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8-12-27   

天台

天低垂的样子好看,
我欠它什么似的,
脸一阵比一阵愁苦。
 
那朵云,吸引我向更高远的蔚蓝。
那儿有净土,少算计,
也有方便和通融。
 
风经过我的手瑟瑟发抖,
而虹不会。我和冰雹开玩笑说。
我们捉迷藏吧。
 
我需要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灵魂伴侣,
可以在路肩上抱头痛哭,
可以互开玩笑的那种。
 
鹰算一个,黄莺算一个,
魔兽也算一个,那开在云梯上的野花
也算一个。
 
我还是有些寂寞的,有些落单。
和我一起去的人也开始感染我的这些
说不出口的特质。
 
我什么时候变得敏感了,
变得不那么简单了。我变了,和我一起来的
担心也变了。
 
我夹在人群中,
我在这些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中,
我认不出他们,他们也认不出我。
 
我们都可以喊出彼此的乳名,
嗅出独特气味,那么浓烈,那么熏人。
我们都没有笑。
 
我是有意去的,
我也会有意离开。
 
2018-12-27
[ 此帖被唐颖在2018-12-28 10:51重新编辑 ]
唐颖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