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02-12   

此年

墙在剥落,留下隐隐约约的铜管,
河水运送不完肮脏物。
此年在结束,另一个开始,

住宅满了起来,人头攒动,呼叫
突然不怎么重要。
最令人作呕的代词
(我?)
忍着风的源头,

街道发光,如此粗暴,
在那里投影,
水深起伏荡漾,
展开,望去,说着。一排排落下,

鸟在林子里发抖,
纸张在茶几上,隐秘,
也发出清脆之声,
一次陈述被裹住,
妥贴地万物
在外衣的怀抱里动弹不得。

原意来得快,黑暗的露天集中,
其实才是流失。

2018年2月12日

[ 此帖被姜海舟在2018-02-12 22:27重新编辑 ]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