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小引:当代诗歌欣赏(47)诗的晚景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1-10-11   

小引:当代诗歌欣赏(47)诗的晚景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黑骆驼 从 新诗鉴赏 移动到本区(2013-04-24)
诗的晚景
                                 
                                                                                              小引/文

        做为一个当代诗人,我一直不好意思说我能把诗说的清清楚楚,这似乎是一件不怎么光彩的事情,因为许多人都认为,把“诗”说清楚应该是诗人的一项工作,这是许多人的一种心理期待,毕竟“诗”已经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但我同时又很怀疑,我们写诗或者读诗的时候,并没有去预设一个“诗”的东西,却多少可以感受到它的存在,比如说到“落日”,“树叶”什么的。难道我们说的是两个诗吗?很奇怪。
        当代汉语诗歌为什么一落实到分析和理解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这让人有些苦恼。也可能我们需要重新界定和理解“诗”这个概念吧。我曾经尝试着说(我拿不准这样说到底对不对),“诗”这个概念,根本就不能规定和表明诗是个什么东西,诗到底是什么样的。

        有一种狡黠的方式是说“诗就是诗”,我经常在遇见诘问的时候这样打发过去。但问题总是在那里,打发了以后,它依然在那里。当然也可能会消失,因为导致问题成为问题的条件消失了。比如我们刚刚说到“落日”,黄河已经断流了,长河怎么还能落日圆呢?

        诗大抵不能按需生产,但又确乎需要在具体的时代中发生。我从来都觉得王维写的比现代诗人好,但问题是,王维要做的工作,和我们要做的工作并不一样,他们的语调和方式,解决不了我们的问题。《晚景》这首诗,面临的正是这困境。

        说实话,我个人对句式较长,层层推进的诗句一直心存芥蒂(虽然我也这样写过)。按照语言学家们的分析,当代汉语的变化趋势,其特点大概是语义整体化、结构比较定型、三音节和多音节形式为主等等。在我看来,这种词语音节形式的根本性变化,对当代汉语诗歌的流变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晚景》这首诗中,诗人频繁或者无意识地大量采用了这种手法。音节的散文化倾向,导致了整首诗舒缓,轻松的语调,虽然这舒缓下面,是另一种现代生活重压之下的“一片树叶的悲凉”。

        这也可能是当代汉语诗歌不能简单被概括和定义的根本所在。诗依旧自足,而语言的所指,却逐渐松软。各种新的感受在缝隙中独自生长起来了,对于习惯传统美学感受的人们来说,这无疑是件难以接受的事情。

        但诗依旧是诗,它既依赖语言,但又能超越语言。《晚景》花费了大量笔墨渲染,最终要得到的还是“一个发旧的背影,孤独、从容。”,以及“那轮火红喷薄的落日。”也可能诗人会有别的方式,比如更加跳跃,甚至把“淹灭草原、沙漠、岩石和湿地”这些东西都去掉,当然,这并不一定是最好的选择。因为诗的空间已经在第一句中就搭建起来了。“傍晚的街道”和“密密的人群”,诗人的所想所思,几千年都一样,只是环境变化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诗的确是一个无法确定的概念,它既和以前一样,又和以前完全不同。不过有一点似乎可以肯定。决定我们说不清楚诗但还需要诗的,一定是些关于人类生活画面的基本创意,这些基本的创意影响着我们创造出各种新鲜的可能性。它正在从死板的概念中跳出来,它变的越来越小了,但却越来越实在。

        这世界上只有一个太阳,诗的晚景对诗来说,也可能是黎明。
 
 
 
 
晚景 

    黑骆驼



一个人走过傍晚的街道,密密的人群,目睹
这熟悉又平凡的景象,我感到一片树叶的悲凉

随之,起伏的潮水在心头升起

(淹灭草原、沙漠、岩石和湿地)

我不由顿了顿脚步。拉住脸

飞快的走了。

不能说,我什么都不能说。

一个发旧的背影,孤独、从容。

恍如两个时辰前,那轮火红喷薄的落日。 


2009.6.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骑士
1楼  发表于: 2013-03-14   
学习了,问好孟兄。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