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诗日志:岁末。或垂暮之诗(外二首)
级别: 圣骑士
0楼  发表于: 01-08   

诗日志:岁末。或垂暮之诗(外二首)

岁末。或垂暮之诗

手举盛夏踩水横渡之年早已远逝
眼见河床裸露淤泥堆积
枯水嶙峋像一截季节的腿骨

盛大的雨季和湍流都成往事
除了风声一日迫于一日
余物一概迟滞;除了落日送来

犹疑的暖意,余物皆已寂冷
勿向鸟迹寻求归宿,也别向水杉
打问春归的消息。春总有归时

水杉总会穿回它的高领套头衫
鸟鸣也会因为藏得太多而
逸出细密的枝叶。钟情鸟鸣的耳朵

却不可挽回地迟钝,陷入对混沌记忆的
依赖性辨听。而病眼之不可靠
促使他提前完成了这首垂暮之诗


寒潮

整个下午都将被用来拒绝风声
整个下午只有油酊和诗歌陪伴
没有比这更妥当的命运和份内的孤单

心猿和意马,退缩与持守于
寒潮来袭的下午——这外在戒律和
内在戒律的共振,产生阻遏之力

像诗人一样关上窗户吧让一切沉寂
所有枯藤和老树,都需要更持久的耐心
和对命运更不动声色的读解力


雪之内,雪之外

要等的雪和正来的雪
本来就不是同一场雪

你要等的是一场浪漫主义的雪
太过主观,所以不免虚妄

正赶来的是一场现实主义的雪
太过客观,多半不堪承受

等,还是不等,是个问题
等或不等,从来都不是问题

浪漫主义的雪不会来
这是个现实

现实主义的雪日夜兼程
在抵达之前,是浪漫的一部分

抵达之后你唯一的位置是在雪之外
雪之内,是一座坟茔


2018.1
blog.sina.com.cn/xishe107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