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诗日志:岁末。或残雪之诗
级别: 圣骑士
0楼  发表于: 02-10   

诗日志:岁末。或残雪之诗

岁末。或残雪之诗

因为曾经拥有漫长的乡村生活
和在事物背阴处刨开冻土的青春经验
我对残雪的秉性有着深刻认知

曾经的青春热情不曾融化过一块
冰化的雪团。我早早学会用羊角镐劈碎它
把它和冻土扒拉在一起,使它们形成

一种不知妥协为何物的混合土
而人到中年,我又有了一次用羊角镐
对付冻土的经历——我得帮助父亲在新屋的

背阴处挖出一点四立方米的坑洞
以便安装一个塑料材质的污水池
残雪混合着沙土,粘合起瓦砾和砖块

使得我们的工程进度极其缓慢
每一次叩击都震得虎口发麻,每一次楔进
都是硬碰硬。每一次碰撞都在摧毁着

我长时间废弛了体力劳动的身体的
自尊。等到工程甫定,我已经接近坍塌
我告诉父亲我得缓一缓,我的腰背

几乎记起了过往生活的全部疼痛
无法站直。而父亲本来就已经驼得
不肯直起来的身体,支着羊角镐的木柄

像一尊粗糙雕像站在挖好的坑洞中
他的漏风眼被风刺得通红,眼角挂着泪水
却腾不出手来擦拭。他是如此懦弱

又如此强悍。这场与残雪和冻土的战役
是他晚年生活中为数不多的胜绩
为此他几乎是挥霍了余额不多的体力


2018.2
blog.sina.com.cn/xishe107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02-11   
无法站直。而父亲本来就已经驼得
不肯直起来的身体,支着羊角镐的木柄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