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月度评论》4      风月大地八月诗选评
级别: 管理员
0楼  发表于: 2011-09-13   

《月度评论》4      风月大地八月诗选评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风月大地 执行取消置顶操作(2011-10-11)
  
风月大地八月诗选评
 
潘以默,聂广友选评
 
 
 
  录(按作品首字母排序)
 
 
 
01 春去                                                                         云中狗
02 大悲歌                                                                      太王
03 黄昏                                                                          西厍
04 户口簿(选一)                                                       草树
05 临水而居                                                                  罗霄山
06 迷途                                                                          徐苕菲
07 蒙自城里的和尚                                                      云垂天
08 柠檬                                                                          若小曼
09 386年夏天的奥古斯丁                                             郑文斌
10 山行                                                                          李继宗
11 五分钟的小人儿 (选一)                                        曾纪虎
12 心忧曲                                                                      窦凤晓
13 小小的博尔赫斯:观念及其工作(选一)                柏桦
14 月亮                                                                          姜海舟
15 月观(各选一)                                                      不著四相/黑骆驼
16 掩埋                                                                           夏汉
17 一声雷                                                                       杨典
18 与杜子美书                                                               张小七
19 在铁盖草原—送别牧马兄弟                                     还叫悟空
20 重力研究论坛上○与△的一次对话                            潘以默 
  
  
  
  
  
  
  
 
01 春去 
        
   云中狗
 
 
穿干净睡衣。在这个古老夜晚
耳膜站满嘶鸣的云雀
客房浅寐后空荡,再没关闭 
 
梦到了第一声咳嗽
来不及登高山,骑快马,喝烈酒 
 
接下来,就是秋天
很缓慢的远。我的每一次醒来
都是最后一次
 
 
 
云中狗,诗如其名,有慧根,有神秘色采,有变幻。我看过他多种风格的诗,都不错。像这首《春去》,也是他尝试中的一种,诗中古风显出,追求塑造一种意境来表达或发现自己隐蔽的衷心,全诗对境的塑造较成功,味道也出来了,有神秘意味,我个人一直认为,诗深刻于神秘,要一直挖掘到我们未知的深度。全诗对语言的控制也好,如要有建议,我觉的就是,诗变幻多姿好,但仅对于变幻而言,守成,守常又显得尤其重要,它是变的基础。一个诗人首先要立稳(找到自己的根本),之后才是求变。当然,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聂广友
 
 
 
 
 
02 大悲歌        
 
   太王
 
 
                                      回到(量子)家中,不见妻儿住房
                                      走到(宇宙)外面,又不知所住……
                                            ——震旦少年题记
 
走在前面,一头人形的羔羊(我曾怀疑是自己),
朝着托梦的筵席走向一片白茫茫真干净的世界(那顶上有座闪光的祭台)
示众的劲项间留有太阳初生时的血记,仿佛一串红色的念珠
转动着生死之间的种种谜团——直到醒来。
 
之后,――我看到了时间:
模糊的照壁上走动着形形色色的奴仆和替身
无常无断,厕身其中的我有点不象样,
方便时刻忍不住要笑
(然而通常笑声还没发出旋被泪水吞没)
 
试看我这个“空白”是跟在怎样的放风队列之中和之后的:
虫、人、鸟、兽、侏儒、投机商贩、王、尸、萨满、翎冠祭司、哈里发、克隆首领、伊玛目、面具、刺客、背十字架者、毛拉、xy、安拉、伊寇昂克、持斧罗摩、罗刹、刽子手、行脚、机器生、噩、囚、死魂灵、盗、暴君、小丑、政治流氓、畜生、间谍、翻译、氤氲大使、仙、神、梵天、宙斯、无想物、非无想物、原子、“?”、被告、预备原告、阶级异己分子、乌有先生、最黑暗的隐身、魔、妖、巫、俘虏、手帕姊妹、毗湿奴、湿婆、弹奏坏音乐的钢琴师、夜叉、修罗、人非人等……
他们各自头顶一颗星,手提一把椅子(谁也不愿放弃)
无始以来,他们走动的杂沓声梦里梦外都能听见
(有的仪态万方,……更多的蓬头赤足;
有的尚未诞生,……更多的已行将就木)
他们从爱克斯光后面——走过错位的旋转阶梯
然后穿越阴冷的地铁,雷声轰鸣的天桥
呵,未来的前程坎坷又遥远,然而目标只有一个——
那就是到假想的宇宙中心去参加一次争夺座位和发言权的园桌会议
 
    这是一个不可告人的公开奥秘:白色和黑色的夜晚连绵
阳光如闪电,这是一个千万不能忘记的时刻
无穷的斗争叠合无数活体解剖灵魂被革的胶片(等待冲印)
……作为在人间的投影,如今十年又是
更长的劫数正腐化成一涡炸开的蜂群,拥向山一样的广场
抢占头条新闻似的去争夺从前某个可以荣耀的位置,立此存照
再高呼一声“万岁”[哦,多么动人的情景
如今在文物一样珍藏的备忘本上,每次翻开都会在镜中重现,
象一缕缕燃烧的青烟(隐现魔鬼的脸),随着叹息声移近又飘远]
那时我被骑着用手走路,流汗的内心充满了奴隶对救世主的感恩和怀疑……
 
    今天站在世纪的末页,向前看或者向后看(你都会发现):
依旧是这个队列,依旧有我在这个队列中行走
所不同的是前后位置发生微妙的变化(一些死过的众生改头换面或披毛戴角出现在其中)
透过飞扬的尘世我瞥见了地狱的种种光景
我看到我所有的过去,我等待渡口那条船的来临
我看到死去的父亲就走在我的身边,象一位无言的红衣教主
为两个同样不堪设想的世界及其前途默默担扰。
 
    而我将放弃所有,或让所有将我放弃
因为在孤独的脚步中我开始哀怜时光莫须有的罪名
也哀怜我的父亲,在缤纷的雨花和足下如潮的祈祷声中
——往昔,今日,未来,哀我生民之多艰,
我也哀怜这个由“虫”开始的无穷尽的队列中的每一位,头顶一颗星
    我更哀怜这个火圈中逐渐苍老的自我:
一切有形和无形的存在。
 
 
                                         太王  九二  初稿
                                               九七十八改
 
 
 
    面对这样一首宏大的诗歌,如何解读?幸好我们知道杰出的作品里每个句子都会包含丰富的信息,例如这段容易被忽略的“厕身其中的我有点不象样/方便时刻忍不住要笑”(方便一词有十几种解释,这里且做解手之意),我们可以问为什么会忍不住要笑?盖因此诗引发的是属于全人类的悲慨,从宇宙到个人,从“阳光如闪电”到“两个同样不堪设想的世界”,即便能脱离这具肉身,也逃脱不了之中和之后的“放风队列”。我们所谓生与死,不过是不同层面而已。认识到此,我们才明白真正的自然而然恰恰是我们的日常里种种的“不象样”(例如解手的时候)。一个有着深刻悲悯之心的人,怎不会哑然失笑,“旋被泪水吞没”了“那条船的来临”!当然,诗中的“方便”一词不妨读者有不同的理解和联想,自有别样的境界。——潘以默
 
 
 
 
 
03 黄昏 
                                  
   西厍
 
 
没有清风郊野,也没有落日山岗
没有灰绿杂树高矮错落,也没有层层晚云拥塞西天
没有惆怅的诗人衣袂生动,痴不知返
这是立秋过后的某个黄昏
天气依然闷热、潮湿,阳光隐匿,天空灰白
晾在阳台上的衣物微有晃动——
自然之风没有带来想象的凉意
我吹着电风扇,光着膀子,“卖相”难看地
伏在一张柞木桌上:我被“黄昏”这个词攫住了神经
却对伪造一份诗意无能为力
在这个真实的黄昏我只戮力于两件事
一件差不多做完了(只剩三行即可草草收场)
一件马上着手去做:一顿货真价实的晚餐
可以博得妻儿的溢美之词
一首关于黄昏的诗却未必如此幸运
 
 
 
只要先初读一遍,就可知前三行的四个“没有”非常有效,那些景物以不在场的方式在诗中在读者的目光中存在,让人深感下面的现实环境是那么逼仄,而又可见不无“诗人衣袂生动,痴不知返”出游的时刻。这是个日常的黄昏,但是已不寻常:它一旦进入了自省的观察,所述的每一个细节便呈现出人性的光泽。如果去判断“一顿货真价实的晚餐”和“一首关于黄昏的诗”哪个更值得“戮力”,那就真是不幸了。“只剩三行即可草草收场”这句看似可有可无的自嘲很重要,好比一叶知秋,足见作者对于生活的认知同样清醒、有预。
——潘以默
 
 
 
 
 
04 户口簿  (选一)
                                  
   草树
 
 
    9
 
 
没有户口永远是他者。站在
世界的大门之外。王占有今年56岁,依然
为媳妇和孩子的户口奔波。
他似乎洞悉了终极的法则:没有户口
连阎王也不予登记。
他去过地狱,懂得了每日早晨
点名时刻兴奋的奥秘:名字存在,事物就存在。
大声的应答犹如歌唱。
又仿佛部队的指挥官在点将。
王占有抛开了仇恨,抱怨,眼睛的余光
打量着返青的篱笆,低洼的残雪,
他说,等到最终问题解决
那一天,也就瞑目了。
 
 
 
在我看来,草树兄今年最大的收获是确定了他的这个形式,他的诗很长(因太长,我只选了最后一节),由若干部节组成,讲一个集中而层次分明的故事,逐次递进,最后图穷匕首见。找到自己的形式,我觉得对一个诗人而言是最大的确立,同时,这个形式又是和诗的内容,和诗人内在诉求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共同炮制出这样一个载体。草树诗以反映现实、批判现实为己任,这和他的人生际遇相关,但好象在《勺子塘》时,他的诗也就是以这个见长,但后来的遭遇还是起到了决定性的加强作用,就像马入华山兄所说,诗人有路可走是一件幸福之事。确立了这个形制后,此后的草树也就越来越猛烈,深刻,大有我不去写谁去写的决绝,而他个人的经历也给了他这方面经验的优势,他对社会现状更了解。形形色色的人他都懂,能刻画得出来。诗也更细致了,时有一些史笔一样的重笔狠笔,他说:“没有户口/连阎王也不予登记。”又描述“点名时的甜蜜”,既传神,又深刻,不乏力度。王占有在诗中的整体形象凸出,诗内在的整体意识感也很强。如果要说我的一点建议,就是诗中批判一方的道德优势有些过于明显。二者之间更深刻的撞击似还有可能。——聂广友
 
 
 
 
 
05 临水而居
                                 
   罗霄山
 
 
譬如土拨鼠的洞穴
潮湿,临岸,水有温暖的怀抱
蝌蚪游来游去
在动物的春天里,我满面羞赧。
而今年继续干旱
花朵凋谢,少女的皮肤干燥
还有人未回来,他们害怕故乡的烈日
关于童年戏水的蒙太奇
会被晒干。
我想拥有一个木桶
居于水边,间或听月光
在树叶上沙沙行走。
我的生活里还有一个蒙面人
她与你长得何其相似。
 
 
 
土拨鼠有着憨厚的脸庞和可爱的模样 ,“在动物的春天里”“蝌蚪”所指向的活泼的生命力,也让人欢喜。只是那个“你”和“蒙面人”“长得何其相似”(这是作者的妙笔!),这解释了前面的“羞赧”和诸如“今年继续干旱”等等,这些无不让人会心一笑。喜欢这首,不仅仅是语言的可爱,也是因为可以有更‘高’的解读:譬如童年与觉醒、自足与缺憾。
——潘以默
 
 
 
 
 
06 迷途
                                  
  徐苕菲
 
 
迷失的人慢吞吞地在街上游逛
捡拾遍地锦绣或满目补丁的遗迹,以为不会后悔
 
最终什么也没有得到,泉水在路上消失殆尽
如果注定有填补不了的空虚,我只向自己表白
 
 
 
作者最近的短诗较多,选这首的原因是,我喜欢诗末作者的猛醒,就我的阅读来看,徐苕菲的诗更多是一种叙述,线条明朗清晰有力,说理的成份不少,或者,在诗的目的上,诗人正是想说清楚一件事情或事理,理性色采较浓,一般来讲,说理的诗容易枯燥,但她的诗并没有,反而显得整洁清新,或许是因为作者是女诗人的原因,诗中的敏感和情感二极,使这些说理显得又形象感性化了,我曾多次讲过她的诗中有一种句子的步法,就一般意义而言,叙述和理性会使得诗线条刚劲而爽直,但她的叙述又有些怪,理性中充满着一些神秘,即,诗中的理性显得有些率性而多变(有时是任真),叙述的线条看似向左却又向右,看似要继续,却又嘎然而止。这种理性的感性化,是她的语言最强烈的特色。能形成自己的特色,是一件相当不易的事情。就像《迷途》这首诗,作者欲说还休,辗转反侧。语气沉静而投入,很有感染力,最后终于觉醒。这种觉醒,既是一种境界,也是人生的无奈,但更是人生的必然,我们每个人的命运(包括诗人的命运),最后只有也只能是“向自己表白”。而诗歌正是这样一种绝望中的高贵表白。——聂广友
 
 
 
 
 
07 蒙自城里的和尚 
                          
   云垂天
 
 
他们,显然不是月光
但他们和月光一样
带着和悦的微笑,伸着白净的手
站在行人面前,乞讨一片落叶
但这南方的城市太过于干净了
温暖的冬阳和紫荆花
在每个人的头顶盛开
戴口罩,提扫帚的大妈
警觉打量这俩陌生的行头
一面手脚麻利把几枚花瓣挡入撮箕
和尚拿出通关签证和身份证明
却依然无法拦住一个行人的脚步
说明面无饥色的缘由
光影里,他们健壮,高大,仿佛来自唐朝
 
 
 
    信任危机的确是个难题,凡俗的我们很难做到安之若素,会得意忘形,更容易失意忘形。而“面无饥色”的云南“蒙自城里的和尚”,诗中可见其身心的中正。如果把他们比做如今默默潜行的诗人们,岂不是同样的处境:莫说被挡入撮箕的“花瓣”,就连“乞讨一片落叶”也“无法拦住一个行人的脚步”(这里啰嗦一句:古代的比丘,也叫乞士,既指在世间乞食而为世间众生种下福田之人)。重要的是我们能不能象诗中所写的那样“健壮,高大,仿佛来自唐朝 ”?!可用前人的话来赞美这最后的这一行:闲中着色,精神百倍!——潘以默
 
 
 
 
 
08 柠檬
                                     
  若小曼 
 
 
整个下午我在重复练习蝴蝶刀
削平了远处的山头,幻象中的山头
整夜躲在城堡不肯下来的山头
紧蹙的,凄凄的树叶,归结于一枚柠檬
穿蓝鲸皮的柠檬,海岛上闲逛的
晃动在山中店铺里的
一杯未退潮的霞光
几声鸟叫托动印象中的楼群
我怀抱烫手的杯子,喝光了满山
二十四棵柠檬树的泪水
排列五味杂瓶,反复咀嚼
什么鸟,啾啾,咕咕,滴滴答答的
布谷,杜鹃,喜鹊,黄鹂
每根羽毛上有一个咒语
术士时常揭开每只鸟的裂缝
不深不浅,每动一次
这难以忍受的疼痛咬住每夜
月光浮动的窗口,墙上挂着钟表
山的另一端
没有云探入
长鸟翅膀的蝙蝠,用了障眼法
掏空了鸟的五脏六腑,这
睚眦必报的夜行者爬上了
日夜疼痛的双膝,悄悄攀上山头
麝香的毒性侵蚀了含柠檬的
容易过敏的,欲表达话语的花蕾
而今,独立山头,被剪去枯叶
孤寂地靠在桌前,梅花降临的那几日
足不出户,修缮生锈的刀身
为纪念死去的鸟儿,洗洗补补
盖房子,雕刻用于祭祀的塑像
 
 
 
“蝴蝶刀”“削平了远处的山头”还不够,“幻象中的山头”也要削去,这也不够,就连深藏于“ 城堡”的“山头”也要削平。真是决绝!然而,这一切可能只是错觉:“蝴蝶刀”不求安居?但它飞临的地方总是支离破碎,久而久之,以为自己是肇事者——这岂不更让人悲痛。“柠檬”这个词出现的很及时,给这困境提供了出口(作者提炼着或者说不断摧毁着柠檬的自然品质,反而有了释放的可能),哪怕外面的“每根羽毛上有一个咒语”而没有羽毛的“蝙蝠”睚眦必报。以前读小曼的诗,觉得她是左手手术刀右手放大镜,问心于自己的创伤。现在能不能这样说:她“时常揭开每只鸟的裂缝”在意的是那“月光浮动的窗口”。
——潘以默
 
 
 
 
 
09 386年夏天的奥古斯丁
                      
   郑文斌
 
 
在花园里,孤独无助地
我躺在无花果树下,
我汹涌的激动不安里
夹杂着对自己软弱无知和
所有罪过的悲伤,痛悔。
上帝救我,冥冥中
传来了邻家儿童的声音:
“拿起来读吧,读吧。”
于是我真的顺手拿起一本
就读,正是《新约.罗马书》
1313-14节的《圣经》:
“不可荒宴醉酒,
不可好色淫荡,不可
争竞嫉妒。总要披戴主
耶稣基督,不要为肉体安排,
去放纵私欲。”刹那间,
一束恬静的光照着我,
于是我心里有了安宁,决定
一心奉行修道主义。
几天后,我放弃了待遇优厚的
米兰国立修辞学教席,离开
我年轻的未婚妻。次年
我在米兰受洗,四年后
我回到阿尔及利亚故乡静修,
396年我被迫升任希坡主教,
并创建了一所修道院作为
训练教会领袖人才的基地。
作为一名曾经可悲的浪子,
我要感谢一个虔诚的基督徒
--莫尼卡,我的母亲。感谢
我主耶稣基督,他来召唤我,
全有赖于他无限慈悲的
恩典和怜悯,终使我
远离那些罪大恶极的恶行。
因我确实已经忏悔,故你可
称之为“花园里的奇迹”。
 
 
 
我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在《诗生活》看到文斌这首诗的,当时心中暗想,“有了”,文斌是老同学,我也写过一篇《秋天,我独自一人》的评论,对他的熟悉自不待言,这里再赘言几句。此诗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文斌的自制力见长了。诗中所述的本是一件很微妙的事情,但文斌却用了一种再固定不过的方式(这很难)说出来,并说得曲尽周全,且这种给微妙予具体有型的表达,始终给人一种游刃有余的感觉,叙述不急不缓,详尽细致,一贯到底,气大力猛,并无多的旁枝蔓叶的重叠(这也是一种张力),这是文斌一贯的方式,也显出作者的力量气息上的优势,全诗作者的声音始终清晰,这在后现代的语境里,尤其是一件难得的事,全诗最末一句尤其好,意味无穷又嘎然而止,看似平常,实则格调不凡。文斌的格调也一向不凡。——聂广友


  

 
级别: 管理员
1楼  发表于: 2011-09-13   
10 山行  
                                    
   李继宗


有些山褶皱了一生也不展开自己的颜面
清浅的流水淌过时,山花开了跟没开是一样怅惘的
  
要是云朵想住进草丛里也不是没有可能
要是草叶上的露水忧思新的一天正在开始
而自己将要消失,就偷偷地抹泪也是可以看见的
  
小小的山路在任何时候被发现都是一个奇迹
多年后它们还是被时光扎在山的腰间
有时因为落雨而黑乎乎的,有时因为阳光朗照
又难得一现岁月之于它们的久远
  
但我们已经不在了,以前我们记得很牢的远上寒山
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
  
在没有窗户没有木门的黄土里
也在人间五彩缤纷的书上,是说话的种子
也是让我们躺下来无比安静的,一阵阵秋虫



    此诗先以流云般的笔触描写景物,而在细微的地方处处透露对人生的欣赏。喜欢思想到脚步也到的诗歌,例如这首《山行》,例如这句“小小的山路在任何时候被发现都是一个奇迹”。读此诗,可知作者于山中的行走熟悉为常,才有自然流露的关怀,一切的快乐与痛苦在心中已然平和。最后一节的幻化让人惊喜,更显作者的情操。“是说话的种子”给出无限的可能:长成花草也好,树也行,总之是美好。全诗节奏轻盈,读后耳边仍感“让我们躺下来无比安静的,一阵阵秋虫”余音袅袅!——潘以默





11 五分钟的小人儿  (选一)
                          
   曾纪虎


1
在那天空之处,石头柔软而流动
一个小人儿,她有五分钟的睡袍

细小的颗粒悬浮,组成你,组成我
组成穿墙而过的植物的触角

哦,那些纯蓝的梦幻
企鹅倒立行走



我一直说纪虎是一个有才情的人,他感触敏锐,诗中的世界像是倾斜的,甚或是颓废的,但这正是他有才情的一个标记,我认为他在这方面的感受力比一般人要丰富些,他确实感受到了一些他特有的东西,在语言的锤炼上,也有自己的套路,他写诗好像总是源源不绝似的,随便整一个又是很长,且迅速。像这首,我也因此选了第一节,诗中的情境明显是一个想像的或已提升了的情境,但寥寥数笔,却勾出一个陌生异质审美(有些颓废)的世界。就这一节来说,是集中而突出的,但我看了后面的更多节后,并无看到更明显的深的延深,整体性弱些,当然,这也是我个人的感觉。——聂广友





12 心忧曲  
                                  
窦凤晓


中午十一点半,我打电话
给一个无事可做的人,告诉他:蚂蚁搬运工
已经开始大举罢工了,趁着天气好,
争取挤到它们中间,占个好位子
跟姑娘们玩玩跳水、转圈游戏,在人缝里找点吃的
再把耳朵里里外外清理三遍
务必做到求真务实,一丝不苟

“我欲致虚极,守静笃。”
“未若绕树三匝”

啊,让我来假设,他正急着去赶一场午宴
无暇听我罗里啰嗦。然而:
我虽口袋忧患如巷道,但头发很萝莉。
你用万金油抵挡,
但我有千里驹——万物并作,吾以观复
不得不说,在摇摆的程序与道德之间寻找均衡点
这世界,没事找事的人多了去了



窦兄的诗我读了不少,且时有给我惊艳的感觉。《心忧曲》也是一首好诗。她的诗内在而细致,是典型的属“内部的述说”一类。初读她的诗时,我并不知她是一位女诗人,觉得诗中所显示出来的气象饱满而深刻,不像是女诗人的视角和感受(有种硬的、逼视的质地)。她的诗中有一种很顽强的品质,勇于直视现实,面对自我,尤其是,诗人此时显示出了一种不屈服的品质,在这个时代,这是一种可贵的品质。她的诗敏感,具体,但她也能写抽像的诗,或许更正确的说法是,她的诗中感性和抽象总是二匹马并驾齐驱,她的产量稳定,质量也稳健,也许就这样,她的路就会越来越清晰,并向一种更具个性的更清晰的表达靠近(也许,我认为这是她要着重考虑的)。——聂广友





13 小小的博尔赫斯:观念及其工作
   ——赠聂广友  
            
   柏桦
  

二、
  

那恐怕不是幻觉:1921年10月4日
我下了船(紧见其后),想起了
悠久岁月前也在红海之滨的早晨;
当时我是罗马的执政官,
热病、巫术和闲散耗损了士兵们。
  

后来,每隔几年我都要回英国一次
去看看一座日晷和几株橡树。
也会去看看意大利的柏树和大理石。
或每隔一百年在沙粒无数的海滩上
取走(或加上)一粒沙。
  

因为我知道早晨是辽阔的原野
白天有马的气息
所以任何小事越偶然就越感人
——那少女在婉顺如银,火炽如金;
那少年在用风铸钱,用沙子编绳。
  

当诺瓦利斯说:“突变和混合最富诗意”
我就立刻想到雾中长桥的湿润
深夜楼道里老鼠强悍的马蹄声
以及曹操的《短歌行》,它们正好用来
抒发我对1950年代中国的怀念。





“小小的博尔赫斯”

     在我看来,柏桦天生就是一个诗人,他外表气质温婉和雅(又不乏固执,他走路快、稳,有时突然地变向),骨子里却激情振荡,神经高度敏感纤细,哪怕是细小的变化,他都能感触到,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能把这种细微的精神在诗中真实地表达出来:

或每隔一百年在沙粒无数的海滩上
取走(或加上)一粒沙。

这种“游于艺”的偏执锻炼于他。他是一个彻底的形式主义者,讲究对语言的锤锻,在语言对诗性气氛的捕捉上,在这个向度里,国内鲜有匹敌者。他这种先天的气质和他后天对形式的敏感,共同为他开拓出新诗一块令人瞩目的新的园地(虽也有跟风者,但更多时是他独自在这偌大的园林优游——奢华的孤独)。这种对形式的持续努力,也使的他总在不断地进行着各种新奇的实验。他的《水绘仙侣》、《史记》都带有强烈的实验性质,我个人认为是相当成功的。

《小小的博尔赫斯:观念及其工作》这首诗,正是这样一首带有强烈实验性质的作品。我个人尤其喜欢,也可能因此,他把此诗赠给了我。就我个人写诗的经验来看:写诗总偏向在自己的经验里挖掘。因此有时不免生出一些担心:有限的个人经历好像会很快挖掘完毕。所以写诗下笔时不无谨慎。但在诗人柏桦这里,他好像永远没有这个焦虑(我感觉他倒有些焦虑他的素材太多了)。他创造了一个崭新的写法,即在大量阅读的基础上,在书本里找到无穷无尽的素材(书中气氛对他的触动尤其猛烈,甚至理论书籍于他不定是个叙事素材),这些素材,在经过了诗人的体内后(更多是通过技艺完成的),出来时,却带了某种新奇的视角,完全变成了柏桦式的个人气息,带有柏氏强烈的个人经验。《水绘仙侣》、《史记》都可作如是观。

在《小小的博尔赫斯:观念及其工作》这首诗里,他甚至又发展了这种取材的手艺。据他说,这首诗很多原句都是从原作里直接“抄”(他常说“抄书”)来的。但是,是从几千页厚的原作里零星夺取的。这种零星遍布的触动结果是,当把这些零星的感受成功的集在一起时,便有可能建构(他的诗更多是在建构)出一个更隐蔽,却更真实、异质的自我。尤其令我着迷的是诗中的一些小情境,这些情境让我想到柏桦诗质的一些专属,但又有些异质。又尤如一个个扩大了的意象(每个意象里居住着一个“小小的博尔赫斯”):

当时我是罗马的执政官,
热病、巫术和闲散耗损了士兵们。
......

因为我知道早晨是辽阔的原野
白天有马的气息,

这些小情境在诗中闪烁出奇妙的光辉,这种西洋故事和他浓烈的汉风汁味,调配出一种迷人的气氛(是气氛)。很审美,很专注。在这个调配过程,除了他的语言在其中起着重要的缀合、导向作用外,他个人的审美取向和个性气质,为这些素材铺垫出一个绝佳的背景才是关键。在这个背景里,多头的事件自然妥贴、融洽。并打上了作者更内在的烙印。这个归服素材的过程是艰难的,有在语言技艺本身上的拨弄,但更多可能在技艺外。我个人对柏桦语言的一个强烈的感受是:他能把他的意志,有效地传递到诗行的每一个字词(撬动每一个词)。这除了在显处看到的外(如语言技艺),尤其要作者拥有更内在的巨大的自律、专注、和高度敏感(甚至是倾斜的偏执的)的强力神经系统。

他的诗很怪,他倾向摒弃意义,偏重审美,但他的诗却又有着浓烈的意义指向(如《水绘仙侣》,《史记》等)。他又说:“小小的博尔赫斯才有趣”。他类似于一个有着老派理想的艺术家,理想时时燃灼着他,但他却能成功地同时用好它所带来的激情和破坏力(实用和激情的成功组合)。他激情涌动着,这个状况还在持续,毫无疑问,现在正是他的又一个创作高峰期。他是如此的敏感而投入,就像他在一首诗里说的那样:

自尊心甚至胜过青年时代,
再度成为一切的动机



聂广友
2011-9-13





14 月亮  
                                    
   姜海舟


最为特别的引语
总是
在天上,
或者会象此景象中类似的一个——  
  
哪些在闪光?
  
每时每刻
神秘的光芒
正不断地过来。  



姜兄这组早期诗都不错,我选这一首,是因喜欢它的结尾。我不知这首诗中叙述的主体是“月亮”还是“自我”,二者,我觉得都说得通,但我更倾向于叙述的主体是诗人自己,为什么是“最为特别的引语”,为什么“总是/在天上”,这种隐语,使诗歌深奥的同时,又不显得生硬,深刻的有理,在经过了直接的问询后,作者在结尾给出了一种确切的领悟,“每时每刻/ 神秘的光芒 /正不断地过来。”,神秘的光芒“每时每刻”又“不断地”过来,双重地肯定,缘于作者清晰而有力的自觉(一种生命的成长壮大被时时感知的自觉),其实,生命的过程,确立这样一个中心觉醒是决定性的,我们不断的出发,有时更多是从同一个地方不断的出发,然后又不断的回访,生命中有些根本的事物,它是确立我们的基础,就像是 “故乡,传统,亲情”等等,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这样神秘的基因,这是人类发展的诉求,姜兄这组早期的诗歌,显得感性,敏锐,又有一种复杂的理性在其中,可看出,青春期的敏感力正是感知世界的一个最重要的方式之一。——聂广友





15 月观  
                                      
不著四相/黑骆驼(各选一)

  
廿一不著四相


黑骆驼 著

圆满背后佛影如刀
刻龙画凤铸金镕木
瘦竹点世,空杯盛月
酒钵的宇宙里
神魔佛鬼道俱失


三十     黑骆驼

  不著四相 著

黑的夜,水运肆意
晨露攥聚三五天星斗
沙漠中撑起舟楫
萤虫闪烁细小的灯火
打量起苦行的寂廖



不著和骆驼各依《月观》诗名写诗,并又都写到了对方,二位诗人,我都有幸见了一面,各人所写也正印证了两人各自鲜明的个性,二人在诗中都极讲究字句的锤炼,古风显出,却又现出各自分明的特点,不著兄的诗中有一种浓烈的关怀精神,对骆驼命运的现状和前途,即关心又饱含诗人的欣赏,印染一种浓浓的兄弟之情于中,同时,他的对骆驼的忧心和欣赏又夹杂有自己复杂的人生情怀,诗举重若轻,禅意精纯,诗人显得成熟老练慈悲。而骆驼兄写不著兄的诗好象更多是在写自己,霸气尽显,让人感觉到骆驼兄在现实中不屈服、无遮拦的个性,我初见他时,就感觉他是一个命很硬的人,同是也是一个可贵的真人。这个真和他的力量结合在一起,有一种神秘的慧缘隐藏其中。二人相互的唱和奇妙相映,显出张力,堪称一绝。
——聂广友
                                  




16 掩埋
   ——给7.23动车罹难者

   夏汉


    据报道,在不正常的匆忙处理动车残骸时,断掉的
罹难者的手臂竟没有清理下来就随着掩埋了……


深埋的手臂不再疼痛,不再告别——
你与动车一同享受黑暗。
手臂不再需要记录,
人世间不再需要证据。——有人说
“你们不信,反正我信。”

动车残骸的绿眼睛,一直瞪着
雷电下破碎的风景;
而阴谋永远不在那里。现在它不会说
也不能说:葬坑洞察着一切。

当有一天,你来自地下一声
呐喊,这世界便会有诈尸般的惊恐!



    从“深埋的手臂”切入,就几乎涵盖了这场人祸强加于我们的各种情绪: 震惊、悲伤、愤怒......。第一节每个小句的最后一字:痛、暗、录、据、信,读来都是短而沉(包括句子的节奏),作者的态度已经不言而喻。第二节清醒,不被前面的情绪左右,这是自持的功夫。而近乎冷酷的“风景”一词,起到了作用:让人与看到电视上那些画面时的感受形成了强烈的反讽。上一节的“享受”一词,也很有效果。第三节内劲迸发,可以想象“深埋的手臂”仍然“呐喊”着,那血管里仍在流动,那皮肤下仍有温度。让人心撼不止!——潘以默





17 一声雷    
                                
   杨典


奉天承运:闪电是乌云御用的拐杖
黑溪边,一个瘸子正打着伞乱走
他是大制度里旁逸斜出的人

要采菊,就要接受规训与惩罚
孩子们如何能懂吃辣椒
是种享受?他认为糖和儒家才是天经地义的

既然茶杯可以一口吞掉人民
待秋风一起,我就能静止不动
亿万细菌中总有个把烈士会鼾声如雷吧

那年,我爱上了她。我的桌上
躺满了烟尸酒骸。而夜色突然推门而入
月光也固执得如一个扑向我的女儿

但易经,毕竟比不上红烧鲅鱼
更让人想足不逾户。皇帝已派遣这雨水
把朝代腾空,好让给不写诗的人住



   杨典兄的诗,庞杂、多岔,读来却警醒、干净,细处也大方。读杨兄这首,如看戏剧,倘若我们只顾表面的嬉笑怒骂,不去联想诗中演员们底下的生活,恐怕会无视了作者未道出的深沉情怀。但这些只是我的多虑吧,当我们读着“他是大制度里旁逸斜出的人”和“亿万细菌中总有个把烈士会鼾声如雷吧”这样的句子,能感到作者冷峻的一瞥,从诗中透了出来。——潘以默





18 与杜子美书  
                              
张小七


子美兄:身外许多事,你何不尽了这杯
你何不忘了尊夫人的白胳膊,慢呼吸
  

帝乡是不可期了,可悬空寺你为何不去
宣城亦是个妙处,你可来一同抓月亮
  

“生逢此世,老子深知,唯痛饮不足解其谬;
唯落发不足证其非;唯清风与明月不足,十步杀一人。”
  

是的,子美兄:唯清风与此明月长存。乱山平野。
今晚我在江南,与你写信,平林漠漠,碧雨难裁。你知否
  

我的孤独?我这一生,读书,赋诗,弹剑问苍生,到头来
全与了镜湖月,十分幻灭。暮天我闻音尘,你且听我唱:
  

良夜独饮,醉死方知,虚无更深,非死不可。
朝朝暮暮,来来回回,日日吃吃喝喝睡睡……



    小七兄的诗,好在他简劲的声音。有一种直接的力量,奔腾的气势(一声“是的,子美兄”激荡人心!)。就算是看似颓废的句子,比如最后的“朝朝暮暮,来来回回,日日吃吃喝喝睡睡”,读之,却声声向上,一声比一声有力!所谓什么样的年纪写什么样的诗,多数人是模糊的,而小七做的鲜明,令人赞叹。不知十年以后,他的诗风又会如何?十年?很快。——潘以默





19 在铁盖草原—送别牧马兄弟
                  
还叫悟空


从恰卜恰到西宁、兰州,有条河该多好
兄弟,我多希望你涉水而去
直抵皋兰山下
就像咱们在铁盖草原上遇见的那匹白马
那时,风从山上吹下来
油菜、青稞、绵羊、牦牛,包括我
似乎都在瞬间变形
只有你们保持了原来的模样
咱们搂在一起,拍照
它则甩开蹄子,乘风跑向对面的山岗



    这首诗的每一行都让人感到纯净的气息,可见作者和身处的地域非常合拍。而语调的姿态足以表明人在青藏高原上和自然的同源,但这并不妨碍作者在诗中创造一条河流,以便牧马的兄弟们“涉水而去/直抵皋兰山下”(这里不是去征服自然,而是要让自然与人分享快乐)。也因上述的种种,只在一般人想象中的野生白马,我们能够相信他是真实遇见了的。我无意挖掘这首诗的寓意,我深切感到的是一种惭愧:我为什么去不了那里?(从网上得知,还叫悟空兄是一名志愿者正在无偿服务于青海民众) ——潘以默





20 重力研究论坛上○与△的一次对话    
        
   潘以默(选二)


     ○
我的忍耐是有弹性的
我不允许你先知一般的口吻


     △
你是什么时候
最后一次听到翅膀的声音



以默是一个有灵气有善缘的诗人,我看过他的照片,和他的诗相匹配,有一种纯净英隽的气质。讲究细部的发力,这个特点也使的他喜欢写些短制,不是他的诗的世界小,而是细部是他观察世界的方式之一,相反,他能,或者有时很愿意用细部去映射伟大的世界。《重力研究论坛上○与△的一次对话》也是这样一个干净的短制,不依托更多,随时开始,中多有精妙者,我选了两个,我个人认为,这种短制讲究敏捷的捕捉能力,来无踪去无影,顺势而动,妙到自然为最佳,痕迹越轻,因其更敏锐集中,而诗意越大。有如树林中随意抽出的枝条,新鲜而自然原味,却携带了最原始浓烈的森林气息(生命律动)。上面这两个几近完美,我个人的建议是改“有弹性的”为“有限度的”,当然,也只是我的个人意见。——聂广友








感言:  诗歌的内涵可以在多次重复的阅读中呈现出多层的含义,而背景和性情不同的读者也会有各样的见知,何况有许多人偏执文本与作者无关。这期的简评也不企图作品的原义,唯愿聂兄精辟的点评能引起大家更多的感发,而我粗糙的联想尚可一批。又,适逢论坛创建一周年,《新诗》出版,令人欢欣鼓舞!风月大地,居之无倦!

(潘以默)
2011-9-13

  

级别: 论坛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1-09-13   
广友以默辛苦,精彩点评,持之以恒,必成大观!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tangjuliang
级别: 精灵王
3楼  发表于: 2011-09-14   
惭愧广友对愚斌的勉励如此之大,惶恐!生于诗,死于诗,或于养于诗乎,兄弟。
http://www.poemlife.com/index.php?mod=showcols&str=1339&zid=0&page=2
级别: 侠客
4楼  发表于: 2011-09-14   
学习:所评都是思想和审美的“颗粒”,之精准,之深度,让读诗的多种可能性在这里一一呈现。
问好以默、广友君,尊重你们!
级别: 总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1-09-14   
拜读,学习。也谢谢点评。
级别: 总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1-09-14   
感激二位兄的深入点评,细细读来,享受诗歌的盛宴。在此特别谢谢广友兄对拙诗的真诚剖析——引向诗歌更广泛的思辨。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侠客
7楼  发表于: 2011-09-14   
感谢!拷下来,细读。
级别: 总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1-09-14   
精彩点评!两位辛苦了,收藏!
我的微博: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级别: 总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1-09-14   
面对这样一首宏大的诗歌,如何解读?幸好我们知道杰出的作品里每个句子都会包含丰富的信息,例如这段容易被忽略的“厕身其中的我有点不象样/方便时刻忍不住要笑”(方便一词有十几种解释,这里且做解手之意),我们可以问为什么会忍不住要笑?盖因此诗引发的是属于全人类的悲慨,从宇宙到个人,从“阳光如闪电”到“两个同样不堪设想的世界”,即便能脱离这具肉身,也逃脱不了之中和之后的“放风队列”。我们所谓生与死,不过是不同层面而已。认识到此,我们才明白真正的自然而然恰恰是我们的日常里种种的“不象样”(例如解手的时候)。一个有着深刻悲悯之心的人,怎不会哑然失笑,“旋被泪水吞没”了“那条船的来临”!当然,诗中的“方便”一词不妨读者有不同的理解和联想,自有别样的境界。——潘以默
  
  
谢谢潘兄的独特发现与独到点评!
我的微博: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级别: 论坛版主
10楼  发表于: 2011-09-14   
文斌何其自谦哉!

另,本次和以默合作很愉快,也主要是由以默在主持。我骨子里散漫,临时抱佛脚,不免毗漏错误多多,请各位多多抱涵。

又另,下一期轮值钟磊和小曼,少不得烦扰二位仁兄。
我的微信号:gylx3000
级别: 总版主
11楼  发表于: 2011-09-14   
感谢楼上诸兄宽容!

聂兄的点评,处处可见情意。繁忙的工作中坚持写作,又能对诗友们加以恒常的深度的关注,这要有怎样的关怀之心和精力,而聂兄如此!不在佛门却深得此中奥义!

另 三缘兄 我深知自己识缘未熟  或许几年后 能动笔写写《大悲歌》 这次就当试水了 呵呵
未得詩魔降,閑時風月吟。
级别: 总版主
12楼  发表于: 2011-09-14   
和大家在一起真好,每个人都是那么严谨,强大。来到风月后,是云这些年进步最快的。我是多么珍惜这样的日子。
级别: 侠客
13楼  发表于: 2011-09-15   
晕,这么多,评的人会不会累晕~
级别: 侠客
14楼  发表于: 2011-09-15   
引用
引用第12楼云垂天于2011-09-14 22:56发表的 :
和大家在一起真好,每个人都是那么严谨,强大。来到风月后,是云这些年进步最快的。我是多么珍惜这样的日子。



谢谢老牛介绍我来风月,偶发言不多,但是每天都来看看,学习,希望也能如你一样,再有个飞跃~
级别: 论坛版主
15楼  发表于: 2011-09-15   
广友写柏桦,我个人以为准确妥当。另外以默兄,十年后有一个愿望:士农工商。
一个妄人。
级别: 总版主
16楼  发表于: 2011-09-15   
广友、以默二兄辛苦了!所选诗作都很精彩,精致而独到的点评,也提供了崭新的视角。
级别: 总版主
17楼  发表于: 2011-09-15   
引用
引用第15楼张小七于2011-09-15 09:32发表的 :
广友写柏桦,我个人以为准确妥当。另外以默兄,十年后有一个愿望:士农工商。



这个愿望好! 小七兄所缺 阅历而已  问好!
未得詩魔降,閑時風月吟。
级别: 总版主
18楼  发表于: 2011-09-15   
引用
引用第16楼边围于2011-09-15 10:31发表的 :
广友、以默二兄辛苦了!所选诗作都很精彩,精致而独到的点评,也提供了崭新的视角。


惭愧!有边兄一半的认真细致就好了 呵呵

  兄近来少来了啊 时有挂念!
未得詩魔降,閑時風月吟。
级别: 总版主
19楼  发表于: 2011-09-15   
回 13楼(红莲) 的帖子
红兄多批评 问好!
未得詩魔降,閑時風月吟。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