捣鬼
心神不安地裹着一颗
栗子打哈欠的
仙鹤
是在树冠上失眠的小仙鹤
栗子对小仙鹤说
你还是孩子
孩子就抱着一颗栗子在
大街小巷里跑来跑去的
栗子将小仙鹤藏进了树林里
栗子将另一颗栗子送给了路人
栗子在胃里讲小秘密
吊塔是建构在过去的设想里的
一张入场卷足够认领另一颗栗子
举着另一颗栗子的人
对着含满胃酸的栗子充满了疑惑
长牙的栗子揉着腮帮子
当栗子又滚落到栗子的手里
秘密就不是秘密了
为了取悦另一个同类
小秘密就系在每幢新建的吊塔上
你一喊栗子
玻璃映照着一颗栗子,正被
写入忧伤的故事里
有时候栗子更像面玻璃
不同的人们都可以变换栗子的更多影像
再见了
当我对栗子说再见的时候
一辆巴士正爬上山的背部
 

读评:
眼花缭乱,奔跑跳动的栗子贯穿全诗,栗子也是秘密,栗子也是镜子,变幻得愈多,愈是折射出告别时的难舍之意。



 
把头颅掏空成一副棺材
 
沙蝎

我掏空自己,像夜晚掏空
黑暗。我听见我体内的弯月发出
钻木剐骨的快感声。夜空中
 
整个世界都被陶醉——
夜莺掏空歌声,田鼠掏空胆怯,猫头鹰
掏空血腥……彗星用灰烬掏空
火源,它的坚硬抛出,比远方更远
低下去的深渊里有它的未来。而
 
一群物质主义梧桐阔叶却
占据着街心,它们
面色葱茏,松耷的木质包藏祸心,
无知在深处培植蛀虫。
 
白昼醒来,阳光搭建手术台——
小雨、雾、闪电、露珠、影荫,尘埃都是
永不失效的消毒液,一切都受福其中。
 
一群啄木鸟从遥远赶来,
它急迫在人类葳蕤的丛林,像救世主
穿梭在弹雨中,它的尖喙
挑开世界肉;绽出强壮的假象。
 
救赎!审判——
我在一片锐利声中穿越了世界
的假象,鸠饮下一把凿子,把头颅掏空成
一副棺材,
装殓下自己。像黑暗
 
掏空黑暗。
 
读评:
近来我比较看好沙蝎的诗,缘于诗中硬朗、沉实的品质。他能够持续开掘,把一个意象深入并扩大。此诗重在一个“掏”字。直面人生困境,从自身开刀,反击时代之焦虑。
 
 
《鲸的一天》


窦凤晓

鲸在极为普通的一天早晨
从深海透出水面
看到了朝阳下出海的小船
和船头站着的一个女人。
风摇着万物的剪影,天蓝得不像真的
鲸迅速潜到水底,大口地
吞食路过的鱼群
这太悲哀了。他从未充满的心里
被陌生的力量修缮——
他急切盼望天黑下来
——终于,光慢慢褪去,
海平面一寸寸升高
随着道路的越来越陡峭,鲸的勇气却消失了
他把头压低,将自己埋在海的咆哮里
仿佛生来如此


读评:
   凤晓的诗偏向于理性。此诗通过庞然大物鲸的一天,仿佛在揭示一种悲剧之美,再现“过于冰冷”的大自然。“他把头压低,将自己埋在海的咆哮里/仿佛生来如此”。鲸的一天,宛如众多人的一生。
 
在小天寺前听禅

刘频

天空大而无当。
我随慧明法师移步,走到一棵枣树下面
我看见
天空被一根禅杖赶进了枣树的枝桠间
若此,天空岂不被三两朗枝局限了?
慧明法师放下禅杖
喏,此方小天,恰好做水井盖
足矣
 
读评:
不愧是听禅,此诗禅意甚足。何为小天?被三两朗枝局限的天,水井盖上的天,即是也。然而,大天无当,小天亦非无用。只要心中有禅,井口之上,别有洞天。
 
 
《旧唱片》


云垂天
 

吱呀吱呀,是你,指针不行
还是,我已破旧了

呵呵,我的郎啊,我的妻
摇着狐步,你我已睡着

醒来,睁眼看看
怀里少年,依然年轻。而我,已老朽,白暮,成雪
 
读评:
旧唱片老旧的只是身子,只要有爱,情志永葆长青。
 
正月廿日,那夜


 
幽谷一声

月光轻轻,晾晒的丝衣如风。
村庄、青砖、马棚、老樟,
都已酣睡。鼾声也偶尔提起深巷。
一次意外的侧身引(惊)起一次意外的猫步,
而猫的腹内正怀育着一片肥厚的新叶,
像嘴唇吐露誓言,
以桃花的颜色醉落湖面。
太久了,太久了。今夜,
左眼轻跳,千重山外,
有人开始小心地酝酿一次嘘说,
像用荷叶捧起一滴泪水:
想你了
 
 
读评:
通过外景的细描和物象的转换,很好的表达了内心刻骨铭心的思慕之情。
 
 
 
 
 
《植树者》


 
薛松爽
 

那个人从倾斜的山上下来
身边都是稀疏的树木
仿佛他一株株将它们从身上拔出来
他的颜色也比上山时清明许多
 
 
 
读评:
以“倾斜”取代“陡峭”,是一亮点;另外,稀疏、清明等词的运用也是非常巧妙。四句诗句句紧逼,一个人从上山值树,但这不是一般的植法,树仿佛从他“身上拔出来”,下山时,“比上山时清明许多”。语言清明,充满张力。
 
 
 
拯救


 
克文
 

我知道只有自己可以拯救自己
每天早晨醒来说谢谢
每天睡前说晚安
我知道这还远远不够把自己
从深深的洞穴里拉出来

我一直把无数的结巴搓成绳
我一直把无数的绝望爬成梯

那么多的愚蠢总会变得轻盈
那么多的渴望总会聚成翅膀


 
读评:
拯救是众生的命题。诗人由于深入人性的洞穴,拯救之法可能有别于常情:把结巴搓成绳;把绝望爬成梯。在沉默中攀援,在绝望中提升。一边自我拯救,一边展开自省与想象。
 
 
 
腐蚀者 


椴东塘西
 

我的时间都流到哪里去了
我的汗水又都流到哪里去了  

 
泥巴在窑炉里出来后叫砖头
砖头站在一起后叫墙或长城,房子或教堂
还能找到汗水流淌的痕迹和
时针里梦呓的声音吗
时间的藤,汗水的蔓
结出的都是与我姓名无关的瓜
 

我收集丢弃的砖块
在废墟上砌建一座庙宇 
我用导游的腔调
讲出祈祷者心中的隐藏的玩笑
和一些捧腹的黄段子
还大逆不道地揭穿
菩萨的破铜烂铁之身
以及神殿里寄存的残缺者和破旧品 

 
我拔起一柱柱香火
作为旗帜分发给众人
催促他们带好自己匍匐的身体赶快逃离
这时,菩萨身体上的金粉开始脱落、锈蚀、腐烂 

 读评:
开篇两行看似简易,却是本诗追问的要点。这些问题发人深省。作为生活在底层的劳动者,诗人或许比众多匍匐的香客更接近真相或神像本身。腐蚀——道出时间之相。
 
 
 
 
自示
云中狗

你必须安静。前方密林丛瘴
腹中悲忧的块垒,似疼痛的孩子
他自有命数,柔软地放下
相濡以清凉慈悲大爱。
你可以自我拯救,以启明灯
法喜无边,去大千世界 
 
2012.3.6
 
读评:
前边我在论坛中说,诗人的内心重建和自我教育太重要了。云中狗这首《自示》诗便有此功效。自我观照,自我启迪,自我拯救。
 
 
 
 
 
《在场景当中》
 
槐蓝言白

草鹭空中飘影,紫罗兰在黄昏睡了。
松香粉末的一声,随弓弦散开,
激越难言,长发如针。
春日之下,一切都泛着薄灰的光,
连翘引路,猫爪死于挡风玻璃,
你穿着简洁,唇微抖,唇边清白
和月夜茸的毒液,在酒醒限度内
被断音凹陷,你眼里有起伏的风云,
眉骨低温,辽远的蕨类是好风景。

这是一次交锋。场景如沙画过而留心。
接下来是春风刮倒影子,涟漪似唱片,
我赞美远景之时,用尽了手指。
鸣禽弄舌,蔓草萦心,它们纤舞在
和风与栏杆的缝隙里嫁接了青春,
月晕而风,础润而雨,门外的雨衣
还在滴水,倒影与呼吸之水在闪光,
我甚是思念那片被你弄伤的晨雨,
那周遭草木自此跟我有患难之交。

长久的热爱令记事薄干锅。这有点
类似于高温舞会蒸发了凸起酒兴。
除此外,生死梦与山河恋还在开花,
落花天色淹过羞惭早春。我还虚构过
十点方向的一场西北淋浴,调情手势
暗示并蒂臀弧走来帮厨,走去帮腔,
漫天的马群嘶唱高音,你在我这儿
有两种姿态,一种是背过身被我惩办,
一种是伴着侧影的烟雾俯身将我收纳。

天有九霄,令理想家园九重罹难。
人一叹息就撕裂了心,内部的光头党
预约打摆子的枪。墓地的烟火
都偏了风向,硝云是尘灰典籍,
途中布满岗哨,病中人沉疴连绵,
既不能以阅读对己攻心,又不能
象鸽子一样悲伤。一盏灯是一轮满月,
它映照伤心人悲愤治疗的汗滴,又映照
意识伙工由来以久的借酒动粗关系紧张。

幕布总要降落。降落的还有球场拼花、
病房爱情、楼群、被盖之下的相思消息。
我见到椅子,就见到上面亲密的人,
他们活在拖戏的脚本和疲惫的刊物中。
我是个秘密读者,每次问情都有笔录,
对于世事摇锤,我的身肢抗倒伏,
心有定音之术。我在这往事缱绻里
潋滟了流年,酩酊了凤管,无从悲欢的
视讯里,我看到春雷鼓颤,山河腰软。
 
 
 
读评:
此诗灵光闪现,当中有许多玲珑剔透的好句。场景迷人,情思流转,亦忧亦乱。
 
 
 
回声,或对尤金扎米亚金的悼念


维庸

          我希望我们获胜。
          不止如此;我坚信我们终将获胜。
          因为理性必胜。
          ------ 尤金扎米亚金

1

隐藏在一个吻发生的时间后面,想念一条
弧形的闪光尿线,穿越茫茫空虚
尽头消失进沙漠里,仙人掌秘密的丛林沙地。
呼吸和眼睛判断,一种幽冥中升起的心声
启示记忆。I-330站在那里,三点式比基尼敞开着
通往丛林深处的小路,时间的指针上
吊挂着叛逆和孤独,8.64万秒/天,
阳光罗盘的幽魂,从喘息的回音里提取主宰者
莫名的权利。透明玻璃的菱形体
照见了病毒奇异,组织信仰的埋伏与游击
愤怒的子弹,纷纷射向了一个生命的免疫组织
和自愈体。错觉或者是隐喻在一次神游的盲目期
混淆了,西红柿和龙葵的基因意义
空气里交织着有毒和有益。水仙女在风中
亭亭玉立,乳房上的黑痣让滑行的目光停止
停止在无理数的继续,和无限循环数的执迷中。
W-911,另一个我,站在波浪的锯齿上
思考康德,是健康的道德。月光曲开始波进入到
悠扬的汐潮。

2

D-50,走在时间的前面,而我悼念着他
一个将来的人。死亡消失了命名的
意义,在整齐划一的产品逻辑里
他的生命正卷入一个他、I-330R-13O-90
关系中。四边形对三角形彻底地破坏,又在
被一个五边形摆弄,每条自以为中心的横线
自转又公转,蔑视着对应的光影,
又将左右的光影消解,消融,自身也湮灭
在含混之中,分不清自己和自己的关系,
冲突、嘲讽、蔑视同情,更多复杂的感情翻滚着
指向另一个我。我必须以排泄的方式
从头脑中清除掉一种干燥的霉祸,而我能否
清除掉,谁知道呢?但是,即使世界的人都放弃了,
我也会一个人再试上三次。水流声总是能
启发小便,医生将这种方法称为诱导
其在世罪行命名为诱骗。水流声正在进行,
膀胱用暗长的喉咙,隐隐地传出欲裂崩碎的
呼救声,呼救声又震荡在回声之中。

3

射,发射回音着。人类喊得最多的一个词
在函数曲线上,几乎的不变量。过去和将来
一样的多。发射,铺就着一条漫长的
道路,我们在道路上我冥想着D530,对他说
从何而来,向何而去的愚蠢问题
可以与鸡蛋相生的问题,齐肩并举。
向前走吧,努力,谁说不是呢?你猜我一定会
这样说。幕后的人,此刻的读者,多傻呀
我是在说我。发射,喜悦着。
盛大的喜悦从一个人的救赎中喊出来。膀胱
还存在有力的收缩,护士插尿管的工作
可以省了,以及发炎的药物,出血的痛苦
提着尿袋用餐的伤害雅观。发射,涓涓的溪流
也是温暖的希望,如果它流向爱的故乡,
没有流到冷清的路上,或者又堰塞在透明的安全里
随便就滚入肮脏的水渠。水流的歌曲酷似
精液的哭泣,它一直消亡进时间的过去。
你好像嘲笑过你的过去”D-50,我正在想着
被将来嘲笑,被W-911的插位数,那些影子和呼吸。
他一定认为现在的我虚幻,不可礼遇也
不可理解,但毕竟是我的基因散叶的种子。
我能够对自己慧心地笑了。

4

写诗是另一种移情,它曾让诗人的女人
发疯成性,而另一个诗人的女人,移情更深
她索性铲除了自己的须根。
R-13O-90之间,有存在于过去、现在和
将来的不稳定,和三角形有关更与隐蔽的
伤痕,不无关联。逃亡进灰暗色的纸面
遮蔽和维护太恐怖,对于爱情的变化
人们说着无尽的屁话。竟然用感情马虎视听麻痹
自私的自己,词语充当了刽子手又充当
替死鬼。都是词语惹得获,并且要借助诗人说,
是普希金说的吗?我的少年就被他麻痹坏了
还有拜伦勋爵,桀骜不逊,自高自大,
无中生有的优越感,遇到感情的问题简直扯淡。
写诗是另一种消耗,和遗精的消耗有类似的回声,
国家不幸诗家幸,疼痛之时产真诗。瞧!
命运紧系在上面了,外物内心,无一逃脱。
叙述是麻醉的,清醒的读者鄙视写客,叙述是
痛苦和沉重的,宽容的读者,理解写客,
叙述是不可逃脱的,尤其它翻开一个人的内心,
有话直说。叙述的诗歌是一份口供
原谅犯罪的人不太可能,但是我生病了
D-50,你的病假条,是一张罪恶的
通行证,卑鄙未必是卑鄙者的通行证,卑鄙是,
高尚呢,它难道只是自己的墓志铭。

5

敌我矛盾与内部矛盾,展开在一场幻想的
战争中。O-90,一颗剥开的荔枝
甜蜜的水分,饱满的通透嫩白,柔软水母的
艳丽,爱情充分的麻醉体,她是有身份的女人。
I-330,花瓣鲜红,花蕊漆黑,虞美人
家族的纯粹血统,贪婪地呼唤灵魂,海妖塞壬般
美丽动人,只凭声音,就迷惑了聆听者
她是盛开的罂粟一朵。R-13,说什么好呢?
一头灰褐色迷人的螽斯,叫声深入到时间的内芯,
陶醉着同类和异类。何况是人呢?他是诗人,
我在镜子里发现的另一种自己,思想的劲敌。
D-50,你是勤劳无私的采蜜蜂子
不停地从一朵花芯,飞入另一朵化芯,秋日阳光里
陶醉地抱着果皮。我急于认清你们的真相
滋生灵魂之病的核心原因。四边形摇晃
不安的闪光边缘,重叠着光影。那些所谓的
感情和爱情,嫉妒和仇恨,自卑和伤痛
孤独和哭声在一个兽人,植物人,机器人和人类
混杂的时代里。W-911,我却是无法看清自己,
镜子融化时,将时间扭曲并且将本来面目还原了
吞噬的物体,镜子不可相信。没有谁愿意
把自己定义清晰,生活在格子和轮廓里。
我是一只无名的鸟,一条摸棱两可的鱼,可能
在被人附体之后。

6

生活总是围绕着一场堕落展开,堕落
在贫乏的六面体里。饥饿和爱情,荣誉和战争
死亡和疼痛,六面体的玻璃笼罩着天地。
在你们的房间,依然会拉下窗帘,去遮蔽
供给制度下的婚姻法律,混淆了爱情的私欲关系。
她是你的,你是她的,是又不是。但是
一滴龙舌兰的液体,一朵罂粟花的气息将
一条阳光的大道,上下动摇,一个梦想的肌体
发热瘫倒。病假条,不是证明,是罪证
而我没有,我怎能跻身在事件之中,一条若隐若现的
缝隙,敞开在脚下。像你,D-50的壁橱一样
无人觉察。我已经隐身其中了。I-330
正在和你的梦,和我置身真实的一次射精,
一场同样的梦,只有苏醒才知道一切,
然而要苏醒多少次,才能到内心的真知。
O-90,在我身边,她不同于你的一切判断,
肉感不是性感,你的爱是她的身体,而我的是
气息,是贤淑持重,温柔多情,不是金边叶子的
贪婪植物,吮饮阳、光空气和雨露,却吐出
单薄艳丽的花朵。明黄或鲜艳的红,让蜜蜂醉倒,
让自己的灵魂深入别人的内心。

7

力量诞生悲伤。漫长的幻想淹没短暂的
时光,在交融的挣扎里。我理解你。
如何地挣扎,在饥饿之间,六面体的玻璃墙
反射着你的脸。这时代窃听无处不在,
监视器四处寻找觅敌意,痛苦的火焰燃烧了荣誉。
我知道,她要用匍匐的性势将你迷倒,
而她一个眼神就将你粉碎,她用鲜红的O唇和
肥嫩的阴唇将你鲸吞,而她只用一声呻吟
就把你击昏。瞧,旁观者外加诗人的敏锐
昆虫遭遇到捕捉,已无法逃脱。R-13更是如此
堕落入更深的同自己的斗争。他要她的灵感
和她的热情,这比性欲的所求高上一层,
他要把自己的心揉碎,并搀杂在其中
在罂粟花毒和龙舌兰酒里,混合成液体
调治永恒的致幻剂。这秘密的工艺,炼金术士的
执迷,驱使着奴隶。在一层层的黑盒子里
在公寓的公寓里,那些钟型罩似的郊外古堡,
还有永恒衰老的妇人,把守着破旧的大门,
来自尘土中呛人的亲吻,寒暄的温存。
那见不得阳光的房子,你风也似地飞奔到那里
在我到那里的时候,一无所有。我到了内心的深处
看到荒芜,有一扇门敞开着漆黑的山洞,
山洞中回荡着诱惑的风声。

8

幻想,有铁锤挥击的穿透之力,会使
一根钉子的神经崩溃,一条狗
丧命瞬息。钢铁凹槽,泥土僵硬。而一切
停留在幻想,并未发生。预见和形容,
一切也会瞬息间覆灭。天仙子散发出臭气的暴雨
摔倒在地的事物,会安全起来,
它不会突然再摔下去。僵冻在那里
假想敌和对立面的存在是必然事情,镜子
以便于发现真实的表情。喜剧伟大但不如悲剧
意味幽长,放气的轮胎再一次冲涨,
头脑从天平幻想的一端突滑到另一端
虚无和前面有相同的内涵,如果大梦方醒,
虚无也具有铁锤挥击的相同作用,
不过打击向将来,前方,无理数的存在,
根号下-1-2跳了出来。月光下躺倒的影子
站立起来。它望着你,你望着未知的黑洞,
我望着自己深沉的内心。犹豫是怯懦的表现,
思想常使脚步停止,而在真实处境里
我们没有任何选择,面对一场重病的突袭,
没有一只手可以把你推开,,你预言到了
我从地球上挣脱,像颗独立的星球旋转起来
按照一条无法测算的轨道,一圈圈
转下去,转下去……”

9

真的!秘密翻开了,原来丑陋隐藏着美!
死刑的警钟展示出生命的面孔,不存在一个人
从正面将自己看清。有限之外的世界和
梦中的陌生人。一首诗将深远的意义隐藏
I-330的三点式比基尼里,跳动的心为聆听
自己的回音。在1×1=1的永恒中,凝固住光影。
在细雨的细语中,每一次坠落坠落得更深,
也更平稳飞行器熟悉了天空就是羽翼,
蓝色的海面,玻璃的道路敞开着,它不曾改变
但改变了内心。翅膀进入到麻醉,肩胛骨
沉入退化。妄想不是不存在的理由,生就短浅的
目光,为行走奔忙。蜜蜂继续思想,
在蜜蜂精神的困饶之中。道德将个体改变得
军容齐整,而道德的变化将称做基因或祖先的人
变成了傻瓜。孤独的山峰巍巍高耸
风受交媾力的作用,围绕着地球旋转不停。
地球自转着又围绕着太阳,旋转不停
太阳从没有恒定不动。没有一个参照物会进入
短视的瞳孔,眼睛看到的发生沉浸入内心变成了
甜蜜的伤痛。


[ 此帖被黑骆驼在2012-06-03 11:38重新编辑 ]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2-05-22   
多好,品诗品茶品人。
云之巢http://blog.sina.com.cn/yunchuitian
级别: 总版主
10楼  发表于: 2012-05-23   
引用
引用第6楼边围于2012-05-22 10:49发表的  :


哦,又轮到我和马入华山兄了?


级别: 侠客
11楼  发表于: 2012-05-24   
骆驼兄、胡兄辛苦了!
级别: 总版主
12楼  发表于: 2012-05-24   
问好各位。
级别: 总版主
13楼  发表于: 2012-05-24   
二位兄辛苦了!
很高兴能得到胡兄的点评,多有受益。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总版主
14楼  发表于: 2012-05-24   
姜兄好。这次于我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级别: 总版主
15楼  发表于: 2012-05-25   
骆驼兄、胡兄辛苦!学习 多有启发!

未得詩魔降,閑時風月吟。
级别: 骑士
16楼  发表于: 2012-05-26   
来学习!
微信:jiuhangshi
级别: 总版主
17楼  发表于: 2012-05-31   
问候以默兄和克文兄。
级别: 总版主
18楼  发表于: 2012-05-31   
点评地道,精彩!两位辛苦了。
我的微博: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级别: 总版主
19楼  发表于: 2012-06-04   
问候三缘老师。夏天好。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