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一些没有贴的近作,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02-01   

一些没有贴的近作,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姜海舟 设置为精华(2018-02-03)




那月来信:舍陂




山岩裸出,在它的居住里
到了它的时辰,被显现的
骨架,实则无声无嗅,在
家族深固的基石上


错落而下,和路同行。
看见青菜,山峡已豁开它
冬季的石板、碓石,从
山棱岩壁的当即抵达。


白水门大坝巍峨的声名
有白皑皑的石级在空中,
下午昭示的时辰里有
长堤行走着赶到的子民。


洲子里才有年岁的风云、
气候,坪、鸡鸭、墙垣、
砧板,纷纷看到自己照见的
屋宇客人径路在镜中。


2018/2/1





古典集:请到外面来



请到室外来,
明亮你的眼睛,
外面的光线很亮,
树梢在天空伸展着自己,
看到天空,灯光明亮,
照亮青草的碧绿,
温暖明亮寂静的灯火,
照亮夜晚的时辰,
看到房子的工场敞开着,
参与进获得它(的时辰),
请到外面来
(别躲在屋子里),
外面的灯火又在明亮
(照亮那些树影),
呵朋友,请到外面来,
屏幕已出现一丝朦胧的明黄。


2018/2/1




古典集:客人



“……来看待一切
对象和问题,以及围绕
这些对象和问题必然
出现的……”他就想起,
在节日里,或大街上,
房子和屋前的院墙上
一片葱茏,路还可以
向前走着,遇到那些
吉庆的树木和大地上的
人家,或者,有客人
从大地上跃出
(必然会环绕着它们
生出,环绕着它们存在),
它们是大地上的城和子民。




2018/1/25





古典集:岩坂之下



“在这里前提不是
被当作本原,而是仅仅
被当作假设,即被当作
一个阶段的起点,以便
从这个起点一直上升到
一个高于前提的世界,
上升到绝对本原,”他就
想起,那年在龙虎山
(甚或雁荡山中),他们
在岩原里走着,来到岩坂下,
看到冬季的金茅、流水,
他们要去攀登之前,先
在那驻留下来,或只是
刚刚抵达,时辰还早,
他们跃跃欲试,又有些
疲惫,充满了变化,
而山河寂寞,岩坂自在,
在人身边敞开着。


2018/1/25

注:摘自先刚的《柏拉图的本原学说》。





古典集:夏天



“夏,匈奴入代郡、
定襄、上郡……”
他就想起,那时
在夏天,村庄虚空,
人们都到田野上去了,
或在菜园,晌午的菜园
充盈,而使村子清朗,
在明瓦的光柱边,有蜜峰
在墙垣边上嗡嗡,
你担柴回来,或只是
在坡坂上走,看到下面的
屋垣在村东头,在它的
虚空里,坡坂连上屋宇
的后坪(岸),它们
都伫立在晌午微红光辉
清朗的界限内。


2018/1/23




古典集:夜晚



夜深人静,在经过
短暂的睡眠后,精神抖擞地
在书房里踱步,这里
温度更凉一些,有时
开窗去看外面的碧树草坪,
一阵凉风吹来,他觉得
浑身充满了力量,重新
苏醒的身体,完全
有精力去打开电脑,
但他就这样悠悠地坐着,
更加快乐。


2018/1/10




古典集:致陈律兄



对诗人王炜的一首近作(《风的路径》)
的阅读,反而印证了我自己的
一些东西,就是要写一个实在
(之前,先要获得它的‘有’,像是
一个灵,思想能与肉体混合),一个
具体的实在,是这个具体的实在
在组织纷乱的语言有序,在塑造、
成形(成就)它们,在使它们进入到
像你所说“它们具有一种进入到
一场语言具体的思辨的展开(运动)
当中的能力,”这样一来,读他的诗
反而让我的焦虑消除了,反而是,
这个获得的印证解除了我一时的忧心,
我们都是拥有着同一个真相的诗人
【就像柏拉图说的那个‘一’、本原,
但它同时又可以分身于‘不定的二’,
分身于‘多’,分身于各个不同的
具体理念,就像是,理念的分身于
有限世界,分身于各个具体的经验事物
(感官事物),而从本质上来讲,
这些经验事物都是对理念的具体模仿,
这就如同我和你说到的,只有看到
理念本身,见识到真相的人,才有能力
看到诸文学形象里的那个变形记
(这里,我们谈到《最后一个历史天使》一文),
它们有的其实是同一个永恒里的不同面目】,
而这个具体实在(的获得)就是对原型的
成功模仿,也可以看成是绝对实在于
历史当下的一个影像或短暂现身,
具体的实在有了,他可能比我多的是
更具有一种对具体实在的分析能力的
知识(或者说,是他具有的这个具体实在
本身更具有——更倾向于——这样的分析
能力本身,而我有的是一种对个人具体实在
的更深刻的个人体验(个人经验),
或者说,相对于个人具体实在的一种更
积极的外在表现,它表现得更安静而
更持守内在特征,而我觉得,
这种更具个人深刻体验的个人具体实在
(即我常说的‘有的获得’)更加实在、朴素,
也更本事、本身,这样说,并不意味着
我不要去获得那些知识,它反而催促我
自身需要更多的知识去匹配,或者说
去有能力分析、实践这种已然获得的更具个人深刻直观
能力的个人的具体实在,或者说,
我要去更改自己写作文体风格(倾向)的
一种即时想法是对我本身阅读的一种反对,
我要的其实是用更多的知识来拓宽这种
具有更多持守内在特征的个人具体实在本身,
或者说加强个人具体实在自身它更积极的
一面(这让我想到谢林后期对过于安静
的一元论的不满,而在他的本原论里
增加了‘二’这个第二本原),让它更多地
投入到一种自身的创造中,而具有一种
更饱满、现代性的时代特征,更多承担地
参与到当代政治生活的辨论中去,
但仍然是,对个人具体实在的内在特征的持守
仍是诸原因里的原因本身,其它则是
对它的辅助、补充,即辅助原因,
即让你的具有更深刻个人体验的个人具体
实在更有力量(不如说更具意志)去参与各种
即时(历史)的,或者说即兴的语言、思想的
辩论运动之中,这种辨论也不是为了辩论本身,
而是个人具体实在此时的需要,它因此
能在自身运动中去呈现自身,去创造,而这
仍然印证了我一向奉行的那个古典主义观点。


2018/1/10




古典集:迂腐



先读了韩公文《唐故
江南西道观察使中大夫
洪州刺史兼御史中丞上柱国
赐紫金鱼袋赠左散常侍
太原王公神道碑铭》,
不过瘾(方苞评:退之于
钜人碑誌,多直叙,其词
之繁简,一视功绩大小,
不立间架,而首尾神气
自相贯输,北宋诸公不能
与于斯矣),又随意翻看
《方苞集》,是《沈氏姑生
圹铭》,“直叙”其姑清贫
忠贞之迹事,读之令人
“泫然”,觉,韩公文受
汉儒影响,忧国忧民,
重间架、政论,而公正、雄辨,
方苞文受理学影响,
重个人修身,天地人伦,
而直接、深沉、纯粹、
正义,吾更喜方苞文,
更紧密、雄健、自然,
如原岩石页列于目前,
也更迂腐、唯心、可爱,
文中曰,“先君子于诸姑
贫者月有饩,而姑未尝言贫,”
“先君子……”,这里有个
回忆结构(苞多次用到),
和吾《古典集》“想起那年”
颇雷同,又,苞文一读,
只三言两语,便气息扑面,
令人沉醉的气息由赤子密闭的
身体发出,又同一吾之所爱。


2018/1/7




古典集:新桃



想着《泗陈公路》,
开到业前路时,他就想起,
那时刚从业辉路出来,
泗陈公路宽阔,有坡岸倚着,
新鲜黑色的柏油上停了
两部卡车,装满了新桃,
有的洒了清凉的水,
带着翠绿枝叶,他就站在
柏油上,坡岸在身边,*
晌午,新鲜的柏油通往
前面,会先遇到一座架桥,
天地遂变了样,那是在
五月,易邦公司刚开张,
他也可以经由沪青平公路,
转嘉松公路抵达。


2018/1/7
注:他正从桃贩的车上买新桃。





古典集:结盟




“听到齐国将要
率同楚军前来进攻,
夏天,臧孙许和晋侯
在赤赫结盟。”
语气有些孤单、忧伤,
而进入那个气候,
夏天,赤赫就像是
李家岸、春泥坑
(总在时日的深处,
我们去过,在那里过),
天然带着气候
(和它在一起),
在它的郊原上沉寂,
在白日里,
沉入自己的记忆。


2018/1/6




注:摘自沈玉成《左传译文》。





古典集:诗意已归于平常



“叔服说,‘背弃盟约而又
欺骗大国,这一定失败,
背弃盟约就是不吉,
欺骗大国就是不义,
神灵百姓都不会帮助,
将要用什么去取胜?’”
说得明明白白,这道理
就是知识,就是天地文章,
人可凭此安身立命,


世间道理明明白白,
就悬于头顶,
可偏偏看不见,
因此,他是瞎子,


人总是要和自己的心性作对,
为什么呢?
要做到平常、正义是多么艰难啊!


我们要忠于它(这平常)、天性,
因忠于它而获得觉悟、信心,
因践行于它,而获得圆满、充足,
人而充实,不妄言,不惧变化,
我们的诗就会获得它道理上的根本,
而正义、大觉,圆融,
而让它获得欢喜、灵、生机、苍翠。


2018/1/5
注:摘于沈玉成《左传译文》。






古典集:三月十九日



“……三月十九日,
在徐吾氏大败。”
写出日期,显得平常,
历史(大事)在平常里,
皈依了平常,
也在平常(的一天)里发生,
这一天,就像荷树山的一天,
人们口头说着,听闻,
人工记事,
有根有据。


2018/1/5
注:摘于沈玉成《左传译文》。




古典集:激光化学研究所



车开到宜山路的时候,
街道清宁、寂寥,看到
激光化学研究所,
他突然想起,那年
去杨浦区,到杨树浦路
取个东西、拿发票,
是一个工程专用配件,
像是到了一个新鲜的地方,
街道寂寥、清明,拐角的
马路转着,石坷也时时有,
他走在它的转动里面,
它则不断敞开,而不断
深入到那时的年岁
(或者说自己的年岁),
见识那些自然里的新景。


2018/1/1




古典集:嘉闵高架



一段日子以来,他都
看不到年岁的气氛,
以为就这样了,回顾这些
日子,仍不免有些沮丧,
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能接受,“本来就是如此,”
这天,他又从嘉闵高架经过,
高架静谧,车流默默有序地
向前奔驶,桥身被雾蔼笼罩,
安祥肃穆,从大坡坂上下去时,
看到右边的房舍,碧绿的灌木,
枝条萧瑟地凝碧,
远处的桥身向前延展着,
终能通向故园,像是
一切又觉醒过来,它们又
感觉到了它的存在,他想起,
元旦那天,下午三四点钟,
经过川南奉公路时,看到
前面的店铺在放爆竹,
红色的烟蔼中,依稀告诉我
年关将近,但我们还没准备好,
这是对的,应该是这样,
我们总是辜负年关,辜负
自己深沉的心灵,如此,
上天才会赐予我们攀登,
赐予希翼,赐予我们
心灵慢慢地苏醒。


2017/12/23






古典集:上海银行



由余杭路转入茂林路时,
道路新翻修过了,
像是进入一条里弄,
两边大理石的阶栏摆了
盆景灌木,新柏油路面
灰黑,从两边围墙连上去的
高天涌进来,风刮着,
他沿右边的埠阶停上去,
看到白色墙壁挂了
空调外机,天空明晃晃的,
又感觉到了城市的高傲,
小巷静谧,这外埠
已可以亲近、走入,
它不可思议地向我敞开。




2017/12/23













[ 此帖被聂广友在2018-02-01 12:26重新编辑 ]
我的微信号:gylx3000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02-03   
慢慢读。谢谢广友分享!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侠客
2楼  发表于: 02-07   
提读!
死亡一样地活着。写下和无名氏一样的作品。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