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月度评论》3     风月大地七月诗选评
级别: 管理员
0楼  发表于: 2011-08-15   

《月度评论》3     风月大地七月诗选评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风月大地 执行取消置顶操作(2011-09-13)



  《月度评论》3  风月大地七月诗选评
 
选评人:夏汉  三缘
 
目录

 1.《夜色》——给PW                                           阿米
2.《廿三  夏汉 》                                        不著四相
3.《小木匠》                                                 草树
4.《7月25日,张孜来  》                                    曾纪虎      
5.《有溪流的人》                                           陈依达
6.《在冬天观看一座无名火山》                               黑骆驼
7.《蛇在半山腰,要打屁股》                               湖北青蛙
8.《树枝摇晃——和宝珠兄》                               湖北青蛙
9.《背后》                                                   克文
10.《一位尊贵的夫人说……》                                卓美辉
11.《果园来信3》                                           聂广友
12.《竹枝词》                                            翩然落梅
13.《果园来信  》                                            秋水
14.《回忆》                                                徐苕菲
15.《九月初九与三缘、不著二兄登湖州拓开山,朝皇觉禅寺》    潘以默
16.《老船长》                                                左岸
 
 
《夜色》
——给PW

阿米


夜色盛满了酒杯
很快,他就醉了
夜色多么浓烈
一根火柴,就能把它点燃

他的手指间
曾经有一座流水的作坊
用于修复
被时间毁掉的少女
并在她们的表情中,植入
血管和果树

爱情,爱情
一张美艳的皮肤
就像,西湖是宋朝的皮肤
被一朵睡莲反复打开
整个水面都像是
他的床
夜色里,一辆无人驾驶的油罐车
哐当哐当
驶过他此刻的梦境

点评:阿米的诗朴实,意象所指清晰,用词到位,完整性也好。这个给潘维的诗形象概括地写出了潘诗人的情色人生与风流不羁的品性。此诗最后几句看似幽默调侃实是一记破空而来的钟鼓之音(三缘)
 
廿三  夏汉

不著四相
醉享兰芳满轩
岂料黑雨暗袭
所幸其骤来骤去
而庭竹心性本空
可怜枝叶,怯力与飘风的鏖战
竟负不起天蝎月影

斑驳了夏邑汉子的青衫
 
尓时,那汉子踏雨而歌
天地间音韵沛然:
“野马也,尘埃也,——
“大道泛兮!——”


录不著语:“2011年7月间,人以诗聚。于河南夏邑兰竹轩与诗人夏汉、黑骆驼饮酒谈诗,甚欢。次日,又于开封见名宿耿占春先生,得诸多收益。再至郑州,河南著名诗人田桑赠送诗集,兼论诗艺,心下悦然,特写此诗感恩各位师友! ”是的,那几日,我们把酒论诗,好不痛快!“醉享兰芳满轩”“而庭竹心性本空 /可怜枝叶,怯力与飘风的鏖战 /竟负不起天蝎月影 /斑驳了夏邑汉子的青衫 ”都是在兰竹轩的情景;“岂料黑雨暗袭 ”和最后一节则是郑州境况。不著以古典语调状写当下之景,有趣而隽永,读来会心会神。特作旁注也。(夏汉)
2011.8.8.午后.兰石轩.
 
小木匠
草树
 
1
他又回到了这间堂屋:这一回
他带着僵硬的表情,像一根木头
被几个人抬了进来。
 
一片忙乱的脚在地上搓动。
灰尘腾起。他如此沉重?
他那么瘦。时常有人亮出肌腱
扬言一只手可以举起他。可现在
他如此沉重。
 
2
连一个寿字都没有得到。
格外引起老人们伤感。她们
拿手巾擦泪,仿佛都是他的母亲。
他母亲,在神龛上微笑
嘴角微微歪着。
 
雨哗啦哗啦,从失修的屋脊
灌下来。整个村庄稀拉拉出动。
一个人的死勉强聚集起
分散的一切:篷布,胶桶,凳子
楼梯,雨伞,火盆。
 
3
1968年秋天的斗殴。他倒下,
血流满面。但他站起来了,使命
推着刨子,仿佛对那木头发泄
仇恨。木头卷起浪花。嘶嘶作响。
他直起身子,揩汗,瞥一眼门外
开始转青的田野,嘴角也露出
一丝微笑。眼前不再晃动
嚷嚷的红袖章,突然的飞腿。
 
哗——哗。锯末的新鲜香味
笼罩着他。俯仰之间,他找到了
时间的节奏,生活的尺度。
渐渐成型的家俱招来
蜜蜂的赞美。仿佛愉快的游泳
一上岸,两粒饱满的葡萄
垂挂到他嘴边。
 
4
标签。如今可以撕掉
“地主阶级的狗崽子”,换上
“远近有名的小木匠”。他的生活
有了形状和蜜。
 
有了更大的雄心:
一辆拖拉机噗噗噗从山阴道驶向
梦想的城市。拖箱里家什和物品
哐当作响,妻子和孩子
在摇晃中瞌睡。
 
5
树林慢慢平息下来。叶尖
滴着明亮的水珠。
死去的树木,通过他的手艺
获得了新生的情感和时间
悠悠的光泽。这些复活的木头,不会再
干枯的木头,回馈了他女人
尊严和爱。可在手艺和木头之间
他执意选择木头,要尝一尝
城市伟大的手艺。
 
像建筑工地的撑子,日夜忍受
那沉重的砼
在振动棒的嘶鸣里滚动。
——谁见过日夜睁开眼睛的松木?
像楼梯的一档:他自以为已经取得
更上层楼的资格:那个当初给他
葵花和蜜的合伙人
踩断了他的肋骨。
疼痛里阴影弥漫。越来越模糊。
饭桌上,众皆如木头,
只有筷子响动。
 
6
揖——群山巍巍
肃立四周。噢,我看见了你的微笑
在镜框里。再揖——你终是灵巧的——
以死的逃逸终止了外面
大规模的围捕:七月暴雨来临,
站在窗口,你远远观看集资案爆发
犹如一个金字塔的倒塌:一根根木头堆积
升高。你是坐在塔顶众多的耍蛇人之一
春风得意。傍晚鹌鹑和美女循声而来。
夜色唱哑了嗓子。可是谁
抽掉了底部的木头或它终于不能承受
生命之重。倒塌的多米骨牌。此刻
开往北京西的列车停在咆哮中。
武警蹲在盾牌后面。市长在蚂蚁的
围困中,落荒而逃。
 
你最后一次,使用了木匠的技艺:
以一把锉子,对自己。
 
7
执事生上主祭位,俯伏——
你和城市的租约自然终止。
你的居所:计算器,打皱的报刊,带着生命
遗迹的卫生纸,或行李箱,账本——
一切不复存在。从那里
你挣脱出来了。
 
跪——木制的镜框,
慷慨地接纳了你:你的笑
遗存的明亮。献——箸。
和木头在一起,你
获得了永恒的安宁。俯——伏。
给谁打造的棺材——无须租约——
给了你——一上香——每一截木头——再上香——
都获得了生命的重量——揖——死亡的
重量。奏——乐——
 
呜呼——哀哉,伏惟尚飨。
 
2011-7-4
 
点评:关注现实"噬心"主题的诗人不少,而草树能在这方面写得不急不躁,细腻,深刻,非同凡响。此诗通过弱势群中一位别样的鲁班传人-------折射岀特定年代的种种荒诞,辛酸与悲哀.--------时空错位交织的艺术手法,丰茂的意象与灵动的语言表达有效地揭示出浮世难堪的生存本相的同时,也给我们强烈的悲剧美的共鸣。(三缘) 




 
7月25日,张孜来
曾纪虎


7月25日开始留下清凉味道
2011年,空调房,台灯倾斜

一个多年未见的朋友驱车前来
带着他顽童般短小的身体

我依然记起03年的事,在吉州区的步行街上
他忽然指着一个服装店里的女人,吹嘘道:

那是我上海时的情妇——
后来我们就不见了,我不想见他

不想见即便有些许瓜葛的朋友
他当然是其中之一

我匆匆地过完了2002年,2003年,2004年……
期间他去了哪里?我只知道

身材的短小也遮盖不了他认真生活的优点
他成了两个女孩和一个男孩的父亲

植物静止,肉身拥挤,掩盖不了:
他作为一个粗人(高运根的按语),一个真实男人的戮力生存

而我所有的优雅和博学,不过是
想成为生活逃兵的借口

现在,他要来了,7月23日从潍坊返回吉安
月底回山东,抽个空看看我这人

这个试图剥开他人的脸寻求可能性的人
这个关闭眼耳鼻舌身意关闭痉挛的内脏的人

这个人就要来了,这个人就要来了
空气中垂直的焦虑,肉体主义的历史

一身无羁绊的年少往事:他就是代表了生活
用醒着的关联,叫我不要游走太远


纪虎的诗注重诗的音乐与内在节奏。此诗写得鲜活,举重若轻------身材的短小也遮盖不了他认真生活的优点,,,,,,一个真实男人的戮力生存。幽默,轻快的笔法中隐含了诸多辛酸与无奈。感慨于纪虎由此引发的自我剖析以及对这位真诚聪明的“另类”诗人的期待与接纳交流。(三缘)
 
 
《有溪流的人》
陈依达

有溪流的人心怀温柔的湖。
胸脯呼吸的起伏伴随他人
生命的钟,多少次缀满死亡
的光环。在黑暗的长夜聆听
万籁寂静中孱弱的回响,
星光令其成为圣洁的精灵——
不断眺望湖面微波浩渺中
那朦胧、缄默但坚定不移,
足以被人类肩膀共枕的岸。
在狂风暴雨中辨认险恶的浪
不能纵容肆虐的激荡贴近
稚嫩的白玉兰!南方的风
刚赐福过年轻的宠儿和鸟。
命运的闪电,乔装成解脱者
扯断了生的风筝,如临梦幻。
去吧。或独自辉映在星空
像自然界众多幽美的藤蔓。
而有溪流者,前额紧锁的石头
不断地拍打出内在的浪花。


点评:依达的诗重象征,有传统的浪漫倾向,又敢于在艰涩的路上作不断的探询。此诗复杂多重的意象在星一般特定的高度中充满了强烈的意向与感叹。开头一句“有溪流的人心怀温柔的湖。”可谓诗眼,她与结尾两句构成奇妙而深秘的阴阳呼应。(三缘)







级别: 禁止发言
30楼  发表于: 2011-09-26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级别: 总版主
29楼  发表于: 2011-09-03   
回 27楼(潘以默) 的帖子
潘兄弟太客气了,也希望你多多来湖州玩。
我的微博: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级别: 总版主
28楼  发表于: 2011-09-03   
再读  深感三兄评论中蕴藏的期望 再谢!!!
未得詩魔降,閑時風月吟。
级别: 总版主
27楼  发表于: 2011-08-30   
回 24楼(马入华山) 的帖子
华兄,好久不见了。希望看到您更多的精彩点评!
我的微博: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级别: 总版主
26楼  发表于: 2011-08-30   
时间真快啊,转眼已经出了3期月评了,二位辛苦了。
卓美辉那首似乎出在论坛4月,我很喜欢的,可当时我们选五月的,没选入。选到七月也好,又少漏一首好诗。
新来报到也
级别: 禁止发言
25楼  发表于: 2011-08-25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级别: 总版主
24楼  发表于: 2011-08-22   
啊,左兄何时来江南一游?
我的微博: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级别: 新手上路
23楼  发表于: 2011-08-21   
才看到,谢谢两位兄弟的辛苦,大热天的,肯定挥汗如雨,我已帖至我博客,珍藏。祝周日快乐
大地的异乡者
级别: 论坛版主
22楼  发表于: 2011-08-20   
引用
引用第9楼聂广友于2011-08-16 10:50发表的  :
三缘兄客气.

千里之行,坚持是金。夏日炎炎,在诸多艰苦的条件下,夏汉、三缘兄仍作出如此出色的选评,也是一份功德,值得祝贺.

区区小事,差之甚远。问好广友兄!
夏汉:蛰伏;或游离于诗坛
级别: 论坛版主
21楼  发表于: 2011-08-20   
引用
引用第2楼潘以默于2011-08-15 12:13发表的  :
言简意赅!两位辛苦!非常感谢三缘兄的表扬!

另:夏兄啊 不著兄的是8月2号写的 我也正在做简评
那就晚上从自家电脑发这里 正好请大家先批评  呵呵

哦,原来如此,我抢先了。此举也可谓“奇诗共赏”啊!问好以默兄!
夏汉:蛰伏;或游离于诗坛
级别: 论坛版主
20楼  发表于: 2011-08-20   
引用
引用第14楼不著四相于2011-08-17 15:05发表的  :
“岂料黑雨暗袭 ”和最后一节则是郑州境况。

夏汉兄非也,夏邑那夜也下了骤雨,而郑州的雨我没有看到,呵呵!

哦,是吗?判断失误啊,那你的诗就是夏邑完整版了。
夏汉:蛰伏;或游离于诗坛
级别: 总版主
19楼  发表于: 2011-08-20   
回 16楼(若小曼) 的帖子
小曼客气了,其实这次选择与点评我不是特别满意,主要是自己生病又加上懒散。我想说真真的雷达不动的好诗一年下来也少得可怜!不过我相信这个论坛会出现一些进入历史的精品。问好!
我的微博: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级别: 总版主
18楼  发表于: 2011-08-19   
三缘的眼观不错 :)
这些诗都有印象,选得很好。
我不是一個真實的人,我也不是一個虛構的人
级别: 骑士
17楼  发表于: 2011-08-17   
多谢!
微信:jiuhangshi
级别: 总版主
16楼  发表于: 2011-08-17   
“岂料黑雨暗袭 ”和最后一节则是郑州境况。

夏汉兄非也,夏邑那夜也下了骤雨,而郑州的雨我没有看到,呵呵!
级别: 侠客
15楼  发表于: 2011-08-17   
辛苦了!解的很好!
级别: 总版主
14楼  发表于: 2011-08-16   
小曼,云,罗,这次没有把你们的好诗评点,很是遗憾。但你们是很有才情与气度的优秀诗人,好在来日方长,我肯定会记住你们的好诗,开学后先在课堂上讲解
我的微博: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级别: 论坛版主
13楼  发表于: 2011-08-16   
占位学习。两兄辛苦。
再不相爱就老了。
级别: 总版主
12楼  发表于: 2011-08-16   
阿弥陀佛,云收藏了学习。
云之巢http://blog.sina.com.cn/yunchuitian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