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黑夜问题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8-10-01   

黑夜问题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唐颖 设置为精华(2018-11-30)


一提到黑夜,我就想到了崇高、逃避
沉默之类的虚拟词,而根本不去想它是
如何形成宽阔、羼杂——这种具有
包容的胸襟的——它使用了多少白日的
仇色和喜色才不至于假得难堪?



我所容忍的不仅仅是辩证的法则,
而是能听到愤怒的交替渐渐被平熄
并终将化为乌有。所有的棱角都退隐于
千物的暗光。我便是这虚构中的一员,
一推这黑之重门,十万伏兵迎我。



相对于白日,人们更相信一切美好的
事都来自明亮、正大、公充的河埠。
都不齿于谈论那黑森林中的巫术,
不摧枯拉朽式毁灭意志和刚燃起的
绿色希望。不禁要问,月下萧何可否?



一日,我把世界丢了。这不是伪问题,
确有其事。当我处于一个大环境的阴谋中,
内心那种毛茸茸的寒噤就超级滋长,
偏离我正常的生活轨迹,让肉身像一朵棉花
一样浮泛于流动的暗哨中而未见仁爱。



夜不一定有难,但可肯定是谁干的。
命运把我拱手让出,未必换来真的吆喝。
每每黑幕遮住大陆,把人心变成了海——
无所不能的本领也只能短期内掩人耳目。
即便长了翅膀的天使也亦无不伪善。



我们都希望在黑夜中干一些漂亮的活儿,
都渴望得到黑夜的拥抱而放弃白日的荣誉。
这是每一个人的真实的想法。一部分人
早作准备,一部分人甚至舍得出卖灵魂。
较于头脑风暴,肉身更易得到满足。



看起来和黑夜不相关的那些非本质的东西,
其实它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无知的黑夜
出现休克,它没有理由拒绝那些独闯迷宫的
巨兽不伤到人的栅栏(即神经系统)。
处处陷阱的皎洁中,时间也束手就擒。



白日和黑夜始终有一个较量期,当各自为
自我疗伤而不得不——静候或热力的
帮助时,它们就伸出援助之手,互拉一把。
颠倒黑白的事儿就交给人类去揣测。甚至
互换真身而蒙蔽世界的眼睛,人与树不慌。



得解决一些山头雄性的触须,得把幻变的
云朵雕刻成我想象的魅力,得把那瓶颈打开,
放出一部分妖魔鬼怪去交换那些仙神。
也得傲慢一下,登顶并为之呼吁风的遁入
是无形之有形的鞭打,是对某些鬼蜮的用心。



我拥有这些,包括伎俩和平庸。
我反复敷衍的创作已入骨感,我和你们一样
也不一样,我被夜色吞服,成为一座魅影。
我过多的演义也被迫缴出,那个虚弱的
心跳倒戈。没有什么能辩明真相,能纳新。

十一

草的胆子大而无畏,今夜无马。
盲童和鼠辈不需要签字画押亦可得到安宁。
落子无声是因月泊彼岸,那一大片青春的麦子
守贞但忧伤。人们习惯性开垦处女地,
那里的爱情不枯涩,螃蟹也张牙舞爪欢迎你。

十二

暗无天日和暗下决心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仔仔细细琢磨了一个晚上,小白蝶
静观其变。远处一豆点灯光小得多可怕啊,
那四围之黑愈加激烈。大块头的决斗
也过着囚徒般的生活。村庄和城市共享焦虑。

十三

水边,一尾鱼向我讨教生存之道。
它被黑夜卷入水浪,耳闻目睹的肮脏
是否比岸上更厉害?我告诉它不必为此难过,
你之乐不是我之乐,我之乐也不是你之乐,
你我都是这大芊中众生别过的一粒微光。

十四

老身入这寂静如炼狱的子夜,我需要横向
虫鸣的切割。这些虫子都比我阳光洒脱,
都是我心中的偶像,但我并无算计。我若静心,
能听到一百种心跳,能嗅到一万种肉香。
那些圆孤形的石砾和方尖形的寺院亦佳。

十五

我们议论的并非我们想来想去的,
我们得到的都有多付面孔呈世。
比如你伫足黑夜中,首先你想到恶魔的头
大如斗盘。它的红舌头长又长,能绕地球一周。
然后才想谁来求我,其实自求也不错。

十六

去看一株矮小的桂花树,在黑水边,
它娴熟的静候动作令我终生难忘。
它锁住的桂香浓得化不开,我必须一百个敞亮。
这株桂花树下有一个月亮,每天升起来,
我牵着它散步时拿出来擦洗一遍,又一遍。

十七

有些有力量的文字人们忽视它的存在,
没有力量的词条反而无休止地使用。
这就好比此刻的我落落寡合,在一口废井旁,
黑咕隆咚的井底有一群青蛙在唱歌,
我这只忧心如焚的蟋蟀见好停止了工作。

十八

为了生计我一百个不愿意做的事情
已变得如此积极和恪尽职守,但凡有丁点希望
我也不必如此狼狈不堪。在一座沉默的
石头山脚下弯腰低头,突发奇想倘若有一只燕子
呼救,我会不舍身救鸟。

十九

但凡有一点点别的事可做,我也不写诗。
我写诗的目的不是为了得到名声而是为了摆脱
暗夜强行加给我的空虚和寂寞。这种东西
不要也罢,你染上了就权作倒霉透了。懒床
其实没想象中的那么坏,它至少教你改行。

二十

月下,我就像一只吐尽蚕丝的白蛾,
我在花丛中采蜜时被一个童子捉到了,
那仙童吹一口气把我变成了丑牛。农人
牵回家去耕地,栽桑树,养蚕,几经周遭
我又变成了一只白蛾,这种身份的认同感永远有。

二十一

我想织成绸缎穿在富人身上,
但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看着那么多畜生
被圈养,被调教成高贵的模样,我的心
冷静下来,含一块糖。我也寻找黑夜中
那些和我一样孤独的游子,互恨起来。

二十二

宇宙给予我的旋转棒,我是否错过了。
为什么这个秋天我老觉得自己的体力不行了。
一会儿电视上说众生平等,一会儿报纸上说
宙斯为了拯救这个世界吃尽了苦头。
他把自己变成一个老乞丐,在贫民窟行走。

二十三

我何尝不想在夜的尽头找一个平衡点,
让我每每抱残守缺时独善其身而不悔。
可这样的平衡点到那儿去找哩,天边还是海边。
无论夜色多么美,多么柔和,我很少把自己
像一块铁一样熔解其中。我保留的那一分多些。

二十四

我不是神但我比神更蠢笨。我不是星星
但我比星星更暗淡。我不是小草但我比小草
坚韧一点。我不是毒药但比毒药更药性强些。
我和我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被上帝偷听到了,
并命令天兵天将不要对我们施以酷刑。

二十五

有时陶醉于夜,那么重大的历史事件
都像缁水一样,我的理想国并不是一个偶然。
你钻研的佛说像明灯,但也得在暗处有用。
有些具有一定天赋的写作者和政治家补漏,
创造自己的精神学说(即坏人的哲学)。

二十六

若把你弃之路边,你开口说话。
把你埋入土中,你从石头缝里蹦出来。
把你交出去,在贼人手中,你缄默。你
玩世不恭的样子令人好生讨厌,神仙也奈何不了。
时间只轻轻一拂袖,你就生痛啦。

二十七

爬到月亮上去,是每一个美人的落寞。
你看,这些金城汤池为我造,这些花红为我开,
我有什么理由不享用。我又有什么理由可享用。
每个生命交织在一起织成的一张天网,
流星雨也扑不破的真网,是否是人间的遗憾。

二十八

人区别于人的衣裳是风,是风的色彩。
其实我是不存在的,我由我生出一个孩儿来,
在游艇上,在众生口中,在鲸鱼的腹腔,
在读者面面相觑的思考中,在夜的彷徨下,
秘密花园的小径,那一条通往世界的孤胆中。

二十九

我就在这片当空下,我偏好这一口静。
它静得诡秘,不想它都不行,这块岩壁黑得深沉,
就像一面黑镜子,我打入它的内部成为烈士。
我想成为这个静,如此不必有烦心事打理,
我就可以像一枚月光一样潜入豹子的敏锐中。

三十

每晚,晚到不能再晚时,我独自去采晨曦。
偶尔遇到一两头恶狼披着羊的外衣,
它们同样小心奕奕地避开我的锐气,
说一些好话相让出一条岔径,这岔径是绝壁。
有时退回原处坐等到天明。或者消失。

三十一

没入暗中,山依然秀逸,水在九月渐瘦。
我持有的落樱也在暗自发力成为一头猎鹰。
暗的明亮处,磷火饕餮无名墓碑。悬而未决的心
此刻有些坚韧,它是否长出一两种超群品质
在世界各处探险并拓宽路基,让真爱袒露。

三十二

其实人是无人性的,所谓人性只不过
是所有学问中最小的东西,也是最少的。
如果说兽性理应受到指责和唾骂,我常常想。
我们这些比狐狸更狡猾、比狮子更凶残、
比兔子更胆怯、比蜜蜂更嗡嗡叫的家伙——

三十三

假如我们做错了,请黑夜裁夺。
对了渴望得到十倍于赞美的吹捧。这些慎之
又慎的顾虑恰恰与夜的一再退隐吻合——
甚至明知整个世界的秩序乱糟糟的,我是
无辜的。我像影子一样活着与天崩地塌有关?

三十四

寻欢作乐的瞅着机会,苦思冥想的
绞尽脑汁但这两者之间具有特定的共性。
他们都是在榨取。至于是什么,那躲藏
在墙角的蟋蟀以另一种求偶的形式告诉我。
而忠骨以青山多年未修剪的枝蔓告诉我。

三十五

与夜合作,每一次都均以失败而告终——
因为失败是时间赋予的特权。惟有失败,
物种才有崭新的可能。宇宙进化论归根结底也是
一场失败的运动,只不过此项工期较长且繁琐。
我所依赖的星球也无法看到它那温馨一别。

三十六

这个虚无的夜晚耐人寻味,它化身为珊珊灯火,
在每个窗口像幽灵一样,它需要吸食大量的
鸦片,才迫使自己靠岸。我必须和它平起平坐,
我把自己处得像个猛男,在一块巴掌大的水上,
用尽平生所学,这样才有缴械投降的可能?

三十七

面对夜的低语,其实是自我低语的回音,
我和他持平,没有分出高低,每一次都是让步,
不是我,因为白昼在召集乌云,在捕捉星辰,
在穷人家的屋顶上洒银辉。我不善于表演的傀儡,
也撞破了红尘。这些红尘本来就薄薄的。

三十八

我看见一条大河缓缓驶入,精明的舵手
有的泣不成声,有的用鱼钩子去钓那鳟鱼。
夜空下那绯红的云片快要触手可及。我的哀思
淡淡的,万物静下来的声音也渐渐在石缝消逝。
黑夜给我的模糊面孔,很快就令小鬼脱身。

三十九

一介书生的底气不是来自阅读而是善于
聆听那清奇的骨胳奏出招魂曲,中止痛苦。
除非死亡太近,近得连喘气也非常短促。
这不是太平间胜似太平间的广袤,海燕
为之折翅翻滚。广场舞的小辫子远非暗流涌动。

四十

此刻,我情愿一无所有,情愿笨得如牛,
情愿像一块冥顽不化的石头。情愿吹笛子时上身
微微前倾,恰到好处地和爱情耳鬓厮磨。我情愿
收服于鸣虫的饱呷中。我的谎言多而无用,
我还不如做一花痴困于仙女座星系,接受弹琴。

四十一

来一个小小的幽默吧。讲一个冷笑话但不准开口,
这就是暗夜的魅力。暗夜怎么想把得到的吐出,
而我撕开的躯体怎么也塞不下那块伤疤——
那块尺寸很小的伤疤曾经令我十分着迷时,
我几乎忘了我是上帝派来人间帮忙的——短工。

四十二

这样的短工,上帝也不便于把话挑明——
连斧子、铁锤、钉子、卷尺、墨盒也不给,
我都得自己去弄,弄好了还要送给上帝先使用。
有时上帝恼怒或遇到了一两个不听话的,他就
没收。赐予我的七情六欲也成为狐狸精的饮食。

四十三

现在时局蛮好,我多渠道消磨自己的意志。
一方面写诗可以闭嘴,可以让自己的镜子亮些。
那些翻译家做的,我竭尽全力但持不同看法。
那些学者拿出来的学问我瞄一眼贴上标签。
一样,把自己饿瘦,来一杯猫屎咖啡(从未喝)。

四十四

我把时间分成小份,每小份都注明用途。
我把智慧也分成若干,我的那一份毫无依据。
把我卖个好价让虚无评评理,我和世界的
分歧并不少而是多,我的每一条都徒有虚名。
但世界不一样,它的可耻下场并非人人笑。

四十五

置身什么场合,我就是一个什么样子的。
一个不完整的多少有点自欺欺人的小动作,
在能见度小得吓人但我又不得不放下屠刀
去处理那非我能处理的棘手事时,心是虚的。
即便虚,也需要一劳永逸的举措而好活着。

四十六

孤独时,人人走进我,我自身的删减
已不出所料。我得到盗墓者的工具不多,
我加速度搜集词去获得一张三界旅行的废票。
驮我算是对我的客气,我俩面对面的日子
隔着一堵厚厚的空心墙。虾兵蟹将潜水。

四十七

九月潭底有漩涡。十月海礁出孤岛。
我和我的诗稿一遍一遍被小伎俩击穿。这些
包括一对雌蟹的嘲讽以及一条海龟的唾沫,
也来一群饿虎扑食。今晚月色涉嫌倒卖,
小甲虫丢盔卸甲回到了优待俘虏的洞穴。

四十八

我让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静而不腻)。
我可以像一具雕像望着远方,
亦可把寂寞减到最少。我和此刻相敬如宾
但私下并不满足于现状。我的内心
如洗磨般干净,处处如新大陆刚刚崛起。

四十九

此刻非此刻,此夜非此夜,两口子吵架
无非就是些鸡毛蒜皮的事。惟有爱
(此爱保鲜期已过),保鲜期有吗?
恰如此刻的沉默无非两个意思:一是拒捕。
二是拒捕。天被地毯的日子冷峻而坚硬!
[ 此帖被唐颖在2018-11-30 15:26重新编辑 ]
唐颖
级别: 论坛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8-10-12   
五十

对不起,我摔了东西,便宜的手机
摞在手中很轻,但我还是用力摔下去。
屏幕碎了,但未曾露怯。后壳裂了小缝,
母亲噙着泪(那一颗颗珍珠)拾起,合上,
小心奕奕地放茶几上。黑夜趁机挤了进来。

五十一

我们开了一个新店,为节省一点,
我包揽拆除旧物的活计(这也是我的喜好)。
毫无征兆下鼻子被迫流血,心思坏到了冰点。
因为有郁闷,我小题大作后又极度懊悔——
未有悔改之意。但这是什么命?

五十二

我能摸到夜幕下的黑色,软软的
有质感但我给出的理由是别的色素都滤掉,
都愿意给黑一次抛头露面的机会。赤橙
黄绿青蓝紫都成了打底色,还世界本来面目。
肩负着调色的手也可暂休一个晚上。

五十三

白日充当神父的角色,一到晚上原形毕露。
可是,木讷笨拙的小矮人不会这样,
他为了得到女巫的心,变成白马王子
一整个晚上陪伴在她身边。雄鸡打鸣时,
他便在屋檐下喂马,劈柴,让白天跑得快些。

五十四

我对成长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独一无二的我,千人一面。
我的个性中有奇峰。
五谷杂粮养大的我寸寸肝断。
披星戴月的榕树下,有一个未来在等我。

五十五

我常常思考的问题成不了问题,
而那些未曾触及灵魂深处的疤痕,
它就像一只云豹在秋天的彩虹上——
这个泥捏的世界也在树梢上了望:
常常以泪洗面。

五十六

没有约,静得出奇的夜晚
只安排我一人独守。害羞的月亮
偶尔从乌云里出来露露脸:像我的小心脏咚咚直跳。
二个文化人在歌舞厅行酒令,
一人揽一支细腰。

五十七

事实上,我拼尽全力所需的东西,
上帝随手就扔了。爱亦是。恨也是。
命运这根粗绳子套在脖子上更加扎实。
它不会让我去搬救兵。我只好和命运交朋友,
求它宽恕一日。

五十八

和命运面对面,我谈得多它谈得少,
甚至有点冷冰冰,不理不睬的样子
着实可爱。冬夜我说一百句它没吭声。
年纪我比它小,我还没有资历去说服命运。
草木无事也加入了我们的大讨论。

五十九

我已陷入。我必须面对这慢慢长夜。
我拧亮手电拔开迎面而来的茅草,
这一条路几近荒芜,穿过它的人有的倒下
为泥土。有的和我一样慎小慎微——
但不能停下这诡异的脚步,那怕已堵住。

六十

我会一个人爬到山顶,听听雨,
与虫草交谈一会儿。风在树影下叹息。
有一缕月光恰好遮住了我的清瘦,
这个世界看我的样子有点傻,不便秘密
示我,转身就往别处寻欢作乐。

六十一

要脸,就得学会思考沉重的话题。
鸟不要脸,在齐腰身的乌泥里孵白天鹅。
艺人不要脸,在荧屏上绣恩爱。
但那恩爱是私底下交易来的。
有时我信——梦见自己没有脸也能活。

六十二

我仅能看到眼前这棵大树茂盛得
占用了这世间本来就非常狭小的天空。
寒鸦在桠上筑窝,过得比我舒服。
但乌梢蛇不肯放过那些刚刚产下的蛋,
在月黑风高的晚上,神不知鬼不觉。

六十三

一个外星人不小心跌到屋顶上。
此时,我的失眠症发作在楼顶观星相。
我并不比外星人诧异。
我们在黑暗中望了望,擦肩而过。
我觉得外星人身上也有一股人情味。
唐颖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