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含羞的囊括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8-12-13   

含羞的囊括

阳台上,僻静角落的
一个灰瓦罐
空空如也,有耳甑的那种。
我想不起那里曾种过什么。
此时,我斜躺在一张软椅子上
努力地回忆:
那儿曾养过一株含羞草。
没错,它是一株非常矮小的
只有五个小分支的,
几乎快要活不成的含羞草。
它被人拔起丢在一堆草浆上。
那些来修剪草坪的人
不认识它。主干树皮
被锐器刮过呈灰褐色,
尖细又圆椭形的叶子
靠紧枝节,病恹恹的。承蒙
当初一眼瞥见了它的娇媚。
一阵狂喜,小心翼翼
把它拾起如珍宝一般揣进怀里,
奔向谈了三年的女朋友家,
然而,一切都晚了。
那时,因为囊中羞涩,
最终留下的遗憾无法弥补。
或许,那儿也曾种下
一蔸小美人蕉,只是已不知去向。
我把那些曾经种下的花红柳绿
储存在这个普普通通的
又充满生机的泥塑陶罐中,
让它们的气息成为泥土气息的一部分。
即使没有了它们,
没有了含羞草和美人蕉,
我的爱仍会在春光的浇灌下,
让那些杳无音信的事物重新返回
记忆的拱门,
拨弄着我年老色衰的琴。

2018-12-13
[ 此帖被唐颖在2018-12-18 08:58重新编辑 ]
唐颖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