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骷髅的可能性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8-12-28   

骷髅的可能性

我遇见一付骷髅
(我又何尝不是)。
我问它这两个世界,
那一个更符合诗人的写作现状。
骷髅感慨万千。
我看见它的刀伤并没有缝合。
骷髅带我来到一块阴地,
它指着层层叠叠的骷髅说。
这些都是诗人。就没有诗人吗?
我忍不住又问一句。
有。那边的磷火就是。
为什么?骷髅并不指责我,
并开始耐心地开导。
我先在这里卖一个关子,
让读者想象那无数种可能性的一种。
不管那一种都指向诗的虚无主义,
为摆脱兽性而更加兽性。
一个子虚乌有的
让人子极力闯入的残酷意识中,
对一付骷髅的恐惧往往小于无知。
我以骷髅面世是因为
万物以我为笔书写徒有虚名的一生。
两个世界的交替
也只见树木而未见森林。

2018-12-28
[ 此帖被唐颖在2018-12-28 15:31重新编辑 ]
唐颖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