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月度评论》3     风月大地七月诗选评
级别: 管理员
0楼  发表于: 2011-08-15   

《月度评论》3     风月大地七月诗选评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风月大地 执行取消置顶操作(2011-09-13)



  《月度评论》3  风月大地七月诗选评
 
选评人:夏汉  三缘
 
目录

 1.《夜色》——给PW                                           阿米
2.《廿三  夏汉 》                                        不著四相
3.《小木匠》                                                 草树
4.《7月25日,张孜来  》                                    曾纪虎      
5.《有溪流的人》                                           陈依达
6.《在冬天观看一座无名火山》                               黑骆驼
7.《蛇在半山腰,要打屁股》                               湖北青蛙
8.《树枝摇晃——和宝珠兄》                               湖北青蛙
9.《背后》                                                   克文
10.《一位尊贵的夫人说……》                                卓美辉
11.《果园来信3》                                           聂广友
12.《竹枝词》                                            翩然落梅
13.《果园来信  》                                            秋水
14.《回忆》                                                徐苕菲
15.《九月初九与三缘、不著二兄登湖州拓开山,朝皇觉禅寺》    潘以默
16.《老船长》                                                左岸
 
 
《夜色》
——给PW

阿米


夜色盛满了酒杯
很快,他就醉了
夜色多么浓烈
一根火柴,就能把它点燃

他的手指间
曾经有一座流水的作坊
用于修复
被时间毁掉的少女
并在她们的表情中,植入
血管和果树

爱情,爱情
一张美艳的皮肤
就像,西湖是宋朝的皮肤
被一朵睡莲反复打开
整个水面都像是
他的床
夜色里,一辆无人驾驶的油罐车
哐当哐当
驶过他此刻的梦境

点评:阿米的诗朴实,意象所指清晰,用词到位,完整性也好。这个给潘维的诗形象概括地写出了潘诗人的情色人生与风流不羁的品性。此诗最后几句看似幽默调侃实是一记破空而来的钟鼓之音(三缘)
 
廿三  夏汉

不著四相
醉享兰芳满轩
岂料黑雨暗袭
所幸其骤来骤去
而庭竹心性本空
可怜枝叶,怯力与飘风的鏖战
竟负不起天蝎月影

斑驳了夏邑汉子的青衫
 
尓时,那汉子踏雨而歌
天地间音韵沛然:
“野马也,尘埃也,——
“大道泛兮!——”


录不著语:“2011年7月间,人以诗聚。于河南夏邑兰竹轩与诗人夏汉、黑骆驼饮酒谈诗,甚欢。次日,又于开封见名宿耿占春先生,得诸多收益。再至郑州,河南著名诗人田桑赠送诗集,兼论诗艺,心下悦然,特写此诗感恩各位师友! ”是的,那几日,我们把酒论诗,好不痛快!“醉享兰芳满轩”“而庭竹心性本空 /可怜枝叶,怯力与飘风的鏖战 /竟负不起天蝎月影 /斑驳了夏邑汉子的青衫 ”都是在兰竹轩的情景;“岂料黑雨暗袭 ”和最后一节则是郑州境况。不著以古典语调状写当下之景,有趣而隽永,读来会心会神。特作旁注也。(夏汉)
2011.8.8.午后.兰石轩.
 
小木匠
草树
 
1
他又回到了这间堂屋:这一回
他带着僵硬的表情,像一根木头
被几个人抬了进来。
 
一片忙乱的脚在地上搓动。
灰尘腾起。他如此沉重?
他那么瘦。时常有人亮出肌腱
扬言一只手可以举起他。可现在
他如此沉重。
 
2
连一个寿字都没有得到。
格外引起老人们伤感。她们
拿手巾擦泪,仿佛都是他的母亲。
他母亲,在神龛上微笑
嘴角微微歪着。
 
雨哗啦哗啦,从失修的屋脊
灌下来。整个村庄稀拉拉出动。
一个人的死勉强聚集起
分散的一切:篷布,胶桶,凳子
楼梯,雨伞,火盆。
 
3
1968年秋天的斗殴。他倒下,
血流满面。但他站起来了,使命
推着刨子,仿佛对那木头发泄
仇恨。木头卷起浪花。嘶嘶作响。
他直起身子,揩汗,瞥一眼门外
开始转青的田野,嘴角也露出
一丝微笑。眼前不再晃动
嚷嚷的红袖章,突然的飞腿。
 
哗——哗。锯末的新鲜香味
笼罩着他。俯仰之间,他找到了
时间的节奏,生活的尺度。
渐渐成型的家俱招来
蜜蜂的赞美。仿佛愉快的游泳
一上岸,两粒饱满的葡萄
垂挂到他嘴边。
 
4
标签。如今可以撕掉
“地主阶级的狗崽子”,换上
“远近有名的小木匠”。他的生活
有了形状和蜜。
 
有了更大的雄心:
一辆拖拉机噗噗噗从山阴道驶向
梦想的城市。拖箱里家什和物品
哐当作响,妻子和孩子
在摇晃中瞌睡。
 
5
树林慢慢平息下来。叶尖
滴着明亮的水珠。
死去的树木,通过他的手艺
获得了新生的情感和时间
悠悠的光泽。这些复活的木头,不会再
干枯的木头,回馈了他女人
尊严和爱。可在手艺和木头之间
他执意选择木头,要尝一尝
城市伟大的手艺。
 
像建筑工地的撑子,日夜忍受
那沉重的砼
在振动棒的嘶鸣里滚动。
——谁见过日夜睁开眼睛的松木?
像楼梯的一档:他自以为已经取得
更上层楼的资格:那个当初给他
葵花和蜜的合伙人
踩断了他的肋骨。
疼痛里阴影弥漫。越来越模糊。
饭桌上,众皆如木头,
只有筷子响动。
 
6
揖——群山巍巍
肃立四周。噢,我看见了你的微笑
在镜框里。再揖——你终是灵巧的——
以死的逃逸终止了外面
大规模的围捕:七月暴雨来临,
站在窗口,你远远观看集资案爆发
犹如一个金字塔的倒塌:一根根木头堆积
升高。你是坐在塔顶众多的耍蛇人之一
春风得意。傍晚鹌鹑和美女循声而来。
夜色唱哑了嗓子。可是谁
抽掉了底部的木头或它终于不能承受
生命之重。倒塌的多米骨牌。此刻
开往北京西的列车停在咆哮中。
武警蹲在盾牌后面。市长在蚂蚁的
围困中,落荒而逃。
 
你最后一次,使用了木匠的技艺:
以一把锉子,对自己。
 
7
执事生上主祭位,俯伏——
你和城市的租约自然终止。
你的居所:计算器,打皱的报刊,带着生命
遗迹的卫生纸,或行李箱,账本——
一切不复存在。从那里
你挣脱出来了。
 
跪——木制的镜框,
慷慨地接纳了你:你的笑
遗存的明亮。献——箸。
和木头在一起,你
获得了永恒的安宁。俯——伏。
给谁打造的棺材——无须租约——
给了你——一上香——每一截木头——再上香——
都获得了生命的重量——揖——死亡的
重量。奏——乐——
 
呜呼——哀哉,伏惟尚飨。
 
2011-7-4
 
点评:关注现实"噬心"主题的诗人不少,而草树能在这方面写得不急不躁,细腻,深刻,非同凡响。此诗通过弱势群中一位别样的鲁班传人-------折射岀特定年代的种种荒诞,辛酸与悲哀.--------时空错位交织的艺术手法,丰茂的意象与灵动的语言表达有效地揭示出浮世难堪的生存本相的同时,也给我们强烈的悲剧美的共鸣。(三缘) 




 
7月25日,张孜来
曾纪虎


7月25日开始留下清凉味道
2011年,空调房,台灯倾斜

一个多年未见的朋友驱车前来
带着他顽童般短小的身体

我依然记起03年的事,在吉州区的步行街上
他忽然指着一个服装店里的女人,吹嘘道:

那是我上海时的情妇——
后来我们就不见了,我不想见他

不想见即便有些许瓜葛的朋友
他当然是其中之一

我匆匆地过完了2002年,2003年,2004年……
期间他去了哪里?我只知道

身材的短小也遮盖不了他认真生活的优点
他成了两个女孩和一个男孩的父亲

植物静止,肉身拥挤,掩盖不了:
他作为一个粗人(高运根的按语),一个真实男人的戮力生存

而我所有的优雅和博学,不过是
想成为生活逃兵的借口

现在,他要来了,7月23日从潍坊返回吉安
月底回山东,抽个空看看我这人

这个试图剥开他人的脸寻求可能性的人
这个关闭眼耳鼻舌身意关闭痉挛的内脏的人

这个人就要来了,这个人就要来了
空气中垂直的焦虑,肉体主义的历史

一身无羁绊的年少往事:他就是代表了生活
用醒着的关联,叫我不要游走太远


纪虎的诗注重诗的音乐与内在节奏。此诗写得鲜活,举重若轻------身材的短小也遮盖不了他认真生活的优点,,,,,,一个真实男人的戮力生存。幽默,轻快的笔法中隐含了诸多辛酸与无奈。感慨于纪虎由此引发的自我剖析以及对这位真诚聪明的“另类”诗人的期待与接纳交流。(三缘)
 
 
《有溪流的人》
陈依达

有溪流的人心怀温柔的湖。
胸脯呼吸的起伏伴随他人
生命的钟,多少次缀满死亡
的光环。在黑暗的长夜聆听
万籁寂静中孱弱的回响,
星光令其成为圣洁的精灵——
不断眺望湖面微波浩渺中
那朦胧、缄默但坚定不移,
足以被人类肩膀共枕的岸。
在狂风暴雨中辨认险恶的浪
不能纵容肆虐的激荡贴近
稚嫩的白玉兰!南方的风
刚赐福过年轻的宠儿和鸟。
命运的闪电,乔装成解脱者
扯断了生的风筝,如临梦幻。
去吧。或独自辉映在星空
像自然界众多幽美的藤蔓。
而有溪流者,前额紧锁的石头
不断地拍打出内在的浪花。


点评:依达的诗重象征,有传统的浪漫倾向,又敢于在艰涩的路上作不断的探询。此诗复杂多重的意象在星一般特定的高度中充满了强烈的意向与感叹。开头一句“有溪流的人心怀温柔的湖。”可谓诗眼,她与结尾两句构成奇妙而深秘的阴阳呼应。(三缘)







级别: 管理员
1楼  发表于: 2011-08-15   
在冬天观看一座无名火山

黑骆驼

无风,或者应该是有风的
大片的雪花降下了太多的涵义
晶莹,美丽,纷纷扬扬,又极端寒冷
烈焰在漆黑的地层下翻滚
     2011.7.16  于夏汉.兰竹轩

我是看着这首诗怎样出炉的:那天的午后,在我的“兰竹轩”,一番交流之后,我在外面改一篇评论,骆驼在里面读书。大约一小时,骆驼说:“写了一首诗。”我看了,非常高兴。因为,这诗是有迥于他以往的风格的——写的非常的安静!而且想象开阔。难得的是有知性的渗入:“无风,或者应该是有风的”;结尾一句看似突兀,却蕴育了大气象!我问他:“怎么那么安静啊?”他说,“归于气场”。我赞同。因为我的兰竹轩就是“世外桃源”——一切的浮躁,喧嚣都被隔绝。(夏汉)2011.8.3.傍晚.兰竹轩.

蛇在半山腰,要打屁股

湖北青蛙

我要上山,她不肯
只好推其屁股。树林幽深而白云是随便涂涂
抹抹的风景。

听夜蝉噪于树□,她无眠
容我在其行径里慢慢挑错。吟诗,作对
半座竹园荒废。

蛙鸣四野,让她使劲往上爬
蛇在半山腰打滑,“山光扑面因朝雨,江水回头
为晚潮”。

不知不觉我长大,为父亲的二儿子
人称龚家小二,用舅妈的话说是个锤子:“怜莺舌嫩
由他□,爱柳腰柔任尔狂”。

蛇在半山腰,要拍她屁股
老成那样还娶个这样小而白的老婆。将蛇泡在小溪里
捞上来,它竟然变成一支秃毛笔打起我的主意。

读完题目——就觉得“情色”扑面而来。而这“蛇”何许物也?尚不得而知。“我要上山,她不肯”,所以,推“她”屁股——既是无奈,又是本能。“白云是随便涂涂/抹抹的风景。”一句看似随意,其实高妙;上得山上,“夜蝉噪于树□”她也许惊奇而兴奋:“无眠”是自然的,——这位先生心疼而怨,无效,切去“吟诗,作对 /半座竹园荒废。 ”山中有溪,有池:“蛙鸣四野”——她“使劲往上爬”:汗流浃背,好一副“蛇在半山腰打滑”——“朝雨”也,“晚潮”也!尽在诗人联想之中。“不知不觉我长大”——突兀之句,初读不解其意,待到“舅妈的话说”方才明白:原来小子从小就是个“情种”!此节横斜逸出,别有意味:旁注也!最后,照应题目:“蛇在半山腰,要拍她屁股”——这才是“诗眼”:“这样小而白的老婆”——谁不爱怜?“蛇泡在小溪”蹿将上来 ——这只“秃毛笔”不打你的“主意”还欲何为?全诗水到渠成,不留痕迹,而“中年情色”高妙无比——青蛙,高人也!(夏汉)2011.8.6.午后.兰竹轩.



树枝摇晃
——和宝珠兄
湖北青蛙


连日来,他在浙江和沈阳闲逛。闲逛。
那出了名的星星变蓝,夜空和宇宙没有来由的浩荡
让他在中年焦虑、惶恐,不懂得恋爱。
树枝摇晃,遮蔽窗台。


他见那些男人光着膀子行走。
在脚手架上吊着膀子行走。行走。
在驾驶室里支着膀子行走
在壁厨横着膀子行走,在法院靠着膀子行走。


去年的狗粪,在草地上变白。
南方和北方使用同样的中药偏方。
当暮色黯淡,他往后躺。后躺。
树枝摇晃,谁把谁拉进天地不仁的怀抱和天堂。


床单和衬衫欲脱离旧主人而狂飞。
年轻时未满足的情欲,到年老这种感觉依然坚挺。
通宵营业的麻将馆依偎着工业革命的废墟。
他听说大风吹断深刻而又炽热、正超越妇女的树枝。树枝。


点评:青蛙的诗视野开阔,随心点染,即成诗画,风流倜傥。如风中树枝,不刻意用力,也尽得风姿风釆.,好在青蛙的苦心与悲悯隐于根基与之相连的水土.使此诗在潇洒浪漫幽默的表象下有了现实的忧患,痛感与无奈。(三缘)

背后

克文

背后的雨其实相识多年
如今追上我的山河
无法再惊诧

转过身已不是女人的泪
是野草野花上的露水在腾飞

再也无法把命的位置虚拟
搂住一棵真实的树
所有的飘摇和震颤
都在树叶上纠缠

读克文《悄然而去》这组充满禅意的诗,最触动我的是这首《背后》。而触动的是什么?首先,是“雨”这个俗象:“相识多年”——追上我,却“无法再惊诧”——皈依之相“显露”,这也是第一节的一个交代。接下来:“转过身已不是女人的泪”,哦,原来不是雨,是泪——而且是女人的,愈加触目惊心了。但竟然只“是野草野花上的露水”——可见入佛已深。最后一节“再也无法把命的位置虚拟”亦作了印证。后三句可谓“道法自然”——既体现了一个境界,又是遁入空门的必然。全诗在“显山露水”之中,明示“法”语,尽得禅意,却又不是一首“宗教诗”,十分难得。(夏汉)2011.8.7.午.兰竹轩.

一位尊贵的夫人说……

卓美辉

“有时,远远望着我的先生,我会想…”
她换个话题,让我不由地转过身。暂且
冷落过往的运沙船。一座铁路桥
在不远处连夜施工。年底要跨过闽江。

那夜她看起来衣衫轻薄,楚楚动人
玉指上一枚尾戒,来自一次伤心的旅程。
“没想到你会见我。”她再度自言自语
“没想到快入夏了你的江边还这般清凉。”

她以为我到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人
“你看上去,是比相片里老了一些
最近怎么了?”这位尊贵的夫人
有太多的“想不到”,我必须打断

把话题重新引到她先生身上。她猛然
喝下一杯。“我会想,即便他不是我先生
我依然会爱他。可惜…”那是前年?
她独自往更南方旅行,刚回没几天



留言想见我。“给你带了一磅咖啡豆
一小袋热带干果。”想喝几杯,但不去酒吧。
后来她加重了语气,“我就是想知道我
出门这十几天里,他会不会更无端猜疑。”

或是三年前?我早已模糊了她的美貌
她放弃傲慢后依然不俗的言辞。只记得
高桥上不断有电焊的火花坠落江面
运沙船一声汽笛将她从微醺中唤醒。

她的嗓音如此迷人,值得那些诗人去赞美
她欲言又止的神情我必须视而不见;
必须阻止她再去车上取酒;我还必须让她相信
他们彼此是相爱的。“可惜他是我的先生。”

美辉的有一种隐忍的玉质感。此诗言者与听者之间一明一暗------内在的对话与呼应写得曲尽其妙,耐人寻味。诗的能指系统是一张良好而富有弹性的过滤网,留下了贵妇人厚重曲折的爱的经历,温婉的叹息,而其高贵的风采与气质始终如夜明珠闪烁其中,,,,,,这当然归功于诗的出色表达。(三缘)

果园来信3

聂广友

从哪里来?不记得!云
太薄了,路又沉沉无声。
黑岬角,你的边缘
似欲塌陷。
  
仍穿过长路下、枣禾坑,到
冷水寒时,已酩酊。有如
杏花扑鼻,又有如独自
行进于隔绝的中古世纪。
  
有过路人几次想靠近,又
转入林子里去抖消息。我
背负的温良叶子,似粘衣,
又似要沉入塘角、稻叉。
  
像是有一种死亡正变得浩大。
漫山深木在初夏蜘蛛的心脏
传唱急骤的哀鸣曲。
局外人劈开村庄,圆径中心
  
走动父亲叔伯们。若有之人
邀我于松木长凳上坐下。
传来海带。就像是,白日盛大的
宴席能这般长久办下去。
2011-7-27

看到广友如此精粹的句子就兴奋——姑且不问意蕴——因为我一直坚信:诗的第一要素是语言。接下来,再读。“从哪里来?不记得!”开句突兀,却引人好奇。而诗人不急:云,路,黑岬角——绕了个弯。还不过瘾,又用另一个段落作铺垫——哦,我明白:“信”经过的路途太远!“行进于隔绝的中古世纪”!第三节回应了“果园”:林子,叶子,塘角、稻叉——是明证。接着的一节,进入深度的感悟:“像是有一种死亡正变得浩大”,“在初夏蜘蛛的心脏 /传唱急骤的哀鸣曲”——议题在此凝重起来。此刻,“局外人”意外出现,应该有了转机。“劈开村庄”,“父亲叔伯们”走动,邀我“坐下”,有海带宴。这样,“白日盛大的 /宴席能这般长久办下去。”至此,我明白,诗人从最初的“意念”——信——开始,最后收获了一桌盛大的“宴席”。这正应和了瓦莱里所谓的“上帝给了你第一句,你就要把其余的九句写好”的箴言。广友做到了。我说:广友本质上是一位语言诗人!(夏汉)
2011.8.5.晚.兰石轩.

竹枝词

翩然落梅

清晨,听风轻唱:竹枝
身下的席子做梦,飞回它的青翠少年时。竹枝

你驾着虚无你在它们舌头上写字:竹枝
让返回的速度,变得诗一般低沉。双翼鼓起小旋风

让我在旋风里,几不能自持。竹枝
要克制在瞬间死去我紧按着自己外逸的小灵魂。

谁动情摇曳,谁就先寂灭:竹枝
时间退回起点,你我之间那苍茫之海,涌上缥缈的几朵

浪花,猛犸反刍它的味蕾。一阵紧似一阵
雨声般的鸟鸣,敲打白垩纪沙滩。竹枝

你沉默你扔给我,化石的行李,我们
在这里离散,没来的及告别。竹枝

《竹枝词》赏析:
竹枝词,多传于四川民歌中的《竹枝》,流传年代久远。从民歌演化为文人诗体, 始于唐代刘禹锡。显然,精于辞赋的翩然落梅对此并不陌生。而其古为今用更属大胆之举。落梅开句即以竹枝显其具象,可否有寓意,诱我读下去。“你驾着虚无你在它们舌头上写字”,语言开始飞翔起来:返回、诗的低沉、小旋风……乃其惯性。接下来,进入“小灵魂”的克制——亦是诗的知性渗透:“谁动情摇曳,谁就先寂灭”;接下来的几句则是知性的“体味”,当属这首诗的高潮所在。“沉默”、“化石的行李”、“离散”、“告别”——既是灵魂的清醒与无奈,也是诗的断然的结局/结句,犹如俞伯牙琴弦之断裂   ——这刚毅撕心裂肺,全诗之魅惑皆现!至此,一首诗得以饱满而自足。(夏汉)2011.7.29.午后.兰竹轩.

果园来信

秋水

夏日晴好。收到你的来信
已是向午时分。邮差骑着绿色摩托
消失在楝树林立的柏油樾道
尘烟扬起一个宁静的中午
麻雀站在废弃的铁皮桶上
安静得如同你的文字,不偏斜、不招摇
炊烟散尽,远村鸡鸣无人问津

秋水这首诗写的干净,利落,而且富有诗意。“夏日晴好”就是一个难得的句子——因了它,演绎了整首诗的基调。接着直奔主题:“来信”。巧妙的是,信的内容却是隐去的,给“另外的”契入创造了条件或留下“场地”。果然,邮差,楝树林立,樾道,尘烟,麻雀,炊烟,远村鸡鸣——陆续登场    ——诗在其后的句子里诞生。“尘烟扬起一个宁静的中午”简直是神来之笔!既标志着诗人的成熟,又体现着诗人的幸运;接下来的一句诗也顺理成章。待“炊烟散尽,远村鸡鸣无人问津”几乎是水到渠成。读完整首诗,我知道又一个年轻的诗人出现了。唯一的期待:多写几首!(夏汉)2011.8.4.晚.兰石轩.

徐苕菲的回忆

回忆

请把这份文件带给某人
要绕过一个转弯,此刻你还在这条不熟悉的路上
但你会找到他,我也会慢慢地回忆自己的丧失
  

点评:菲菲的火孩子是一首佳作,给我留下很深影响。菲菲的诗有直觉语言判断,有自己的逻辑和诸多批判意识。这个人到中年的《回忆》,在不露声色中写得一波三折,一种深度的象征让我想起了米兰昆德拉的《笑忘录》--------而且我深信这一封融入菲菲意志与爱的文件一定会交到加西亚的手中。(三缘)

九月初九与三缘、不著二兄
登湖州拓开山,朝皇觉禅寺

潘以默

         一

黄蜂和蝴蝶共享着野花
山道上开始出现崖刻与泉流
转角处,一座亭子以轰然落地的方式迎接我们
青墨的寺檐、灰绿的照壁仍在竹林中游走

落在寺阶两侧的竹叶历劫未扫
心念一动,惊起了无数银鱼
它们涌向空中一排排红色的廊柱
其间日月并列,肃穆无边

“在我未醒之时,一头披羽挂甲的青狼
从路边跃出
绕着我低头轻嗅......”

         二

捏碎世俗的话语和手中山核桃的外壳
我们舌齿生香,伫立殿外的空地
两边大山结成禅定印,引起灵池底下阵阵龙吟

青衫早已融入了晴空
红衣正在宣扬着无遮
我一身的黑色归向哪里
期待此地的夜晚不同于别处

“魔罗鬼所化的青狼
动乱行人之心,能夺行人智慧之命
此刻在拓开山的隘口外
一声哀嚎......”

         三

倚着正殿前廊的栏杆,交谈逐渐深入
使得庭中的六层香炉,黑的比夜色更加深邃
成为通往无始的一道裂口
从中升起最初的那颗星球
它那各色的同伴紧接着出现
顷刻又沙等恒河

我们的一次呼吸,会有多少毁灭与诞生
此刻,我们又是在谁的呼吸中相遇

“闭目神游之际,只见一轮明月入怀
放映此地从前的兴衰
而后化为一把戒刀,悬空转动......”

          四        
                      
晨岚中穿竹林而行
隐约听到的吴语给清净递来了暖意
寺里的那只黄狗忽然在一束阳光里出现
忘记了是谁,笑着说它来世必定人身

那后现代主义的窗棂,原本就在黑瓦下的白墙
一排篱落更让人闻到菊香中的南朝
我们离去时正好走到村外桥头
耳边响起一筝曲音,不知从哪里传来

“我发愿立身为鞘
容风物成刀
于荒漠中,抽出一江秋水......”

    
以默的诗简洁,深隐,善于做减法。三人去年皇觉寺一游,记忆犹新。以默以复调呈现丰富的个人内在前尘梦境与当下感悟,阴阳融通,曲笔深邃。从中也可窥见他在非常道上行愿隐修的风姿。(三缘)

《老船长》

左岸
  
  那年,你柱着烂树枝一瘸一拐
  昏倒在为你举行追悼会的海滩上
  荒岛逃生,使你有了一段野人的经历
  不过和你从鲨鱼嘴里抽回
  喷血的鱼刀相比,应该说
  你捋着狮脸般的大胡须好喝仰脖酒
  倒更能赢来女人的一阵尖叫
  
  鱼游动的曲线牵动你的一生
  其实风暴每次都来自你眼睛后面的那扇窗
  汪洋里,太阳像鸟一样站在你的肩上
  无端地,你的泪珠如不听话的孩子
  跑出来
  海,不断把男人驱赶到浪中反复拍打
  让勇者就像你,得到泥土突然冒出来的
  一簇花朵的掌声
  
  在一次扳腕子的叫号中你败给了我
  敢当众夸张地打了我一个耳光
  ——就因为你是我爹

点评:左岸的诗灵气很足,语感好,诗体的透气性能也相当了得。这位老船长使我想起了麦尔维尔,海明威和康拉得小说中的诗化力量和永不言败的硬汉意志。我也注意到左岸此诗轻车熟路的乐感,而其修辞用法也恰到好处。结尾更是出其不意又情在理中。(三缘)

编后:首先很对不起各位同仁——原本要多写几篇,前期在赶一个评论,后来又因俗事外出;还是三缘兄抱病救场,写了不少。现在看来已经留有遗憾,比如想写云中狗等人就没有成篇。在这次赏读时,我侧重于贴近文本的感受——这似乎合乎我的心性,但不知是否合人心意?还是缘兄善于抽象,概括,直抵诗性。另外,注意了几位年轻诗人的写作——既是前两期的做法,也是应该坚持的路子。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大家批评吧。
夏汉 三缘

2011-8-15



级别: 总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1-08-15   
言简意赅!两位辛苦!非常感谢三缘兄的表扬!

另:夏兄啊 不著兄的是8月2号写的 我也正在做简评
那就晚上从自家电脑发这里 正好请大家先批评  呵呵
未得詩魔降,閑時風月吟。
级别: 总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1-08-15   
两位辛苦了。读了三缘兄评我的诗,非常喜欢,感谢!


徐苕菲的回忆

回忆

请把这份文件带给某人
要绕过一个转弯,此刻你还在这条不熟悉的路上
但你会找到他,我也会慢慢地回忆自己的丧失
  

点评:菲菲的火孩子是一首佳作,给我留下很深影响。菲菲的诗有直觉语言判断,有自己的逻辑和诸多批判意识。这个人到中年的《回忆》,在不露声色中写得一波三折,一种深度的象征让我想起了米兰昆德拉的《笑忘录》--------而且我深信这一封融入菲菲意志与爱的文件一定会交到加西亚的手中。(三缘)
级别: 总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1-08-15   
本期二位对诗歌的评点可谓是既具体又简显。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总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1-08-15   
这次编得匆忙,漏掉了好些优秀诗篇。主要原因是我去西藏后高原反应头痛难忍,呕吐了好几次,再加上我本人生性懒散,电脑打字太慢。在此要说声抱歉!好在大家都心明眼亮,见仁见智,不会因此区区计较。真正的好诗即便在暗处也会发出灿烂光芒的。

在此也要多多感谢夏汉兄的辛勤点评与校对和广友兄的热情鼓励!
我的微博: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级别: 总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1-08-15   
先谢三缘、夏汉二兄辛苦,细读中。
级别: 总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1-08-15   
辛苦了,细细消化
我不是一個真實的人,我也不是一個虛構的人
级别: 总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1-08-16   
回 3楼(徐苕菲) 的帖子
不用感谢,相信你会写出更多的好诗。问好菲菲!
我的微博: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级别: 论坛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1-08-16   
三缘兄客气.

千里之行,坚持是金。夏日炎炎,在诸多艰苦的条件下,夏汉、三缘兄仍作出如此出色的选评,也是一份功德,值得祝贺.
我的微信号:gylx3000
级别: 总版主
10楼  发表于: 2011-08-16   
阿弥陀佛,云收藏了学习。
级别: 论坛版主
11楼  发表于: 2011-08-16   
占位学习。两兄辛苦。
再不相爱就老了。
级别: 总版主
12楼  发表于: 2011-08-16   
小曼,云,罗,这次没有把你们的好诗评点,很是遗憾。但你们是很有才情与气度的优秀诗人,好在来日方长,我肯定会记住你们的好诗,开学后先在课堂上讲解
我的微博: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级别: 侠客
13楼  发表于: 2011-08-17   
辛苦了!解的很好!
级别: 总版主
14楼  发表于: 2011-08-17   
“岂料黑雨暗袭 ”和最后一节则是郑州境况。

夏汉兄非也,夏邑那夜也下了骤雨,而郑州的雨我没有看到,呵呵!
级别: 骑士
15楼  发表于: 2011-08-17   
多谢!
微信:jiuhangshi
级别: 总版主
16楼  发表于: 2011-08-19   
三缘的眼观不错 :)
这些诗都有印象,选得很好。
我不是一個真實的人,我也不是一個虛構的人
级别: 总版主
17楼  发表于: 2011-08-20   
回 16楼(若小曼) 的帖子
小曼客气了,其实这次选择与点评我不是特别满意,主要是自己生病又加上懒散。我想说真真的雷达不动的好诗一年下来也少得可怜!不过我相信这个论坛会出现一些进入历史的精品。问好!
我的微博: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级别: 论坛版主
18楼  发表于: 2011-08-20   
引用
引用第14楼不著四相于2011-08-17 15:05发表的  :
“岂料黑雨暗袭 ”和最后一节则是郑州境况。

夏汉兄非也,夏邑那夜也下了骤雨,而郑州的雨我没有看到,呵呵!

哦,是吗?判断失误啊,那你的诗就是夏邑完整版了。
夏汉:蛰伏;或游离于诗坛
级别: 论坛版主
19楼  发表于: 2011-08-20   
引用
引用第2楼潘以默于2011-08-15 12:13发表的  :
言简意赅!两位辛苦!非常感谢三缘兄的表扬!

另:夏兄啊 不著兄的是8月2号写的 我也正在做简评
那就晚上从自家电脑发这里 正好请大家先批评  呵呵

哦,原来如此,我抢先了。此举也可谓“奇诗共赏”啊!问好以默兄!
夏汉:蛰伏;或游离于诗坛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