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七月或踏火而歌——
级别: 侠客
0楼  发表于: 2018-08-07   

七月或踏火而歌——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姜海舟 设置为精华(2018-08-22)
断章

1
空空洞洞,从脚到头悬浮于空无之中
我欲采朵花来粉饰——
风把花瓣吹成尘土

2
春天赋予我花朵我却在泥土中寻找琥珀
我挖啊我掘,动情于无比的激情
挖下的坑正好把我埋没

3中暑

正午。流浪者。太阳,正当空
抬起头,我看到它正拨开云层
把火盆倾入我的头颅

4
七月,该干些什么呢?
开启六月的梦和决心?算了,留待八月吧
且待我挥霍这(七月的)最后一刻



在石头中

在石头中,你我都是石头
在石头中,你是水石头,我是火石头
在石头中,当我们靠近天就打雷
在石头中,我们昼夜学习忍受雷击

在石头中,你是那样美一致于
我以为你是属于我的
我一刻不停地燃烧着
以便于让你明白你是我的

在石头中,我们像真正的石头
那样相爱一致于老是发生
意外,不过全都在意料之中
所以生活变得古板,庸俗,毫无趣味可言
所以预测的期待这就更值得期待:
在石头之外我们会如何存在?
两条鱼?为一个钓饵打得死去活来?
两只鸟?为一朵云而吃醋而互不理睬?
两棵树?为了说服并证明对方不是树
而努力活的不像树?
多么新奇多么具有诱惑力不可抗拒
一致于我们躲在石头里不敢露出脑袋
像真正的石头



无题

活到一百岁的人的好处是
可以看到活到九十九岁的人如何死去
如果他还能看

活到九十九岁的人的好处是
不必再为活到一百岁而操心
如果他还有心

读到这首诗的人是多么不幸
如果你正好处于九十九岁和一百岁之间
接下的问题可能会让你产生不适
你是否还属于你?
上帝有没有找过你的麻烦?
你对世界可还怀有意见?




流浪者

你的护照呢?
不知道
你的名字?
不知道
你来自哪里?
不知道
你的祖国呢?
不知道
你的家人、亲戚呢?
不知道?
你的朋友呢?
不知道
你要到哪里去?
不知道
你为何出现在这里?
不知道
你是男——女?
不知道
你知道什么?
不知道
这是你的背包吗?
不知道
你能打开吗?
不知道
这些都是你的东西?
不知道
你为何要带这些东西?
不知道
我们不能放你过去你可知道?
不知道
你在戏弄我们吗?
不知道
哈,你还会说点别的吗?
不知道
你被捕了你可知道?
不知道




斯芬克斯

嗯,斯芬克斯就是我。既然你胆敢只身前来
想来已有必胜把握。那么接受我的问题并
即刻给出答案,否则死:我为何要设置问题?

就这些吗?来者说,这问题简单至极
回答它亦如呼吸。假如我还是个孩子
我会即刻给予答复;可是我已过了那
个逞强好胜的年岁,稍待片刻又有何妨
且容我把一个疑问宣讲:它日夜交缠我
让我耿耿于怀、受尽折磨,若不能得到
解决,一切对我毫无意义,死好过活着

是什么问题?说来听听,若真有趣
我的问题推迟回答不是没有可能

您是不死的!这不是真的吧!来者脱口而出

此话何意?!大胆。无理。放肆至极
若非我今天守斋,定让你身首异处无疑
我自然是不死的。毋庸置疑

恕我冒昧,何以证明?
请发慈悲,感激不尽

放肆!你在挑战我的底线。可怜的
凡夫俗子,无知和好奇会枉送性命

请发慈悲,解除疑虑
虽死犹荣,感激不尽

滚,在我还属于我之前——消失
即刻。马上。否则碎尸万段

于是那人有命过了关




无题


我们匆忙地去抢救那些标本
为避免暴风雨的摧残
可是我们还是损失了六只鳞翅
七只膜翅,八只鞘翅
我们诅咒暴风雨的残忍
我们的残忍却胜过万分
因为面对被谋杀者暴风雨不过是
暴露了一桩桩谋杀罪行
而尽管作为凶手我们却感觉不到这些
当我们感觉,我们的感觉排除了我们
我们不在我们的感觉之内
我们喜欢这感觉因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每个人都对自己无比满意
尤其是当他(她)面对镜子时
他(她)愤怒于不能亲吻自己

每个人都对自己无比满意
当他(她)置身于公众
鄙夷地审视着来来去去的一群
他(她)对自己的满意度就会加倍又加倍
对造物主又是嘲笑又是赞美
然后无比满意地扬长而去

每个人都对自己无比满意
仿佛世上只剩下了他(她)自己
仿佛只有他(她)自己才配存在
而他人只不过是风吹过无人之境
尽管他(她)还未弄清何为自己
这丝毫不会影响他(她)嗜爱自己

每个人都对自己无比满意
尤其当他(她)躺下来休息
他(她)总是因为对自己无比满意而失眠
因为失眠而对自己无比满意




诗的传说

开初,世上并不存在诗
只不过有人想证实自己与众不同
他确实与众不同
比如,当他说“比如”这个词时
他便会放屁,无一例外
当然场合不同数量也不同
音响和气味也不同
这从他的日记中很容易得出结论
因为他公开出版了他的日记
他还为它起了个新名字
比如——诗,他说
屁——读者说




梦中的三个场景


1
风,熄灭自己又点燃自己
雨敲打窗棂说:让我进来
我让它进来,它却跑开
一个人沿着我的失眠的反方向向我靠近

我跌倒了三次,为了捡拾一个滚动的小球
它来自一个哭泣的孩子的求助

我觉得我要失去你了。当球在我指头
旋转,我正在世界上旋转
我预言我将有幸活过今天


孩子破涕为笑,当我把球放在他手里
他再次把它扔出去,那样远
我以为它准会触碰到你

我向你奔跑。为了提醒你危险
因为那个靠近者亮出了凶器:无助

而你哪里都不在。你是谁?为何存在?
告诉我我将如何保持安静,面对
孩子的斥责和陌生人的审视
在床上。午夜零点。雨。

2
天黑了。我们回家,我们的家
有一刻我觉得我永远到达不了家
当我们踏上回家的路,它在我们脚下
延伸。它两旁的树为我们丈量并标注:
家在无所不在咫尺处。我们照着标示出发
我们迷失了:我迷失了你。你迷失了
我。路迷失了我们。因此惊慌失措之际
你、我各自到达一个新家。那里因为
我们从未涉足过,而变得无比温馨
我们将成为它们各自的新主人。怀着
这样的惊喜我们推开门走进去。再度
迷失。直至你认出我,我认出你
然后我们相拥致意,在我们共同的家。

3
汽车突然驻足。凌乱而刮躁。因为
一位老人摔倒在它前面。司机惊慌失措
而老人煞有介事喧嚷他的不幸用他的存在
仿佛这就是他存在的全部,毋庸置疑
显然他遭受了巨大的侵犯,几乎无法弥补
需要即刻得到真正的安慰,否则不可饶恕
他边诉苦边示意警察,一心盼着从他们那里
得到救助。而他们只是把他从泥土中捞起
带往警局,因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他们
想尽快解决问题的问题。可是并没有什么
问题。无非是做做样子。因为压根就无事
老人无事还是老人,尽管被警告,但依然
会摔倒。而司机处于情理依然会惊慌失措
警察到来。警察离开。仿佛他们不曾到来
发生了什么?什么也没发生。一切都明明白白
警察非警察。司机非司机。老人非老人
一切不过一场闹剧,导演正是我们自己






杂咏组诗:


咏柳

盛夏。池塘。杨树旁有柳树一株
不,是两株。正对着池塘梳妆
它们发出柳树才有的光芒

老远你就知道他们是柳树不是杨树
尽管它们没有杨树高
但杨树也没有它们低



咏鹅

一只雌白鹅在池塘里唱着歌
引来一只雄白鹅,也在唱歌
它们的歌声令池塘变得祥和

又来一只黑鹅,难辨雄、雌。它也唱
它拥有白鹅的喉嗓。它们唱啊唱
忘记了自己是天鹅。直到被猎枪打死



咏蝉

一只蝉和另一只蝉,就是这样
仔细看,还有一只蝉,就是这样
它们是居住在一棵树上的三只蝉

它们诞生于同一天。它们是三只雄蝉。
当一只唱,另两只就唱的更响亮
当一只沉默,另两只就更加沉默



咏蛙

一只,又一只,又又一只……你知道
那是几只,尽管你看不到它们。它们
的歌,尽管不怎么动听,但那确是歌

它告诉你它们在。一直都在。一向安好
你是否还在?可还安好?请出示明证
算了,你能证明什么呢?你非蛙?也许


咏云

一朵白云说:我是白云,你可以爱我了
一朵乌云说:我是乌云,你可以爱我了
来了一股风。风说:住嘴,统统

我不知风做的可对?但它来的恰逢其时
我正不知该爱哪个?它们令我迷失了我
我问风哪个该爱?哪个该弃?你,风说



咏风

你看,不,你没有看到。你听,不,你
没有听到。你嗅,不,你没有嗅到
我没有来过,我也没有离开过。风说

你只是知道我叫风。我并不叫风。风说
不要按你的方式吟咏我,这是忠告
我能告诉你的就这些。风说



咏水

当你咒骂水。当你踢打水。当你污蔑水
你一定认为你比水干净,定是这样
你一定认为你比水高贵,定是这样

你配得上最好的水?也许。但首先你得
配得上你自己。你还是你吗?把头俯
向水,水自会给你参考。不论你是谁


2018.7
[ 此帖被马乙在2018-08-07 12:15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8-08-22   
做个记号。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侠客
2楼  发表于: 2018-08-24   
引用
引用第1楼姜海舟于2018-08-22 22:05发表的  :
做个记号。




谢谢海舟兄鼓励,周末快乐!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