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萨福(Sappho)诗选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0-12-19   

萨福(Sappho)诗选

萨福(Sappho)诗选


萨福(Sappho),古希腊女诗人。有人曾把她同荷马相比,说男诗人中有荷马,女诗人中有萨福;还有人称她为第十位诗歌女神。她共留下9卷诗,但只有些残章断简被保存下来。她的抒情诗在古代对较晚的诗人如罗马的卡图卢斯颇有影响。在公元1世纪中相传为朗吉努斯所写的重要的文学批评著作《论崇高》,曾引用了萨福的一首诗,认为它是一个楷模。在近代欧洲,不少诗人曾袭用她用过的一种诗歌体裁,称之为“萨福体”。她的诗歌真挚感人,语言自然朴素,用当地口语。她又善用各种诗歌体裁。她的诗被按照不同格律编成各卷,虽然今天只留下断章残句,但还可看出她是古代一个有高度诗歌技巧的重要诗人。

给安娜多丽雅 没有听她说一个字 阿狄司,你也许会相信 给所爱 暮色 无题
给安娜多丽雅


我觉得同天上的神仙可以相比,
能够和你面对面的坐在一起,
听你讲话是这样的令人心喜,
是这样的甜蜜:
听你动人的笑声,使我的心
在我的胸中这样的跳动不宁,
当我看着你,波洛赫,我的嘴唇
发不出声音,
我的舌头凝住了,一阵温暖的火
突然间从我的皮肤上面溜过,
我的眼睛看不见东西,我的耳朵
被噪声填塞,
我浑身流汗,全身都在颤栗,
我变得苍白,比草叶还要无力,
好像我几乎就要断了呼吸,
在垂死之际。

杨宪益 译


没有听她说一个字


坦白地说,我宁愿死去
当她离开,她久久地


哭泣;她对我说
“这次离别,一定得
忍受,萨福。我去,并非自愿”


我说:“去吧,快快活活的
但是要记住(你清楚地知道)
离开你的人戴着爱的镣铐


如果你忘记了我,想一想
我们献给阿拂洛狄忒的礼物
和我们所同享的那一切甜美


和所有那些紫罗兰色的头饰
围绕在你年轻的头上的
一串玫瑰花蕾、莳萝和番红花


芬芳的没药撒在你的
头上和柔软的垫子上,少女们
和她们喜爱的人们在一起


如果没有我们的声音
就没有合唱,如果
没有歌曲,就没有开花的树林。

罗洛 译
阿狄司,你也许会相信

阿狄司,你也许会相信
即使在沙第司
安娜多丽雅也会常常想起我们


想起在这儿过的日子,那时
对于她,你就像是女神的
化身,你的歌声最使她怡悦


现在,她在里底亚女人们中间
最为出众,就像长着粉红纤指的
月亮,在黄昏时升起,使她


周围的群星黯淡无光
而她的光华,铺满了
咸的海洋和开着繁华的田野


甘露滴落在新鲜的
玫瑰、柔美的百里香
和开花的甜木樨上,她


漫游着,思念着温柔的
阿狄司,在她纤弱的胸中
她的心上挂着沉重的渴望


她高喊一声:来吧!千耳的夜神
重复着这一叫喊,越过
闪光的大海,传到我们耳边

罗洛 译


给所爱


他就象天神一样快乐逍遥,
他能够一双眼睛盯着你瞧,
他能够坐着听你絮语叨叨,
好比音乐。


听见你笑声,我心儿就会跳,
跳动得就象恐怖在心里滋扰;
只要看你一眼,我立刻失掉
言语的能力;
舌头变得不灵;噬人的感情
象火焰一样烧遍了我的全身,
我周围一片漆黑;耳朵里雷鸣;
头脑轰轰。


我周身淌着冷汗;一阵阵微颤
透过我的四肢;我的容颜
比冬天草儿还白;眼睛里只看见
死和发疯。

周煦良 译





月已没,七星已落,
已是子夜时分,
时光逝又逝,
我仍独卧。

水建馥 译


暮色

晚星带回了
曙光散布出去的一切
带回了绵羊,带回了山羊
带回了牧童回到母亲身边


水建馥 译
无题

哪儿去了,甜的蔷薇?
哪儿去了,甜的蔷薇?
一旦逝去,永难挽回
我不复归,我不复归


飞白 译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1-04-25   
源头之水,带着冰雪的彻寒体温。
云之巢http://blog.sina.com.cn/yunchuitian
级别: 禁止发言
2楼  发表于: 2011-08-22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级别: 禁止发言
3楼  发表于: 2012-04-02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级别: 新手上路
4楼  发表于: 2012-12-06   
这里真好,朋友们都挤在这里取暖。当然,有时楚雨,凉爽啊。
春野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