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孤独是如此之毒(五首)
级别: 骑士
0楼  发表于: 2018-12-07   

孤独是如此之毒(五首)

*受浸

受浸在形容词里已久
冗长与种种手段
我已跨不出裤裆
就如良善的苍蝇
沉迷在激动的气味里
一圈圈回旋着
管不了谁讨厌
谁惊叹,谁智慧满满
秃头着

淫荡是如此容易
留住一个动词与名词的丰饶
爱上文化的残羹
我就不是一个乞丐
在葡萄面前谈谈酸甜
在生理上面论论高潮
哪怕真的早泄了
看看表
还有时间的肖像艺术着

企图把我从蝴蝶的坟墓里
抽离出来
那都是徒劳的舞蹈
卑微的辩证法
让我一直卑微着
词语创造出我的白痴
我的白痴在耻骨前的软组织里
荣耀着
那不是谁都能操纵的蛰伏与狂妄

2017.12.07


*钟表里的耳朵

如果我是钟表里的耳朵
早就枯竭衰败了
不静寂
不孤独
不谈情
不做爱
任凭时间机械地摆布
不狂妄
不失眠

我逃不进石头里
在溪水下
在河滩上
一个无穷无尽的过客
只管倾听
只管承受
过去是此刻
未来是此刻
一个个石头都是此刻的坚硬与光滑

我真的不是钟表里的耳朵
我有自己的父亲
我有自己的母亲
一个早早离开不舍的尘世
一个活在尘世却已不知了烦恼
但是他俩给了我
懦弱与不甘
满足与屈服
还有整个宇宙的星斗

2017.12.07




*如此遥远

不可能是我孤独的全部
胡子还茂盛着
虽然夹杂着白
那是兰钦寺传递过来的霜
兰钦寺的大门外
已不再养活一个算命先生
我们在异国偶遇
加了微信也就加了
一碗面里的一个荷包蛋

老妈早就不记得什么兰钦寺了
每天笑着,三餐是如此美妙
我还在懊恼什么
躺着玩了一会儿手机
脖子闪了,像兰钦寺一样
固定一会儿,没有惊慌
不可能是我坍塌的瞬间
雪未至,不是枝头上的荒凉
就没有宇宙洪荒的覆盖

坐车在黑暗里逛逛
兰钦寺一直在秘密里艺术着
多想绕上兰钦寺一圈
可我已被煎熬与谎言俘虏已久
西北风不停地证明着我的真实
想在钟声里隐匿一会儿
也不是那么容易摸索气象的肌理
兰钦寺镜子一样飘渺
我只有擦拭着尘埃擦拭着尘埃

2018.1.2



*雪地里飞出九十九只鸟

在可能与不可能之间
在现实与虚幻之间
犹豫的总是我的脚步
懒惰的总是我的魂灵
雪地里飞出九十九只鸟
谁哭了
这么冷的冬天
喝了半斤白酒之后
脸色刚刚有了阳光

有还没有名字的那只吗
有腿伤的那两只吗
有一直交头接耳的那三只吗
活在雪地里的鸟
都由雪地里的秘密护佑着
不会轻易像我的激情
随时就会冻死在裤兜里
谁醉了
骨头不断敲打自己的骨头

雪地里飞出九十九只鸟
怎么能追上它们的幸福和游戏
我在雪地上滚了几圈
叫了几声妈
妈在老屋的轮椅上笑了
也许是我先衰老了
细细的溪水在流着
一棵树斜歪在旁边
只有天空可以随意陶醉随意想象


2018.1.3


*孤独是如此之毒

那树,丢光了所有的叶子
赤裸着枝丫,把天空的孤独
都留给了自己
孤独是如此之毒
我的左眼没病,左眼瞎了
我的右眼没病,右眼瞎了
世界是如此混沌
唯有鸟的叫声,盘旋在耳际
一会儿东一会儿西

你可以不孤独
睾丸晃荡在草地之上
不需要任何玻璃的思想与梦幻
你可以不卸妆
卵巢左右深入花丛
死去的都可以醒来
月亮都可以渗血到到摇篮到深渊
可我还是朗读了
把一种种声音逼近了骨髓里

苹果,是谁挖掉了腐烂的部分
然后再吃掉,吃掉全部
我正从孩子们回来的地方走去
那里没有也不会告诉我什么
我感到了孤独的恐惧了吗
那锁,挂在了森林的门上
可以和尚的筷子可以尼姑的碗
你难道是走在另一个残余的世界
你刷了刷牙,传说是如此明亮


2018.2.03

微信:jiuhangshi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