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王西平:2011大型概念组诗——所谓书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1-10-11   

王西平:2011大型概念组诗——所谓书

管理提醒: 本帖被 admin 从 王西平作品讨论会 移动到本区(2013-07-02)
王西平:2011大型概念组诗——所谓书


所谓恋人

啃下甜蜜的骨头,该上路了
天气晴好,恋人一对,生出蝴蝶结构
牵手、侧身,彼此穿插
然后翩然消失

是你喜欢的颜色在草丛尖叫,操场已备好
跳动的心
笨拙的吞吐,铅块状的词语
和你折叠的慢镜头,隐藏在暗哑的头巾里

然而只有风知道
音乐被掀起一角,大病的人
走出重音区
树木日渐稀少,春色尽无

轮椅上,跌跌撞撞升起了太阳
你同样,需要在那里订制正宗的暖
需要照耀豌豆出苗
需要将求偶的口哨安放在
灿烂的树枝上,需要在身子内部的四壁
涂满锋利的麻疹

这一切无关痛痒
或用锯齿,为你们的爱情镶上边缘
以及,因为你们的结果
留下的花痕和起伏不定的凹槽

所谓女体

尖利的声音出自草丛
你需要圆形的阴冷遮蔽瘦弱。树木移走月亮
谁在空中弯腰提鞋,秘密从身后升起
好完美,暮色却是错误
挥起的手,和看见你的人也是错误
倘若一条鱼,止于水面
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餐具需要修正
坏天气需要修正
今夜,万物辛辣,骨刺难以下咽
你越过饥饿的沙丘
越过了满腹的牢骚和经纶
唯有临水而居,有些事物才爬上膝盖
然后,你被思考着,一定会变成虫子
所有的洞穴睁开眼睛
谁正在花下忍受对视——
美,成为了难以平衡的疼痛
所谓女体,每月照耀一次
包括那个在空气中转动锁眼的人
包括周围的,黑暗的
以及凹陷如性的一切

所谓人的一生

终于,童声抗议幕布太黑
天空退缩在镜中,许多人陆续散开
冰块攥在穷人的手心
星星,紧密而又多么耀目
记忆是一条什么样的绳子
白色的,穿越中叹息
一点一点,伸进苹果制作的弹簧深处
你触到了失散多年的甜
再退回枝头
一把摇曳中的玩具手抢,将一张稚嫩的脸
移交给肖像。陈年a
四周散发出草药的黑白味道,木质的幼火
焊住了黄金门栓
你在黑暗的蜂箱里
拨转着循环之水……人的一生啊
充满了少量的玄机
和大多数的失败

所谓星宿之殇

打开邮件,地球泄露出
一扇小小的脸。由谁来诵读
那些远道而来的花,和草
站在垃圾之上,他的美声毁坏了音响
笨拙的唱技
将长袍延至地面

蚂蚁是黑色甜品。暴风来袭
露水滚动害人痒痒,十年光影荡漾
月上松梢时,诗人写跋
尾部很用力

我们向风致敬
向举棋不定的花蘑菇致敬
心是特大号摇椅,你是被剥去的
“羞”啊
在太阳之下
擦洗那肮脏的水


所谓出行

我所理解的茶,功夫穿透人心
击溃身体里的燥热部分,一定看到
身形消瘦,苦不堪言
或小心掂脚,从土墙经过砖混长城,时间零零碎碎
地面坑坑洼洼
不出意外,终于撞见绿色
只因过道太紧,苔藓肥腻
我被卡在一个恰当的理由中,不停地翻转钥匙
梯形的山门
花团锦簇,锁住珍禽异兽。风景完美
有一个滴水的缺口,万草垂死
更远处
荒原酷似软床,风沙结成链条
蝴蝶疾走,携带斑斓衣物下硬伤。林木在后视镜中挺立
暴雨发作,天空有部分塌方
半亩禾田蛙语混乱
我欣赏那虎狼咬紧的关口
此刻农具反对废弃,土地反对寂寞
花花男女陆续流出胶片,改乘骆驼行进
金属打制的音乐戛然而止
野鸟卷舌,芦苇上葵花籽轻轻闪烁
路途还长
我要停下来
注视行人中的诗人成分

所谓浮游书

拉起铁闸,噪音吱啦吱啦响起
一条蛇形,缠绕到底。有人苦练武功
立地推拿,这里有他美好的伏笔
鱼虾是其一,还有断桥与流水
人生无非如此,在万物中心拥有环形大舞台
高音挂在树梢,红色歌声困住青蛙的幼年颗粒
田间地头,杂草丰茂,英文错乱
蜻蜓喘息未定,以玻璃纸煽动生机
只是标本未动,身体们抢先飞走
有时候花会嘭然开放,行人惊讶顿足
所谓的美好事物,用什么表达,也不为过
拿什么雕刻的月形
悬挂在旷野,那种图案,似乎在旧器物上闪动
亡人避开的灾祸,在城市里
我们避不了。凶猛的食物
被不断更改。你迅速穿戴
不只一次地弯下腰去,心中涌满了佛意
世界是个大静物
用什么来描述呢
海水挂在墙上,你不得不捕获那些透明
所谓船体,就是从暮夜开来的翻译之物
油彩浓重,英文依旧饶舌化不开
一些浮游的生命,在另一个世界里存活
经过那里,你需要睁大眼睛
需要割舍你无限的后缀
现在。站在北方的果圃里
你将在自己的身体内堆积成泥
逻辑产于无序的生长,一片叶子就那样摭过天空
阳光是不幸的
功利主义的风景,钢铁炼就失败的人心
匣子里的逃避术
终点来临,你的圆圈还没有结束
杂草阻隔视线,密林一片修辞
语言布满了石块
你所看见的浅水,在深处迟疑着
迟迟未动

所谓阅己者

她面孔发红
坐在街边,河水残留指间
但现在不是水滴,也不是浪花,不是
翻墙而过的雨
水的尸体已跑到阳光下
只是方向相反,你根本摸不见它
消失的斑点在哪里。她有逆时针的形状
要进入对岸的空气,亲爱的
得爬上一道干燥的斜坡
远远地看
她一定是个婴孩。呼吸,是她一生的重点
脚步越来越轻
在尘土覆盖的噪音里,她随树木绿去
美好地哭泣啊
拒绝在倒影里
在狭长狭长的空间里
她似乎要飞
去见识真正的自己

所谓无人区

有时候
我会在两个人的合影中突然出现
他们中的一个必然要跳起来
躲进玩具——
发条已经拧紧,时间慢慢减轻
金斯堡,与我同行
别嚎叫,这不是市中心
冷静,冷静

所谓易碎

浸入桌面的黑茶,被绿色
演变的蛀虫嘶咬。人们喜欢的汁液,单纯而
恐怖地,覆盖着锋利之瓷
相反,黑夜成为易碎的替身
那里有割腕的死者,在运输气息

清晨
我向菜市场的灰尘求救,向
在破烂的菜叶上拾捡钥匙孔的摊贩求救
瞧,每一处拐弯的道口,仍有行人
不断地滑进冥间

这些失修的伞具
俯视着内心杂乱的天空——
是谁制造了如此澄明的漩涡
是谁在事物的中心
遭受捆绑

所谓给自由一个机会

越过窗户,幽灵般难以琢磨
带翅的家伙,会煽动鸟笼
“给自由一个机会”
但谁也不想离开,那片造反的空旷地
胡乱的杂草情绪
存在成为真理成为宁静之物
夜晚终于发出笑声,白苹果变得更黑
刀叉昏暗无力
我呼吸新鲜黄金,渐渐入睡
还好,膝下有婴孩
微醒的妻子,出于对自然的崇敬
停止了修指甲,然后侧耳倾听
野蔬菜的滴水声
我突然想到,不应该将冰箱从社会搬进屋内
一切都需要保鲜
我们已安全度过三年
但不能说,这辈子我配上了你
阳光也是真理
幸亏我们获得了一个机会
被很好地照耀

所谓柔弱草木

我喜欢这样的音节,咀嚼甚欢时
呼唤豆汁,绿色的虚词,塞进东风
无法形容一条幽怨的街道,也被这样的风吹开
披肩之下,你低下头
没入了人群。我一向掩饰的生活
与一杯清水对等
爱情,隐居在对面山头
像一株古老的物种
我习惯每天这样,敲敲键盘,平息文字的暴动
击打无视于自我的现实
肉身为何物啊
一旦爱上一个人
会成为柔弱草木

所谓逃亡

唯此一生,有面具环绕
人人是恶人,睡梦中只怕沾染上坏脾气
向左,向右,躲闪无聊体制
树木能识别周围,亦能识别我居住的银川
可你不能控制站在街边的树荫
以及那粘稠的黑
日子消耗我士兵
纵使你无比坚强,仍跳不出溃败的定义
死尸们缓缓走过,嘟嘟嘟哼着白色歌子
没有发生的记忆,仿佛林中画
画中山水无力,石子闪亮恍若理想
清晨我携带棺材涂抹,触动世间鸡鸣
山下的人生弯腰打拳
雨蹲伏在诗人的口述史里,描述阴湿或运送淤泥
天下茅屋为歌所破
苦难归零附着在草叶上,露珠闪烁明眸
我说公民们,请备好圆形工具
和阳光制作的大伞
唯此逃亡轮回
需要跨越哭笑两界

所谓属相为天使的人

草丛里的童话
渐渐变黄。秋天虫物玩具爬上枯木框架
赋予我暇想权力
然后用目光悄悄占有
那指缝里的小小蓝天
黑色栅栏外
唯有女儿和她的小时候蜷成一团
克服母爱,布置幼时林场
在她还不懂得吃人间食物时,就有了脾气
细小的身影,在原地结怨
啊啊唷唷,将词语引向动荡不安的芦苇
清晨。鸟群更加透明
我在局外诵经,或换作我的父亲角色
穿越低洼处的谦卑
与那些好动的禽物相比
属相为天使的人,始终是我的孩子
她背靠大地,识别天堂
我说:孩子,我有爱
未日来临,爸爸为你闪烁光芒

所谓黑之学

一夜风过,万物昏厥
灰烬重组垃圾,借火人的脸明了又暗
缓缓移出镜头
山上月亮刚好,银色丈量树梢
恰恰白色羊群卷来疑团
那些光,用来发明看不见的事物。比如
街头行人,击打音乐铜花
唱腔撩动冰块
黑暗些许痴呆,它的结构里
是一团丧失知识的盲人
山下草莓好艳。过了这个季节
画眉,与画眉毛的人,保持词语之间的秩序
有人从梦中出走,浑身散发的
盐味,让世界无比安静
想起童年深处的猿
在河水中小心翼翼地直立
“有没有适合我的一款皮毛”,在时间里
伪装人流
瞧这些动物的侧面,人的镜面
不仅仅是为了观赏自己
无助的黄昏搁浅在明亮的事物上
人性浮出
谁以瀛弱草叶为面具
混上舞台

所谓斋月书

斋月里,用手做拱顶
高度难以把握,举起的意念和
一些透明的材质,构成了真正的主
这个时候,每个人会滋生出美好的敌意
越接近天堂,面包愈加紧凑
圆形的咳嗽,滴打在隐匿的香火上
午夜苹果惊醒。他身上的饥饿之黑蹒跚出走讨斋
有圣水流入,再经无形之手默许
体内便有告诫:
一定要清洗现象,也要清洗本质
干干净净地涂沫生活
在斋月,时间一点点退出
然后从衣角或纽扣消失。我所理解的
一种打翻月形事物的动物
没有四肢
且在吟诵中变得更加轻盈。除此之外
还有什么可以代替虫子的炯炯之光
我所理解的向日葵,结满了信仰之籽
除此之外
还有什么朝西,下跪
忍受着
幸福的体罚

所谓布兔子

布兔子是老人。灯光结在深处
我看见了他的遗容,被流水纠缠
那样的兔子,有着柔软身心的聋哑主体
死亡是伏地而行的侏儒
彩色的胡须
黑色纽扣上爆裂的小小荒野
还有被猎手玩腻的琉璃
很难想象,它会发出生前的笑声
或在一堆孩子中
高高地弹出晶体
这是一匹老布的心思,与一只蜡笔的属相吻合
首先从头部的毛发开始
我想
它该有一个多么油亮的
结局

所谓心情

歌声滴滴。下午在幕布之后
茶就是人约黄昏,侯在玻璃内部
佳人身后摇曳墨绿,树木折叠成灰
雨急急而来,周围一层油腻悲喜
有人在空气中随意拉起闸门,音乐响起
身子却有点醒,你的半成品微醉
所谓的静物,用窗户透过的月亮雕刻
罢了,罢了
提着自己的肖像,在死亡之上印证今生
你不止一次提到煤渣
当涉及到真正的黑时,非洲有所反应
我再说,周围是什么
当加固心情的N个侧面时,肉体有所反应
婴孩之外呢,是繁体的衣服
噪声顺着绳子攀爬而下
走了很长的路
佛才开口歌唱
我看见鸟鸣的细末
洒在蓬草之上

所谓众生情史

记得水井,废弃在另一水井旁
每天有人抽取它的中心。野花在旁疯长
并以此来纪念那些,微微勃起的嫩芽
情色之虫亮出阴户
你双指间生出刀片,仿佛从来没有割舍过任何亲吻
水面被噪声抬起
两岸堆码各色生物,认领它们的欲望形体
需要掠过许多镜面
在泥泞中,一束小小青春爆裂
收音机里的音,有轮子咔嚓转动
假定你听得懂殡仪馆之歌
婚礼一定在天堂左侧躲避
丛林里,暮色幽暗无比
长发一路油黑,但你掌握了尾灯照亮术
撞见前方替身
车祸自有偏方专治
爱情终将起死回生,并借助嬴弱草藤无限攀爬
镜头拉回,硕大星球回到一个点上
情,又为何物

所谓夏困

今天注定无聊,一段旧事
蔫蔫镶嵌其中
正午,太阳照耀。我就是被照耀的不安分因素
燥热,内心有支架摇晃
再一次触碰割草机,我随重量消失一次
或有意偏西,困顿难忍
星球被假想的皮筋高高弹起
恰恰草地带泥苏醒
孩子嬉戏花园,镜中清风看似凶涌却无力
唯有现实的人
在水气之中,获得喘息

所谓旅山记

你不能控制那些奔跑的山石
只能控制情绪,沿山梯而上
越往高处,心越宽。如若登顶融入水墨
你与任何一种事物浓得化不开,每一种鸣叫
不留痕迹
草木快速流逝,不同颜色轮流装扮季节
四海游人重复观赏
牛伏山均抱病恭迎。还好
你是诗人,并渐渐老去
词语愈加苍白,落笔即成流风
即使如此,你一路撞见鬼斧
或瞬息化为万物之魂,越牛伏山
望金秋千年栈道,满目银杏
旧商客废弃的盐味,更加浓郁四逸
山下人打牛归田
——这便是南阳
你看见的风景正在滋生
看不见的风景悄然烂去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1-10-12   
一切从概念开始,回复概念就是回复到万物源头,抛弃杂物,抵达清涟。
云之巢http://blog.sina.com.cn/yunchuitian
级别: 论坛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1-10-12   
提起。欣赏西平兄的雄心,与持续的耐力。问好!
http://blog.sina.com.cn/u/1725658325
级别: 论坛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1-10-16   
引用
引用第1楼云垂天于2011-10-12 09:39发表的 :
一切从概念开始,回复概念就是回复到万物源头,抛弃杂物,抵达清涟。

提起,问好兄弟。
级别: 总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1-10-16   
此组是西平时下的经典,收藏!
级别: 论坛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1-10-17   
引用
引用第4楼不著四相于2011-10-16 10:36发表的 :
此组是西平时下的经典,收藏!

问好兄弟,经典不敢说啊。小练习而已。呵呵。
级别: 总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1-10-26   
这组难得的,诗情灿如朝日,喷薄而出。


最后一首:

末二句,控制一下效果更佳。因前面一直很流畅,结句,诗有大意,却因语速未减,流于俗。

原句:

你看见的风景正在滋生
看不见的风景悄然烂去


缩后更冷凛,或可显奇思。举例:

你看见的风景在滋生
看不见的风景烂去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1-10-26   
你看见的风景滋生
看不见的风景悄然烂去

这样呢?问好二兄!
云之巢http://blog.sina.com.cn/yunchuitian
级别: 论坛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1-10-27   
引用
引用第6楼黑骆驼于2011-10-26 10:30发表的 :
这组难得的,诗情灿如朝日,喷薄而出。


最后一首:

.......

再细读,语速未减,倒是确实。感谢骆驼兄。
级别: 论坛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1-10-28   
读好诗。我倒觉得所谓概念弱化了诗本身。作为实验,为你的雄心喝彩
“别无他途”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