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摇滚系(年终版)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0-12-27   

摇滚系(年终版)

管理提醒: 本帖被 admin 从 王西平作品讨论会 移动到本区(2013-07-02)
摇滚系(年终版)

碎南瓜

一定是我爱的人啊,风中疾行
键盘悲苦。一定是闭着眼睛在弹,词语纷纷失重
音乐成为咯脚的石子
我从风景中抠出血色靴印,跌跌撞撞说唱的人
绕过杂草,抽象的绿
落在干燥的柴扉上变得黑白
我翻越了陈旧的傍晚
地窖深处,聚光灯下
有一片编织好的粗糙水域,有一小排的船体
一个远行的人在暗处感染眼疾
小老鼠碰响水管,你的声音里有过这样的声音
猎物,饥饿,一场谋取私利的撕咬
你的声音里也有过带齿的声音
不同肤色的听众踩着残破的音阶进来,只有月光使我不安
近视眼仍在磨好的镜片里安睡
幕布缓缓拉开,你在雾气中修剪果枝
然后手持麻风击打金属的边缘
一个碎南瓜组合
在黑色安息日
听到了洛因过量的召唤

与我的生肖一起奔跑

声音从远处传来,耳朵迎上去
遭受乐器的砍伐。我解开缆绳,栅栏应声倒地
一只貌美的牲畜,与我的生肖一起奔跑
与它们的动物性擦肩而过
整个下午我们一直在拐弯
遭受了枯草上的死亡
遭受了头皮屑的瘙痒
对不起,畜牲,我比你高明
我开始洗漱,在河里照见了白色的刀刃
我用双手捧住了你的脸,面相师
请看看吧,这五官多有教养,多懂得拼凑啊
盲目的自白啊,电波滋滋
好比女人发出的鸣叫,我突然腿软
遭受了这样的捕获,然后被蒙上黑布
被三个日子押送
穿过一条新命名的街道
我不在乎你的飘零,我今天特意扮演伤悲
但我不记得你。畜牲
我一定抱病掠过你的脑际
歌唱,或挺进废墟一步
音乐是塌陷的边缘,我们蹲伏在黑色的胶片里
涂抹阳光

以金属物作代言

这一刻,音乐在脚底打滑
一个人声嘶力竭地唱。只要心怀草籽
就有机会茂盛。然后
怎么所有的人看见他驾鹤离去
第三首曲目里又一次离去
在丛林里,拐弯,伸出长袍捉取汉风
披头散发的披头士啊
精神分裂,胡言乱语;坐在云端,驳斥时间
他有一双朝后退去的脚,又一次远离群体
牙齿开始松动
绕不开的烟气,在镜框里
那些看不见的人碰来碰去
他们在余音里衰老,或附着在杂物上
超负荷的乐队,以金属物作代言
经过屏幕,他们的词语被电击倒。芯片有余温吧
大概还可以表达那些意思——
或从不朽的石头里
掏出那些碰碎的鸡蛋和
一个人的赤壁

从深远的未来为你运送白银

不得不摘下面具
现在。我站在高处
以辽阔款待你,有人在对面的橱窗招手
我差点哭出了声,那就是你吗
一把闲散的椅子替我脱身,它也会脸红吗
我们默默地吃桔子,却没见过这样的桔子
——绿色的,黄色的
在一间屋子里的一张桌子上的一只盘子里
以真爱的形式存在
风知道,它们剥了皮的暖
以及周围的杂草和光线,是碰巧遇到的
那一年,那一天。我们来到走廊里
弯曲,然后隐入黑暗的空白
撒下一些种子
我曾经坐在橡皮艇上,为你制造出了水,和水的声音
我掌握过刮鱼鳞的技巧
我懂得从透明里抓取一只热烫的玻璃杯
时至今日,阴影不停地轰鸣
木质的机器,飞溅的刨花
覆盖着瞬间的不幸
我相信一只瓷器在酒柜里掌握了照亮术
从黎明至天黑
它正从深远的未来为你运送白银  

反对一个人的大合唱

你啊,唱个不停
你啊斜着身子,心里的水明显亏于鱼类
你空荡荡地游走,在波纹里
用同一种语言咳嗽
发声器突然被摘走,没有了信号
屋子里涌进你的声音,你问我
河流为什么上浮
为什么不朽,为什么绕着一棵树在大哭
为什么CD机里,一只棕色的猴子赤脚走过
就连小石子也发出不朽的尖叫
一群人在余辉里烧啊,辽阔的夜
即将逼近黑色的重心
或者接近于地面
有人摔倒在一张草纸里
你用手去摸摸他的疼痛
假牙,以及姓名和地址
零碎的记忆,落下复又弹起
沾染了你的歇斯底里
我相信,内部的情绪会跑出来将你反锁
还是在那间屋子,动静越来越大
仿佛家具们在反对自己,反对凌乱
反对
一个人的大合唱

动物社会

拨开灌木紧锁的幽默感
你猜测看到了什么:动物们一声不吭
面面相觑。它们在空气以外,闪烁着小小的警惕
生活需要阳光
你吝啬地掏出镜子里的笑去照耀它们
干扰它们扮演黑色的原形
在地下室里,仿佛甜蜜的机械手
它们或扮演一辆公共汽车,上坡,下坡
按钮在动物们的手里。瞧你冒汗的指尖
命运倾斜45度
树木哗啦一声发亮
它们的社会变得极其简单,臭水沟倒在一侧
语言上爬满了苍蝇
贴满大理石的思想,被尾气指引
被寒冷要挟
哦,你终于哼出了干燥的歌曲
为它们取暖

女巫

为保持身形,你从不敢大声说话
不知会泄露什么,就这样沉默
你是完整的,我只能用石头来比喻
没有什么能像你那样紧闭。如果欣赏花朵,会破坏自己么
香味未进,你还是你么
你在音乐中摇摆,听对方是黑人——
面具覆盖着面孔,左手覆盖着右手
女人覆盖着男人,并通过植物来分娩果子
我相信这个时候你能举起整个乐队
就像举起金属和森林那样。或呵斥流水
在冬天惩罚它们站立
或在透明而凝固的无语之上滑来滑去
像冰冷的玻璃杯那样,惩罚茶水
让它们按shui的发音原路返回
为保持身形,你很注重节食
把自己寄存在空空的谷壳里,被风高高抬起
像是在一个乞讨的时间段
微笑着,去覆盖蓝天
女巫,我只能用非洲来比喻你
你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
扮演混乱的秩序。和黑色的车体

2010.12.3 草稿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0-12-27   
摇滚得好!读得愉悦。诗中的后现代元素我要好好地学习。
级别: 骑士
2楼  发表于: 2013-05-04   
饱满的。回头再来读读。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