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意识内空间哲学  ————纲领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7-12-27   

意识内空间哲学  ————纲领

意识内空间哲学

————纲领





陈亚平





引言



我一直都这样判断——当我们进入某一意识环节的时候,我们意识的推进总表现出:意识显化对象又显化自己的另一自己的永续性范围。所以,我如果要沿胡塞尔、海德格尔对意识问题的思考方法,再直向地发展出我的续思要点,那我对意识体的思考,就不是按照意识那自足的自为性,来指导的这份思考。而正相反的是,我遇到的一切能思的事情中,任何一个对意识运行的其特殊情景的转思,与新的发现,其实就是意识它自己律定的新的发现。意识也许拥有它自足的先能性,能够从先决的最终极范围那里,发展出先在性所需要的内在,并从内在中显化出无限的对象性。但是,一次意识事件,或一个意识的推进,究竟是不是在胡塞尔式的——“反思指向意识”的层次中,还隐藏着意识自己能做出变化的最终的东西呢?我对他这些问题的联想,让我又不得不沿着黑格尔、胡塞尔思想的奠基点,而使劲地在线性中撇开线性地、从那先验的交互性范围里,来重新发现我最终启思的出发点。这当中,我将还会碰到一系列矛盾和难题。比如:意识是不是意识到了的本身,本身就借助着意识的先验事实在追问先验性。于是,我又会联疑:难道意识可以超越意识它自己不属于某种意识吗?

而当我再用哲学的办法,来重新发现意识哲学这个古老难题的纵深时,其实就不可避免地又有了新的特殊性上的普遍成分。我因此会在撇开黑格尔、胡塞尔、海德格尔关于意识问题若干角度讨论圈里,自立地去发现我要启思的一些崭新环节。

1)意识凭什么才被意识为它自己属于意识。

2)意识是它自己主体化了的空间中的一种意观。

这无疑还是因为,最终要在哲学上才能做到的那意识最本质的事情。同时我又看到,过去笛卡尔、康德、黑格尔对意识的创先性工作,又很戏剧地、线性地奠基着后来胡塞尔、海德格尔意识现象学的含混支脉。于是,人类思想发展史,这奠基的或生成-因果律的那种线性,与有机内在统一的圆和扭结性之间,相互矛盾着而又纠缠着,无限主宰我们人类所有意识发生、推进和变化的情况。

如果我单从先天源出的普遍性或最广泛性上,分出特殊的事实科学对象,并用它来看待意识现象,那么,哈梅罗夫说的“量子化的意识瞬间”[1]意识观,作为一个特殊的侧维,可能就能在超越的预设的先识中,支撑普遍性层面的所有环节。但特殊的意识点,总会在时间延续的点位中,被另一个特殊角度的意识点位所代替。正如一项科学的事实对象,总会被新的事实,在时间中线性地代替。而我们,又能不能,或凭着想象,在时间的延续性中,来否定普遍性的整个的交互存在呢?









第1节   意识关于某个对象和关于它自己的思考,显现了一种内在的空间序列。





我凭一种悟测可断言,人们脑际中的意识,对任何一个存在体那一确定的感知,其实就是在我们脑际的原意识中,产生了不是原意识本身的他物。这种意识的特殊观式所确定的他物,是我称之为原意识所延向的、延分出差异的内意域空间。这一内意域空间,存在着纯思想体那种内在自我发生所推进的各个区间,因而专指某种非对象性的意识,要凭借一个意识自我做出生异的环节,才能转变成为一种对象性意识的情形。也就相当于说,原意识自己,显异出自己对象那一内空间性的意识特征。

这一能使意识不停地广延出对象的空间体,却是被那种、能独立于客观空间、数学(先验))空间特征的拟-三维或任意维的先天性网形,推动着意识对象能够产生各种变化的运行。

为什么这样说呢?

因为我从放弃西方推理方式和东方易理方式的两个角度中,重新发现:

1.人们脑际中任何一个意识样式展开的进程,都保持着一种内在的意观可以显现出的那种空间构造,而这种内在于一个意体中的被意观出的空间,并不属于人们视觉感官中所经验到的客观空间。可是,意观空间作为一个思想变程而推进的整体构造中的那种内在广延,尽管可以自我显化出对某段进程的一种变化,却也是随着单一与复多所展开的一种序总体列方式而递进的。因此,难题是,某个意识样式在显化的进程中,那单一与复多序列中的递进情况,是不是先天的就内存于这个进程的结构当中?是不是先天地就由一种逻辑结构引出单一与复多的关系范畴中?事实上,每当我们对某个意识样式,做直接的超观时,似乎某个意识样式一切显化进程中的拟-序列样式,本质上都是一种先天于客观的空间样式。只是,在这一拟-序列空间样式的先天性成分里面,我们用什么方法来把握。

我假设1)

当我用“道体”的方式,来把握某种没有一与多、有与无、主观与客观相对立的统一状态,并借这个统一状态,克服其中那一与多-因果序列的线性逻辑结构时,是不是同时也会让这统一状态,自己成了对自己的限定呢?这里我要强调的是,因为这一限定者,恰恰是内存在自己身上的对方。

我必须回归本质地看到:“道体”方式,一旦作为对某一对立的东西那原初的统一,它就必然要预设这一个统一体自身对自己的一种限定,而这种限定就又构造出一个对立的差异。那么,我要问,在这一种对立的差异状况中,究竟有没有包含着那种服从时空本质上的线性因果联系与直向的成分呢?同时,这一种对立或差异,又是不是符合亚里士多德式生成中那种线性般的“因果规律”呢?[2]比如,我说“道体”有机统一的环节,在克服那种一与多序列差异相对立的同时,恰恰展显了一种没有序列差异相对立的另一个序列。这样,我是不是可以改口说,“道体”,如果只做出克服一与多、有与无差别相对立的单纯的融合,而没有一与多、有与无那种差别所运行出的无限而有限的推进,就会使作为绝对者的融合体本身失去了自己的对方,让融合体的自我单方再也不能回到自身而将融合体终止。于是我只能说,“道体”方式,能够区别出“一与多”不对立,同时也就没有区别出这“一与多”不对立。因为“道体”所指对象本身,也处在对象靠着自己反面的关系中。就像我们任何一个意识中的内空间,本质上是,在一种序列拓展出来的过程中,穿越它自己显化自己的本性而预设着自己后继的东西。这样,意识只现身于它自己形成于展显的过程中,并也把这一过程同时显化。而意识在展显中,对它自身原初胚体界限超出时,就有了超越的个别化的意识空间点,也就意味着有了让意识各个邻域处于界限中的旁侧。这样,意识a就可以把自己与意识b相区分,而同时又与意识b的片面,保持着作为互为相继运行体的有机部分。
根据上述说明,我需要进一步发现,我在意识现象里探究的新方式,究竟和东方易理方式说明的东西有那些不同?比如,某事物本性的对立方面中,当中有着什么样的隐蔽逻辑?究竟是自身的对方显化出矛盾的对立?还是自身的对方显化出拟-序列的对立?其中“拟-序列”和“矛盾”两者之间,是不是本质上一样?而我指的这一拟-序列那相继而相差的对立的思辨,正是关联着某种先天的数的空间结构而才得以想象的对立关系,如空间中等距的同构……。


我假设2)

我前面说的直接的超观,那一种先天给予到意识中的情况,是按其我们最直接觉验到的、并在我们意识相对的最终处而直显的那样一种悟态,来规定着它自己那种有着或然性的、纯然性的和超然性的在我们脑际中的内容。那么,这是不是可以延伸地设想,我指的这种先天所给予的悟态,比胡塞尔说的“明见性”[3]更能直接地做到,把我们认识之外某一种或然的空间扩大或延伸的地步呢。换句话说,悟态方式较之于明见性的直接觉知方式,悟态更有超越一切在意识中直接觉知的直接显知。在这里,显知的存在已不再是有差别的觉知的存在了。前者是直接显现出所知,而后者是直接接受地感觉出所知。同样的直接性中,却出现了有差别的显现与感觉,那种看起来自为的东西与奠基的东西两者之间的矛盾。而这种矛盾,在我设计的内意识延生链的意义上,恰恰有了推动延前的而自为相继运行的空间的本质。正因为这种矛盾性,我才能清楚的说明,内意识空间在差别中运行的情况。

比如,当我们意指我们脑际中有一个超观的直悟事态a存在,那么,事实上,我们就事先要借助我们脑际中产生意指的意识方式,才能够对这个超观的直悟事态a做出区分的或尺度的把握。这样一来,是不是就意味着,直悟事态a在我们意指的意识中的存在,完全可以不依靠、也完全可以不需要直悟事态a自身,来自证出一个“直接地”、“绝对的”的直悟环节呢?很明显,这里出现了差别性的矛盾。而我们这种对矛盾地把握,本身就是一个矛盾。好比,对一个意识的进程来说,即表现为一种集合,沿着意识的原域点a,邻接到延域点b那距离长度和宽度的二维平面,这个二维平面是曲线所包围不规则形,随后再由这个二维,相继延接到二维平面以上的三维立面纵深。本质上,就是意识在自我内,显异出自我的对方。这种显异的运行,既包含了悟观环节的单一,和意观环节的复多,作为原思而自生出异思的推进,又包含了意识域点与域点连通的拟-连续统。



2.任何一个意识集合体所广延的各个辖域或各个子集的意向际面,都符合这一广延的延程中有差别的相互克服性。这种差异的相互克服性,同时都满足一种演替的过程化的情景。比如,我们脑际中某一意识状态广延的伸张或紧性推进,可以被理解成,一种意识自己包含着向自己对方的虚空处的某一个展显。我的意思更在于澄清:虽然物理学的概念原理大都在哲学范畴的范围中,比如物理学的广延、伸张与紧性原理,可以在哲学的“单一性与复多性”[4]那逻辑结构中的范畴上理解。但是,从逻辑结构中引出的单一性与复多性那种量的范畴,会不会又面对着,单一性与复多性因量的差别而相互对立的展显之中呢?因为这种对立的展显在对立当中,就先天地有着,因差别的相互克服的暂存性,而产生出相互流动的本性。例如,我们意识体中,一种动感的线面平行二维流状时间,到线面成角、面面成角、向上下、前后、左右几个方向扭结、穿插延伸的三维伸张空间,它可以使原意识运行出的起始点a,与随后发展出的有差别的延续点b,共同构成一个拟-流形二维到三维的运行域。也就是说,意识从发生临界点开始启动,到起始点a,再到有差别的延续点b,延续点n……,于是,延续点b,成为起始点a自我构造出的一个对象的意识实体。于是,这当中,我们可以看到,广延、伸张与紧性的意识序列体,恰恰以一种对立的方式,在有差别的相互克服的运行进程当中,促使意识体的进程,处在了有序列差别同时又不断克服这一差别的空间直向的本质性当中。

因此在我的上述发现中,意识那种拟-三维延续性的数学空间特征,与拓扑关系所说的实体之间的逻辑结构——特别是胡塞尔说的“所有生成”[5]之间,有没有本质上可以关联的东西呢?在这里,延续性与亚里士多德式的生成性两者之间,本身就有着联系的区分。





第2节   意识内空间的悟观层次



人们会问,意识从起始点a,再到延续点b……延续点n,究竟是从意识超验自我的内在自显环节中显化出来的呢,还是从意识的外在自我环节——比如神经器官中派生出来的呢?我如果用生理学和心理学或物理学原理的角度,来说明这一意识的发生,例如,彭罗斯说的“如果意识是量子,那些不同的属性是结合的、纠缠在一个量子叠加系统中,然后在一个意识瞬间自行坍塌,将这些属性统一起来”的观点[6]。那么,我必然要局限在,脱离于意识构造对象的内在自我超越而推进的、那一单纯事实的研判上,而因此丝毫不关系到,意识各个环节那自反与自同运行的意域的网状空间性特征。但恰恰是这种拟-空间的特性,可以把我们脑际中某个意识体显现差别的无限性,以有限性的样式而无限的不停地展显出某种过程性。

借此,我进一步设想:我们脑际中某一意识体从起始点a,运展到延续点b,是因为被意识那自我内在过程体显化出来。那么这种情况下,我会不会同时又面对着,这个意识显化本身就预设了一个先行奠基的逻辑结构在自身内?我进一步延想,如果意识没有预设一个先行奠基的逻辑结构在自身内,就有可能出现意识的a点与意识的b点,相互都外在于自己的对方的交互的线性运行的那种情况,即意识自己内在地推进自己拟-三维扭结状而构成拟-空间的推进。并且这一推进的实际情况是,借助着那些不停地互涉、交透、趋衡多方面的构间形式。而恰恰这些构间形式,都是意识那一内在中的先天超验特性的范围。而我判断其超验性,就在于它的高于或等于,纯粹理性-唯理性联合的的东西并因此不在知性里面。于是,这个拟-空间的超验悟观的特性,没有任何一点相关实项的体验包含在里面,没有任何逻辑结构,更没有任何一个经验性对象为它相互奠基,它只显化出一种能超越意识运行本身的内在的观测,而独自存在着。但我指出的意识运行本身的内在悟观,不是哈梅罗夫说的“在禅修时……意识瞬间更多,体验强度也会更高”[7]的那种意动进程的观测。

这样,某个意识进程中,那内在的悟观样式的显化,将是我发现和进一步深探内意识拟-空间存在的直显环节。并因此我不赞同胡塞尔关于内时间意识那种“超越”的“内在的体验”[8]的说法。因为“体验”的意识方式本身,已经预含了可以被验证的实项对象的存在从逻辑上在先。关键是,这个可以“验证”的对象,并不是意识它自己面向自己而内在地自造出来的,反而是被意识赋予其外在性的操作手段——一番“感知体验”[9]的原意识介入其操作程序后,才成为后继意向中的一个对象。这不管怎样说,都属于仅仅能够把握一个对象的意识,而不是意识把握自己的意识的那种胚体或中介性质的对象。而我提出的悟观,恰恰是意识仅仅把握着自己最纯粹的内在环节,而仅仅做出区别于外在体验环节的中介性对象。它的性质是,保持自己内显的差别的那种自为拟-空间。





第3节   意识的意观与悟观之间互相区分


我这里要和心理学观测做类比的是,当我们处在一个现实的客观空间中,去感知身体某个位置的实存时,我们就会感应,我们是处在一个随着自我存在感而预先设定的某个内部位置上,向外部来看待我们身体本身位置的。这个情况,其实就是我们意识运行的内在空间,和现实的客观空间相扭结的另一个空间层次的的关联。但潜在的问题是,我说的这个——“交叉的另一个空间层次的关联”概念,包括现实的客观自然空间的概念本身,也统统都是我们意识本身运行的产物。它必定是我们的意识体在不同阶段,按意识自己的本性所显化出来的东西,也就是意识它自己的展显,不断地被意识者-变成意识的过程。于是问题就归结于,假如我们没有意识,我们说的一切,包括空间,是怎样被意识到的?

为此,又引出一个问题面,就是,我说的意识者-变成意识的过程,或者说,意识从感官中,是怎样显现出我们脑际里的知性的?这个显现出绝对的被给予性的意识体,是不是沿着恒定的先置者a,奠基着后续者b,再奠基最终者n……那无限直线长度接续的永续过程推进的?如果是,那么我提醒现象学家注意,这一意识体的显现方式,就将必然地带有,像时间箭头那样朝着一个方向按先行的向后续的线性流逝的因果性质。这样,我会告诉现象学家,那些处于因果结构里的意识的“显现”,差不多就是沿逻辑上的有序,而朝前直向的那种亚里士多德式生成。但我最想探究和发现的是:意识体的这些有序的因果、奠基的直向式、亚里士多德式的生成,究竟是从哪里得到其源泉根据的?我在这里,有必要更加澄清:

1)我们的意识体,“生成”出对象而运行的直线接续的因果结构,与意识体自为显现的自身本性,两者之间是什么关系?

2)意识显现的自身本性中,是不是包含着能够超越自身本性所能逻辑证明的意识本性?

3)给予意识显现的自身本性里面,是不是包含着超感官、超知性的更高的超验原理的总根源?

这几项问题,本身就以逻辑方式在否定着逻辑方式的方式而呈现出,比如,显现方式与奠基生成方式之间的差异,会统一到什么方式里……比如,我预设,能不能统一到先验的或超验的方式里面?或沿超验方式的途径再找一个超-超验方式?

因此,我要对大家强调的是,我们正是对这些问题的意识过程本身,就在有差异而关联着的推进性中,形成了一个意识拟-空间。这个空间,可以让我们随意在当中做出,非线性因果关系的对意识对象的剖思、逆思、截思、伸思、缩思、扭思、环思、扩思、插思式的立体状集合环节,并让这些意识对象集合体,得到有所显现的广延度与伸张度的拟-扭结领域(但同时我们要留意的是,广延度与伸张度里面包含的广延和伸张面,也可能就包含拟-直向的平面性的一维广延和伸张的长度,那么,这就有可能带有线性的因果逻辑性。这个问题,我以后讨论——作者注)。这样,我们意识本性自为的不断显化力,就不断地决定着我们脑际某个意识中心点空间的边界,随时都向着四周,广延着我们意识的对置、合并、交叉、循环、逆反、扩延、伸缩的各式运行。这里,我联想到胡塞尔说的本质直观方式与康德说的智性直观方式,这些观点在我看来,都属于意识自定的显化,处于某种过程节点空间上的意识点-面的情况的反映。胡塞尔虽然思考到了“空间直观”[10]的被给预领域,但只是“作为想象而进行于其中的那种体验”[11]空间意识来分析的。这与我提出的“广延着我们意识的对置、合并、扭结、循环、逆反、扩延、伸缩、穿插的各式运行”的意识拟-空间系统,毕竟还存在着,不同的能思角度或发现领域的不同的可能性。



例如,我与胡塞尔现象学“作为想象而进行于其中的那种体验”的“空间直观”概念做一个类比,就可以区分出我和他不同的探究方向:我发现的“广延着我们意识的对置、合并、扭结、循环、逆反、扩延、伸缩、穿插的各式运行”情况,是指由原我-意识的联动,而派生出来的意观维向——那种拟-点-线-面的广延感和伸张感。实际上,就是人们脑际中的意识它自己造出自己对象的专有的运动维向。我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因为我历来自认,意识它自己造出自己对象,是有着专有运行维向的,并且不是按照因果律的单纯生成的直向长度延续。也就是说,在意识进程的全体中,是以一个居间意识[12]的拟-点线面的扭结空间结构,当做起点和终点的点-线-面体的。这个居间,已经先天地就预定了,意识从自为而存在的环节上,就具备了,让意识自己显化出,广延的间隔或伸张的差距——那一原始母域的本性。

为什么我说居间意识是先天性的呢?为什么我要说它是扭结性的拟-空间呢?因为,居间意识的先天性的关键在于,意识是可以把它自己显化出对象的对此对象的再意识。意识在显化它自己时,总是要凭借一个立体穿插的间隔或差距,这一立体穿插的间隔或差距就是居间。意识的居间化构造了自己的拟-立体性。它使意识a超越它自己的对象性b的同时,又把自己的对象性b,变成了与对象性a相异的自己对象c里,我或者说,意识只能在自己对象里才能够相异于自己的对象里。而这一切意动运行的特征并不是直向的,而是多向与互相的。

而居间意识的扭结性的拟-空间特性只在于显示出:意识,是一个把意识自己的广延分开又包含的整态。原因是,居间意识的扭结性是由各个点的线路构造的,居间意识各个点的线路,让某个作为自己对象的意识,在这个线路中展显出那些变化的本性,而又预设了间隔和差距延续的扭结。这当中的问题关键是,扭结性的间隔和差距是延续着拟-点与面的包含关系或拟-线与面的相离关系,它们从扭结结构上,经历着广延和伸张的空间表象那两个环节,确切地说,既是一个意观的间隔环节,又是没有一个间隔的悟观环节。请注意,这里我专指的意观,是说,我们脑际中的某一意识,必须要有一个在居间意识的起点中,向外显化出的自我思见,它是作为一种唯我显化对意识的永远唯我的自见性。就就是借意识可看见的拟-点-线-面空间上的一般逆思情况。

示例1):“我如何可能发现一个方法可以走下去,且这个方法会承诺导向真正的知道?”——拟-点-线空间的意动显现方式。

示例2):“通过排除向怀疑的可能情况开放的所有东西”——拟-面-面空间的意动显现方式。

示例3):“这些思想所包含的可被澄清的内核中”——拟-点-面空间的意动显现方式。

另外,前面我定义的悟观概念,是指克服了时间延续的那种意识自我直显的拟-面与面的空间本性,它靠一种直显,克服了意识广延的内伸空间的时间性,克服了发展中的“运程”这一环节。它不需要思见所推进的开端和线路,而显出自灵之现的无序;整个构体都依靠非点-面序列的方式。悟观境界,够超越我们全部意观理智的识见与表达,本质是对“这里……那个”与“自我……他者”两者不加区分,是对拟-点-点时空那种线性的超越。但悟观本身,也还是作为一种没有空间的空间方式。

示例:没有“一个认知的顺序从本质上在先的认知进展到本质上靠后的认知”——无拟-点-线空间的直显空间方式。

这里我可顺便延伸另一个话题,只要能在意识中暂时把握的,可能把握的,未能把握的思绪和对象的东西,比如悟,都统统显示为意识运行的内空间领域。

那么,我定义的悟观概念,在什么环节上可以做到不同于胡塞尔说的直观呢?我只能回答,悟观,就是非意识或灵魂意识给予它自己的对象——那种灵性进入到意识当中的情形。它超过了意识的意识力本身。因此,悟观不需要任何感性经验的环节奠基,也会有自己的对象,那就是悟的刹那——,自己作为自己的空对象而失去了场点的广延性。这当中,空对象,被对象自身的统一性所落实。空对象,作为一种什么都没有的对象,而成为一种对象被把握,即让我们的意识运动,直接超越了广延性那种一次性的时间-空间长度的环节,而成了另外一种空间,即意识,已经非意向性地构造出意识的最终要超越的可能性。或者说,意识从相对的起点直接成为终点。我就意识的本性来说,意识要实现悟观,只能在超意识的情况下。



第4节 意识空间形态的广延,是一种差别的广延



我对悟观的超广延性本身的特指,又面对着意识广延的新疑问,就是:在先验的抽象空间里,我们某个意识a所广延的空间究竟是不是“一次性”[13]的(显化)呢?如果意识a空间的广延是一次性的,那这个意识a空间所广延的一次性,又会根据哪里来的时间考量点,来确定这“广延”是时间序数上的“一次性“呢?再说,这一时间考量点,又是不是一个,带有时间接续的长度-延续性,而显现出点-伸张性的空间特征的一个场点呢?于是,我就要做必要的分析划分:

1)我考虑,从意识的拟-空间广延体这一特征的先验范围上来判断,在意识广延空间体的一次性之外的任意抽象场点,是否应该存在着,那种非一次性的,而又与广延的再延相统一的一种整体性的意识空间呢?比如我预设,意识广延的一次性,作为一种限定了的时-空差别性的维度单个,总是被,支撑着这个意识广延一次性单个的基本空间的整体自持的集合性,包含着差别性。请问,当我去掉了有广延空间的意识体之后,是不是还应该有一个独立的容纳关系,在支撑着我的假设区间呢?空间总应该能容纳差别,才构成空间。这样,意识空间就总是被一种空间a要接续的空间b……再连续的空间c那种有序的线性-历时间性,而构造出差别的延续。这,实际上就在带来——意识空间a所在的a时间,空间b所在的b时间,空间n所在的n时间……那些因序差而处在否定中的同时,也带来——意识空间a所不在的a时间,空间b所不在的b时间……等变化中的确定。

如果没有不是一次性的整体性的空间包含体,广延的“一次性”,又靠什么环节去支撑呢?就算是绝对单纯的一次性本身,也有关联着的体现。一次性的里面,应该还有一个使对方成为对方的东西,在实现这个一次性。这就相当于,意识广延空间的起点,是靠相对最终的终点在产生出起点,于是就成了一个统一的整个。

2)我推演,悟观如果不作为一种意识广延体种类的超验对象,会不会意味着悟观有自己独立的意识空间实体,就是说,悟观不在我们意识拟-空间广延范围中。但它,为什么要占用一种可超越时空的类-意识刹那呢?难道类-意识刹那,是对意识实体点a到意识实体点b的空间形式的克服吗?这些思考,我又只能借助先验思辨环节进一步做出,而不得不把现象学方法放在一边。好比,当我们从意识整体的固定点a到意识发展点b……c……n的非直向的延续中,把握到意识空间各个体的a点到b……c……n点。那么,请问,这些意识空间各个体的a点到b……c……n点,是处在各个个体自己广延的空间中?还是同时处在一个整体空间中而仅仅作为子空间的广延?很清楚,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我们都不可能单纯地靠哪一种入思环节——例如现象学方法上揭示的空间特征,就能全部的解决这个问题的。









第5节    意识的显现,作为一种拟-拓扑形式



我判断,如果我们把意识,考虑成有一个近似-空间体功能的系统或序列的话,那么,意识运行而显化出的某种空间结构系统或点位序列体,就有可能在有差别的多个环节里,得到类似于抽象的点到面、面到面、面到点的近似-拓扑关系上的观测或说明。这里,我举佛法心识观的例子,从另外的角度来说明。如佛法心识观说,要凭对内外之境不分有形、无形、过去、现在、未来的比知。但佛法心识达到的这种比知,实际上已经贯穿在某种对立的单极,向另一单极的超越中,从而建立了自己单极的有分别。那种在某个已经分别了的单极上来划定无分别,恰恰就是有分别。关键是,这个超越,是不是单极之外显现的超越。为这,我必须找一种拟-空间化的我们意识内在变程的更广的视角,来说明我想要看到的那种显现的超越。比如我要研究,不存在于现实客观空间直观中的:剖思、逆思、截思、伸思、缩思、扭思、插思、扩思、超思的那些处于意观的近似-拓扑空间位置中的意识对象,当它们在某一区段设定的意识伸张空间中都又可以划分a伸张点,b伸张点,c伸张点序列情况时,怎样能够说明,它们那种近似-扭结性拓扑空间的本质。

例如,“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这个佛法心识的意识,虽然只沿着线性长度在展开。但这“不可得”都是先天地凭借一个源始意识的尺度而确定的。这个源始意识的尺度是什么呢?它就是,它在意识里不仅可以测量过去、现在、未来那些同一的线性路线,关键是还可以测量,意识中那高于过去、现在、未来线性路线的一种扭结性的有差别的似-变空间(但“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这一个意识,却又是靠“这刻……眼前”的确定处,位所显示出的,它本身也处在时间性的点上。对历时的意识,只能是处于某限制点的历时——作者注)。只有这个扭结性的似-变空间,才能容纳着我前面说的悟观,那一刹那间或无刹那间的类意识环节。我换句话说,只有在刹那间的显现环节中,又超越自己的这一刹那间显现环节,才能使自己成为拟-变空间整个的环节。我们脑际中的意识刹那间的悟观,已经把意识中非刹那间的意观,一起包含在内。意识中意观的一面,在它自己中的显现运动,必然是有着悟观显出的一面。这种推动化的超越,是先天就在意识它自己之中当做内容而设定的。悟观不是靠意观的积累所产生的有过去、现在、未来时间点。

所以我预前地说,意识现象具有连续性和伸张性,那种意观中内在流动的时间界限上的处境区间,它只能依托于,有着悟观在内的近似-空间-时间体的联合。特别是,当时间的接续状态,就意味着重合于空间的广延状态的时候。接续本质上就是广延。

我现在再来考虑先天的空间的空。空无,从没有的虚空的根本性上讲,就是一种可包容空虚本身的对方的空间。空的空间,毕竟还是一种有自己对方相辅的匿踪存在的持空-空间。正是持有一种空,才有了能容纳一切的可运行处——那种拟-空间。空间,就是空的自己所在的东西。不然,我们永远无法区别出什么是空间,什么又是拟-空间。这样,我初判,人们脑际中意识体那最为先天的拟-空间,有着一种只有靠内在的悟观,才可以达到的表象,这一表象开始于一个不需要因果律启动的先天律定的“我点”。

因此我对“我点”可做以下观测,来进一步发现,意识空间位置的拟-拓扑关系的可能性本身,它所具有的本质建构,是否和思维空间位置的意识本质结构两者之间,又有某种内在叠合的空间构造关系。我按系统分为几个阶段的说明:

1.意识中的悟观,是显现出一种我-意直超,以及我-意瞬显的双重整体的意识的观式。它因而排斥着拟-时间二维区域A和B因果关系秩序那一无限的序列,直接显现出拟-空间三维拓扑关系秩序的有限。类似于:脑际中一个原意识a点,在意识它自己意识的一个对象区域b的边界上叠合;或一个原意识a点,在意识它自己意识的一个对象区域b的内部穿插。这样,可以保证,一个简单的面是一个连续的面——这样一种先天的思辨成分。

示例):“先验自我正是所有客观性认知由以发生的基础。但是,这个在先性能够正确表示出先验自我(在通常意义上)就是所有客观性知识得以奠基的知识基础吗?”



2.意识近似-空间的超验特征,与它包含的人的意向领域,存在着相互的作用。类似于:我们能够靠意识而悟到的超验意识的位置,也只能是现有意识尺度下把握的超验意识的位置,它内在地形成范围的环状。在这一环型结构的扭结体中,我们脑际的超验意识的起点,只能按照这个起点同时又属于是终点的固有范围,来进行运行,但却是,逆向的沿着时间箭头有序顺时针方向运行。

示例):“超越了‘从本质上在先的认知进展到本质上靠后的认知’; 超越了‘认知所推进的开端和线路’,而在本身中有其本身。”

3.意识近似-空间不是一个意识的一个对象者,近似-空间是意识本身的过程化存在。类似于:意识原点a从意识母体居间里,连接出一个点-线-面-扭结状,每一个意识节点和意识扭结体中的其它意识节点,通常都保持因果式续接的直向线性链路连接。但是,两意识节点之间,也不一定有直接链路连接的而是反因果律的直向线性的扭结性。因为在这里,即便意识的因果式续接,能够体现一种先验预设性、先行性、先天性而可独立于某种生成的终极状态,但也是受到因果式它本身对方的限制。

示例):“一个明证[行为],就是把握到某东西本身,这是(或于是是),在某种“它本身”的样式中的把握[行为],有着其所是的完全确定性,由之,这个确定性排除了所有怀疑。但是,这并不得到:完全确定性排除了这样的可设想性,即,可设想‘明证的东西随后变得可疑’,或可设想‘可能被证明为幻象’”。



4.意识母体中的任何一个入思的子环节,实际上都以别的入思的子环节,及其相互的可逆,或相互的变构的关系,而构成母体自身的内容变化。类似于拟-星型的意识结构体:它由点-线-面意识状态构成的环状,通过点到面、面到线的交互方式,连接到环状中作为起点的中央节点,由中央节点再转渡到终点节点运行。

示例):“通过我的经验活动、思考活动、评价活动和行为活动(acting),我只能进入到那个世界:这个世界在我(我自己)这里、从我这里获得其含义(Sinn,sense)和有效性(geltung,acceptance or status)。如果我把这个生活(life,活动)看成是首要的(above all),不再把“这个”世界直接视为实存——如果我仅仅关注这生活(this life)本身,作为对“这个”世界的意识——那么我就由此获得了我自己。”





第6节  意识的各个环节,及各种内在客体的层次



当我尝试对某个对象物的意识和意识它本身的意识,做出设定的一个环节h来悟向的观测时,我就会从这个h环节开始,整体内观地意识到:意识这个各个环节进程的统一体,可以活态地构造出意识的内在客体对象a与它自己的意识b两个面域,并从a和b两个面域的对置、循环、逆反、曲向的拟-二维内在空间体,一瞬间发展到a和b两个面域的扭结、延伸、循环伸缩的拟-三维内在空间体。但同时我也可预见,我这里发现的意识运行的内在拟-空间规律,在普遍性上,还应该有我们仅凭现有意识维面所把握不到与不准的、更高拟-空间维度的极-意识领域。比如,我们对意识它自己的意识的意识与终意识,又比如,在我们生理机能之外的顿悟方式中,所显示出的那些灵赋意识之类……。

话说回来,不管意识处于哪个拟-维面变动的临场点,其临场特征都将伴随着某一个历时的环节点。这样我就可以,在意识的内在客体那些对置、循环、逆反、曲向的拟-二维,和扭结、延伸、循环伸缩的拟-三维的差异中,来进一步发现:我说的意识内空间的各式运行,本身就属于我借助意识,而显化出来的另一个意观,而不是对“经验的、客观的秩序”[14]客体空间的直观。这当中最为首要的是,甚至连所有意识的自行显化的那种情况,都必须要借助一种在近似-空间上被我们意指的基础,而让意识展现出——因为互相间有差异而对差异超越的意识环节点,才得以使意识自我延动。这当中,为什么会出现一定要对差异的超越呢?因为只有意识的差异,才能永远把不同的因素包含在新的差异上。这个差异,就是意识近似-空间身上的先天活性或能动的差。

假如我们的意识对象a,被我们一个逆反意识b所反思,那么,这个逆反意识b,于是就有了自己的本身空间场点b1,且这个b1是以一个差别而自己伸张或广延出来的一个环节点。但这个b1始终独立在自己的不独立当中,从它不是意识b来看,它就是独立的b1;但从它自己的b1来看,它就不是自己能够单独固存的b1了,因为它还要靠,能够使b1诞生出来的b1的母体-非b1而共存。因此,所谓意识的内在,就是我们意识它自己的对象和意识对象变动之内的差异点、对立点和矛盾点-拟空间差的存在,即在意识它自己的对象内部,以及意识对象与另一意识段之间,那种差异存在。

不过上面例子,让我还要在意识的特殊性上进一步关注,意识变动的内在空间的广延方向,是否包含了这个空间所发生的历时环节的某一个点位。因为我正以眼前“这时”的时间延显位置,在对这一时间延显段的意识空间阶段做出判断。那么,这就预设了,这一时间延显段以前和以后的意识空间阶段a的整体延显之外,还有一种能超越以前、现在、以后时段的最终空间ab。这一最终空间ab,又关系到自己ab空间所发生的方向,同时又是处在什么空间之内而被决定的。这就好比问,时间发生那种有序的箭头方向,是从哪里来的?是否也是一个有序的箭头方向决定的一次性那种接续的因果链之外,还有最终的因果链?但因果链是时间的接续链,那么时间发生那种有序的箭头方向,又是从哪个因所给予的?

这样,我不得不再考虑——对某一个意识变程中的某段空间段来说,其各空间片段的差异,就是空间中,各环节点的非一维流形的三维对立的差异。这个对立,让这差异出现了,不是因果律那种接续性质的拟-一维的时间箭头的直向,而是出现了,拟-三维扭结性的拓扑向量。可是,在这拟-三维扭结性的拓扑向量中,却又总是包含着延时性成分。

若是这样的话,借上述说的意识拟-空间的点位秩序情况,我可不可以据此而把它把握成一种,那差异、对立、矛盾体双方各自向对方展开的空间的本性呢?我的分析就在于:我可观测脑际中的意识那各个空间所临场的环节点因为对置、循环、逆反、曲向,与扭结、延伸、循环、伸缩的差异,而把自己的不差异已经紧密地包含在一起了。所以,各环节点同时既在,又不在同一个临场区间的变动过程中。这样必然地造成,空间位置的关系,就是差异环节被改变成不是差异环节的的关系。反过来一样。只有这种关系,没有差异的环节才有了差异。也只有这种关系,才能够说是,被意识自我显化出的,而不是被意识的外物,线性的奠基给意识的关系。当我说没有差异,就是差异,很像我在沿着一个从二维到三维甚至多维的圆,在那变体式的循环中,显化着无限的过程。







第7节   意识领域,拟-二维和拟-三维的系统之间的联系



我必须要在悟观中去发现的事情,就是——,通常意识的运行要沿“赫拉克利特之流”[15],但意识的赫拉克利特之流,也同时包含了意识流动中的、所显现的环节点是一个处在“这点……那点”的置身点。即可说成是,一个意识运行的环节a,与一个意识运行的环节b之间的接续,总在环节a的起点中,到达了环节b的置身点……直到它线性连成的整域。但同时它也把a奠基b的线性,变成了单一与复多的对立而构造结构的拟-空间。而体现出,在变动的整域中,流动和穿插相互联系。

我发现,拟-二维意识的内在客体的结构有:

1.前后对置。我们的意识在思及一个对象或意识在思及它自己,通常情况是,基本导向两个线性序列的前、后的对置区段,这类似于拟-二维的a区域,在某项意指体中置前,而b区域却在某项意指体中置后。

例如:“反思真正的任务,不是重复最初的[主体性]过程,而是要考察它、看看能在它里面发现什么。”显然,这句话中的“不是”是接续着“而是”的前后-因果链的。当中的前与后,同属逻辑顺序的、历时的、序阶的前后。但本质上是意识各个环节内在差异的联合体。



2.前后循环。意识可向对象做出逻辑顺序的、历时的、序阶的前与后的思考,但却处于前与后显现圆圈式的环绕思考,即思考对象始终处于——从a区域起点不断返回b区域终点的那种循环情形。

正如:“现象学自我把自己建立为‘非投身关注的旁观者’。正是这个的发生,本身的可达是通过一个新的反思,这个新反思(作为先验的)同样必须“非投身关注地”旁观态度。”一个对“非投身关注的旁观者”是前置,“新反思”是后置,而“这个新反思”后置作为终点,又回到了新起点——‘同样必须’ “非投身关注地”。我肯定地说,本质上,循环是作为发展的一个环节的基础。



3.前后逆反。意识对于一个对象或意识对它自己的意识,可以使线性序列延伸的a区段到b区段的a-b式时间箭头直向,整体逆转成,再从b区段到a区段线性序列延伸的b-a式,那种反时间箭头直向的历时流向的意向性空间结构。

正如:“反思就会回溯到当时的意识样式、回溯到作为视域包含在这个样式中的意识的那些潜在样式。”



4.前后曲向。意识的内在性中,既有按前-后接续的a区段与b区段两个拟-二维平面,不断呈现出因果序列的直向流延,同时也具有a区段与b区段,不断又呈现出改变因果结构的曲向流延。

例如:“我们有可能解释或展示[意识过程的]同一性成分,而这同一性成分通过固定概念就可以得到把握——,这确实是愚蠢的。意识过程——不仅仅是因为对这类对象来说我们的认知能力是不完全的,而且是先天地——没有这种最终的成分和关系能够满足通过固定概念就可确定对象这个观念。”





我再说明,拟-三维意识的内在客体结构有:



1.后前扭结。我悟向地观测,意识对于一个对象产生意向性,通常是从拟-二维前-后直向的对置并列,发展到去除因果化的拟-二维-三维居间体的曲向意向性。如果单是意识对它自己的意识,就会看到意识对它自己意识的内在性构造中,呈现出一种可整体内剖而互为扭结的、变改了二维流向序列的——这种拟-三维-互穿领域,它准确地显示出意识对自己意识的意指。

例如:“意义包含在这些思想中,或包含在这些思想所包含的可被澄清的内核中。我们如何完全确定我们的目标,并确定为一个可行的可能性?然后,我们如何识别这个可能性,并在里面首先有一个一般性洞见”。



2.上下延伸。意识对它自己的认知,总是表现为一个预设的意我-主体,在延思自己的客体-对象,即从一个意我-主体的原本位置,从意向本身的上展运行面中,再往下垂向地展开思考面,直到思及一个立体的对象。

例如:“多种多样的[我]思活动,和世界性东西相关联,并在其自身内承载着这个关联……对某东西的意识到;作为一个[我]思(cogito),在其自身中承载着其所思(cogitatum,[我]思对象)。”



3.上下伸缩。基本原理,同意识显现出的上下延伸态相近。我可悟测而不靠想象:当意识在先验状态或先验-经验状态中,随时可存在着,一个意识关于它自己的意识——内在的客体(而不是意识关于对象的意识)的反方向、上方向、下方向、相向的伸缩和扭结性,——其意识的点-线-面的延伸与回缩推进,保持着拟-三维的扭结体。特别是在梦-意识那一先验-经验的结构中,其意识就是不断相互穿插地显现出来,并且借这一穿插,不断地改变着广延的环节那种推动的统一,但不是序列。

我只能说,意识的显化,只会是处于“这点……那点”的对象的环节方式的显化,但又是不断演替了“这点……那点”环节方式的显化。“这点……那点”不可能处于自为的单体,它只能统一到整体广延的存在体里面。

例如,“要旨为起点,然后再刻画[它们所带来的]转变以及新的结构,并指出在这些转变和新结构中,引出了先验现象学的方法和问题。”

















意识拟-二维直向平面显现    意识拟-三维扭结立面显现







2016年11月1日——11月20日

















【参考文献】


[1]意识研究中心(consciousstudy):《意识与宇宙精细结构相连》
[2]胡塞尔:《逻辑研究》第一卷,商务印书馆2015年版。第21页。

[3]胡塞尔:《逻辑研究》第一卷,商务印书馆2015年版。第23页。

[4] 康德:《纯粹理性批判》胡仁源先生译本,上海商务印书馆1931年出版。

[5]胡塞尔:《逻辑研究》第一卷,商务印书馆2015年版。第21页。

[6]意识研究中心(consciousstudy):《意识与宇宙精细结构相连》。
[7]意识研究中心(consciousstudy):《意识与宇宙精细结构相连》。
[8]胡塞尔:《内时间意识现象学》商务印书馆2010年版,倪梁康译第41页。

[9]胡塞尔:《内时间意识现象学》商务印书馆2010年版,倪梁康译第39页。

[10]胡塞尔:《内时间意识现象学》商务印书馆2010年版,倪梁康译第39页。

[11]胡塞尔:《内时间意识现象学》商务印书馆2010年版,倪梁康译第39页。

[12]陈亚平:《意识的居间现象》2016年7月。《符号学论坛》

[13]胡塞尔:《内时间意识现象学》商务印书馆2010年版,倪梁康译第337页。

[14]胡塞尔:《内时间意识现象学》商务印书馆2010年版,倪梁康译第41页。

[15]胡塞尔:《笛卡尔式沉思——现象学的一个导论》2014年,电子版。





【注释】

【作者附注1:“智性直观”(或译作“理智直观”、“知性直观”)这个概念并不是康德首次提出来的。所谓“智性”(拉丁文intellectus)在德文中相当于Verstand,也可以译作“知性”、“悟性”或“理智”(均为德文Verstand的中文译名)。邓晓芒】



【作者附注2:笛卡尔就说过:“我思故我在”,“不是从什么三段论式得出来的,而是作为一个自明的事情;他是用精神的一种单纯的灵感看出它来的”(笛卡尔1第一哲学沉思集[M ]1北京:商务印书馆, 19861)邓晓芒】



【作者附注3:理念”即ειδοs,它的本意就是“看”,当然不是肉眼的看,而是心眼(理智)的看。智性直观意味着一种虽然人类并不具有、但并非没有可能由别的存在者具有的直观,尽管我们并不能看出这种直观的可能性。“因为我们对于感性并不能断言,它就是直观的惟一可能的方式。”邓晓芒】







此页面预览技术由永中DCS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