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沙蝎207年作品集
级别: 侠客
0楼  发表于: 01-26   

沙蝎207年作品集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姜海舟 执行加亮操作(2018-01-26)
◎ 元宵节

厨具幽冷--

面条。白开水。旧茶几
亲人一样围过来。我看见
炉子走出铁。寒寂正孵化温暖。

屋外,阳光正浓,
大黑狗甩动狗链,比过节的女儿还欢愉。

它亲昵的样子让我着迷。
眼中的异彩:比节日的烟花还耀眼。

但突然,犬吠声惊醒了我。
走出美丽短暂的幻象,
我看见一台机器启动了马达。哦,

备勤的时间又到了。--
2017年2月12日

◎ 初春

雨下了整整一夜。图木舒克
陶醉在短暂的澄泽中,像一条久陷污水沟的
鱼猛然撞见墨绿的大海。

黎明的天空太蓝,我找不到
一丝瑕疵。我看见柳树细腰上的微风,
正吹拂着你也将
吹拂着我。

洁云,像海洛因。
而鹰是此刻中毒最深者。它醉卧在云端,
身体沉了也不停下来。

抱紧南疆短暂的明媚,
我慢慢步入生命的蓬勃。鹰凝眸的瞬间,
我看见百草、枯木
正甩动根的吸盘,从冻土中吸出奶水,

去复活更多枯萎的昨天。
穿过一处防护林,我看见了
柳枝上坚硬的小乳房。而蓓蕾打开,
沙尘暴就快到了——


◎ 一只低旋的灰鹰

仿佛枯叶重获了生命,
我看见一只鹰在麦田里贴地飞翔。

它在阳光下贴地滑翔,
我看见了它身体下隐形的新枝。
冻土下,我看见了
树奔跑的双脚。它在寒冷的麦田搜寻田鼠,
就像大漠里用沙子提炼水的红柳。

当枯叶回到枝头。
鹰已回到悬崖。它让黄昏静静地闪烁。
和每一个生命一样,
它不会放过这复苏的瞬息。
2017年2月26日

◎ 春雪

一个伤痛欲绝的女人
追着她那颗失血的心的碎片。

整个初春步入趔趄。
我经过的每一寸地方都
湿漉漉一片。
2017年3月7日

◎ 旗杆桥的黄昏

1
突袭的冷
自旗杆桥的体内吹来。
死树静止在死上。

2
麻雀栖满枯枝,
这死树曾相依为命的老年斑
让晚霞更加亮闪。

3
当它被急促的归影剐去,
旗杆桥静下来--

4
嗯,安谧!安谧!
梦将睡去。
2017年3月10日

◎ 又一个春天

人们像打了鸡血。
我看见羊背上的阳光正在返青。
此刻羊是幸福的。
它的嘴唇像男人的手指。
它最先触摸到了冻土下的胎动。它偶然转身,
看见万绿已将春天覆盖。

◎ 恍惚

猛然抬头发现春天怎样
复活了梦。暖风从桃花的体内吹来。
我看见万只挥出的粉拳。
而此刻,蜜蜂是可爱的肇事者。

被爱情拥抱:嘈杂的桃园,
未来里充满希冀的帆。
一阵阵青色的
啼哭绕过漫天沙尘,

栖息在初春,绿叶的襁褓中。如同
置身神圣的医院,
听到万千产妇
撕裂男人心扉的幸福声。
2017年3月14-16日


◎ 叼羊赋

闯入碱土翻滚的戈壁,
我看见两个争夺无头羊的维吾尔人。
叼羊的马队凌乱,但绵长如
无尽的思想。在物质丰盈的体内觅寻,
古老手艺能填补大脑的虚空。

南疆的三月,荒寒如秃。
但生命在突围。春风:难产母亲自制的
手术剪刀。坎坷坐在醒上,
能看见柳芽悬卧在脐带的摇篮。

它绿茸茸的憨笑
吹开。--将叼羊的队伍再次
催入返暖的暮色。
2017年3月29-4月1


◎ 雪松颂

化雪如梵音。
我寻迹攀、觅而去。巨松巍峨:
一座自然天成的庙宇。
笙鸟领诵着众生。
像佛陀领诵着万千虔诚的信徒。
狼匐下,面向远方。
雪莲守候着雪的福祉。
旧疾在洁净中消弭。
人性在馨寒中萌发新芽。
如果某天,铲车拄上了双拐。
喧嚣止步。我看见
碧波又绿千万里。一切为之倾倒。
我和狼彼此抿嘴一笑,
--恩仇全无。
2017年4月5日

◎ 四月的南疆

天空的水闸打开又
骤然关闭。南疆:短暂的黛青色。
难以治愈的自然之肺。第二日昏黄,
万物再次被浮尘囹圄。

苦命自苦中寻乐。众生鲜活。
他们最蓬勃的爱
像干旱千万年的戈壁滩,
胡杨、红柳联袂,与黄沙相依为命。

奔跑。生息。新边城
走出暮色。沙尘暴点燃昏暗灯光。
一张少妇温暖的侧脸。
她怀中的婴儿高于上帝。
2017年4月9日

◎ 沙尘雨

鹰翅突然放大,世界跌入
黑色虚空。我看见沙尘暴掠过树枝,
在水泥地、树叶上
摁着黄昏色的泥手印。地上:

白杨随风左右摇摆,
像电力不足的电子表秒针。
鸠巢在雨幕里燃烧。鸟偶尔尖叫。
它低头看见年轻的归妇,

误以为沙尘雨布下的浅塘瞬间
升起了一朵莲花。
2017年4月22-24日

◎ 戈壁湖

叶尔羌河野到夏河林场,
便温柔了。夕晖下,
戈壁湖让晚春的黄昏更加亮闪。
像少女顾盼的蓝眼睛。
胡杨栖满岸边像浓密的睫毛
生命于少女的眼睑。

而岁月静好。红柳向四方散开。
我看见羊群闪出柳丛
像诞生。两只野兔经过我们,
其中一只停下回望又
转瞬遁迹。而此刻,

林子更加静美了。我看见一切隐入暮色
像万物回到少女的子宫。
我静候在岸边。和羊栅栏一起。
当新的孕育像鱼群再次
从湖心升起--
2017年5月5日

◎ 树洞

有如天眼开启,
病树因此撷获了一颗平静的
康健之心。仿若禅悟,
我看见了它孱弱身体里隐秘的闪电。

蓝天自鹰翅沉潜而下,
瞬间点燃戈壁。树理想的脚下,
一汪止水正怀抱普世情怀,
它将太阳、皓月、星辰

尽数搬入湖中。
穿过让人窒息的沙漠,
我慢慢步入生机盎然的夏河林场。
像迷途的孩子觅到一座

生命的寺庙。湖畔如皈依,
我看见羊群和牧人
蜂拥着尾随奔来。像一对苦行僧,
更像一群绿色的信徒。
2017年5月25日

◎ 云上天上

白羊虔诚,沿着天山
布下的青青草阶
一步一叩首,咀嚼到天上。

我听见日击暮鼓,
塔松诞鸟鸣。这生命教堂里传来的
晚祷钟声。而山下,

毡包随暮色一路散开、匐下,
像一群带发修行的苦行僧。雪自鹰翅融化而来,
是大漠人不朽的经文。祈福中,

我看见羊蹄窝长满庄稼、村落、
城镇和预言。胡杨树下,

希望如洪。牧民骑着木卡姆
在飞。天上,
神骑着苍鹰在飞。
2017年6月4日

◎ 秋天里的羊群

日子渐枯,牧人的脚步更慌了。
荒原上,羊群像叹息。
我看见一条河远逝,
枯草正在为镰刀举行葬礼。

荒原更荒。空空的栅栏落在原地,
像谁,不愿带走的遗书。
落霞寒冷,这遁鸡遗落的翎羽,
此时正被暮色收藏。

时值晚秋,冬天的蹄声更近了。
当牧人脸上刮起霜风,
我看见地窝子,
这世界最后一支香也

熄灭了--
2017年6月18日


◎ 胡杨墓地

我听见了生命的呼吸。
掀开万米沙被,
我看见了数亿根须的少女。
用沙舀水。一条地下溪流自足底涌出
像诞生。我看见
时间瞬间苏醒。像地底
休眠千年的龟。
难以破解的秘密。不,密码--

而地上,胡杨朽骨遍野。
但朽骨间,一枝瘦瘦的淡绿
爬出。哦,这婴儿,
这生命不灭的昭示--
2017年7月8日

◎ 七月流火

关闭体内令人室息的
燥热,红柳堪比妩媚的小古丽。
它们俏丽着荒原,
头顶花穂是古丽心爱的红头巾。
万物让七月成倍地疯长。
漠风让一群新娘的红盖头更荡。
一条 戈壁路迎过来,
我看见了无数幸福的远方。
马掌擦出七月的流火,
沙尘暴、骤雨、劲风是新郎随身携带的马鞭。不远处,
羊群涌來是丰厚的聘礼,
一望无际的麦茬告诉你今年的丰收。
而牧羊犬巴巴地呆木着停下。
--它在担心从今后会失宠?
一群麻雀的长舌妇窜出红枊丛,穿梭在
毒日下。从那恣意滑翔中,
我看见戈壁深处,
诞生了多少让人向往又令人
心痛的美――
2017年7月14日初稿


◎ 夜半惊雷

突然,梦游者撞入
穿睡裙的良夜。像宾馆醉酒的人
走错了房间。
他好像撞翻了什么?
我听见了女人、孩子瘆人的惊吓声。
我看见树枝、屋檐下飞出
一群长翅膀的吊死鬼。

地平线上:暗恋者在
远远地闪避。这美的偷窥者有
一颗隐秘、闪耀的心。但,
天空面罩。你只能偶尔看见
男性、执着的脸。

凌晨三点:美人疾步梦中。
风暴碾压着世界和我。而窗外,
爱的无赖在嚎哭--
2017年7月20日

◎ 夏夜

路灯牵引。我被
人行道抬着,一步步慢慢向前挨。如同
每一个时代的患者,
我用短暂的安静降下白昼的
高血压。此刻,

晚风是一剂生命的良药。
我和我的城市
迷醉在难得的身心松弛中。我听见
绿化带疯狂的色彩
在燃烧。被渴望高高托举。

降压路上,我看见两个拥吻的年亲人。
这是生活的巨石下,
两粒相互搀扶,发芽的种子。
静夜:我们共同的土壤。
2017年7月28日

◎ 补鞋匠

补鞋机锈迹多了!
它为何揪住老艾力的心不放?
--这繁华熄灭的孤灯,奢侈弄折的拐杖。
但卑微有卑微的闪电。老鞋匠的笑脸是雨后的天空。
温暖传递着。我看见
一只脏脚刚刚被好运领走。

黄昏依然炎热。我看见隐入暮色的遮阳伞。
补鞋匠内心抽出的花谢了,
但果实正在路上。短暂的烛照,
我窥到了生命的快乐。
2017年8月2日

◎ 塔斯提

鹰翅下,
白雾骑着圆柏在飞。绿衫飘袂的
云杉袖口一吐,将雪色的巨龙
唤入塔斯提的脚下。

我看见秋老虎在神的怀中诞生。
爱垂临,羊羔追着少女的
奶瓶在飞。毡包散开,
福祉追着哈萨克人
爱的脚步在飞,
在飞--
2017年8月8日

◎ 回家
__九寨沟地震祭

扶稳泪眼。黑色骨灰盒
在关闭前停了一秒,
像儿子上学时和妈妈说再见。然后关门,
一只飞鸟陡然永逝在晨光中。

白色骨灰下沉。回家是,
母子永别。彻骨的失子之痛,
数以万计的黑蚁在血管、心脏上噬咬。
蚁钳骤然变大,交替撕刈割不放。

黑暗。地狱。私家车轮子
灌铅。但爱的焰火在上升。绿影逆流而来。
夫妻俩紧靠在无形的
巨岸边。愿他们早日苏醒。
2017年8月20日

◎ 胡杨墓地2

远看,残墨点点;
近看,朽骨泼尽大漠一片。

但生命在复活。凭借胡杨幼芽的
小耳朵我听见了远古的
村镇。看沙漠深处:
驴粪飘香。牛羊撒欢。一群突厥人
追着叼羊的蹄声尖叫。

夏日的夜晚,
胡杨墓地死寂。但风吹月动。月影里,
幼芽在燃烧。它突然变大。

成林--
狗在叫!又一个
人间诞生。
2017年8月31日

◎ 秋晨

天空的泪腺关闭。
牧羊犬追着苇尖上的雨珠在飞。微寒,
秋风中牧羊女的裸踝。
但羊群在草丛中疯狂地燃烧。无垠的戈壁滩,
一张巨大的摊开的

头羊的胃。福祉路上,
我看见钻出晨光的喧慌女人。
这是浮尘多年的南疆,
几朵被命运窒息已久的生命花朵。

干旱肆虐!但大漠上,
几座新建胡杨工厂在创造水囊。
2017年9月16日

◎ 前奏

一天步入夕阳,
胡杨林在暮色中燃烧。像一只
煽动巨翅的火烈鸟,步入
篝火闪耀的露天舞场。

南疆的九月。正是胡杨
储备黄金的时节。人们迟到的醒悟,
像河流在即将来临的
枯竭中低语--但胡杨林,

狂欢升级:地面,
夜莺抚琴。野猪踩点。
牧羊曲在羊群头顶
激荡...而地下,

胡杨正打开根须的
灯盏向河流的来路挖掘
--用生命筑坝,
用沙子储水。雪山走来,

沙尘暴溃退。而金杨林衍伸中,
我听见诸神晚祷。众生
风靡如潮--
2017年9月18日


◎ 暮归

渔者归家的脚步敲响
夜之门。缓缓降落的夕阳:送别者不舍的
背影。万物在静中燃烧。
夜莺鸣深暮色。我感到沙漠更无边了。
两棵胡杨站成路引--

暮色更深。归路跌跌撞撞像是在沙暴中
寻觅家的方向。风传信号:
河水又搁浅在沙窝。囹圄的鱼丈量着生命。
于是我停下,化着

河滩上芜杂的脚印。河中雪水
逆流着源头。土坯房
砌高稀薄星空。一高一低两个

迷蒙得让人牵挂又让人
心痛的黑影是我
辽阔的福祉--

比星空下的绿洲更宽广,
比河流更柔、更漾。
2017年9月20日

◎ 四十姑娘祭

胡杨林中四十位少女的英灵在飞。
矮下去的坟堆,
母亲下垂经年的双乳。
它们一只驻留在15世纪,
另一只深入到现在。乃至未来,永远。
多么高洁的喂养!月氏人醉吮着,在匍匐中壮大,
在仰望中步入辽阔的福祉。

祭祀地简陋。但威严。
巨大的胡杨站成一排卫士。经幡飘梵,
万物染上疯狂的色彩。我看见
信仰导火,一群旅人找回失魄的心。

永恒。腾飞。下河营
步入繁华。但守墓人已远去。
空空的矮屋痴迷着,
长跪不起的虔诚信徒在等待

南墙
再次开启--
2017年9月26日

◎ 达里雅布依

神秘自天外降临。达里雅布依:
仙之栖居,人之
仰止。生命长河中不灭的沙漠孤灯。
胡杨衍生千里成庇佑。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但沙漠土著,永不生锈的
千年铁钉。

穿苇荡。越沙丘。披红日。
闯过雪满昆仑路探秘。一株出土的大芸便是指引。
一条 钻出沙漠的克里雅河便是
永远的福祉。此刻,

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门楣
像闪电,瞬间点亮心灵覆灭的夜晚。
你感到了惶恐。但你步入了
真正的桃花源。炕桌上,

皮芽子。恰麻菇。胡萝卜。大葱
羊肉围着你,比爱人还蜜。
你不愿离去。你感到了某种召唤。你看到

一只被现实触礁的孤舟
又回到最初,一头暴虐经年的孤狼又找到
母性失却的光芒......是的,

你置身人性的神邸,
你不愿离去。任谁也不愿离去,
直到枯骨复
枯骨--
2017年10月10日

◎ 值班

沉睡了一年的炉膛
被冬日唤醒。暖气一滴滴迅速微米着。
我感到空间在放大。
心更加舒展。像清晨的叶子。

但室外寒冷。十一点的阳光,
季节走深的薄冰。光秃的柳枝间,
斑鸠在导火,
燃烧。鸽子翱翔,追逐。

这天空的邮筒!我看见
一辆辆卡车缓慢过慵懒的羊群。
正午走来。满载的红枣,
凝固的幸福传输。就像红头巾的古丽

远嫁他乡--
2017年11月21日

◎ 大雪

银色舞裙给冬天带来暖意。
我看见的树身是
姑娘美艳绝伦的裸腿。晃眼在曼妙中,
我像觅食的斑鸠
扒开地上遗落的一层层鳞片。

遁着那条黑色的道路,我听见
田野从慵怠的梦中醒来。
坎土曼和冻土的交响乐并不美妙,
但让人振奋。是的,

谁拥有此刻谁就拥有
万亩福祉。谁在大雪天心痛谁就能
得到上天的眷爱。
分开雪幕我看见暖饭盒

正朝这边扑来。
尽管大雪覆盖了此刻。但她美丽的
眼睑,眼睑中的道路却
依稀可见--
2017年12月3日

◎ 托木尔峰

当上帝倾倒下十万公顷爱,
我便于积雪中看见
一座天然教堂升起的银色穹顶。

“天山诞神灯,
云海吐苍茫。”我感到了某种神秘。
我触摸到了太阳的恩泽。我看见雪莲。黄芪。雪豹。
盘羊。马鹿...沿着上天布下的草阶、树阶
一路疯下去。这些神的孩子有时是癫狂的僧侣,
有时是燃烧的鸽子。信号传向毗邻,
有几只鸟艳羡、嫉妒的颜色

像越境--
福祉路上,我看见钻出温泉的哈萨、维吾尔、蒙古、俄罗斯人。
就像边疆。这肥沃的鱼塘
突然升起了一丛丛绝美的各色莲花。而
和平是莲藕。

祖国是根。
2017年12月15日

◎ 自平安夜前夕

炉火燃烧着虚空。
我看见室内:家具转瞬舒、醒,空气
骤然长大,并拥挤着
穿过门隙,扑向室外更大的
寒冷虚空。而
室外,鸽翅上的天空虽也寒冷,
但更加广阔。我看见
三二只小狗,几个孩子在翅羽下追逐。
远方在他们脚下诞生。而室内:
那些柔软的无形身体还在不停地生长,
不断地通过门隙,这母性
创下的曲折道路,挤入室外更辽阔的天地。
它们有着种子的力量。
它们是岩石下不可藐视的向往和自由。
觅寻中的天地到底有多大?--
我抖落身上的暖步入室外。
我看到一个满身顶着另一种温暖的老农正从冬天的
田野里归来。他并没有告诉我什么,
但他满身的泥土味却
隐藏着无法诠译的更自由的秘密。
我拆下旧我。抵达--
像鸽翅下蹒跚的小狗和孩子。
2017年12月23日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01-26   
远方在他们脚下诞生。而室内:
那些柔软的无形身体还在不停地生长,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侠客
2楼  发表于: 01-27   
回 1楼(姜海舟) 的帖子
海舟兄好,近年一直忙于维稳值班等工作,来的少,再次问候海舟兄!
级别: 论坛版主
3楼  发表于: 02-07   
好诗,写得很好,
我的微信号:gylx3000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