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会的N次方
级别: 圣骑士
0楼  发表于: 01-19   

会的N次方

他脑袋里装满了铁栅栏,
是那种锈迹斑斑的光柱。
冬末春初,腐烂的树木都在积蓄力量,
都在幻想着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上帝看到我们的心伪装成
乞讨者的形象,肚子就扁了。

用食指和中指夹住和天下,
那只会走动的金杯,左右逢源。
额发抹了油往后翻翘,浓密、柔软,
睫毛也长,闪闪发光。
讲话者把光环砸向他,套在他的脖子上。
而他哩,则继续阅读希尼的诗,
他也把扬尼斯·里索斯的诗检索
到桌面,偶尔抬头看看?

一个有趣的女人的浑圆肥臀
被一双双粗糙的大手摸来摸去。
许多人都在低头玩三国杀。
中规中矩的听会者正在沉思?
他所祈愿的大事并未发生。

有人离开,有人进来。
主席台上的脑袋挤来挤去,
他们的颅腔硕大又空洞,一一光穿透它们。
杯中茶叶舒展着寸寸筋骨。
他所有的记忆都是废品。
人们不禁要问,谁才是真正的收购者。
他在黑压压的人群中
崛起头颅,目光如炬。

封闭式会议仍在继续,
主席团成员有人在打瞌睡,
有人扔烟蒂,有人吐痰。
“我把它悬在我的前额。”
他想这是真的。有人忙碌了
一辈子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抓住。
他是我们当中最笨的那一个
(我持保留意见)。
当口吐唾沫的人无沫可吐,
诗作在腹中已初具雏形。
又是一个表情丰富的路人。
鹅黄色的帘布掀开,能清晰地
看到后山坡上的竹梢在寒风中摇尾乞怜。
一条棕色的泰迪犬
在草地上嘶咬着红裙子。

这八十一个被生活打败过的受众,
是他眼里所读到的痛苦的总和。
憎恨、懊恼、不同流合污,
一个蜷缩在阴暗角落里呻吟的骄子。
“你给予多少?”谁也不要妄想。
功利主义是短命鬼!

末席,他在这些屁股
中间寻找自己的暗影。
百分之九十九的作品是用来试验的,
失败的试验证明,成功只有一次?
会议进行时,他在计算一克TNT的当量,
它的爆炸力有多大?它所波及的,
是否是十四点九平方公里。

这是他的养母,
更是五谷之地。
闯入者破坏了它的宁静。
自由之剑高悬空中。
许多时候,无耻谰言!他以为
单纯本身并非单纯。
有朝一日,能够得到虹。
宗教困难重重,雁飞南方。
语言的魔力就是攫取大量的精魂。
暮色渐至,道德上升。
沦陷区弥漫着祷告声。动荡的气息
含有丰富的来自外太空的手势。
他所依赖的遮蔽物,
此刻正在关闭?

——他想破了脑袋也是白想。
会议即将转入下一个议题,
一个值得信赖的演技者,
他把我们的价值观、人生观
都不露声色地绕了进去。
他看到的背影轻轻地颤动。
鸦雀无声的多功能会议室,
有人想到了一墙开外的美差。
有人陷入深深的自责中。
有人假装陪不是,
在被害者的隔间,
占有了色权。

他身后,是空荡荡的房子,
是一堵堵高墙,
是虚无的眼睛,
这些东西成为他挣扎的链子。
他就像一尾
即将咬钩的小鱼儿,
饥饿把他送到繁花落尽的岸上,
是一条条纵横交错的人流。
他在人流中反观自己的轨迹,
是堕落的、
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而冈碑,也染上了蓝色!

2018-1-16
[ 此帖被唐颖在2018-01-19 11:58重新编辑 ]
唐颖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02-03   
会议进行时,他在计算一克TNT的当量,
它的爆炸力有多大?它所波及的,
是否是十四点九平方公里。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