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月度评论》5        风月大地九月诗选评
级别: 管理员
0楼  发表于: 2011-10-11   

《月度评论》5        风月大地九月诗选评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风月大地 执行取消置顶操作(2011-11-07)
《月度评论》5        风月大地九月诗选评

若小曼  钟磊  选评

1、《时代的早上》                 云中狗
2、《春宴》                             秋水
3、《给H》                             潘以默
4、《珊瑚》                            克文
5、《为了造成记忆……》      窦凤晓
6、《转换》                            罗霄山
7、《风吹过来了》                 还叫悟空
8、《 顾城》                           胡俭
9、《午夜惊雷》                      阿米
10、《肚子笔记 》                 张小七
11、《异乡记:问答张爱玲》  柏桦
12、《草窗韵语》                    杨典
13、《东方汽配城》                聂广友
14、《自赎的咒语》                夏汉
15、《15分钟》                       孟冲之
16、《虚构的审讯》                草树
17、《六楼》                            边围
18、《街头魔术师》                云垂天                    
19、《谒孟子庙归途中诗》     孟小来
20、《秋日之神》                   湖北青蛙

1、《时代的早上》

云中狗

新浪新闻中心 > 社会万象 > 正文
婴儿被诊断需做10万元手术续:医院称系杜撰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9月08日02:52
  
京华时报:8毛钱治病为何要动10万元手术
人民日报:10万元为什么败给了8毛钱
新民晚报:切莫动辄“与收入挂钩”
  
更多关于“手术费”的新闻:
男子瞒妻子跪街行乞为病儿筹集手术费 2011-08-17 14:35:33
青年为给女友筹手术费杀死2人抢走4千元 2011-08-09 12:24:53
男子因手术费不够手指缝好后被医生拆线(图) 2011-08-07 05:30:17
官员座驾倒车撞昏老人拒付二次手术费 2011-08-02 13:31:15
  
这首在形式上是简而新。从头至尾宛如新闻索引界面,无明暗喻、无修辞、无亮点。之所以选取:其一很现实,与生活息息相关,呈现出身体的病与精神的病,并形成鲜明对比;其二,第一行“社会万象”,与其后一系列“手术费”的社会现象,构成了有机的统一;其三,“医院称系杜撰”与一系列具象,构成了一种反差,结构上的排列,妙不可言。但略有不足,《时代的早上》此题目有些偏颇。(若小曼)

2、《春宴》

秋水

庭外的春柳告诉我:你安静地吃酒
胜过读书,清谈和捉跳蚤

木扉斜在85年暮春,父亲正值壮年
村小散学,弟弟在暮风中流着鼻涕
倚门等我-----仅仅为看我带画的课本和书包

仙人掌有带刺的过往,天色如兰
雨水刷洗的土墙因低矮而更显肥厚
月色向晚,你来了(骑驴,带着斧头和刨子)
鸡子上飞安卧,枣树吐出更深的黑色

源于对木香的迷醉,我捉刨花
团锯末帮助父亲发锯条。大人们
对坐于门板两侧,嚼鸡骨头
咽下浑浊的陈酒和棒子面馒头
因酒力,父亲的额角更加突兀

“堌堆(蹲)到当院屙去,臭场子。。。”
母亲训斥拉稀的弟弟,拿一把刨花给他擦屁股

散场后的灯光更亮,瓷盘横陈于门板
春夕虫声繁茂,屋檐挂着明月
锯子,斧头和三角尺

这首吸引我的是首尾两节:一是,“庭外的春柳告诉我:你安静地吃酒/胜过读书,清谈和捉跳蚤”用通感表达了笔者此景非彼境的蓦然之感;二是,“瓷盘横陈于门板/春夕虫声繁茂,屋檐挂着明月/锯子,斧头和三角尺”这里选取的意象,实为笔下的“实景”,采用一种直接的手法,直取大千世界无不存在的荒诞感。其次,“瓷盘横陈于门板……/屋檐挂着明月/锯子,斧头和三角尺”,虽在书面读起,令人觉得不可思议,但现实的确如此,视觉也如此。此首表达清晰,中间三节为人展现了一幅春日里的“追忆似水年华”。(若小曼)


3、《给H》  

潘以默

整个夏天里的云朵
都在对岸

在我仰望的面孔上
阴晴不定

一场早已滂沱的雨
何时来临

潘以默,九月发的一组都不错。偏爱这首《给H》,切题而入,可以令读者想象这个“H”,是人?是物?是一件事?或者是抽象得令我们都不能得知的H。三节步步为营,在文字的逻辑里,将文字符号运作并在穿插的过程中,扩展一种合为一体的策略。也可说是,一个小举动,虽无叠加,也无置换,但在采取的远与近、上至下的半景观手法,一目了然,无浪费笔墨。 (若小曼)


4、《珊瑚》

克文

突然的空缺造就了珊瑚
左手离开乳房
右腰隐痛不止

突然的震撼造就了情人
掌中的珊瑚冷冷的
没有一句海的话语

春天从心底冒出来
脱胎并不换骨
珊瑚与寂寞的日子一样真实

《那只是》

那只是三朵虚无的玫瑰
你还是那么吝啬
九点钟起床
九点钟睡觉

挪不动屁股
可以挪动天空啊
你绝对不是酒

那只是一道完美的魔咒啊
你不念有人念

“珊瑚”这个字面义,令人深思起比喻义。克文的诗,有时将字运用的恰如其分,简单而不失惊奇。比如这首《珊瑚》,回味多遍,“春天从心底冒出来/脱胎并不换骨”、“掌中的珊瑚冷冷的/没有一句海的话语”、“ 突然的空缺造就了珊瑚”,这些在我眼底并不真的存在珊瑚,而是一种欲要表达的冲动,披着比喻义的外套,推动着直接的冲动、想象中的愿望。而其要表达什么,尽由读者去思量。再言《那只是》,令我想到德里达说的“无是美的根源”是的,诗只是“那只是一道完美的魔咒啊/你不念有人念”,其间置换的手法运用得胸有成竹,似是他手里随意编排的一种语词的游戏规则,得以形成它所组构的秩序。(若小曼)


5、《为了造成记忆……》

窦凤晓

为了造成
记忆
他们发明了
多边形
为了学习
高难度的缝合术
他们全体
出国学习
发票
失踪
他们

让年迈的人
充当移居的首领
指责
死而复活的一些话
将夜晚
一条条撕毁
随着……
继续讲,
那些在嗓眼里
舞蹈的士兵
一边
巡查
一边
大笑

他们搜索
没有笑的那一位
质问他
为什么
真实的土壤为什么
不能制止他的杜撰
朋友A对朋友B
“是”

“否”
一个孤独的圆圈
脱线的
扣子
倒在树下

佯装睡着了
而不是被击中

窦凤晓,至《裂开的橘子》等几首之后,越发具备一名先锋诗人的潜质,字符之间的转换,越发得心应手,超越了她以往的手法。近期发的三首,挑了这则:一是,看到了分行的魅力,似乎感受到她对诗歌语言节奏的把握,以及意识到分行引导读者阅读的力量;二是,看到了转换中的阐释力量,诸如“他们发明了/多边形”、“ 他们全体/出国学习/发票/失踪”“ 一个孤独的圆圈/脱线的/扣子/倒在树下/佯装睡着了/而不是被击中’’”;三是,看到了在今后她的诗歌写作趋势,塑造一种碎片感。(若小曼)
6、《转换》


罗霄山

“请代替我生育,将繁衍
作为上帝的奖赏。”她不是开玩笑
她如此对我说
她所孕育的风暴和雪
在秋天来临之际,吐出刀子
蜻蜓尾巴上拖着彩虹
她说:“这美丽的苹果,温柔的
性器。”她将雨水弹进
我的嘴里,像是给大海
撒去了谁的骨灰
一个旧的门扉,是一粒打开往事的
扣子,往事渐渐显露出他
曾经丰满的乳房。
“这个年老的女人,我已经过她,
我还想重新经过一遍。”
她说。她斜倚在椅子上
显出落寞的神情
我已经被她悄然转换过一次。

这首整体感非常强烈,规避了罗霄山过往的散态,在词与词之间的联系也避免了过去的线形。引言的恰当运用,增添了戏剧性。几个比喻义的构建,形成了崭新语义。语境是无边无涯的,揣测笔者用意的读者们诠释会有多样性,这便是诗的不确定性,始终所给予命名的“她”、“吐刀子的蜻蜓”、“苹果”、“年老的女人”或许是一段性事,也或许是一段回眸的往事,总之在处理上,时空性的考虑也由此悄然得到了转换。整首比较亮眼的是中间的一部分,有所缺憾的是写得中规中矩得多,在隐喻层还可以再大胆些。(若小曼)


7、《风吹过来了》

还叫悟空

风吹过来了,云没有过来。它们拥在一起取暖
藏人的墓地,汉人的墓地,回回的墓地
都在恰卜恰东面的小山包上——

还叫悟空九月的一些,所取的物都与山有关。写山写水写人,其的几篇采用了全景式,令整个空间无不包揽在眼下,燃起无限感与胸襟的开阔感。选取了九月的《风吹了过来了》,这首有别于其他的几篇滑行中的情节,它的修辞感更加浓烈,风与云当然不会取暖,它们是一种拟人的夸张呈现,认识到任何一种生物回归在死亡的本源。整首所组建的框架,由首句的虚到尾部的实,虚实结合,浓墨适宜地填补了死亡气息,清新淡雅。(若小曼)


8、《 顾城》  

(1956年9月24日-1993年10月8日)

胡俭

不要给自己戴高高的帽子
即便是小小的天才

而这是我的悲剧
我给自己戴上的帽子,我还没法摘掉

这首虽然只是四行,但却有好几层涵义。其一,高高的帽子可以隐射为顾城所说的“帽子”,为避免尘世污染了思想;其二,顾城的“帽子”又告诉我们眼中的世界迟早总会蒙上薄薄的灰尘,“而这是我的悲剧”;其三,全诗,令人感到忽远忽近的无奈与惋惜之情。整首诗是个辩证的过程,在阅读的过程中,理解的对象都得到了化学式的改变。
(若小曼)

9、《午夜惊雷》

阿米

午夜,我被雷声惊醒
闪电瞬间的白光
像在拷打一个幽灵,并令它
现形
万物,都是同一张失血的脸
而根据我掌握的知识
我知道,在雷电之下
任何站立都是危险的
我应该远离,一切金属、柱状物
当它们试图探出窗外
就像我现在这样子
双眼紧闭,在床上蜷缩成一团
而当重新合拢的黑暗
像一层绝缘的胶布
捆绑了我的嘴
我又渴望着,有一根地线
让那雷声在流遍我全身之后
通过泥土,直达乌有

    阿米的这首大部分用了明喻,这是优点也是弱点,过度的明晰,在转折上会显得过于生硬。但午夜惊雷丰满的想象力,填补了技法上的空缺。吸引我的是其意识到对修辞的大胆运用,比如:拟人的手法“它们试图探出窗外”、“绝缘的胶布/捆绑了我的嘴”,几个并列的比喻“像在拷打一个幽灵”、“ 像一层绝缘的胶布”。但在诗结构的铺排上可以更粉碎,各棱角还可磨得更圆润。(若小曼)


10、《肚子笔记 》

张小七

溪流,你的宿命论绿得发臭,
可我的肚子却这般臃肿,你叫我
情何以堪呢?尤其脱了上衣,它竟
难看似一个猪头。
  
书上说,有前途的人
三月聚粮。现在九月,要落雨
肚子仍不争气,它一字一句地阅读
色情小说。
  
到了腊月,人迹板桥霜。自由,隐逸,
黑水湾里散落着石头……
全都瘪得不能再瘪了
杏树们也抖得令人作呕。
  
是啊,衣冠哪遮得住肚皮呢
什么清高,不如摸摸楚王腰
什么抱负,还是先拿铁扫帚。
只等春风一吹,梨花已到枝头。

张小七近期的诗,语言上越来越沉稳,诗风上也具有多样性。如:《杀人笔记》采用了马克赛式样的互文、《乡村岁月:哀江头 》铺叙赋的手法、《酒后晨起,哀江南:》沿用了民俗方言。其在语言上越发显得正统,语感也弹性十足。张小七正在安静地架构自己的诗歌途径,选取《肚子笔记 》:其一,沿袭了前面练习的所有努力,在象征上走得更远;其二,整体上前后兼顾,语言富有诙谐之感;其三,尾句采用了化用,呈现了另一番别趣。(若小曼)

11、《异乡记:问答张爱玲》
                ——赠李商雨
柏桦

忆昔年,我曾在永嘉的县党部住过一宿
那房子静静地浸在晕晕的夕光里,
柜台上的物资真堆积如山呢:
木耳、粉丝、笋干、年糕……

一切都是慢的,兰成!
连政府到此亦只能悄悄做一份人家。
不是吗?你早已预见了
马滑霜浓,剩下的仅让我来说:

未晚先投宿,她从楼窗口看见
石库门天井里一角斜阳,一个
豆腐担子挑进来。里面出来一
个年轻的职员,穿长袍,手里
拿着个小秤,揭开抹布,秤起
豆腐来,一副当家过日子的样子。

我到底害怕什么呢?怕火车站?
怕油腻的抹布、油腻的桌面?
怕油腻的饭碗泡上来的黑茶?
怕他那张永远油腻的黄脸?

随后是凄清的寒夜,簇新的棉被;
是头戴小钢盔且不知疲倦的破晓。
没有沉沦。哦,对了:
在漆园,我们偶寄一微官,婆娑数株树。

   诗歌是慢的,慢过浮躁的生活。柏桦这首《异乡记:问答张爱玲》诗已经慢过生活许多年,也慢过了张爱玲的个人生活。张爱玲是有名才女,虽出身名门却宣称是一个自食其力的小市民,是一个善于将艺术生活化,生活艺术化的享乐主义者。柏桦在《异乡记:问答张爱玲》这首诗中,以问答张爱玲的方式对国家政治、社会道德、集体立场等公共关系进行诗性补白,试图结构出个性存在的神圣感,在愈来愈混乱的现实世界中持守着一位诗人应持守的人性立场,对官本位进行一种自觉的疏离与规避。《异乡记:问答张爱玲》虽是以问答张爱玲的形式赠答李商雨,(李商雨是七十年代出生的现代诗人,推崇艾略特,其诗有汉风,低调写作。)但是,其实质是借用问答张爱玲而深掘着诗人的独标孤高。 (钟磊)

12、《草窗韵语》

杨典

柴烧、煮雨、草窗读易时
有只蝙蝠突然来吊月
它是80年代一朵俯卧撑下的乌云

汉语跟英语最大的不同就在于:
糟粕即精华。如类书也便是
抄书。连豆腐乳都不懂,你就别冒充奶酪了

在这飞头之国,我们用修辞夜行于
烟山寒林。但友谊是种怪癖
回首故人处,常以翻脸为风景

每日杀一条肥鲤来炖吧。有何志向可言?
“红旗黄纸非吾事,白石清泉了一生”而已
待子夜熟烂后,再请曙光来为我摔琴

   杨典的诗多半以史入诗,诗性奇崛,使人仰慕。读《草窗韵语》开始就有民间寓言的意趣,如“有只蝙蝠突然来吊月”这样的诗句,极具画面感使人心荡漾。杨典的诗歌语言飞扬跋扈,诗意狂野,也有大跌宕。《草窗韵语》是杨典的日常生活记录,是批判现实的诗歌现场,但是,在杨典审视现实的过程中并没有把诗意停留于此,而是在进入《山居》“红旗黄纸非吾事,白石清泉了一生”中,再次折回到传统文化中,完成杨典的诗歌摹本,俨然是一个追古讽今的诗歌道士。不过,就我个人而言,读杨典过去的诗歌有多重意趣,并且能够刺穿庞杂的生活而抵达诗歌本真或本源,而此诗比较杨典以往的诗歌有太多的打磨痕迹,缺少杨典诗歌的粗砺感。 (钟磊)

13、《东方汽配城》

聂广友

白色高楼清晰地裸露,自肩部而下,
电线在高大的杆柱间撒下几段优美的
弦线。新鲜的枝叶构出城新的深度
(可以算出此地的规模)。叶子上的
灰尘生机勃勃,像是下面一条横贯
而过的马路上的马车扬起的。一个人,
踅出孤独窄小的门,手上的阳伞是
褐色的,不是去市区,也不是去郊区,
这地方不像是在本城。上午的视角
拓展了新的区域。围墙这边,我刚刚
跨入小临时房,郭经理晃着双膝
(残疾的)从里屋迎出来。外面像是
下着雨,灰色样品箱倔强地翻倒在
地上,生活中,你能坚持的只有这么多。
再来时,檐下蓝色工房不见了,地面上
明晃晃的,水渍。简易抛光大理石
呈长方形排列下去,黑泥巴,土坷垃
附上来。他看了对面白色楼房和橡木林
一眼,心思有些恍惚。郭老板到哪里
去了呢?边门的台级还没有铺成,或
只是一块垫石,摇晃着踩上去。可
大楼的身躯已显露无疑,碧空之云
刮过裙楼顶角线,有声响。今天不宜
有太阳,乌云急速驰过时,让人想起
风可能很大。像是台风已过,和气温
同时降下的,两根自楼顶小柱甩出的
小线,经过了漫长的路途,翻过底层
窗棂后,被人扯了进去。一根根扁平的
竖木条从顶角线下一米处开始列开,
拉到底层楼顶位置。仍依稀可看到里面
摆放着几十台空调压缩机(电话线
就这样横亘过它们)。木线条过去两米,
一大块凹下去的长方形水泥平面在
等待着广告商的到来,和巨型木栅栏
交替行进,把裙楼扩展到远处的乌云里
(骤然生出影子)。风攀住巨大冰冷的
外立面,托举着楼身持续憾动,诸多
小巷在生产风云的阴影和格子。我
像是走到一个节日里去,有好几群人
在整理下面的土坷垃和褐色垃圾。但很
奇怪,整栋大楼更整洁、威严,也更有
前途了。一面大旗在页岩内拉开。我
踩过摇晃的石垫(门廊只是个架子),
在经过槛的一刹那,我感觉到有一个
庆祝会马上就要开始。左转之后,郭老板
不在第一间房里,“他到楼上那边去了”
(拖着晃悠悠的双腿?)。(不停地
走动),到外面时看到主楼已高出裙楼
有几十米。顶上“东方汽配城”五个
金字已在冷气中闪耀,远处的城腑在
变化。这是新的城区(橡树下走着几个
民工,还要去挖地道)。拿到支票后,
我就更高兴了,回头时,对他大声
说到:“肯定是裙楼的,不是主楼的
巨大身躯奠定了此处庞然的新秩序”。

    读《东方汽配城》 这首诗,发觉聂广友的诗歌有些变化,以临时房,蓝色工房,白色楼房,几十台空调压缩机,主楼已高出裙楼的转移视角,细致描画出现实生活中的诗意。聂广友的近期诗歌在形制的改造上,在过去的简洁的诗歌形制上增加了厚度,以此来承载诗歌语言和思想,以此来囊括现代生活的方方面面,并且以一个诗人的身份娓娓道来,造成一种诗性魔力,重新还给现实生活中的生命。聂广友的诗歌文本是一个多维度的复杂的诗歌文本,是一种及时对诗歌写作元素的捏拿,其中包含着社会经验的一些秘史,由此深藏起一种认识社会的思想。其实,我在2010年底曾经解读过聂广友的诗歌集《游园集》,同时,又扩展阅读了聂广友《游园集》之外的诗歌,包括威廉来信,父亲系列诗等,当时,在聂广友的诗歌中此种形制变化已初显端睨,只不过没有现在这种“异质的凝固感”,只不过是没有现在这种厚度罢了。(钟磊)

14、《自赎的咒语》  

夏汉

现在,我携带着半生的罪恶
去作终身的忏悔。像火焰亲吻土地
那心中必有蓝色的忧伤。

我的念头是一条蛇。它们时常穿越
肉体,游离于世界——
它们让遇见的善良人惊嚎;
让我的梦里有骷髅晃动。
我的幸福绽放一朵淫邪的罂粟花。

在俗世我做着粗俗之事——
去闲聊,去亲吻;去窥视少女修长的腿。
诱导更多的人进入黑暗。

在这里,谁寻求光明
谁就背叛了我。哦,他们背叛我
我也背叛他人——
这世界,正在这世道里惩罚着自己。
我充当着一个帮凶。

那人间的善良或许只是一两瘦肉,
剔除瘦肉精只剩下半两。
而那半两里,还有半个钦定。

现在,请允许我寻求信仰,
如同一棵树风中寻求生长的空气。
我愿化为一棵菩提树——
让众生得到荫护;
让过路人去说:看,又是一个十字架。

    夏汉的诗一直以精致的语言统领深刻而内省的诗意,这首诗歌在自赎中开掘精神的深度,以增加信仰的高度。从《自赎的咒语》的第一节中可以读到“那心中必有蓝色的忧伤。”在第二节和第三节中细致进入肉体和精神经过尘世,写出生命的宿命,写出人性之恶,写出了一种精神的鸦片。在第四节和第五节中,再次打开俗世的时空,阐释和批判人性之恶。在最后一节,夏汉对人性终极意义的阐释已经离开了人这一个审美主体,“以我愿化为一棵菩提树——让众生得到荫护。”到达神性,趟过了人性这片浑水,崛起一座包孕人而在人之上的精神峰峦。
   在当代诗歌中,许多诗歌仅仅是一种技术性的呈现,而非诗意的呈现。夏汉的诗歌不仅是在技术上求证人和精神的关系,而且还在人格和诗格上求证人性存在的一种别样密度和质感,二者兼顾。(钟磊)

15、《15分钟》

孟冲之

下午我不时地踱到打卡机前看时间
3:30以前是安全的。3:30
我的心准时离开工作现场,来到斯丹里小学操坪上
陪伴刚转校进入“天才班”的儿子放学回家
他才十岁,个子高大,健壮的腰腿已粗过了父亲
对天文、电脑、恐龙和狗的超强知识
并不能稍稍减轻我的忧虑:
这是他第一次脱离父母独自行走在大都市的街区里
如果不出什么意外,(当然不会)
3:33,他应该已经沿着斯丹里路走到基恩大街向右转
如果不出什么意外,(当然不会)
3:36,他应该已经沿着基恩大街走到斯潘沃里路向左转
在汽车长龙的斜斜对峙之间穿过绿灯或者
站在电杆下等待红灯变绿
如果不出什么意外,(当然不会)
3:41,他应该已经沿着斯潘沃里路走到了伊特斯卡索驰道
跨过斑马线向右转,不到一分种
他应该已经再度横过伊特斯卡索进入布瑞蒂半环路
如果不出什么意外,(当然不会)
3:44,他应该已经站在布瑞蒂路44号的侧门前
从书包后背的小口袋中取出
我为他用鞋带系扎在书包挂环上的一片钥匙
再也不会有什么意外了吧,(当然不会)
3:45,我迫不及待地拨通了家中的电话

   实在而言,最近因世俗事务忙乱,没有一贯读孟冲之的诗歌,记得孟冲之的诗歌是比较贴近现实生活的诗歌,有许多诗歌是现实生活的记录,这首《15分钟》诗也不例外。最近来读孟冲之的诗歌,大半是描写自己的私密生活,以父子之情为题,写尽了父爱的拳拳之心。这首诗的结构很特别,借用了时间展开了内心的思绪,以时间推进内心种种挂念和担忧,这种写法让我想起闫平的油画母与子系列,闫平的母与子系列是以室内为题,用色彩表达内心的苦乐,而孟冲之所描写的父子之情是在街区,是用诗歌呈现的一种精神流转,随着“天才的孩子”一路用精神的眼睛盯住,盯住孩子每一个行走的瞬间,有闫平母与子油画系列的画面感。(钟磊)

16、《虚构的审讯》

草树
1

一前一后将你夹在中间
从一道铁门进入暗室:
没有窗户,据说墙壁里
还蒙了海绵。时机选择夜晚也许
不只是心理学层面的考虑:
门一关,这里便没有阳光
没有月亮,没有自然的气息。
当然也不像地洞:空气渗透着
大地的凉爽。没有,什么
也没有。只有开关啪的一声,大灯
突然向你射来。

2

半夜过后我开始恍惚,一道闪电
照见了幼年在冬夜捉麻雀的我:
轻轻把梯子搭向阶檐下的房梁,一档一档
悄悄往上爬,抵达
干红薯藤的适当的位置,突然
打开手电。一道强光
射住麻雀的眼睛。

失去了方向感,麻雀束手就擒。
它的翅膀温热、颤栗,
眼睛半睁半闭。在明暗
出现巨大反差那一刻,它是否看见
阴影下我紧张之后的脸露出诡笑
像一个魔鬼?

3

从你的审讯椅的视角
我看见了我:仿佛从平流中忽然
窜上石头:眉头紧皱,牙齿咬紧,眼睛
露出野狼一般的凶光。

我还看见一些人瞬间瓦解了。
不是我,是历史剧里那些主人公:
身着官袍,凛然站立,
啪的一声,惊堂木拍下,食指
直指匍匐在地的那个罪人。

4

或许你曾经也反省过自己
生气之后坐在镜前。或微微噘着嘴
向老师递交一份检讨。

从来没有这样直面自己:
四目相对,像四道光柱在黑暗中
较力,两端都有椅子
吱吱吱吱后退的声响,可它们
又纹丝未动。

不容犹疑、松懈。齐眉棍横空
贯穿了吃奶的气力,其中一方
不断退向死亡的悬崖。

5

两头公牛低着头,伸出角
微微缩身砰的一声撞上,
僵持着——不是斗牛这般
在一个地平上。他坐在
同一个房间分明凌驾
我的头颅之上。像大脑
对下半身进行审问?

不,他脱体而去,再不能感觉
我的血液的流速。肺叶即便显现
也是一只风箱在起伏,吹出
时隐时现的炭火。眼皮打架
犹如窗帘不断垂落。
不断被撩起。他看见
我不敢表达的愤怒,却视之为
他不能穿行的雾障。

6

自我的愤怒也许是良知
觉醒前夜的黑暗。但是他已经不再
是我,也不是他,而是一个意志
衍生的牙齿,一部机器上
咬住一只手指的齿轮。

他以牙齿发问,以齿轮
不可抗拒的力量挤压
心灵的极限。“大刑伺候”的言辞
被禁止,脱光衣服的羞辱
仍是程序的戏法运用。或者你蹲下
一个犯人像推土一样推掉
你的头发。一只刺满青龙的手臂挥舞
拳头,径直击向你的前额。
倒在地上,又迎来
不知名的一顿乱脚——你
昨夜想得怎么样啦?

7

自由被摁住,被封闭。假设
它只被一道栅栏隔开,你会看见
一蔸树拔出了一半,附近泥土
纷纷松动:情人收拾行李,离开了你
秘密的房间,正掏出房卡
打开另一个男人的房号。合伙人坐上
你的皮椅,拿起你的笔
签字,并在你脚后跟急急忙忙
挖坑。天天和你碰杯的人说及你
露出了天气的神情。

而妻子躲着孩子,在哭泣。母亲
远远望着你,伸出手,喊不出声
一头栽倒在地。父亲一口烟吐不出来
发出剧烈的咳嗽声。

8

像一个木匠丢失了尺子
就估摸着,拿一截绳子丈量
或一斧子劈下去,刀刃卡在节骨处
嘣的一声折缺了刀锋。

他看见了节骨处
松脂格外粘稠,凝重。
他也收起了皮鞭,烙铁,竹签——在博物馆
种种的刑具。
他行动迟缓,但毕竟开始了
漫长的归程。

从卡廷森林回来,他交出了
手枪。那些从后脑勺穿向前额的
弹孔,没有了血肉的痕迹。

也开始在暮年忏悔,面对那些
从牛棚向他走来的冤魂。

9

不断地返回,走向我。
他血迹斑斑的脚窝残存着
麻雀的羽毛。蹲在电线上的麻雀
远远的飞去——它们明白了当年
那只麻雀的遭遇?

他要回到我,就必须虚构
这样一场审讯。他要和麻雀一起消除
恐惧,就必须掀掉暗室的屋顶
拯救出两个词语。

“我们已处于边缘……而审讯
仍在继续。”

    读草树近期的诗歌写作,越来越想说些什么,记得我在今年初写过《一个城市蜘蛛的寓言》曾说起草树在经历一宗生活的迷案,在诗歌中还原着精神世界的一种心痛,在带血的鸡冠上获得每一天的一次片刻觉醒。而今在风月大地再次深读草树的近期诗歌,我感到草树的诗歌又有精进,重新构建了诗歌的多维空间,使诗歌厚重深邃了许多,这是草树不断笔耕的结果。草树说这首诗是借用了英国穆尔《审讯》来深叹自由的可贵和命运的无常,这首诗共计九节,第一节只是引子,第二节借用麻雀暗示和虚构一种审讯,第三节细致地,用“啪的一声,惊堂木拍下,食指直指匍匐在地的那个罪人。” 勾勒出虚构审讯的图解。第四节和第五节跳出诗意的线性线索,用“向老师递交一份检讨。”和“两头公牛低着头,伸出角微微缩身砰的一声撞上”来刻画在审讯中的是非争辩,第六节已经将虚构的审讯演绎成粗暴的“一顿乱脚——你昨夜想得怎么样啦?”第七节以转折之笔,写尽了生存伙伴,一脉相传的父子,妻儿之间的情态,这一节或许是草树在诗歌中保存诗歌精神最后的一块栖息地。第八节引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卡廷森林事件,将《虚构的审讯》写实写真,写出内心的仁义和圣洁,写出了自己的思想和意志。而在第九节,借用英国诗人穆尔的诗句“我们已处于边缘……而审讯仍在继续。”来延续《虚构的审讯》的思想悖逆,使《虚构的审讯》落入彻底的荒谬中。(钟磊)

17、《六楼》

边围

某窗未关,哑在半空。
曾多次眺望,只为一人
——她在,或不在
皆有故事。

殷殷听那风声
有时带些梨香
不明不白有谁在笑,在哭。
……因此痴迷。

咳嗽里也有协奏
呼吸里也有羞红,哦!
好美的幻景,好氤氲的
一团雾气。

踮脚时,花坛竟失态
都怕错过一帘幽影。
怕稍纵即逝的一瞥
于梦隙生根。

   边围的《六楼》有一种戏剧的缠绵之感,有玲珑的浪漫气息扑面而来。边围的诗也有印象派绘画的痕迹,尤其是在诗歌的第二节和第三节的风中梨香,不明不白的笑与哭,掠过了哑在半空的窗口,与莫奈的《鲁昂大教堂,阳光的效果,傍晚时分》极其相似,有一种令人赏心悦目的光芒,漂浮出世间的映像。莫奈曾经在一篇题为“教堂革命”的文章中写道:“灰暗的物体,其本身因阳光的照射而获得生命,获得给人们的感官以印象的能力”。边围的《六楼》也有莫奈印象画的效果,怕错过一帘幽影,怕稍纵即逝的一瞥于梦隙生根。这种经由诗人意象塑造之后的诗意楼阁,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化解掉现实存在的楼阁,从而产生重新组合诗意的一种意外或可能。(钟磊)

18、《街头魔术师》
  
云垂天   
                   
袒胸露乳,他背靠银行外墙
植物根茎叶花果摆满了一地
其中混有动物骨骼,沙泥矿石,一只筒签赫然伫立中央
几年来无人光顾
我试着靠前,对他说出我的苦痛
他随手抓了几样
磨成粉状。要我每日睡前一调羹,和酒吞服
我问他要多少钱
他指了指筒签,闭着眼睛,不再言语
我有些不解,只好上前抽了一签
上书:今生无缘,下世再来
我想了想,掏出张百元的压在筒签下
然后,拜了拜他。我的耳中充满了流云山岚和一片片的竹林

   《街头魔术师》是云垂天的组诗,可以说此组诗歌语言也有魔幻效果,以精短的诗章将世事万相囊括其中,穿透了缤纷的世相。该组诗太长,各得其妙,我只是选其一读之。云垂天这首《街头魔术师》以实写虚,写出一个高士倚墙而立,对应着在杂物间放着的一个筒签,几年来无人光顾,突然转笔写到我,说起我的苦痛,高士随手抓几样药引研磨,嘱我每日睡前喝下,我问高士多少钱,高士以抽筒签为示,上书:今生无缘,下世再来。然后,付钱,然后,拜了拜他,我的耳中充满了流云山岚和一片片的竹林。仅此寥寥13行,已经把虚实写透,将智性发挥到极致,又是如此从容,以魔幻之笔深入现实世界,在庞杂的现实生活中形成诗意的镜像,在诗意中唤醒我们。 (钟磊)

19、《谒孟子庙归途中诗》

孟小来

此时,列车在穿越未知的夜
不能遏止的黑暗一块一块涌来
并无缘由地遮蔽窗外的原野
纵横的小径;沟渠重叠

仿佛瞬间,梦想深入的目光
被镜(玻璃)中的幻象蛊惑、囚锁

遍察周遭,一切珍贵的物事
似乎都在随夜色沉寂;消瞑

而车厢内的沸腾
如那株对岸漂来的多汁的草茎
吸足了露珠与糖分
在晃动的灯下哧哧地生根、分蘖
在古老的哭泣中欣然拔节——
另一张脸愈发淡漠;庙堂荒芜

    孟小来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个行吟诗人,我在很久以前就读孟小来的诗歌,其诗是以记录生活为主,诗性随着时间和空间的变化肆意流淌。现在,我估算孟小来已经有行吟十余年的诗龄了,在十余年的行吟中,孟小来写了近千首诗歌,其诗有现实生活的痛感,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这首《谒孟子庙归途中诗》,也是孟小来的一首行吟诗,感觉是在夜行的列车上写就的,所以说一切珍贵的事物似乎都在随夜色沉寂,消瞑。即使是车厢內的沸腾,也会和窗外河边的多汁草茎,在生根,在分蘖,在欣然拔节。只有另一张淡漠的脸,在对应着庙堂的荒芜。孟小来在诗歌中没有提及孟子,只在标题中说明,孟子是旷世大儒,以性善论为主,提倡仁者无敌。在孟小来的诗歌里,也贯穿着这样的一条思想主线,使孟小来的诗歌内在功力增加几成,在寂静的夜色中使神性在诗歌里生发出来,使孟小来在写诗的过程中心态平静,把该诗写得如此洒脱,简洁,更具有孟子的仁悯之情。(钟磊)


20、《秋日之神》

湖北青蛙

从睡梦中醒来,我的神大手大脚
上厕所。穿裤子,袜子,又穿皮鞋系皮带
他在芜湖商城新买的衬衣
随便秋风吹。

我的神在秋阳底下,有自己的阴影
我的神有无限的生命,但每日需琢磨口腹之虞
我的神在大众之中,一把骨头包着肉
说心灵并非一座花园。

我的神在风中停留,发呆
我的神在集贸市场,跟人讲一棵小葱价值几何
我的神钟爱他的姨姐,贵妇和村姑,不说爱如谎言
孤独地拥抱一花一草空旷的世界。

白云无穷无尽,似乎永恒地想着主意
置根于无望的大地,夏日的浮躁远去
我的神在我的睡梦中写诗。

我醒来,我的神重又见到人世间的
我一个人在我的生活中出差
文字拿生命做着买卖。

   《秋日之神》似乎是应季节所作之诗,但是,从诗的核心意象来观察却不尽如此。湖北青蛙这首诗写出了人神共性的一种文化姿势,在第一节中就有妙趣,上厕所,穿裤子,袜子,穿皮鞋、系皮带、在芜湖商城新买的衬衣。起式写得自然而随性。在第二节中这一句“心灵并非一座花园”,似是谶语令人遐思不已。在第三节中多有神来之笔,如:跟人讲一棵小葱价值几何,钟爱他的姨姐,贵妇和村姑,不说爱如谎言等,已经使神生活化,已经把原生态诗歌在朴素的生活中指涉出来,又赋予给神,又是如此迷醉和自适,又是如此沉溺其中享受其中的美妙。美在梦中写诗,美在醒来时写诗,以文字兑换一次次的人间生活,是对人神共性的一次精微体察,是对人神共性的一次有价值的认知和探究。(钟磊)


感言:  诗歌写作是诗人日常写作的必修课。在九月的风月大地,我们可以直接看见诗人们平时的一些诗歌写作练习,这些日常性的诗歌写作,使我们了解到诗人的秘密,就是在日常的诗歌语言和精神中奔忙,避开浮躁的生活,以诗歌语言和精神进入生活的内部,寻找生活丢失的美好部分。我们从这些诗歌里找到诗人们的一些秘密,或许这些秘密只是秘密的一小部分,不过,我们以我们的灵感进入了诗歌,即当作对他我的进入,也是当作对自我的进入,努力进入诗歌的核。我们知道,对这期的诗歌选评我们并没有进入诗歌的核,但是,我们觉得把自己打开,让各位诗人的诗歌以通灵的方式无碍的进入我们,我们便深感荣幸。

若小曼  钟磊
2011-9-11
级别: 管理员
1楼  发表于: 2011-10-11   
谢谢若小曼,钟磊二位诗人精彩认真的选评。

下期选评人为:窦凤晓,楚雨
级别: 总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1-10-11   
又一精品集!待慢慢持续品读。若小曼,钟磊二位诗人辛苦了!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总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1-10-12   
问好二位。待细加拜读,学习。
级别: 论坛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1-10-12   
这里有二三个我竟没看过,惭愧,看得少。另外,谢谢若小曼几句话逗引我思考,踢开语言问题不说,肚子笔记也可算是我拐弯的开始。
再有,这里的好几个我也映像深刻,我手录一下:《时代的早上》、《异乡记:问答张爱玲》、《15分钟》《草窗韵语》
一个妄人。
级别: 禁止发言
5楼  发表于: 2011-10-13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级别: 总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1-10-13   
问好小曼兄、钟磊兄 辛苦!  学习中~
未得詩魔降,閑時風月吟。
级别: 论坛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1-10-13   
好诗好论,可做教材,在下鞠躬了!问好钟曼两兄!
http://blog.sina.com.cn/u/1725658325
级别: 总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1-10-13   
九月质优的诗不少。小曼的点评细致,直接,流畅,有独到的个人见解。钟兄的评点深刻,老辣,全面。谢谢。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论坛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1-10-13   
各位诗友:最近我因事务忙乱,小曼因病病倒,我们只有抽出几天时间粗略地解读上述诗歌,因精力有限必有不当之处,请多各位诗友指正。谢谢各位诗友。
钟磊
级别: 论坛版主
10楼  发表于: 2011-10-13   
二位真的辛苦了!小曼评述细腻而真切;钟磊老辣而独到!
尤其对于我的一首小诗的点评让我汗颜而又心存感激!谢谢钟磊!
夏汉:蛰伏;或游离于诗坛
级别: 总版主
11楼  发表于: 2011-10-13   
不甚感激!小曼和磊兄辛苦辛苦,诗评精到,刀锋可人。学习,问好!
级别: 骑士
12楼  发表于: 2011-10-13   
多谢!
微信:jiuhangshi
级别: 总版主
13楼  发表于: 2011-10-14   
二位选诗评诗辛苦了!感谢钟兄的细致点评,也愿小曼身体安康!
级别: 总版主
14楼  发表于: 2011-10-14   
小曼,钟兄的点评都认真,细致又各具特色!两位辛苦了!
我的微博: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级别: 骑士
15楼  发表于: 2011-10-14   
认真细致的点评工作让人钦佩。
名可名非常名
级别: 总版主
16楼  发表于: 2011-10-14   
诗与评都非常精彩。小曼要多多注意身体啊。
级别: 总版主
17楼  发表于: 2011-10-14   
祝小曼康安!问候!
未得詩魔降,閑時風月吟。
级别: 总版主
18楼  发表于: 2011-10-16   
起来, 看看。问候大家。评论总是落后于诗的,属小家之言,不当之处望大家海涵。
很高兴与钟磊合作,是难得的机会。这几日写评,他给了我不少帮助,万分感动,也进一步了解这位友人。
我不是一個真實的人,我也不是一個虛構的人
级别: 新手上路
19楼  发表于: 2011-10-17   
两位版主辛苦。祝小曼早日康复。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