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桂花不会延期开(三首)
级别: 圣骑士
0楼  发表于: 02-14   

桂花不会延期开(三首)

这是一条非常隐蔽的穿山小路,
说它小还真抬爱它了。傍晚,
我仅凭三年前翻越它的一鳞半爪
记忆才得以摸索着前行。山路
全被茅草、藤萝、杂树所淹没,
时有巨石和枯死的大树挡住去路。
生性胆怯的我,也只有麻起胆子,
用哼歌的方式给自己壮壮胆。
过一个山坎时,我怀疑有一个
比我高出几个脑袋的山鬼跟踪了,
只好退着走。其实这不起作用,
只是自我暗示而已。害人的鬼
怎么也防不了,保护你的鬼不需
你担心什么。鬼在大自然中与人
一起生长,它甚至比人更精明、
更有怜悯心、更明了善恶之界线。
当我不能理解自己的诸多无知行为
而责备它,这本身就是荒谬!
中秋了,一轮满月从西山坳升起。
我停下脚步瞅了它一会(我俩
曾经也这样歇下来看月亮),
看见这轮新月也噙着一颗巨泪,
心情不免有些失落。八月桂花开,
离这条山路二公里远的草塘组,
是一个小山冲,我和她在那个坝上
植了一株满身馥郁的桂花树,
此时,她是否嫁人了,如果没有,
那我该怎么办?

2018-1

十二月二十九日的午后

待会出去走走,又该如何面对
那雪花膏太阳。它把温暖的白光
甩卖给我,可我没有余银支付。
趁此机会把晦气一年的肉身晒晒,
看翌年是否健康壮硕、精力充沛。
明日就是除夕了,青山卯足了劲,
水库都积蓄了力量,天空也晴朗,
每一个人都洋溢着热情,还有那
一年的悲观失望及对未来的冷静!
我没有必要安排自己来一场风花
雪月,也未必做得到。路边野花
还没有开,那些枯萎的草茎也
还在泥土里等待春雨的浇灌。一只
失散途中的燕子提前返回了南方。
未筑巢的寒鸦鸟儿又挪了一个窝。
我把自己的身份隐藏起来,路上的
招呼客刚刚问及福利待遇的事情,
我告诉他“就这么多”,他一脸
疑团,怕没钱借他一样?实际情况
“他赚得比我多,也不怕我开口”。
我挣脱牢笼一样挣开了他的盘问,
赶紧溜回转换转换这生锈的脑筋,
否则自己是怎么被人讥讽死的,
那可冤大了。午后的阳光太诱人了,
我待重整旗鼓恢复旧山河!

2018-1

午后老街面

因为怀旧,方踱至老街面。
“喂,你还好吧。”有人招呼。
三秒钟内,我未反应。
待我想起来了那熟悉的面孔,
人已不见踪影,但他的姓名仍
无头绪。“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莫非是时代快餐文化的通病。
怎么写好老街面,如鲠在喉。
一公里长,四里路短,这样的
街道在江南水乡很是常见。
居民依山而建,筑水而居,
无甚特点。几个老人在那株
胖梧桐树下杀象棋,追随父母
购置年货的小孩子绕来绕去,
弄得本就拥挤的街面更窄小了。
开小车的青年喊新媳妇下车
帮看看是否挨近了另一辆白色
雪佛兰。几个远亲在面点店
挑选面点和春联。我想挪过去
招呼,但刚侧身,一辆电动车
紧急刹车,差点就碰到我的
踝关节。对不起。有人道歉,
有人骂我走路不长眼睛。
仅能并排二辆小汽车的街道,
已被人、车、商品围堵得水泄
不通,说谁是谁非已毫无意义。
我被挤在一个卖杂货的铺面,
问儿童玩的塑造枪怎么卖。
似曾面熟的中年妇女说十五元
一把。我问更短的枪?她说
那是淘汰货,玩不了几下就会
坏栓。中午过后,人未见减少,
而且像潮水退了一波又一波。
突然想在高桥上看白色动车,
便挤上了这座未曾完工的
高桥。听人讲是当地人不讲理,
强行不让修铁路的工人完工。
一拖再拖,已过十七年。中国
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偏偏
高桥有碍瞻容,粗糙、台级窄,
人们还是就接纳了它的实用性。
一列一列火车从桥下腾飞而过,
老街的真容我看得更清楚了。
前朝的瓦房全撤了,用钢筋水泥
建的多层小洋楼,外墙都涂了
白漆或靛蓝的涂料。有的贴了
斑马纹的条形砖。在午后阳光
的直射下,更显示青春活力!

2018-1

[ 此帖被唐颖在2018-02-17 14:36重新编辑 ]
唐颖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02-17   
一列一列火车从桥下腾飞而过,
老街的真容我看得更清婪了。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总版主
2楼  发表于: 02-17   
清婪——楚?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圣骑士
3楼  发表于: 02-17   
是清楚,谢谢海舟兄,新年快乐!
唐颖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