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屠诗笔记》连载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1-06-22   

《屠诗笔记》连载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风月大地 从 诗人专辑 移动到本区(2012-09-01)
    


读王小妮《蝉们不人道地叫》
 
黑骆驼:
 
    王小妮绝对是我最欣赏的女诗人之一。这句话把那个女字去掉也成立,甚至再去掉两个字也可以。这和我们是否曾经在网上探讨过诗艺没有关系。曾经,当我抛出“两个难度”的杀手锏,古今中外很多名诗人的很多名作莫不翻身落马,然而王小妮和她的一些诗歌作品却成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这其中,有很多的奥秘,然而在此,我只拿她的作品来说一个方面的话题,那就是诗歌题目的秘密。依我看,诗歌题目的重要性不亚于一个漂亮的脸蛋之于一位女性。当躯体掩蔽在若干服饰之下或者网络背后时,人们对一个人的喜好,往往在三秒钟之内,被一张脸所左右。诗歌题目就是一首诗的脸。当然如果你非要把一首诗看成是脸,那么题目就成了诗歌的眉。眉的粗细长短,影响着一张脸在阅读者眼中的宽窄胖瘦。那么对于一个诗人来讲,能不能写出好诗,先就要看他或者她是不是个扫眉高手。
如今,中国的诗人不可谓不多,中国的女诗人中也不乏描眉大师,然而,能像王小妮一样刀工精湛,于平淡中见神奇,化日常之琐碎为修行之真妙的扫眉高人,人间鲜有矣。
   随手举几个她的扫眉杰作。《月光白得很》、《蝉们不人道地叫》、《我要种一片自由的葵花》、《我看见大风雪》等等。每一次出手,都有貌似平凡的玄机。莫不给人无比的舒坦和无穷的想象。自然而然吸引着读者从高处往下,从外表往内里,一路心甘情愿的阅读,一路迫不及待的幻想。
    这就是诗歌的力量!非风花雪月锦衣玉食之类可以想象。
    不知不觉,说了这么多看似与主题无关的话,现在让我正面来屠一下这首诗。
    这首诗从题目开始,就注定它绝不是一首简单的诗。它通过“不人道”和复数“蝉们”告诉我们,此蝉非彼蝉,它不但“隐蔽得很好”,而且能够“强迫我在两张粗砂纸间走”,让我“ 来来回回地难过”,它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呢,为什么它有这么大的威力呢?原来这家伙不但可以掀起滔天的喧嚣,不人道地大声喊叫,而且它还藏着锋利无比的刀子,可以“在高处切我”。
在这个不人道的戏台上,“我始终被层层蒙蔽”,多么无奈,多么悲哀。更悲哀的是,明知道被蒙蔽,却无力反抗,“一直到戏落”仍然是“幕布缠身”!更令人沮丧,“我”遭受了如此的际遇,却连悲剧抑或喜剧都难以或者不敢说清?!总之,“就这样把力气用尽”......“ 一直到我不知不觉把颜色褪没了。”就这样,原本一棵青春激昂的“爆炸开花”的泡桐树,刚到中年,就变成了一棵“胆小鬼”一样的泡桐树。最后一句有点突兀的收尾,却正是诗人对这个时代最后的倾尽全力的揭露与控诉。悲剧时时上演,世人熟视无睹,整个呈现出来的是“天下肃静”!呜呼,难道不悲哀吗?
这就是一个不人道世界活生生的写照。这就是一个时代宿命般的结局!
这是一个比很多烂人早早觉醒的诗人。放心吧,那恶俗的幕布早晚一定会揭开。在这段黯淡的时光里,诗人,请尽力保护好你那光洁如玉的本体。
    当然,感动归感动,作为一名独一无二的诗歌屠夫,在骨头里找鸡蛋是我辛勤工作的另一有力佐证。这首诗单从诗歌技艺上讲,并不是王小妮最好的诗。但它却是一首神奇的诗。因为它通篇没有一个生僻字、晦涩字,都是一些非常朴素常见的汉字,然而经过诗人的神奇之手,却组合出了一首语义高深略带隐晦的诗歌作品。我的多余担心是将有一部分普通读者或将难以进入这首本该被高置的非凡诗歌。


屠诗总结: 1、一首诗有没有可能成为一首好诗,看看题目基本就知道了。
           2
、一首诗有没有可能成为一首伟大的诗,看看它是否嵌入了时代的脉搏就基本知道了  
                 
 
  
  
  
 
  
  
  
 
附 王小妮诗歌
 
 
蝉们不人道地叫


 
蝉强迫我在两张粗砂纸间走
它让我来来回回地难过。
又干又涩又漫长
十米以外爆炸开花的泡桐树
隐蔽得很好的蝉
在高处切我。

总有不怀好意的家伙
总有藏刀子的人。
今天轮到蝉了。

谁会去区别蝉和蝇和蜂
昆虫们也珍藏了荧荧发绿的内心。
从没有哪个仇人让我正面端详
我始终被层层蒙蔽
一直到戏落而幕布缠身。
悲剧和喜剧
就这样把力气用尽。
一点也不雪白
一点也不火红
一直到我不知不觉把颜色褪没了。

现在我走向那棵中年泡桐
它像胆小鬼一样束立
天下肃静。



 
 
 
附:《屠诗笔记》前言
 
 
开宗明义,屠者,宰杀也,一种毫无顾忌的杀戮;屠又作读,在祖国的西北语系中,读通屠音,那也就是阅读和欣赏的意思。所以,诗歌进入这一领地,是被屠杀还是捧杀,都有可能,但可以提前透露一下,那就是挨刀的可能性要绝对——大。
从即日起,本黑骆驼决定成立“屠诗盟”,并自任第一任盟主,遍散英雄帖,广邀天下豪杰,远距离啸聚于此。本着吃力不讨好的打算,采取自愿挨打原则,不定期从来自四面八方的诗歌中择选一些具有相当历史代表意义的优异诗歌文本或者在当下各诗歌码头横行无碍的小众诗歌文本,进行发自本心黑脸无情的无规无矩无羁无绊的赏析和批评,奢望以此揭开新诗神秘已久的盖头,为欲将误入诗歌的许多未来的我点滴血淋淋的启示。
还诗歌之本来面目,放灵魂于自然旷野。我手写我心,我心读我目。
 
                               2009、6、23

 

[ 此帖被黑骆驼在2011-06-28 09:47重新编辑 ]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1-06-22   
兄弟字太小了,重新编辑一下!拜读有难度啊!眼神不济,呵呵。
级别: 总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1-06-22   
嘻,你的回复够快的。我在编辑,可我这端显示字体很大。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1-06-22   
好了我复制了,谢谢看。
级别: 总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1-06-22   
屠诗笔记2:诗人不要过于自恋
读西川《夕光中的蝙蝠》




黑骆驼:

  

     中国新诗要想反省,西川或许是块无法绕过的石头。对我来说,早在十多年前,西川的大名如雷贯耳,电视上报纸上频频出现。那时若论诗名之响除了汪国真,可能就是西川了。然而不论高低,汪国真的诗我读了不少,这我记得,西川的应该也读过,但是时至今日,我却不敢肯定是不是真的读过,因为我没有记住他倒底写了哪些诗,他哪些诗曾经打动过我,恍惚中听说他的天鹅和蝙蝠写得非常有名,和海子是同学,一伙民间分子执意要打倒他(这一队伍好像后来还加入了知识分子诗人),原因是他那时好像已经成为某些诗盲级官方机构嘴里的大师。

     但我知道,我有个叫子石的民间朋友,属于诗歌狂热分子,几年前却曾疯狂向我推荐过西川,这次写屠诗笔记,好像是因为在逛上苑艺术馆博客时看到了西川的名字,我忽然间想起了西川。(按我的叙述习惯,这个地方应该叫大师,但是鉴于目前江湖上已经把“大师”这两个字引申为骂人的意思,所以不得已直呼直名了。这一篇看来我的激情要打折了,见谅。)

     于是百度一下,在网上搜到了西川的博客,好了,就是这么回事。现在让我饮尽三碗壮行酒,手拿大刀,冲入西川的诗,肆意屠它一番。就拿这首牛气哄天的名作《夕光中的蝙蝠》下手吧。

     先屠诗眉。夕者,黄昏也。题意为黄昏微光中的蝙蝠!非常诗意!非常自恋!

      果不其然,起首便是“绘画”,便是“艺术家”,便是“噩梦”,便是“窃窃私语”!但这些还不足以表达诗人的快感或者伤感,“说不出的快乐”其实不但表现在“人类的面孔上”,也暗暗隐现在“这些似鸟/而不是鸟的生物”上。只不过,他有点看不起“人类的面孔”罢了。它哀怨人类的麻木和熟视无睹,不甘沉沦,又不屑为伍,所以就“与黑暗结合,似永不开花的种籽”。多么痛苦,又多么伤心,“似无望解脱的精灵/盲目,凶残,被意志引导”!唉,悲伤啊,又是多么惹人爱怜,“有时又倒挂在枝丫上/似片片枯叶,令人哀悯”。这,难道不是——诗人的化身!!“他早已知道了自己的下落”(见黑骆驼《乌鸦》诗)

       然而,这个世界上,真正能理解诗人的又有几人,众多的人的阅读是可笑的,是让人感慨又难过的,真相一传再传,传了许多之后,只成为一些故事,比如海子之死。我们难以忽略的是,大众看到的,往往只是故事。在这些故事里,“它们在/潮湿的岩穴里栖身”“ 太阳落山是它们出行的时刻/觅食,生育,然后无影无踪”。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它们并非不食人间烟火,甚至“它们会强拉一个梦游人入伙/它们会夺下他手中的火把将它熄灭”,这还不算,其实它们有足够的勇气,就算那些强大的事物也不能让它们退步,“它们也会赶走一只入侵的狼/让它跌落山谷,无话可说”。就是这样,它有凶狠坚韧的一面,也有柔软温情的一面,它甚至暗暗关心着天下的百姓,包括每一个婴儿,“在夜晚,如果有孩子迟迟不睡 /那定是由于一只蝙蝠躲过了守夜人酸疼的眼睛/来到附近,向他讲述命运”,锲而不舍,“一只,两只,三只蝙蝠”,然而现实是残酷的,“没有财产,没有家园,怎能给人/带来福祉?月亮的盈亏褪尽了它们的羽毛;它们是丑陋的,也是无名的”!多么的无奈,多么的悲哀。诗到此,它的使命已经完成。现实的理由已经被它全部呈述。虽然本诗还有三节,在做看似深情的叙述。但是,我们已经不需要那些多余的安慰了,就像真正的诗人,不需要廉价的貌似知音的同情和理解。对于知音,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对于命运却沉默不语”……

      屠归屠,说归说,这一首作品作为西川的名作之一,我认为已经泄露了很多的奥秘。通篇来看,整首诗深沉,大气,才思飞扬。然而从两个难度的角度来看,那就是阅读难度太高了。整篇诗都处于高位运行,仅余的阶梯,若有若无,让人望而生畏,不知所云。通篇如此高蹈。我想这正是它不被普众认可的主要原因,另外,那就是过多的陷入了深深的自恋。

     海子其实也如此,要不是海子临终前深深的绝望降低了他高贵的期望,那么他依然有可能被他自己高深孤独的心所掩埋,事实上,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海子在最后的一刻获得了超脱,当他用极其痛苦之心,用尽最后气力写道“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之后卧轨自尽,芸芸众生终于被这独有的生命之诗所被感动了!!呜呼,其实,西川何尝不是如此呢,只不过,西川有比海子更强的生存力,所以他不够海子绝决。他的心或许比海子更加饱满和和宽敞,希望他能早日找到恰到的释放堤口。希望他能落地。希望他参透昌耀之心。西川,归来吧,诗人并没有忘记你。

       请原谅我要坦承,行文至此,我在无人的角落,落下了莫名的泪。是惋惜吗?是悲伤吗?只有诗,具有这独特的力量……

屠诗总结:1、做一个长翅膀的生灵很难,要想随时随地落下来更难。

          2、要想成为一个大诗人,自恋是必须的,但过于自恋是绝对不行的。

          3、一首写作难度很高的诗如果没有流传开来,绝对和诗歌的阅读难度过高有关。

          4、此为黑骆驼屠诗第二篇。

          (注:此文尚在修改中,请勿转摘。)

                    









附:夕光中的蝙蝠
  
   西川


  在戈雅的绘画里,它们给艺术家
  带来了噩梦。它们上下翻飞
  忽左忽右;它们窃窃私语
  却从不把艺术家叫醒
  
  说不出的快乐浮现在它们那
  人类的面孔上。这些似鸟
  而不是鸟的生物,浑身漆黑
  与黑暗结合,似永不开花的种籽
  
  似无望解脱的精灵
  盲目,凶残,被意志引导
  有时又倒挂在枝丫上
  似片片枯叶,令人哀悯
  
  而在其他故事里,它们在
  潮湿的岩穴里栖身
  太阳落山是它们出行的时刻
  觅食,生育,然后无影无踪
  
  它们会强拉一个梦游人入伙
  它们会夺下他手中的火把将它熄灭
  它们也会赶走一只入侵的狼
  让它跌落山谷,无话可说
  
  在夜晚,如果有孩子迟迟不睡
  那定是由于一只编幅
  躲过了守夜人酸疼的眼睛
  来到附近,向他讲述命运
  
  一只,两只,三只蝙蝠
  没有财产,没有家园,怎能给人
  带来福祉?月亮的盈亏褪尽了它们的
  羽毛;它们是丑陋的,也是无名的
  
  它们的铁石心肠从未使我动心
  直到有一个夏季黄昏
  我路过旧居时看到一群玩耍的孩子
  看到更多的蝙蝠在他们头顶翻飞
  
  夕光在胡同里布下了阴影
  也为那些蝙蝠镀上了金衣
  它们翻飞在那油漆剥落的街门外
  对于命运却沉默不语
  
  在古老的事物中,一只蝙蝠
  正是一种怀念。它们闲暇的姿态
  挽留了我,使我久久停留
  在那片城区,在我长大的胡同里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1-06-22   
第一个字太小,看不清楚啊。严重关注这个笔记。问好骆驼兄!
我的微博: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级别: 总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1-06-22   
引用
引用第5楼三缘于2011-06-22 09:03发表的 :
第一个字太小,看不清楚啊。严重关注这个笔记。问好骆驼兄!



重新又编辑了一下,不知现在好了没有? 最近很懒,正在试图消磨雄心。深刻感觉到平静安详的生活,正是对崎岖之心最大的消蚀。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1-06-22   
刀锋很硬,快的生光。
级别: 总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1-06-22   
拜读! 兄多发几篇啊
未得詩魔降,閑時風月吟。
级别: 总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1-06-23   
嗯,王小妮、西川的诗歌质地很好,我也很喜欢读。支持骆驼,多写哦!
级别: 总版主
10楼  发表于: 2011-06-23   
问好太平,今日在车上时。已读。屠诗笔记是个好方式,现在写诗的很多,而真正发现诗的人,太少了。
我不是一個真實的人,我也不是一個虛構的人
级别: 总版主
11楼  发表于: 2011-06-24   
骆驼兄的方式值得学习。关注中
问好。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级别: 总版主
12楼  发表于: 2011-06-24   
引用
引用第7楼不著四相于2011-06-22 17:44发表的 :
刀锋很硬,快的生光。


 


太硬了,就怕伤人,呵呵。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13楼  发表于: 2011-06-24   
引用
引用第8楼潘以默于2011-06-22 20:47发表的 :
拜读! 兄多发几篇啊


 

以默兄好!确实还有几篇呵,若兄感觉有点意思,回头补发:)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14楼  发表于: 2011-06-26   
屠诗笔记3:聂广友与写意山水画
  
         ——读聂广友《父亲(秋作)》


    有些诗,很想屠一屠,但却一时之间找不到下刀的地方。有些诗,非要酒醉到七分以上,才敢有屠解的冲动,那时候的感觉,自己既不是一个普通的读者,又不是一个纯粹的诗人,而是兼有二者的诗歌屠夫,可以快意洒脱,肆意而为。而有的诗却有异常严谨紧实的结构,非要在异常清醒,甚至在风清日丽的清早,沐浴更衣之后才能找到屠的自信和快感。

    聂广友的这一首《父亲(秋作)》,便属此列。

    整首诗的语境,显然带有江南的清秀、明丽与寥落。这对于一个从未领略过南国秋景尤其是空阔寂寞的山村景象的我来讲,格外新鲜和陌生。比如开句“屋子空阔寂寞”,一下子就把人带入一个神秘的景地,使人陷入想象和沉思。屋子为什么会空阔呢?什么样的屋子值得用“空阔”这两个如此雄伟的字来表达?我看过聂广友的诗集,也略知他的为人,知他是个谨严的诗人。今春之际我们之间曾有过深刻的赠诗。我赠他《有关诗与茶》,他回赠我《大雁塔》,——其中用字词之端庄和凝重,令人惊讶。

     且回诗中。一个谨严的人,一开口便使用了一个有点夸张和拟人色彩的句子,不由我要把全诗读完,从中寻找答案。

     通读这首诗,最大的缺陷是诗中的内在线条并不清晰,清晰呈现出来的是一些优美明艳冷沉的片断,但这或许正是此诗最大的特点和引人入胜之处,有点仿佛绘画中的写意山水。点戳泼勾力透纸背疏离破碎却又无限留白。此诗中诗人正是使用了粗重又疏落的笔法,深沉勾勒出一幅宽阔优美,又略显清寂的山野秋景图。有粗线条,亦有细线条。

    其中的“屋子空阔寂寞”,“日光微转”,“田塍上”,“群山”,“村庄”,“苦楝树”是调控全诗的关键词句。
    整首诗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视觉冲击和极度内敛的悲悯情怀与精神寄述。第一次读完此诗,我的评语是“凛冽的力量”。可以讲,能进入一颗噪杂之心的诗,就是一首人间稀有的诗。



    屠诗总结:
         1、诗歌和绘画一样,容许多种风格并存。每种风格都可能出好作品。
         2、读诗讲究环境、地点、时辰和心情。
         3、一首超级好诗,语句可以跳跃、间断甚至飞升,思想可以多维并举,但至少要有一根线相连。哪怕这根线很细,很平凡。
         4、过于谨严的诗无形中会加大阅读难度,不容易进入。




附:聂广友作品
父亲(秋作)

屋子空阔寂寞,远方的游戏
又开始。斜面上,红泥里的时辰
比七月份的早些。日光微转,
池塘边,梨树、杏树、李树、柚子树
瞥见了水中的各自不安。

他忆起一阵清风,午后在外乡人
的脸上踟蹰不已。喧哗声
越来越新鲜。走着,走着,
田塍上未及的十月忧伤起来。

青蛙悠闲,群山日益清晰地
披一层远方逝去的阴影。
哦,森林、田野,小溪、谷苗,
你们的温柔曾是多么的残暴。

景象依稀。
傍晚,火红的云彩在村庄上头
卷起。苦楝林中,小径上
走着永久的两个人。



2009-6-10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15楼  发表于: 2011-06-26   
屠诗笔记3:聂广友与写意山水画
  
         ——读聂广友《父亲(秋作)》


    有些诗,很想屠一屠,但却一时之间找不到下刀的地方。有些诗,非要酒醉到七分以上,才敢有屠解的冲动,那时候的感觉,自己既不是一个普通的读者,又不是一个纯粹的诗人,而是兼有二者的诗歌屠夫,可以快意洒脱,肆意而为。而有的诗却有异常严谨紧实的结构,非要在异常清醒,甚至在风清日丽的清早,沐浴更衣之后才能找到屠的自信和快感。

    聂广友的这一首《父亲(秋作)》,便属此列。

    整首诗的语境,显然带有江南的清秀、明丽与寥落。这对于一个从未领略过南国秋景尤其是空阔寂寞的山村景象的我来讲,格外新鲜和陌生。比如开句“屋子空阔寂寞”,一下子就把人带入一个神秘的景地,使人陷入想象和沉思。屋子为什么会空阔呢?什么样的屋子值得用“空阔”这两个如此雄伟的字来表达?我看过聂广友的诗集,也略知他的为人,知他是个谨严的诗人。今春之际我们之间曾有过深刻的赠诗。我赠他《有关诗与茶》,他回赠我《大雁塔》,——其中用字词之端庄和凝重,令人惊讶。

     且回诗中。一个谨严的人,一开口便使用了一个有点夸张和拟人色彩的句子,不由我要把全诗读完,从中寻找答案。

     通读这首诗,最大的缺陷是诗中的内在线条并不清晰,清晰呈现出来的是一些优美明艳冷沉的片断,但这或许正是此诗最大的特点和引人入胜之处,有点仿佛绘画中的写意山水。点戳泼勾力透纸背疏离破碎却又无限留白。此诗中诗人正是使用了粗重又疏落的笔法,深沉勾勒出一幅宽阔优美,又略显清寂的山野秋景图。有粗线条,亦有细线条。

    其中的“屋子空阔寂寞”,“日光微转”,“田塍上”,“群山”,“村庄”,“苦楝树”是调控全诗的关键词句。
    整首诗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视觉冲击和极度内敛的悲悯情怀与精神寄述。第一次读完此诗,我的评语是“凛冽的力量”。可以讲,能进入一颗噪杂之心的诗,就是一首人间稀有的诗。



    屠诗总结:
         1、诗歌和绘画一样,容许多种风格并存。每种风格都可能出好作品。
         2、读诗讲究环境、地点、时辰和心情。
         3、一首超级好诗,语句可以跳跃、间断甚至飞升,思想可以多维并举,但至少要有一根线相连。哪怕这根线很细,很平凡。
         4、过于谨严的诗无形中会加大阅读难度,不容易进入。




附:聂广友作品
父亲(秋作)

屋子空阔寂寞,远方的游戏
又开始。斜面上,红泥里的时辰
比七月份的早些。日光微转,
池塘边,梨树、杏树、李树、柚子树
瞥见了水中的各自不安。

他忆起一阵清风,午后在外乡人
的脸上踟蹰不已。喧哗声
越来越新鲜。走着,走着,
田塍上未及的十月忧伤起来。

青蛙悠闲,群山日益清晰地
披一层远方逝去的阴影。
哦,森林、田野,小溪、谷苗,
你们的温柔曾是多么的残暴。

景象依稀。
傍晚,火红的云彩在村庄上头
卷起。苦楝林中,小径上
走着永久的两个人。



2009-6-10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16楼  发表于: 2011-06-26   
屠诗笔记4:搞死搞生不如搞自己

                      ——读搞死搞生《寻己启事》



     这一期的屠诗笔记,着实让我犯难。屠谁呢,从哪儿开屠呢?也许因为才刚刚开始三期,索稿信箱里只有很少的一些稿件,我抽空把来稿从里到外读了几遍,近一周时间,还是没有找到下刀的感觉。也因为已经有一些自发的来稿请求参屠,所以,我也想暂时放过那些名人名篇,从另外的角度,提供一个屠诗的版本。毕意名人是少数。

     搞死搞生这个名字,我几个月前第一次听说。然而他却是在看了《屠诗笔记前言》后第一个主动要求参屠——勇气非凡的诗人。下面,就以他的这首《寻己启事》开屠吧。

     题目为《寻己启事》,充满悬念和张力。寻己,说明己丢失了。倒底是己的什么丢失了?怎么丢失的?丢失了,还能不能找回来。是诗人自己把自己弄丢了,还是社会把诗人弄丢了?

那已经丢失的,是自己的肉体?抑或是灵魂?良心?道德?

    去年一个如火的夏夜,我和几个朋友在喝酒闲谈的时候,生出个顿悟:人的一生,就是在找回自我。不管肉体还是灵魂,造物主只留了顶多一半在自己体内,那其余的部分,散落在那不知名的天涯海角。找到另外肉体的人,肉体得到欢乐,找到另外灵魂的人,灵魂得以充实。肉体和灵魂都找到的人,就是个圆满的人生。当然,能达到这等成果的人,是少之又少。一般的人,能达到十之六七,那时候,你问他,他就会告诉你:我是个成功的人。

     读完全诗,你就会明白,原来题目中的这个己,在写作之初,诗人就没有把它定位为“自己”,这个“己”,是时代大众的“己”。这一点可从诗中关键句子前第一个字“就”——便可看出。只是一些现象的罗列:每天的心情,“就挂网上晾干”,灵魂,“就巢一床梦温柔”,“肉躯哟/今晚有约/就塞进某生跑车”。这几句,形象生动的揭示了当代人们,尤其是在如香港这样的世界大都市,人们的生活特征和生存现状。这恐怕也是二十一世纪甚至未来更远时空内,人类将无法避免的生活状况。无论是真实的却多随国际互联网这一虚拟世界而摇摆变化的心情,还是无处安放游移不定的信仰灵魂,都是当今新新一族,也将是未来千千万万普通大众所面临的。一个肉躯可以随时塞进陌生人跑车的时代,它的确具备了这样的三大特征:速度,多变,危机。

     作为一个觉醒者,站在这样的时代面前,诗人有些恍然所失,或者说还没有做好完全迎接这一切的准备。或者说他的其余自我,还没有完全找到,要不然,他就不会张贴这张《寻己启事》了!

     果然,接下来,他看到“人去房空”,“绑架”而来的爱情,尚未完全盛开,就要面临“绝望死去”。剩下的时间和空间,任凭销魂的烟酒去和空中弥漫的浓烈香水打一场难分胜负难分你我的春秋战争。这一切啊,怎能不让人头昏脑胀,人困体乏。进到“浴室里”,打开清澈的水流,让它来浇灌身体吧,让噪热的“我”冷静和清醒。然而却发现,“那些想法/早已和体温分手……”,所以,就算能把现有的自己体温降低,也是徒劳。“我”发现:“冷却残余在摩沙玻璃的最后几滴/也随城市的热失踪。”失落又绝望,仿佛一切的美全都消逝了。寂寂中,只有空中飘浮的“音乐还在”,然而音乐中有着怎样的故事,“没人听出”。就算“似曾相识”,终是“无人感动”!不动声色之中,透出诗人绝望的悲伤。

      这个己,格局非凡。

      搞死搞生,名字稍带些许恶俗之气,然也,读此诗,可见嬉笑怒骂乃真文士。

      无疑,这首诗的内核是非常强大的。强大的内核源于高深的思想。这是一首真诗。这和那些外表看起来雄美华丽,实际上外强中干的伪诗从根本上不在一个层次。正因为如此,才有必要,让我从另一个角度,屠一下此诗。

     此诗要放在成堆的诗中,应该是不大引人注意的。原因在于它写的过于平实,字词的排列都非常普通,诗歌写作中的技巧在这里仿佛被遗弃了。或者说诗歌的写作难度在这里没有得以良好体现,然而它想表达的内容,却是异常的丰富和宏大。这就是表达没有跟上思想的问题,这是很多初学写诗的朋友易出现的问题。问题不易解决,然却是个比较好的问题。如果慢慢解决了这个问题,我认为是有可能出大诗人的。套一句俗话说,人和人的差别,就是心和心的差别。当然,这样的人也是最容易遭遇别人嫉恨与打压的人,因为他们(她们)天生心高气傲,不肯折腰事权贵,多为世俗所不容。被压趴下的,郁郁终生,愈挫愈强突围出来的,必然惊世骇俗。

     我与搞死搞生素不相识,无从得知诗歌的写作背景,连他的真名也不知道,但这并不妨碍我对这首诗注入自己的阅读。他好像还作画,是那种一眼能攫住人心——大俗大雅的画。他对人物的勾画非常传神。希望他在写作技艺上,能从他的画中汲取一点,从这方面来讲,他的诗艺有无限的提升空间。

  

屠诗总结:

1、  真正的好诗,无论形式上怎么虚轻、跳跃,一定会有坚实的内核。

2、  好诗的成因也是一种内外修具的平衡。

3、  喜欢洞察大题材的诗人,一定要补上描述小题材的功课。

4、  搞山搞水,搞死搞生,都不如搞清我们自己。

   (本文尚在修改中)






附:搞死搞生
《寻己启事》

心情
就挂网上晾干
灵魂
就巢一床梦温柔
肉躯哦
今晚有约
就塞进某生跑车
去蘭桂芳

人去房空
妆台前躺着几束玫瑰
还未掸尽绑架余魂
就要面对绝望死去
烟和酒
以及法国香水
就空间的方寸寂寞
展开春秋战国的篇章


浴室里
那些想法
早已和体温分离
冷却残余在摩沙玻璃的最后几滴
也随城市的热失踪
音乐还在
只是没人听的出谁家的故事
似曾相识
不曾感动



(注)蘭桂芳是香港中环举世闻名的酒吧集中地











(注:几点小地方,和搞先生商榷:1、“早已和体温分手”一句中的“分手”不如“分离”更准确。

2、摩沙玻璃,好像应为“磨砂玻璃”。

3、倒数第三句的“只是没人听的出谁家的故事”,是否可省略为“只是没人听出”,更简洁,生发张力。)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17楼  发表于: 2011-06-26   
好看!
级别: 总版主
18楼  发表于: 2011-06-26   
再来学习!

知兄在隐  何不来天台山  有寺有观有宾馆 更有清凉世界  :)
未得詩魔降,閑時風月吟。
级别: 总版主
19楼  发表于: 2011-06-28   
谢谢边围、小曼、云中狗兄的鼓励。根据时机,尝试会再屠一些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